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超級客棧系統-第96部分

東,一邊仔細查看他的神情,一邊開口道:“小女說,這兩種靈果一種叫萬紅果,一種叫青藍果,都是輔助修煉的靈果。尤其是青藍果,服用之后,若是心神期初期,一對青藍果足以提升一個境界。林掌柜也知道,我們興禮宗上次元氣大傷,雖然近期補充了大量新弟子,而且得到寧吉宗的礦洞和靈技,但想發展起來,甚至是更上一層樓,需要不少時間。如果有這兩種靈果相助,定然可以大大縮減時間。”
  林東忍不住笑了起來,這位游宗主,胃口還真夠大的,居然一口氣就想要足以支持整個興禮宗發展的青藍果和萬紅果。
  “林掌柜……”見林東笑了起來,游北德也不以為杵,開口道:“如果林掌柜能不吝相助,我們興禮宗上下將感激不盡,一旦琴香接掌興禮宗,對林掌柜而言,夫人是秋風府最大宗門的宗主,相信也有不少的裨益。”
  林東是真樂了:“游宗主這話的意思我怎么沒聽明白?記得半年前,也是這個地方,游宗主可是三令五申,要我遠離游姑娘,為此,還把石桌給震成了粉末。”
  林東輕輕敲了敲桌面,淡淡道:“這石桌,還是前不久剛換上的。”
  游北德面色一僵,這話,說得有些太直接了。
  忍著心中的怒氣,游北德搖頭道:“上一次,只是一個試探而已,為的只是看看林掌柜對琴香的態度。畢竟游某只有這一個女兒,不得不小心謹慎她的將來。”
  “試探的結果怎么樣?”林東笑吟吟看著游北德。
  游北德的心中,再度涌起一股怒氣。沒錯,上次是自己看走了眼。可都親自過來了,而且說得如此明白,何必還緊抓著上次的事情不放?
  深吸了口氣,在林東的注視下,游北德擠出少許笑容,開口道:“林掌柜為了琴香能忍受那么大的委屈,自然讓游某非常滿意。”
  “果然……”林東一臉正如所料的神情。
  游北德為之氣絕,想報上次的仇,報了也就報了,何必還故意表現出來。真以為手上握著至寶,就沒人敢惹了?
  “游宗主沒有問游姑娘的態度吧?”林東悠然道:“我和游姑娘,只是朋友關系。而且,我已經有未過門的妻子了。”
  “林掌柜未過門的妻子,我會說服她。”游北德自信滿滿,打死他也不信林東會對游琴香一點想法都沒有,只要搞定這所謂的未過門妻子,一切都將迎刃而解。
  琴香的身份地位美貌,這位林掌柜,拒絕得了嗎?
  “多謝游宗主的好意了。”該引的話已經引出來,林東懶得再兜下去,冷笑道:“游宗主是無意中看到游姑娘服用萬紅果,然后設計從游姑娘那里套出來的吧?連女兒都算計,夠無情的。”
  游北德臉色一變,就要開口,林東徐徐道:“前不久還威逼利用,要我遠離游姑娘,這會兒又討好奉承,身為一個宗門宗主,這份氣量可夠勢利的。”
  “林掌柜!”游北德目光冷了下來。
  “連女兒都拿出來當交易的籌碼,論無恥……”林東自顧道:“也是大漢國屈指可數的存在了。”
  “林東!”游北德猛然站起,沉聲道:“別以為手上有萬紅果和青藍果就了不起,你別忘了,以興禮宗的實力,夷平整個林記客棧輕而易舉。”
  林東不置可否,繼續道:“更重要的是,連狀況都搞不清楚,居然還跑過來討要靈果,也不知道你怎么當上宗主的,這份眼力,實在夠差。”
  轟……
  再一次,石桌在游北德的巴掌下,化作了萬千石末。
  冷眼看著游北德鐵青的臉色,林東穩如泰山,不屑一顧道:“興禮宗,很強嗎?”
  “林掌柜是以為有古桓宗做后盾,興禮宗奈你不何吧?”游北德獰笑起來:“古桓宗的實力,和我興禮宗相當。如果我興禮宗真要志在必得,蕭宗主敢不計代價護著你嗎?”
  “試試看不就知道了。”林東輕描淡寫道:“游宗主篤定我有大量萬紅果和青藍果,不就是沖著古桓宗和我的交情,加上古桓宗突然間實力突飛猛進而得出的結論嗎?我手頭上的萬紅果和青藍果多到可以在短期內將古桓宗由一個小宗門提升到中等宗門的實力,這么大的利益面前,蕭宗主怎么可能會放任不管?”
  “如果,我和蕭宗主聯手呢?”游北德目光冷峻道:“蕭宗主是個明白人,得到一半,再或者可能因此滅宗,并不難選擇。”
  “還是那話,游宗主可以試試。”林東毫不在意道。
  “既然如此……”游北德的臉色,陰沉起來,靈力,在丹田內涌動。
  林東依舊穩如泰山,口氣,也是云淡風輕:“游宗主如果想試試能不能抓住我,然后試探一番我會不會為了保命而把靈果交出來,盡管可以試試。當然,前提是舍得失敗后所出的價碼更大。”
  “價碼?”游北德一怔,滿肚子的怒火,瞬時急速降了下來,取而代之的是不可抑止的喜色:“林掌柜愿意將青藍果和萬紅果提供給我們興禮宗?”
  “要不然,我怎么會說游宗主的眼力實在不堪呢?跟個討厭的人說這么多話,你以為我吃飽了撐著沒事找罪受?”
  林東的回答,再一次讓游北德降下去的火氣蹭蹭上漲。
  一連深吸了數口氣,游北德才勉強冷靜下來,一屁股坐在石凳上之后,咬牙道:“林掌柜有什么條件,盡管提出來。”
  “除了供應給古桓宗的青藍果和萬紅果之外,我剩下的不多,每月大概也就一樣十幾顆。”林東淡淡道:“也就是說,我的代價就這些。”
  “這么少?”游北德愕然。
  “你以為,青藍果和萬紅果是青菜蘿卜?”林東不屑道。
  每月一樣十幾顆,足夠支持長老們的消耗了,這也嫌少……若不是游北德已經知道青藍果和萬紅果,殺人滅口等于和游琴香有著殺父之仇,會讓游琴香這輩子活在糾結痛苦當中,他一顆都不想給。
  游北德猶豫不決,每樣才十幾顆,跟古桓宗一比,肯定不夠。真要如此的話,秋風府的未來,恐怕將是古桓宗的天下。
  抬頭看向林東,游北德吐了口氣,堅定無比的看著林東:“林掌柜如果能和琴香結成連理,對林掌柜,對興禮宗而言,都是好事一件。”
  林東無語,話都說得那么難聽了,游北德居然還想著天上掉下個腰纏極品靈果的女婿,這人,實在讓人無話可說。
  “林掌柜……”游北德繼續勸道:“古桓宗和林掌柜的關系,只是利益。這種關系并不牢靠,以蕭天池的為人,難保不會有一天會趁機發難。而如果林掌柜能和琴香結為連理,琴香又是我們興禮宗未來宗主的不二選擇,這種關系,才是牢不可破的。”
  林東沒什么耐心了,揮手道:“我叫你報價,你東扯西扯,真想我跟琴香有什么關系,你先在我面前自盡了再說。”
  “自盡?”游北德以為自己聽錯了,這話,怎么聽著都有些不符合邏輯。
  為了讓游北德打消念頭,減少東拉西扯浪費時間,林東將毒舌發揮到了極致:“就你這人品,真要是成了我老丈人,絕對是我林東這輩子最大的奇恥大辱。”
  游北德的火氣,可謂怒發沖冠來形容,幾乎是下意識,右掌高高揚起,澎湃的靈氣朝著經脈涌入,就欲往林東腦袋上拍去。
  “記住我剛才說過的話,想試試有沒有別的方法,盡管可以來。”
  林東冷冷盯著攜勢狂劈下來的手掌,并未因此而有任何動容。不說游北德不敢冒這個險,就算游北德敢,他也自信能夠輕易在一瞬間避開。
  呼嘯的勁風,驟然而停。游北德的巴掌,懸浮在了半空,下也不說,收也不是。臉龐,漲紅猶如豬肝。
  都被人冷嘲熱諷逼到這種程度,說奇恥大辱,游北德覺得,這才是他的奇恥大辱。
  可偏偏,又不得不咬牙往肚子里咽。
  一切,都是為了利益。雖說十顆青藍果和萬紅果有些低于預期,可用來提升各大長老的實力,憑借這些長老,同樣也能讓興禮宗的實力提高一個等階。
  別的不說,最起碼,興禮宗真正邁入中等宗門的行列將毫無問題。
  這,也是游北德必生追求的目標。中等宗門,心神期弟子過千,一呼百應,一府之地唯我獨尊。
  “別浪費我時間了,出得起什么價碼,盡快報給我。”林東淡淡道。
  “靈器、礦石、靈石,再來就是人手。”游北德咬牙切齒道:“我們興禮宗,只有這些。”
  “繼續!”身為占據上風的賣家,林東自然不會主動報價,更何況,游北德的價碼當中,也沒有他真正想要的東西。
  “每月十件三階靈器,五十件二階靈器,兩百件一階靈器。”游北德緊緊盯著林東的眼睛,從中看不到任何波動以后,盤算了片刻,追加道:“再來,林掌柜應該用不上礦石。靈石方面,我們興禮宗出產的只有一到三階靈石,雖然數額不小,但平日的用度也不小,每月一萬塊三階靈石已經是極限。最后是人手,林掌柜如果用的上,只要不會引起天威閣的主意,我們興禮宗愿意隨時替林記客棧出頭,平日里,也可以派出一批弟子到林記客棧做護衛。”
  “你這沒問題吧?”林東指了指腦袋,在游北德氣急敗壞中,哼聲道:“派弟子來林記客棧做護衛,等著讓別人發現林記客棧有吸引一個宗門的東西嗎?再或者,你光想著派弟子到林記客棧查探虛實,以后好趁機發難了?”
  游北德的胸口,激烈起伏不定。
  腦袋有問題,堂堂一個宗門的宗主,被人當面罵腦袋有問題。
  這種恥辱,誰受得了?游北德相信,大漢國各宗門宗主,也就自己才有這份隱忍可以受得了。
  將心中的怒火壓下,游北德沉聲道:“林掌柜如果看不上,可以不要。”
  林東斜眼睨著游北德:“游宗主,這口氣,可不像和氣生財。如果你覺得是我在求著你要靈果的話,盡可以轉身就走。”
  游北德呼吸困難起來,腦中不斷告誡自己,多一句不多,少一句不少,被罵了這么多,也就不缺這一句了。等著,等以后用不著靈果或者已經查探到靈果的出處以后,再報今天的恥辱也不遲。
  鐵青的臉色,慢慢擠出一絲難看的笑容,游北德詢問道:“林掌柜,這已經是我們興禮宗最大的極限了,如果超出的話,將會影響興禮宗弟子的修煉和培養。要不,我再加些礦石?”
  “我要礦石干什么?沒別的了?”林東意味深長的笑著。
  游北德一怔,猶豫了片刻,緩緩搖頭。
  “游宗主,你這點誠意,可不夠。”林東伸出食指,在游北德面前輕輕晃動起來。
  “林掌柜還想要什么條件,盡管說出來。”游北德沉聲道。
  “天地洞!”林東也不再兜圈子,開口道:“我要天地洞!”
  游北德目露驚恐,似乎是為了把林東看得更清楚一些,忍不住朝后退了一步,驚聲道:“你、你怎么知道天地洞?”
  “你能知道我有青藍果和萬紅果。”林東不屑道:“我為什么不能知道興禮宗有天地洞?”
  “是琴香,是琴香告訴你的?”游北德心中又氣又恨,這個女兒,看上一個世俗客棧的掌柜也就罷了,居然連興禮宗視作最大機密的天地洞輕易告訴了外人。
  “是又怎么樣?”林東冷聲道:“游宗主不是打算回去以后責備游姑娘吧?”
  游北德不語,他確實有這個打算。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咱們也用不著談下去了。”林東冷聲道:“對我來說,跟阿貓阿狗做買賣,也比跟你這種人做買賣讓人舒坦。能跟你談青藍果和萬紅果的事,沖的就是游姑娘的面子。”
  游北德再度自我催眠了十幾遍,這才將被形容為阿貓阿狗不如的怒氣給壓了下來。
  “林掌柜放心,琴香是我獨女,天賦又是我們興禮宗的未來,我怎么可能責罰她?”
  “是嗎?”林東笑道。
  “當然是!”游北德擲地有聲道。
  “那繼續談吧!”林東詢問道:“天地洞,加上你剛才開出的報價,游宗主拿主意吧!”
  “不可能!”游北德搖頭道:“一旦我們興禮宗找到可以在天地洞中忍受撕扯力的辦法,天地洞對我們興禮宗而已,將是連大宗門也心生嫉妒的至寶。更何況,就算找不到辦法,天地洞對弟子的修煉也有不少裨益,而且,把天地洞拆解下來,也是一批數額龐大的驚鴻石。光是這批被拆散、失去了最大作用的驚鴻石,也足以讓大宗門砰然心動。”
  “那你怎么不試試?”林東問道:“真要有這么大的價值,何必找我要什么青藍果和萬紅果,受氣不說,數量也不多。找個煉丹大宗門,驚鴻石朝他們那一放,輔助修煉的靈材靈果還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游北德啞然,這位林掌柜,壓根就是揣著明白裝糊涂。林記客棧的青藍果和萬紅果從為傳言出去過,無疑是小心謹慎嚴厲封鎖消息。懷璧其罪,又不是只有你林掌柜一個人才懂。
  這么大一批驚鴻石,別說拿出去賣會引來有心人的追查,就算是宗內弟子,也僅限于被確定完全忠于宗門的長老和弟子才知道,怕的,不就是消息走漏出去,引來很可能導致滅宗的后患。
  “說不出來,就別用跟我說驚鴻石怎么怎么值錢。”林東不耐煩道:“愿不愿意,給我句話。”
  “天地洞,絕無可能。”未免跟林東談崩,游北德盡量讓自己的聲音充滿無奈和誠意:“如果林掌柜愿意,我們可以再想辦法在其它幾方面增加一些。”
  “用不上,興禮宗能讓我看得上眼的東西,也只有天地洞,其它的,不過是個添頭而已。”林東淡淡道:“另外,我要的只是名義。”
  “名義?”游北德不解道:“林掌柜的意思是……”
  林東解釋道:“天地洞屬于我,但興禮宗的人,將名單上報給我的人以后,也可以入內修煉。而且,我也不會私自采集驚鴻石,也就是說,天地洞永遠都在興禮宗宗門內部。當然,前提是人數不能太多,且必須保證天地洞不會外傳。”
  游北德臉龐上瞬時變化莫測起來,這提議,倒勉強還值得接受。只要不會私自采集驚鴻石,興禮宗的弟子長老也可以入內修煉,等于興禮宗虧的只是個名義而已。
  更重要的是,一個名義算什么,又不是世俗,合約這種東西,算不得數,宗門之間,誰有理,靠的是拳頭說話。將來,等到興禮宗可以對林東下手,并能保證天地洞不會因此外泄以后,再把人趕出天地洞也不遲。
  “游宗主,你不會還想壓價吧?真要這樣的話……”林東站了起來,悠然道:“我可沒時間跟你折騰下去。”
  “行,我同意了。”游北德摸不透林東的脾氣,一咬牙,應承了下來。
  “游宗主可以做主?”林東詢問道。
  “可以!”游北德重重點頭,堂堂一宗宗主,在這種利益明顯劃算的前提下還做不得主,那也太無能了一些。
  “那我就當游宗主可以做主了。”林東笑道:“再來就是丑化說在前面了,和我之前說的一樣,如果游宗主想找蕭宗主聯手從我這搶青藍果和萬紅果,再或者對我突然襲擊趁機要挾,以及派人偷偷來林記客棧跟蹤我調查青藍樹和萬紅樹的栽種地址……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試試,當然,千萬要保證不會被我知道。否則,知道一件,除天地洞以外,其它的條件翻一倍。”
  游北德的面部神情,又一次精彩起來。
  林東靜靜看著游北德,眼中,帶著些許戲謔。
  驀地,游北德一咬牙,右手猛然伸出,朝著不足兩米的林東咽喉抓去。
  林東淡然一笑,這位游宗主,果然受不住誘惑。
  沒有任何猶豫,林東一腳踢出,直取游北德的小腹。
  勁風澎湃,其勢和速度,令游北德大驚失色。
  朝著林東抓去右手,不由變抓為掌,朝著林東踢出的右腿擋去。
  轟……
  四個牢牢刺入石板當中的石凳,仿佛遭到颶風的襲擊,朝著四面飛射而去。
  石面,在颶風的席卷下,整個掀翻起來。
  混亂的能量中心,游北德連連后退,十幾步之后,這才堪堪穩住身體。
  再看林東,只是稍退了幾步。
  “你的實力……”游北德驚恐莫名,雖說自己是在措手不及下的回防,可一腳把自己逼到如此情形,無疑意味著,對方的實力并不輸于自己。
  心神期九重!
  二十出頭便有心神期九重的實力,就算有青藍果和萬紅果,在秋風府這種地方,也絕無可能才對。
  畢竟,青藍果和萬紅果又不是吃得越多效果越強,都有一定局限性,兩種靈果的藥效加起來,最多也就增強四五個小境界而已。而且還是在心神期前期的增幅,如果是在心神期五階左右,最多增強兩三個境界。
  這種年紀能達到心神期九重,何必還開什么客棧,不管是去大宗門還是去天威閣,要什么沒有?
  “隨隨便便練了幾年!”林東輕描淡寫的朝游北德招了招手,開口道:“既然游宗主已經決定增加一倍的靈器靈石,如果還不滿意的話,可以再試試。”
  游北德恨不得一巴掌扇自己一個耳光,增加一倍的靈器靈石,擠一擠,倒不是拿不出來。可這不是一筆小數目,能省下,自然是省下最好。千算萬算,竟沒有料到這位林掌柜有如此實力。怪來怪去,也只能怪自己太過大意,早知道,完全可以先用心神查探一下對方的虛實。
  一咬牙,游北德手中靈劍悄然多出一柄靈劍,旋即,直取林東的心臟。
  只能再試試對方的實戰經驗是否有可乘之機了,如果對方沒有什么好靈技的話,同樣不是無法將人給留下。
  林東的掌中,如意凳急速閃現,而后,在靈劍劈了過來時橫檔過去。
  轟然巨響,二人都是不斷后退。游北德腰肢一擰,右腿猛的一跺地面,朝著林東再度飛射上前。
  林東右手一揮,如意凳迎頭而上。
  見這情形,游北德大喜過望,與人比斗,哪有將武器丟出的。這實戰經驗,幾乎為零。
  一劍揮起,將如意凳給劈下之后,游北德正欲繼續追擊,呼嘯風聲再起,低頭一看,被劈掉的如意凳已然憑空而起,朝著自己的右腿橫掃過來。其勢,并不比之前差一分半豪。
  隔空指揮靈器?
  游北德的心,瞬時冷下了一大截,這種靈技,恐怕最差也在八階。
  無奈,揮劍再度將如意凳劈退,等到如意凳蓄勢再進,游北德也做好準備出手再劈時,耳畔風聲呼嘯,扭頭一看,不由大驚失色,這轉瞬間的工夫,林東已然出現在他的身后,且一掌穩穩擊出,與如意凳形成前后夾擊之勢。
  游北德心中哀叫了一聲,右腳一蹬地面,在如意凳和手掌不足一米之時,朝著左側飛退出去。
  見林東并未趁機追來牢牢掌握主動,游北德黯然失色,也停了下來。光憑速度,就絕無將人虜獲的可能,更別說,自己剛才還處于下風,如果林東一直緊迫的話,沒有意外出現,自己遲早會被擊敗。
  “游宗主,還要再試試嗎?再或者,其它方法?”林東笑得燦爛,這會兒,興禮宗應該已經被榨到極限了。
  “不用了!”游北德搖頭,有氣無力的朝林東拱了拱手:“第一批靈器和靈石,一個月內我會送過來。”
  “記得還有天地洞的轉讓合約。”林東淡然道:“到時候,第一批青藍果和萬紅果,也會交給你。”
  “既然如此,游某告辭!”游北德開口道。
  “慢走不送,下次,希望我用不著再找人重新再做一張石桌。”林東悠悠道。
  “告辭!”
  游北德轉身,大步朝著院口行去。半途,又停了下來。
  猶豫再三,游北德的腳步這才重新邁起。他想問問林東,如果當初自己沒有來林記客棧威逼林東遠離游琴香,林東還會不會拒絕自己的提議。
  答案,游北德很想知道,卻丟不起這個臉,盡管,剛才已經丟盡了臉。
  目送游北德離開,林東拍了拍巴掌,神情悠閑自得。游北德來林記客棧的目的雖然有些超出預期,但結果,還算不錯。
  盡管青藍樹和萬紅樹被游北德知道,林記客棧因此多了一分危險,但得到的好處,卻也不弱。尤其是天地洞,可以名正言順據為己有,絕對是個天大的好消息。
  至于游北德將來會不會心懷叵測,林東壓根就不在意,等到游北德自認為有能力有實力對付林記客棧的時候,林記客棧的實力,已經不在乎青藍樹和萬紅樹是否天下皆知了。
  回到后院,林東先去了趟鼎老頭的房間,說服鼎老頭這尊大神去嶺南城坐鎮以后,替鼎老頭收拾了一下房間里面的酒壇,二人通過雜物間到達嶺南城。
  先給鼎老頭安排好房間,陪著喝了壇酒,林東這才前往大堂找馬春。
  剛到達前院,馬春便迎面走了過來。
  “掌柜,我正打算去后院找您。”
  “正好,我也打算找你。”林東笑道:“我已經見過游北德了,他可能發現游姑娘的實力進展神速,設計騙出了青藍果和萬紅果的事情。這次來林記客棧,就是為了討要這兩種靈果的。”
  “掌柜答應了?”馬春詢問道。
  林東點頭:“當然,也不是白送。靈器靈果還有天地洞……反正算起來,只賺不虧。找你,就是告訴你有空找下小六,讓他安排個人負責在秋風城和游北德接頭并打理各種靈陣。”
  “行,我這就去找六哥!”
  馬春點頭,剛轉身,又快速轉了回來,訕訕道:“差點忘了,掌柜,宣傳單已經在開始大量印制,演武場的事,也已經談下來,四個演武場,全包下來的話,每天需要一千兩銀子。”
  “可以!”林東點頭道:“這些東西,你自己看著辦吧!林記體育館怎么樣了?”
  “已經在開始布置,有半個月,應該能夠完成。”不等林東追問,馬春繼續道:“三合一園所屬的草地暫時還在談價錢,郡衙負責這事的師爺,可能是看出咱們要這些地有大用,一直在獅子大開口,我明后天再去一趟,如果還談不下來,另外想別的辦法。”
  “你看著辦就成,這地雖然不貴,也沒必要做冤大頭。”林東淡淡道:“不行的話,拖三五個月也沒關系,也可以找找這位師爺有沒有什么對頭。商會入了沒有?”
  “已經入了。”馬春解釋道:“嶺南城商會對酒樓的定價,和秋風城差不多,按掌柜的吩咐,特色菜和程豹、玉玲瓏的拿手菜,我都沒上報上去。按嶺南城商會的規矩,沒有上報定價就開始對外賣的東西,視情況罰銀子,最低十文,最高一百兩銀子。”
  林東了然,準備好幾千兩銀子,數十道菜足夠罰了。
  比起讓嶺南城的大戶和超級大戶們從商會方面預先知道菜譜的主要材料和價錢,從而失去一部分好奇心,這銀子,花得還算值。
  整個宣傳,說來說去,也就為了勾引起大戶和超級大戶們的好奇心,從而讓他們來林記客棧試一試,然后再憑借各種優勢正式把他們吸引住。
第325章 可能夭折的靈光一閃
  風雨街,嶺南城最繁華的街道之一。兩旁多是大店鋪,四十多家店鋪里,幾乎九成以上都是藥鋪,偶爾才可見到一兩家小酒樓。
  街道上,人聲鼎沸,就算是下午時分,依舊熱鬧非凡。和兩旁的店鋪不同,街道上的小攤販們,所賣的東西雖也是大同小異,卻并非藥材,而是各種稀奇古怪的小動物。
  嶺南城的靈獸靈材聚集地,就是這條風雨街。
  從街尾一路前行,林東與云嵐,悠閑的在人群中穿梭。兩旁,大小不一的鐵籠隨處可見,鐵籠中,有溫順只有拳頭大小的小靈獸,也有兇狠殘暴獠牙閃亮的大型靈獸。
  走到街道的中央,林東才在一個巨大的鐵籠前停了下來。
  鐵籠高約三米,長四米左右,籠中,一頭外形猶如蒼鷹,但體型大了六七倍,且雙爪猶如獸掌而不是利爪的靈鳥,正耷拉著腦袋趴在里面。
  腹部與羽翼處,兩條大鐵鏈緊緊栓在一起,令靈鳥幾乎沒有伸展移動的空間。而靈鳥的腦袋上,也依稀可見些許血斑。看情形,顯然受傷之后被捕獲的。
  這么大的靈鳥在風雨街并不多見,因此,盡管整條大街上古怪靈獸比比皆是,鐵籠前,仍舊有不少人駐足查看。但與鐵籠主人,一個身著黑色勁裝的大漢交談一番之后,皆是搖頭走人。
  價格,太貴了。
  雖是下午,黑衣大漢倒也不著急,有人問價或詢問靈鳥的情況,他一一詳細回答,對方不要,也不去拉住盡量推銷靈鳥的好處。
  今天賣不出去,十天八天內總能賣出去,這靈鳥,他賣了也不是一兩次,已經有專門的熟客,不愁賣。
  “是鷹獸鳥。”見林東在鐵籠前停下,云嵐在一旁替他介紹道:“這鷹獸鳥性情暴戾,以捕捉各種低階靈獸為食,屬于五階靈鳥。”
  “速度和背力怎么樣?”林東詢問道。
  “速度在五階靈鳥中屬于中上,背力……”云嵐遲疑道:“力量倒是不小,這背力,我沒聽說過。”
  林東追問道:“容不容易抓捕?”
  “很難,主要是鷹獸鳥極其警覺,發現氣氛不對,絕對不會落地。”云嵐解釋道:“而且,鷹獸鳥喜歡生活在懸崖腰部,視野開闊,很難接近。想抓一頭鷹獸鳥,需要常年在一個地方放置小動物引誘它,然后徐徐漸進,立一根木棍,放一個稻草人,讓它逐漸習慣有人在附近的話,才能在有人的時候也能把它給引誘下來。”
  這難度,高不可攀啊!
  林東咂了咂嘴,來到鐵籠近前,看向一旁的黑衣大漢:“老板,這鷹獸鳥怎么賣?”
  黑衣大漢目光一亮,知道鷹獸鳥的名字而問價,自然不會像其他人一般只是湊湊熱鬧。
  臉上,瞬時浮起一抹笑容。再見林東有些面生,這笑容,愈發熱絡起來。
  若是談成,說不得,又能增加一位熟客。
  “公子既然知道鷹獸鳥,自然也知道鷹獸鳥是五階靈鳥,肉質鮮美,而且對頭疼癥有極大緩解作用。”黑衣大漢笑呵呵道:“這頭鷹獸鳥的總重是兩百一十三斤,一千兩銀子,我殺好以后,帶人給送去府上。”
  “連內丹?”林東詢問道。
  “公子真會開玩笑。”黑衣大漢搖頭道:“五階靈獸的內丹,哪種低過二千兩銀子?”
  “不連內丹的話,一千兩銀子?”林東咋舌道:“這價錢,也太黑了點吧?”
  “公子這話說的……這可是五階靈鳥,而且是成年狀態,體型也比普通的鷹獸鳥要壯碩一些。要不是肉質的藥效不大,其它方面也沒什么用處,何止一千兩銀子。”黑衣大漢笑道:“看公子也是行家,九百兩銀子,再少就不可能了。這價錢,我也是指望公子以后還能常來。”
  “連內丹多少?”林東問道:“也就是說,我要整頭活的鷹獸鳥。”
  “要活的?”黑衣大漢無奈道:“不瞞公子,鷹獸鳥的腦袋已經被強弩刺中過,按我以往的經驗來看,應該活不過一個月。”
  “沒關系。”林東搖頭道。
  黑衣大漢松了口氣,沒關系就好,這也就意味著,這筆買賣還能談下去。
  想了想,黑衣大漢一副咬牙切齒的神情開口道:“四千兩銀子,我立即找人過來運送。”
  “貴了吧?”林東不置可否道。
  “這還貴?”黑衣大漢一副很吃驚的神情道:“公子瞧瞧這鷹獸鳥的體型,里面的內丹,少說也有水袋那么大。”
  “大有什么用?”林東不屑一顧道:“可以煉制的靈藥種類不多,且煉制靈藥的藥效不常見的話,這鷹獸鳥的內丹,等于是廢物一件。要不然,各大宗門也容不得你去捕獵鷹獸鳥了,五階靈獸,內丹真要有不小價值的話,是絕對不可能在市面上找得到的。就嶺南城這種地方,除非遇上冤大頭,否則,你要是說出哪個家族愿意出一千兩銀子要鷹獸鳥的內丹,我保證出雙倍的價錢要了。”
  黑衣大漢囁囁無法反駁,這么多年來,他還是第一次遇上行家。
  “我看,你這鷹獸鳥的內丹,應該都是直接丟給藥鋪的吧?”林東笑道:“藥鋪能給你開出五百兩銀子,絕對算得上好價錢。”
  黑衣大漢默然,用不著五百兩,四百兩就夠了。
  “二千兩銀子一頭怎么樣?”林東笑道。
  “啊?”黑衣大漢瞪著眼睛,傻乎乎看著林東。九百兩加五百兩,好像是一千四百兩才對。還還價,一千三百兩也就賣了。
  “前提是,你還能給我弄幾頭過來。”林東悠然道。
  “再弄幾頭?行,沒問題。”黑衣大漢喜不自禁,居然遇上大顧客了,而且,出手還夠大方,明知道一千出頭就能買下來,硬是愿意出價到兩千。
  “幾天能到?”林東詢問道。
  “十天!”黑衣大漢不假思索道:“我預留了兩頭,怕一時半會兒賣不出去,所以一直養著。”
  “時間太長了。”林東搖頭道:“你什么實力?”
  “我是靈動期六重,還有五個同伴,都在靈動期四重到七重之間。”黑衣大漢解釋道。
  “等于有大半的時間,是抓捕住鷹獸鳥之后,用馬車裝籠運送過來的途中浪費掉的?”林東詢問道。
  黑衣大漢緩緩點頭。
  “這樣,我派兩個人跟著去,價錢照舊是二千兩一頭,先付銀子。而且可以協助你們抓捕鷹獸鳥,這樣也能讓鷹獸鳥的傷勢輕一些。抓捕到以后,再由他們運送過來,速度方面應該能加快幾天。”林東徐徐道:“你?br />第二書包網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ijqsak.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黑龙江体彩六加一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