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超級客棧系統-第80部分

游琴香的天賦,能保游琴香對興禮宗來說,等于保住了以后的發展基石。
  二則,東西都已經到人家手里了,想追回,就得刀兵相見,結局恐怕誰都討不了便宜,興禮宗被滅的可能性也高達八九成。而且,結盟也能讓興禮宗緩過氣來,若不找個盟友,就興禮宗的實力和滅了興禮宗的好處,遲早得被其它宗門給惦記上。
  說實話,在林東眼里,興禮宗的煉器方法和靈技,還是比不上那些效忠古桓宗的弟子。無奈,蕭天池才是古桓宗的主人,他再怎么不愿意,也無法干涉蕭天池的決定,畢竟自己和古桓宗也只是盟友關系,一個出靈材靈丹,一個負責做種植園和圈場的守衛。
  “蕭宗主既然已經決定了,那這事就這么定下,蕭宗主打算什么時候動手?”林東詢問道。
  “如果可以的話,今天就能啟程。當然……”蕭天池笑道:“得看云姑娘什么時候有空。”
  “我問問,應該隨時都有空。”林東并未說滿。
  蕭天池點頭,目光灼灼道:“林掌柜能不能問一問云姑娘,她能不能在短時間更改三四階的靈陣,然后令其歸為己用。如果可以的話,這趟青眉山自行,不但可以不費吹灰之力潛進興禮宗的藏寶閣,而且還能收到我們當初預定的效果,等到興禮宗和寧吉宗拼個兩敗俱傷再出來收拾殘局。”
  林東蹙眉,旋即心中微動:“你的意思是說,借助云嵐的實力和高階靈陣師的能力,先潛進興禮宗,盜一兩件興禮宗的至寶把興禮宗的人都引出宗門。然后把興禮宗周圍的靈陣改掉,逼得興禮宗不得不在外面跟寧吉宗死拼?”
  蕭天池重重點頭:“云姑娘,可謂是這次青眉山之行的重中之重。”
  林東忽然笑了起來:“蕭宗主,云嵐這么大的貢獻,不能沒點好處給我吧?”
  蕭天池哭笑不得:“古桓宗上上下下,還有什么是林掌柜看得上眼的東西盡管提,哪怕林掌柜要蕭某的宗主之位,蕭某也絕無二話。”
  林東啞然,他忽然記起,古桓宗的宗主令牌,似乎還在自己身上。
  積攢了數百年的靈器靈材和銀子都哪去換靈石催生青藍果了,就古桓宗現在的境況,除了一批忠誠的弟子,幾乎算得上一窮二白。
  這要求,白提的。
  “當我沒說過吧……”林東無奈道。
  “林掌柜放心。”蕭天池神秘兮兮道:“興禮宗已經損失慘重了,藏寶閣中的世俗物品不翼而飛,應該不會太過在意。”
  “蕭宗主這是慷他人之慨啊!夠豪氣!”
  林東忍不住朝蕭天池豎起了大拇指。
第287章 尋寶
  與蕭天池談妥,二人同出房門,一個召集弟子,一個通過運送門到達交嶧城,找云嵐一說情況。
  答案沒有任何意外,云嵐愿意走一趟青眉山。
  交代劉華和伍光在交嶧城等一段時間以后,二人回到秋風城,剛出雜物間不多久,院口,游琴香與夏凡快步走了進來。
  “林大哥!”見到林東,游琴香面露喜色,忍不住喊了一聲。
  云嵐微微蹙眉,林大哥這三個字,怎么越喊越流暢了。
  等到游琴香二人來到近前,林東笑問道:“做好準備了?”
  游琴香重重點頭,神情有些視死如歸道:“我現在,恨不得立即能飛到興禮宗。”
  “是啊!都這么長時間了,也不知道宗主和長老他們怎么樣了。”夏凡有些憂心點頭。
  “放心吧!”林東笑道:“如果消息沒錯的話,游宗主他們都安然無恙,一來乾長簡還沒有逼問出藏寶閣的密室,二來和寧吉宗打得火熱,實在扛不住,游宗主他們也算一份助力。”
  “林大哥,謝謝你……”游琴香咬著嘴唇,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才好。一個世俗人,盡管實力不俗,但僅是為了一面之緣就肯以身犯險插手宗門恩怨,這份豪氣仗義,令她怎么也想不出可以表達自己感情的話語。
  “謝什么,有空送我幾件靈器就夠了。”林東笑著揮手道。
  游琴香明眸一亮,忙不迭點頭,一直不知道該怎么感謝,怎么就沒想到親手做幾件靈器。
  “還有沒有別的事要做?”林東詢問道:“沒有的話,我們現在就啟程,蕭宗主他們應該也已經安排好了。”
  二人連忙點頭。
  林東和夏凡從馬廄各牽出兩匹快馬,四人躍身上馬,從后院出門,一路朝著城外疾馳。
  出了城門,一路直行,才五六里,林東耳畔響起一個呼喊聲:“爹!”
  扭頭一看,官道旁的小樹林外,蕭天池和天豪筆直猶如青松。
  “蕭宗主,都準備好了沒有?”林東高聲詢問道。
  蕭天池點頭,靈力灌注咽喉,徐徐道:“已經全部準備好了。”
  “那還等什么?”林東笑道。
  蕭天池也笑了,回頭朝后招呼了一聲,鐵蹄滾滾,悄聲無息的小樹林中,五百騎縱橫而出。蕭天池與天豪翻身上馬,一路疾奔上官道,在林東身旁停了下來。
  林東這輩子,還沒帶過五百多人的隊伍,最強也是客棧在秋風城開張做宣傳的時候帶過百多名混混,跟別提這五百多人還都是心神期的武者。
  這一票人馬,足以抵得上數萬大軍了。
  扭頭看了眼勒馬凝神的古桓宗弟子,林東頓覺一股豪氣上涌,也不管會不會降低蕭天池在古桓宗弟子心目中的威信了,猛的一拉韁繩,大手一揮:“出發!”
  雙腿一蹬,胯下的烈馬,仰天長嘶過后,健壯的四肢蹬踏了幾下,猶如一支利箭,激射而出。
  云嵐淡然一笑,策馬緊追。
  看著那急去的背影,游吟香眼中一陣茫然,直到后方鐵蹄如雷,才如夢初醒。
  秋風城通往青眉山的官道上,瞬時揚起一股長達千米的滾滾塵煙。
  五百人,五百騎,似群虎下山,更如咆哮的山洪,在官道上,帶起一道驚世駭俗震撼所有路人的畫面,急速推進。
  僅用了三天半的時間,眾人便到達青眉山腳下。
  將馬匹隱藏好,在與派駐青眉山的弟子聯系上以后,一行人分成無數小隊,朝著山上不斷潛進。
  夜半時分,眾人在興禮宗外十里的一個茂盛樹林中集結。
  安頓好人馬,做好防御和隱蔽,林東與云嵐、蕭天池三人,一路潛出樹林。
  本來,得知三人打算孤身進入興禮宗,游吟香死活也要同行。有個熟門熟路的,當然更方便一些,可這趟興禮宗自行還帶著些許趁火打劫,橫掃興禮宗世俗寶物的念頭,林東自然不會答應。好說歹說,用三人都精通機關靈陣,蕭天池本就一人得保護兩個,再加一個難以保證不會被發現為由,才算把她給安撫下來。
  若在平時,以蕭天池的實力,足以不動聲色的潛進興禮宗。就算是林東,借助縹緲步也并非沒有可能。而今正是強敵在側的時候,興禮宗也顧不上每天得消耗多少靈石,無論是宗外還是宗內,各種靈陣都已經全部開啟。
  好在有云嵐這個七階靈陣師在,興禮宗也不是靈陣宗門,宗內的靈陣都是請靈陣師幫忙布置的,外圍內部,除了藏寶閣以外,最強的靈陣也只有四階。
  四階靈陣對云嵐來說,幾乎是閑庭信步便能破解的事情。
  借助云嵐釋放出來的靈力霧氣,三人避開興禮宗守衛弟子的巡查,一路遇陣破陣,而后按游吟香指引的方向,朝著興禮宗藏寶閣不斷推進。
  一直到夜露沾滿草葉,薄霧在空氣中縈繞,三人總算找到一棟高聳的石樓。石樓的正面,一塊藍底黑字寫著藏寶閣三個大字的巨型牌匾,印證了三人的猜測。
  目的地,到了。
  和寧吉宗的藏寶閣不同,興禮宗的藏寶閣外并沒有布置靈陣和機關,或許是興禮宗損失慘重的緣故,負責防衛與巡視的弟子也并不多見。
  輕易潛入藏寶閣中,和寧吉宗一樣,興禮宗的藏寶閣也分了數層。不同之處在于,興禮宗藏寶閣的一層,空空曠曠,竟只有四堵厚重的石壁。
  “應該是四階迷幻陣和四階烈威陣的組合!”云嵐淡淡道。
  “靈陣還能組合?”林東頗為詫異道。
  云嵐緩緩點頭:“有些靈陣相互間并不排斥,組合后的威力,比起單獨布置的威力,要強上十數倍。像這迷幻陣和烈威陣,一個是幻陣一個是殺陣,如果組合在一起,威力僅次于六階靈陣。加上強行破陣,會引起激烈反應,可以起到示警作用。以興禮宗的條件來說,除非有極其交好的靈陣宗門。否則,沒猜錯的話,上面應該也全部都是這種靈陣的組合。”
  林東點頭,只比六階靈陣稍差點的靈陣組合,在中等偏下的宗門當中,已經是能交換到的極限了。再高階的靈陣,這些宗門也付不起那個代價。
  一旁,蹲地凝眉查探的蕭天池站了起來,開口道:“下面沒有密室,石室里面的機關應該只有一個,并不困難。”
  云嵐點頭,機關方面,她相信蕭天池的能力。微微沉吟片刻,開口道:“我先破陣,應該需要一個時辰左右的時間。聽到我招呼以后,蕭宗主想辦法把機關破掉。”
  “行!”蕭天池重重點頭。
  云嵐手腕一轉,藍辰劍赫然出現在她的掌中,而后,朝著石室中央疾飛而去。
  半途,似乎是受到什么阻力,藍辰劍推進的速度慢了起來,緩緩到達中央之后,這才重新加快速度,在石室中化作一抹藍色的光劍,不斷飛舞盤旋。
  蕭天池目光游離,似有些漫不經心。實則,心中已是震撼莫名。
  早在幾個月,蕭天池就從天豪的口中知道云嵐的名字,從姓氏當中也很容易推斷出云嵐的身份。這事,本該是犯了大忌,但蕭天池還是咬牙隱晦的透露出自己已經知道云嵐身份的事,為的就是賭一把,能和云嵐拉上點關系。
  能和云嵐拉上關系,不提云嵐背后的勢力,光是她本身的實力,就足以讓古桓宗受益匪淺。
  結果,無疑是蕭天池賭中了。云嵐看在古桓宗和林東的關系上,故作糊涂,并未有任何殺人滅口的想法。
  對此,蕭天池心知肚明,也明智到沒有更清楚的點名。
  原本,蕭天池以為自己真能做到面對云嵐這位未來大宗門的宗主時波瀾不驚,在親眼見識到有些大宗門也苦求不到的九階靈技時,他才明白,自己竟會沒來由感到極其榮幸,甚至還會產生能看到九階靈技,這輩子也算值了的念頭。
  以前的鎮定自若,不過是沒有真正看到云嵐絕對的實力罷了。
  在蕭天池盤算著天豪到達云嵐這年紀,實力會達到什么程度時,清脆悅耳的聲音驟然響起:“蕭宗主,準備。”
  蕭天池身體微震,目光徐徐凝聚,雙手中,瞬時多出二十幾顆紅色的低階丹藥。
  “破!”
  蕭天池的神經緊繃之時,云嵐又是一聲輕喝。
  沒有任何遲疑,蕭天池雙掌連揮,一顆顆紅色的丹藥如出膛的子彈,朝著左右兩堵石壁激射而出。
  霎時,一旁只有能力看熱鬧的林東只覺砰砰悶響聲不絕于耳,那些紅色丹藥猶如射入泥壁中的鉛球,一顆顆鑲嵌在左右兩堵石壁上。
  一眼掃去,竟各組成一幅奇異的圖形。
  左圖似虎,右圖似狼,左右交相輝映。
  砰!
  幾乎是在蕭天池手中最后一顆丹藥射入石壁的瞬間,疾飛的藍辰劍仿佛刺中什么,一聲脆響,竟讓整個石室驀然卷起一層層模糊的氣浪。
  氣浪逐漸平息,令林東忍不住樂出聲的一幕出現在他的視線當中。
  十幾排整齊擺放的大書架上,古董、玉器、珍珠、字畫……分門別類,收起來絕對方便簡單。
  不僅如此,這些世俗寶物的下方還貼著張小紙條,顯是介紹這些寶物的由來和價值。打包收走的話,還能免去找人鑒定的煩惱。
  興禮宗的服務,可謂是貼心到位。
第288章 盜寶
  救人全宗,雖也有任務獎勵,但額外再多收點人家不怎么看得上眼的報酬,林東毫無心理負擔。
  見云嵐和蕭天池都是負手而立,林東不由急問道:“機關和靈陣都搞定了?”
  云嵐緩緩點頭。
  林東大喜過望,迫不及待的沖向第一排大書架。
  書架上,一個個玉瓶、玉雕、玉佩由高到低分次擺立。林東低頭看了眼就近一個玉碟下方的紙條:青玉碟,封同十七年,劉風臨制做,六環郡青玉山直紋青玉。現存世十三個,價四千兩至五千兩。
  林東的嘴巴,瞬時合不上了。
  就這么一個碟子,抵得上西蘭城林記客棧一個月的純利潤了。
  盜寶這行業,夠有錢途的!以后要是遇上缺銀子周轉的時候,完全可以請云嵐到一些中等宗門的藏寶閣逛幾圈。
  七階靈陣師,夠牛!
  林東吸了口氣,毫不客氣的將玉碟收進移動柜臺,左手一撕,小紙條也給收了進去。
  玉瓶、玉雕、玉佩……
  林東起先還看看價值,到后面,已經懶得再看了,最低的也過了千兩,見什么收什么就夠了。
  遠遠的,見林東樂此不疲的掃著各大書架,蕭天池有些哭笑不得,這些世俗玩意,論價值根本就算不上什么。手頭上有那么多高階靈材靈果,隨便拿出幾樣,完全足夠了。
  在蕭天池看來,林東這純粹就是家里有座寶山,自己卻對外面的小石頭無比熱衷。
  他哪清楚,在林東眼里,高階靈材靈果隨便拿出去賣的話,很容易引來麻煩。這些世俗寶物,拿出去賣,了不起也就引幾個山匪覬覦而已。
  更何況,這些世俗的寶貝拿去換成銀子,再換成靈石,憑借小菜園,同樣不比高階靈材靈果價值小。
  白衣飄飄而至,云嵐笑著來到一個掛著無數珠寶的大書架前,一串串收了起來。
  林東咧嘴一笑,不由扭頭看了眼蕭天池,有些不滿道:“蕭宗主,雖說這些東西都是屬于我的,但咱們怎么說也是盟友,犯不著站那背著手吧?”
  蕭天池一怔,旋即苦笑。
  眼角余光中,發現云嵐之后,蕭天池釋然了。
  天劍宗的繼承人都不嫌這些世俗寶物臟手,自己一個小宗門的宗主有什么好清高的。
  三個人收,比起一個人收自然要快上許多,也就一刻鐘的時間,十幾個大書架上,已然變得空空蕩蕩。
  “搞定,上樓!”
  見再無什么好東西,林東一拍手,指著左角的石梯。
  三人徐步上樓,半途,云嵐忽然停了下來,輕聲道:“上面有守衛!你們先等等。”
  二人點頭,云嵐查看了一下前面是否存在靈陣機關之后,身輕如燕,不斷朝上掠去。
  片刻,一聲招呼由上方傳來:“可以上來了。”
  蕭天池快步上樓,再上面的東西,都沒林東什么事。因此,比起蕭天池,林東要沉穩了許多,慢慢悠悠上樓一看,和一層一樣,二層的石室同樣也是一個巨大的空曠地。
  “人呢?”林東忍不住詫異道。
  “在靈陣當中,破掉靈陣才能看見。”云嵐解釋道。
  林東恍然,找了個干爽的地方,盤膝而坐,靈力緩緩從丹田涌入經脈,而后,在經脈當中繞行起來。
  云嵐淡然一笑,專心致志破陣。
  在樓下還嫌棄別人站著不幫忙,樓上沒自己要的東西了,一上來就修煉,林東這略顯自私的舉止令蕭天池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好在他也知道林東幫不上忙,嘀咕歸嘀咕,倒也不敢學林東那樣就地修煉,只得裝作沒有看見,兩手各持一把低階靈丹,等待云嵐的吩咐。
  一個時辰眨眼便至,隨著云嵐一聲招呼,情形如出一轍,蕭天池手中的靈丹如子彈般射出,鑲嵌如石壁上的機關,將其堵住。
  氣浪消散,一排排兵器架進入眾人的視線當中。兵器架上,形狀各異的靈器比比皆是,粗劣一估算,少說也不下上萬。
  就算全是低階靈器,也穩穩比樓下珠寶玉器的價值高上一大截。
  而兵器架的下方,依稀還能看到幾名身穿勁裝倒地不起的興禮宗弟子,看身上無傷無痕,顯是被云嵐擊暈。
  “三樓!”
  蕭天池正打算招呼林東,剛一回頭,就見林東適時站了起來,時間拿捏得無比準確。
  “想不到,林掌柜修煉的時候還能關注到外面的情形。”蕭天池忍不住贊了一聲,言外之意,則是想套套是否是有什么靈技。
  林東悠然一笑:“一日三餐,習慣了。”
  蕭天池茫然不解,云嵐卻忍不住輕笑起來,只有她能聽明白林東這話的意思。
  上到三樓的石梯,和之前一樣,云嵐發覺有人之后,留下二人在半途等著,獨自一人飛掠進去。
  和上次幾乎也是同樣的時間,云嵐出現,招呼二人上樓。
  就這么一層層往上挺進,等到五層的靈陣被破,石室外,已然是旭日初升。
  第五層的石室中,不再像之前幾層那般寶貝繁多,偌大的空間,只是中央擺放著兩個厚實的黑色木墩。
  木墩上方,左側是一個錦盒,右側則是一把瑩光閃爍的靈劍。
  “看來,這次用不著想辦法故意引動靈陣了。”云嵐嫣然一笑。
  “為什么?”林東面露不解。
  “這兩個木墩下方都布置有四階連理陣。”云嵐解釋道:“連理陣遭到破解,方圓千米之內所有的連理陣都會產生感應,然后發出急促的鳴叫。以我的實力,可以輕易破這兩個連理陣,但想同時破掉兩個卻沒有可能。”
  林東恍然,僅次于六階的靈陣還不夠,居然還有這種靈陣,興禮宗倒是夠小心的。
  “這靈劍,應該是七階靈器……”看著那把瑩光閃爍的靈劍,蕭天池忍不住舔了舔嘴唇,那神情,猶若見到糖果的孩童。不同之處在于,蕭天池的控制力更強一點,心中將其占為己有的念頭只是一閃而逝便不再出現。
  相比興禮宗的煉器方法與靈技,七階靈劍雖然價值無限,卻還是要低了數個臺階。
  商量好應對方法之后,云嵐手中的藍辰劍瞬間刺向護住七階靈劍的靈陣,在兩相接觸的剎那,驀地,急促刺耳的轟鳴聲陡然在另一個木墩下響起。其聲,竟震得林東兩耳蜂鳴,用靈力將雙耳護住才略微好上少許。
  “不好,有人闖進藏寶閣了。”
  “通知宗主,有人闖進藏寶閣了。”
  “來人啊!寧吉宗的人殺到藏寶閣了。”
  混亂的叫喊聲在石樓下不斷響起,蕭天池上前,猛然一拳擊向地面。
  轟……
  地動山搖,石面一震顫動后恢復平靜,而正對蕭天池正面的石壁,卻轟然塌了下去。
  和熙的陽光,瞬時溢滿整個石室。
  “走!”云嵐一把抓起林東的手臂,朝著二三十米下的地面斜飛而去,飄逸的身姿,若將身旁的林東給遮擋住,足以讓人誤以為是下凡的仙子。
  蕭天池一把抓起七階靈劍,旋即雙腿一曲,驀地翻轉著朝下凡急墜而下,不足十幾米之際,蜷縮在一起的身體徐徐展開,雙掌連連朝著地面擊去。轟隆隆聲中,接著上涌的浪潮,翻轉著在地面站穩。
  比起尚還帶著林東的云嵐,蕭天池這動作不但狼狽而且毫無氣質可言,但看在林東眼里,依舊是心生艷羨。這么高的距離,就他的實力,關鍵時刻用靈力抵充大部分的下墜力道應該能做到,但跳下來或許雖不至于送命,兩條腿怎么也得摔斷一條。
  見盜寶者從天而降直接下樓,興禮宗的弟子們手持靈劍圍了上前,正趕向石樓的弟子,也齊齊轉身合圍過來。
  “擋著,殺!”
  手持七階靈劍,蕭天池頓覺豪氣干云,大喝一聲,一馬當先沖殺向前。
  嗆然聲響,七階靈劍的面前,興禮宗弟子們本就實力遠不如蕭天池,加上手中靈劍一碰就變成兩截或是露出大豁口,在沒有長老在場的情況下,根本就無法阻擋蕭天池的沖勢。
  身后,云嵐也樂得輕松,抓著林東的手臂,緊跟在蕭天池的身后。
  林東倒也沒有閑著,靈力以御空境的運行路線在經脈中不斷游走,而后瞅準機會,見到速度稍快點的興禮宗弟子,便給他的雙腿來上一絆子。
  蕭天池以銳不可當之勢一路朝著興禮宗大門快速推進,遠遠的,乾長簡帶著兩名長老急追而來。
  三人的神情,面如死灰。
  蕭天池手上的那把靈劍,他們全都認識,而且已經逼迫了游北德兩個多月的時間,一直都沒有逼出連理陣的入陣方法。
  想不到,興禮宗代代相傳數百年的至寶,竟會在這節骨眼上被盜。
  傳揚出去,乾長簡相信,自己將再無臉見人。
  眼看三人已經殺出大門,不解為什么靈陣沒有啟動之余,乾長簡唯一能做的,只是不斷下令追擊,追擊,再追擊。
  無論如何,一定得把靈劍搶回來。
  論實力,乾長簡等人比吃過青藍果的蕭天池還要略勝一籌,加上前有興禮宗的弟子堵截,雙方的距離逐漸拉近。
  “敢來我興禮宗盜寶,不把你們碎尸萬段,我就不說乾長簡!”
  就在乾長簡狂跳的心臟終于安穩下來少許,正欲一鼓作氣繞到把三人攔截下來,云嵐身形一晃,帶著林東快速追上蕭天池,而后一抓他的手臂。
  三人的速度,瞬間加快了少許,不多時就把乾長簡等人給甩開了一些。
第289章 一冷一熱
  眼看三人突然加速,乾長簡大駭,不敢遲疑,丹田中靈力狂涌雙腿,本就已經到達極限的速度,略微又快了少許。
  隨著云嵐將速度放慢,雙方的距離,又緩緩拉近了不少。
  “靈丹藥效過了嗎?”眼看不足十幾米,乾長簡冷笑起來,手中的靈劍,閃爍著淡淡的銀光,顯然已經做好攻擊準備。
  云嵐靈力微吐,三人的速度,再度加快了一籌。那情形,令乾長簡腳步一個趔趄,若非身手敏捷,差點摔倒在地。
  疾奔不足三千米,將雙方的距離拉開到百米開外,就在乾長簡三人眼看無力追趕之時,林東三人的速度,又慢了下來。
  三人幾乎是同時祈求老天保佑,這三個盜寶的人,能夠加快速度的靈丹已經耗盡了。
  終于,距離又一次拉進到十米,乾長簡不敢猶豫,雙腿微曲,暴射而出,手中的靈劍帶著破空聲急刺向手持七階靈劍的蕭天池。
  “給我躺下!”
  劍風急促,林東三人,卻再一次飛馳起來。
  “該死,該死!”
  一而再再而三,一劍只能追到背影的乾長簡怒不可遏。
  “宗主,你能不能別開口了?”一位疾奔中的長老忍不住道。
  乾長簡一怔,有些不明白這話的意思。
  另一名長老心有同感,每次一開口,人家就跑了,簡直和約好了一樣。若非對象是乾長簡,他真懷疑是故意出聲提醒對方可以吃靈藥加速了。
  六人分成兩邊,你追我逃,距離一次次拉開,又一次次靠近。那總是差一點點的距離,令乾長簡三人郁悶無比,更令他們想不到的是,身后的弟子們,早已經被甩到不知道多少里遠。
  而他們三個,在追趕中已經快到山腰。
  發現不遠處有個小樹林后,蕭天池忽然開口道:“云姑娘,差不多了。”
  云嵐點頭,帶著二人飛掠至小樹林中。旋即,以最快的速度繞開小樹林,快速往興禮宗的方向趕去。
  三人回到興禮宗時,里面已經是一片混戰,霍元與眾位長老正以摧枯拉朽之勢不斷沖擊著興禮宗留守的弟子。
  “靈陣的事,有勞云姑娘了。”見有不少古桓宗弟子負傷,蕭天池在門口停下后,連忙道:“不知道云姑娘有沒有別的吩咐?”
  云嵐搖頭,身影連閃,在已經被破壞的靈陣中不斷穿梭。
  “林掌柜,你……”蕭天池不由看向林東。
  “我當然是留下來給云嵐打下手。”林東的回答沒有任何遲疑,打架斗毆雖然痛快淋漓,但比起看云嵐,還是要差上那么一兩籌。
  蕭天池點頭,不再多言,手中的七階靈劍一揚,追向古桓宗的大部隊。
  四階靈陣,破起來簡單,改造起來,對云嵐來說也不是什么難事。林東一路繞著興禮宗的圍墻內側快速前進,云嵐的身影,也總能以不相上下的速度繞行移動。
  一圈兜完,也才一個來時辰的時間。見古桓宗只是派了些弟子留守,大部隊并沒有過來以后,林東看向云嵐,笑吟吟道:“去看看?”
  云嵐笑著點頭:“以古桓宗的實力,應該完全能夠應付留守的興禮宗弟子,現在還沒有過來,應該是囚禁游北德的地方布置有靈陣。如果是四階靈陣的話,等我們趕到,差不多也該破了。”
  “希望沒那么早!”
  林東扭了扭脖子,怎么著,也得給自己留個勢均力敵的興禮宗弟子打一打。
  二人快速趕往興禮宗宗內,沿途找負責照看傷員的古桓宗弟子打聽問路,一路左拐又拐,好半晌來到最靠里的一個小竹林外。
  郁郁蔥蔥,青輝怡人。
  朝著小竹林深入,到達中央的一個空曠地時,二人總算見到了古桓宗的大部隊。
  “破了,靈陣破了!”
  疾呼在中央的一棟小竹樓外響起,聽在林東耳中,不由令他的腳步加快了幾分。
  進到人群中央,林東只見蕭天池收劍而立,兩名弟子快步上前,手中的靈劍架在他身前的一個興禮宗弟子的脖子上。
  再一扭頭,霍元一拳正中一名興禮宗弟子的胸口,慘叫一聲,這名弟子倒飛數米,狠狠摔倒在地。腦袋一扭,暈倒過去,立馬又有兩名古桓宗弟子上前將其控制住。
  放眼掃過去,林東苦笑,正如云嵐所料,大老遠跑過來,只剩掃尾。
  “云姑娘,靈陣已經布置妥當了?”
  見到云嵐,蕭天池和一眾長老連忙圍了上前。竹樓門口,游琴香與夏凡沖了進去。
  云嵐點頭:“以追擊出去的興禮宗弟子實力來看,只要稍加防守,他們就很難攻進來。”
  “有勞云姑娘了!”
  蕭天池大喜,這樣的話,目的算完全達到了。乾長簡此刻肯定已經被寧吉宗探到,攻不進來,以雙方的仇怨,就算明知道和解聯手能夠增強實力,卻也絕對不會這么做。
  乾長簡逃無可逃,能做的,要么和寧吉宗死拼,要么強攻靈陣。
  到時候,就算乾長簡選擇強攻靈陣,只要讓游北德露個面,保證乾長簡怕手下弟子見勢頭不對選擇反叛,肯定會帶人轉而跟寧吉宗死拼,以圖能殺下青眉山。
  等到兩敗俱傷,也就是古桓宗開始以雷霆之勢席卷寧吉宗,一報當初差點被滅宗的大仇之時了。
  眾人正聊著,竹屋中,游琴香攙扶著一個身材魁梧,面色憔悴卻不失沉穩威嚴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身后,夏凡陪著一群年齡在四十至六十之間,神情同樣憔悴的老者徐步跟進。
  再后面,數百面色蒼白卻不掩興奮與激動的興禮宗弟子緊跟而上。加上古桓宗弟子,霎時便令整個空地略顯擁擠起來。
  “父親,這位是林大哥,當初就是他收留我和夏凡,還幫忙聯系蕭宗主的。”游琴香攙扶著游北德來到眾人身前,介紹道:“林大哥,這是我父親。”
  “游宗主!”林東拱了拱手。
  游北德微微點頭,開口道:“多謝林公子救小女一命。”
  “游宗主客氣了。”林東笑著搖頭。
  游北德客氣的笑了笑,目光移向蕭天池,拱手道:“這位,想必就是蕭宗主吧?”
  “正是蕭某。”蕭天池拱手笑道:“久仰游宗主大名,今日一見,也算蕭某的福氣。”
  “蕭宗主太客氣了。”游北德連連擺手:“若非蕭宗主相救,游某被殺死有余辜,可興禮宗毀在游某手上,卻是再也無臉面對列位祖師爺了。”
  “意志不堅的弟子已經鏟除,興禮宗他日上下合心,一定可以東山再起更上一層樓。”蕭天池將七階靈劍遞向游北德,笑道:“物歸原主,就當是給興禮宗重獲新生的賀禮。”
  游北德面色一正,雙手捧起七階靈技,深吸了口氣,沉聲道:“多謝蕭宗主替我興禮宗護住鎮宗靈器,有關結盟的事情,小女已經和游某談過,游某與眾位長老商量過。以后,還請古桓宗多多照應。”
  “哪的話,興禮宗雄震秋風府數百年,那是我們一個偏居一隅的小宗能夠比擬的。以后,該是蕭某請興禮宗多多照應才對。”
  蕭天池干瘦的老臉笑得燦爛,這會兒,興禮宗的藏寶閣里,古桓宗的百名弟子,應該都在四樓奮筆急抄興禮宗的煉器方法和靈技。
  過了今天,古桓宗雖然還算不得上什么中等宗門,但廣收弟子以后,相信也用不了多少時日。
  “蕭宗主,強敵在側,咱們也就用不著再客氣了。”游北德雖靈力被制尚未恢復,宗門宗主的氣勢卻慢慢恢復了不少,大手一揚,做請勢道:“蕭宗主,請議事廳一敘!”
  蕭天池笑道:“游宗主請!”
  “蕭宗主請!”兩位宗主客套著前面引路。
  在游北德心里,林東只是個有些實力,和宗門有來往的世俗客棧掌柜,身份遠遠無法和蕭天池比擬。在游琴香心中,卻顯然又是一番感受。
  眼看眾人朝著議事廳前進,游琴香見游北德已經不需要攙扶,當即落慢幾步,等到林東和云嵐上前以后,詢問道:“林大哥,你沒受傷吧?”
  “我倒是想……”林東苦笑:“到現在,出手的機會都沒遇上。”
  游琴香眼中閃爍著奇異的光芒,若是以前,有人和她說這句話,她鐵定將對方定位為好勇斗狠之輩。
  可林東那略顯無奈的神情,與頗為不爽的語氣,卻讓她潛意識里不想讓他失望,接話道:“林大哥如果喜歡靈技,琴香待會兒陪你去演武場練一練怎么樣?”
  “你?”林東略有些遲疑,游琴香心神期?br />txt電子書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ijqsak.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黑龙江体彩六加一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