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超級客棧系統-第5部分

銀牙一咬,嘴中蹦出幾個含糊不清的字。
  “林、林叔叔……”
  砰!
  下一秒,又是一聲巨響,房門被關上。
  林東暗暗搖頭,這妞也算塊奇葩了,就這種脾性,以后不惹出什么禍事,打死他也不信。
第13章 擴大經營
  白景泰苦笑:“林兄弟,白大胖子教女無方,讓你見笑了。”
  白景泰一口一個林兄弟,林東自然也得跟著改口,搖了搖頭,笑道:“我跟白老哥的交情,用不著說這些。”
  “那是那是……”白景泰連忙點頭,笑得兩眼都被臉上的肥肉給擠成了一點點:“走,咱們喝一杯去,有了你這靈陣,白琪肯定能進古桓宗,今晚說什么也得喝一杯。”
  “行,下面沒什么位置,就在白老哥房間喝吧!我去吩咐廚房準備酒菜。”
  林東雖然也想趕著回去修煉,卻并未拒絕,白景泰是個可交之人,又明白修煉加倍的價值,確實值得拉拉關系。畢竟,客棧以后需要大量靈石,都得指望這位老哥。
  弄了酒菜上樓,跟白景泰邊吃邊聊,二人都有些微醉之后,林東才起身告辭。
  白琪是否能進古桓宗,對白景泰來說是件天大的事情,林東這人情不可謂不大。兼且林東本身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靈陣以后帶來的好處又源源不絕,白景泰自然不會吝嗇,見林東告辭,立馬踉蹌著將這次收到的貨款,三張一萬兩的銀票拿出塞給林東。
  林東想都沒想就把銀票給硬推回去,客棧的修煉加成事關重大,若消息透露出去,絕對帶來不可估量的后果。他會出手幫白景泰,原因之一或許是市面上的靈石不多,價格也貴,以后少不得一位跟大宗門有關系的靈石商人,但更大的原因還是前任跟白景泰的交情。
  連著四五年,每年都撂下生意不辭辛苦跟貨來一趟,這交情可不小。
  林東真要想賺銀子,一百塊靈石和一百兩銀子可以開啟靈陣四十天,這價格簡直就是個笑話。白琪能進古桓宗意味著什么,他又不是不知道,十萬兩銀子一個月,愛用不用,白景泰能拒絕嗎?
  下樓時,客棧已經關門打烊。大堂里,王六痣和新來的小伙計正聊著天,雖大多時間都是王六痣在吹噓他在附近兩條街如何如何威風,但在小伙計時不時投以敬佩的目光中,二人相處非常融洽。
  “掌柜!”
  見林東下樓,二人齊齊站了起來。
  “小六,明早安排人手去買些桌凳,大堂再加五桌。”林東也不想浪費時間,在長凳上坐下,喝了口小伙計新倒的茶水后,吩咐道:“另外,最靠里的五桌都加塊牌子,寫明入座費每時辰一兩銀子。”
  “入座費?”王六痣瞪大眼睛,小伙計也是茫然不解。
  “意思就是坐這張桌子,除了酒菜之外,每個時辰還另外收一兩銀子,不滿一個時辰的也按一個時辰來算。”林東解釋道。
  “掌柜,普通客人來吃飯,一頓也就十幾二十文錢,就算是一桌子人,那也就幾百文到頂,怎么可能有人花一兩銀子坐一個時辰?”王六痣撓了撓頭:“除非不寫這塊牌子,客人下桌以后,我帶兄弟們強要差不多。”
  “我又不是開黑店的,按我說的去做就行。”林東的聲音不容置疑。
  “嗯!”王六痣只得點頭。
  “再來就是,明天誰負責找小攤販們收保護費?”
  “瘦竹竿。”
  “嗯,跟瘦竹竿說一句,明天收完保護費,讓他挨家找店鋪的老板,問問如果我出一分地二百兩銀子的價錢有沒有人愿意連店鋪和院子一起賣給我。”
  “買地?”王六痣訝異道:“掌柜要買地干嘛?”
  “生意不錯,打算擴大經營。又不好拆了重建,所以就買塊地,等新客棧開起來以后再關了這家。”林東笑道。
  “哦!”王六痣恍然。
  “恭喜掌柜生意興隆。”
  小伙計連忙道喜,王六痣這才醒悟過來,跟著道喜。
  “問完了統計出來,然后報給我。”林東開口道。
  王六痣點頭,想了想,遲疑道:“店鋪的話,一分地二百兩銀子還算差不多,可連院子也二百兩銀子一分地,是不是高了點?一分地有五十兩都夠了。”
  “出價高才有人賣,要不然等誰家不想做了賣店鋪,天知道要等多長時間。”
  林記客棧有多少家當,王六痣心知肚明,他不信林東能拿出這么一大筆銀子出來,猶豫了一下,小聲道:“掌柜,寫欠條不還始終被人抓著把柄,告到縣衙去可不好。要不……我帶兄弟們去試試,說不定一分地只要十幾二十兩銀子。”
  林東啞然失笑,搖頭道:“放心,我能弄到銀子。”
  有白景泰這個大財主在,林東哪會擔心銀子的事情,朋友一場,幫他女兒修煉不獅子大張口是應該的,有困難的時候借點銀子應急也同樣合情合理。
  “那行,我這就去跟瘦竹竿交代一下。”
  見林東語氣堅決,王六痣只得點頭。
  等到王六痣離開,林東這才看向新來的小伙計:“我到現在還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掌柜,我叫劉秀。”小伙計趕忙回答。
  “這名字配你,今年多大了?”林東點頭,小伙計已經梳洗過了,臉龐確實秀氣文靜。
  “謝掌柜夸獎,我今年十四歲了。”
  “十四歲?”
  比個頭,劉秀也就比天豪高出一點點,想不到居然大了三歲。林東略感驚訝的打量了眼劉秀,臉上白白凈凈,皮膚也能跟女孩子一較高下,雖瘦胳膊瘦腿,但怎么看也不像家境不好營養不良的人。
  見林東這么驚訝,劉秀臉色一黯,有些說不出話來。
  拍了拍劉秀的肩膀,林東笑道:“別擔心,我記得一個長個子的食譜,晚點寫下來給你,你交給廚子,讓他每天按食譜給你準備飯菜,就說我說的。”
  “真的?”劉秀欣喜道。
  “當然是真的,只要你再堅持鍛煉,或許還不能讓你趕上同齡人,但也不會差太多。”林東笑呵呵地點頭。
  “謝謝掌柜!”劉秀站了起來,深深朝著林東鞠了一躬,激動道:“劉秀發誓,以后掌柜無論遇上什么困難,劉秀一定竭盡所能。”
  這話林東聽著有些怪異,卻也沒有在意,笑著壓了壓手,等劉秀坐下以后,開口道:“家里有什么人?”
  劉秀平靜下來,壓住心頭的激動,回道:“有父親,還有一些兄弟姐妹。”
  一些?林東皺了皺眉,看來是大戶人家啊!他之所以找劉秀聊天,就是想看看能不能把這位極品伙計永遠留在客棧。但現在看來,這難度幾乎為零。
  畢竟,十幾二十兩的銀子的月俸雖然對普通人來說高不可攀,對大戶人家的少爺公子卻不值一提。除非……劉秀自己喜歡做伙計,可能性雖然不高,卻也不是絕無可能。
  “既然你家是在京城,怎么會跑到西蘭城這種偏僻的地方來?”
  劉秀遲疑了一下,解釋道:“父親尚武,每年都會考核我們兄弟的實力,我們兄弟到達十六歲以后,父親也會根據我們的實力分管一些產業。我天賦低下,十四歲了,實力卻還停留在靈動期一重……師父讓我出京往西尋找能幫到我的貴人,后來盤纏被人偷了……”
  “貴人?聽著怎么怪怪的?”
  林東后話沒說,劉秀卻知道他的意思,撓了撓頭,有些語無倫次的擺手解釋道:“師父不是神棍,他的易術無人可及。他說我就算遇到最頂級煉丹師也只是改變我的實力,但改變不了我的命運,只有貴人才能改變我的命運。”
  聽語氣,劉秀顯然很尊重他的神棍師父,林東也不好多說什么。心中微微有些失望,考核實力,劉秀顯然不止大戶人家那么簡單,少說也是個家族。從劉秀的口中,他也能聽出這少年滿腦子都是在想著如何提升實力,自然不會喜歡干什么伙計。
  看來是沒戲了!
  林東猶豫了一下,還是放棄告訴劉秀他有修煉時可以加快靈氣運行速度一倍的‘靈陣’。客棧的其它功能還好說,傳揚出去只是引些覬覦,客棧的防御系統有踢人功能,加上防御值,倒也不怵。可要是修煉加成的功能傳揚出去,鐵定會引來巔峰強者,以客棧的等級,防御值連人家一拳都挨不了。
  對劉秀,林東雖有好感,卻還沒達到可以冒險說出‘靈陣’的程度。
  “先在客棧干著,我會讓人問問城里有沒有去京城的商人,到時候把你捎上。”
  “謝謝掌柜。”
  “早點睡覺吧!”
第14章 七階銀兔
  回到后院,關上房門,將靈石放置丹田位置之后,林東打開客棧系統。
  客棧的掌柜自己住客房,勢必會引起別人的懷疑,林東想要使用修煉加成,自然不方便住去客房。
  好在客房的位置是可以更改的,兼且客棧系統升級到2級以后,還有10間客房的短缺。打開客房屬性,將身處的房間增加為客房,再開啟修煉加成之后,林東立即進入入定狀態。
  三十六周天醒來,按往日,得到午飯時間才能完成,而現在,天才剛剛萌亮。
  出門買了幾個饅頭,再把林霜從床上拽起來,伺候這丫頭吃完早餐,林東帶她弄了輛馬車,親自送到了秋水學院。
  再回來,客棧已經有了不少食客,本是寬松的大堂也因為增添了五張桌凳而略顯擁擠。早上在客棧吃飯的都是住店的熟客,見林東出現,忙上前求證最靠里五張桌子上放的牌子,意思是否和王六痣所說的一樣。
  得到答復之后,這些熟客雖然沒說什么,但想法卻是一樣……林掌柜想銀子想瘋了。
  林掌柜的人品再一次得到證實,熟客們雖不舍花一兩銀子給林東捧捧場,卻在結賬時無不多給了些銅板。多則上百,少則十幾個,也算一番心意。
  三周天還不到,林東被王六痣給敲了出來,五張新增的桌子有了第一個食客——白景泰。
  白景泰會捧場早在林東意料之中,他相信,就算與白景泰毫無交情,吃完這一頓之后,以白景泰的身家,一日三餐,肯定都在這五張桌子打轉。
  可惜,西蘭城太小,往來的商人當中,像白景泰這樣的大商人少得可憐,而本地的有錢人又不會住客棧。要不然,客棧升到2級之后,客房也有舒適度加成,雖然每天需要消耗1點靈石,但住一晚十兩銀子也能賺上十幾倍的利潤。
  問清白景泰坐在哪張桌子之后,林東揮退王六痣,打開客棧系統,將白景泰所坐的桌子給設置成舒適度加倍。
  想了想,林東又咬了咬牙,將另外四桌也設置成舒適度加倍。
  開啟客房修煉加成2倍的話,一天需要消耗1點靈石,也就是一塊靈石。飯桌的舒適度加成,2倍則是0.2點靈石,五桌開啟一天等于需要一塊靈石。
  林記客棧在西蘭城的有錢人眼里名不見經傳,等一兩銀子一個時辰的入座費傳揚出去引來幾個好奇的有錢人,少說也得一兩天的時間。本來,林東是打算一張一張開的,這樣的話可以省一兩塊靈石,但未免再次被王六痣打斷,想想還是把另外四張桌子的舒適度加成也給開了。
  重新回房修煉,連著七十二周天,再出來,天邊已經掛上了一輪明月。門口,王六痣從關門打烊就已經在外面等著,已經一個多時辰。
  “掌柜,瘦竹竿已經問清楚了,有七家店鋪的老板愿意按每分二百兩的價錢賣掉店鋪和后院。”
  “有沒有連著的?哪家最大?”林東問道。
  “成記布莊和王記米鋪連著,最大要數街東的天信當鋪了。”
  林東大喜,王記米鋪與客棧只隔三家店鋪,面積或許不如天信當鋪,門寬卻有過之而無不及。加上成記布莊的話,門寬少說也有三十米。
  “就成記布莊和王記米鋪,明天你去他們店鋪后面的兩戶人家問問,一百兩銀子一分地,看能不能買下來。”
  “行!對了……”王六痣剛轉身又折了回來:“白老板午飯的時候找過你。”
  “知道了,我明天上午去找他。”林東點頭,白景泰找自己,無疑是想問今天兩頓飯為什么吃得那么愉快,用個靈陣就能敷衍過去,正好也可以談談借銀子的事。
  有了新建地址,建新客棧的事算邁出了第一步。
  打開客棧系統,經驗值已經增加到2級3%,按這進度,有兩個月的時間,應該能升到3級了。
  兩個月……
  林東敲了敲腦袋,舍得砸銀子的話,差不多也該建成了,也就是說,新客棧最少也得建成3級客棧的規模。做長遠打算的話,甚至還得建成4級、5級的規模。
  一邊考慮一邊進到廚房,林東心情不錯,整了盤紅燒肉和幾個蔬菜,再弄了壺酒,托盤里一放,端著出了廚房。令他有些意外的是,他的用餐地址,石桌旁竟多了個人。
  白衣勝雪,藍色的寶劍放在桌面,白皙如筍的手掌輕撫著趴在桌上的銀兔。皎潔的月光下,云嵐的周身竟仿佛披上了一層不食人間煙火的圣潔光輝,令林東忍不住生出一股自慚形穢的感覺。
  這感覺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林東回廚房再弄了雙筷子和酒杯,大步走向石桌。
  “想不到,你居然住在林記客棧。”
  將托盤放下,林東笑道。
  云嵐笑了笑并未開口。
  林東也不以為杵,見過兩次,云嵐給他的印象還不錯,雖實力強得離譜,卻不像白琪、傅子舟,乃至那個書童劉順一般目中無人。將菜盤放好,林東又拿起酒杯朝云嵐揚了揚:“吃頓宵夜?”
  云嵐搖頭。
  林東也不再客氣,給自己倒了杯酒,邊喝邊吃,時不時抬頭看幾眼雖蒙著面紗,但氣質超塵脫俗的云嵐,倒也逍遙自在。
  對于林東明顯有些唐突的目光與略顯粗魯的吃相,云嵐也不以為意,絲毫沒有起身離開的模樣。有時,甚至還饒有興致的看上林東幾眼。
  “對了,你這兔子怎么樣了?”
  七分飽,林東這才第二次將目光放在了桌面的銀兔上。
  云嵐輕吐了口氣:“傅公子的藥方對低階靈獸有用,但銀兔是七階靈獸,效果卻并不大。加上我每日用靈氣溫養,銀兔靈丹的傷勢也只是暫時緩解了惡化。”
  林東心中一動,七階靈獸?
  他一直以為這小兔子也就一階二階靈獸而已,想不到竟是七階。
  客棧升到2級以后增加了馬廄屬性,馬廄擁有自愈加成,等云嵐束手無策的時候,把這銀兔往馬廄一丟,治好之后等于完成了一個隱藏任務。
  林東原本不怎么上心,一是覺得這兔子的最佳歸屬應該是廚房,二就是以為等階不高,隱藏任務的獎勵也不怎樣。沒曾想,這銀兔看起來溫溫順順,竟是七階靈獸。
  看來,得吩咐王六痣多關注關注一下了。
  打定注意,林東又將注意力給放在了酒菜上面,正欲開動,云嵐忽然開口道:“你為什么會同意小霜在學院賣吃食?”
  “她喜歡,為什么不同意?”林東反問道。
  “你很像我父親,行事作風古怪,對女兒也從不按世俗的標準來約束。”云嵐嫣然一笑,站了起來。
  林東笑了笑,也沒起身相送,埋頭繼續掃蕩著殘羹剩菜。
第15章 日光浴
  翌日,林東一大早便敲開白景泰的房門。
  得知林東是來借銀子建新客棧,白景泰哪會拒絕,五千兩銀子很快到手。
  接著又是丈量土地,更換地契,忙活了一上午,總算把事情搞定。
  兩家店鋪連后面的民居總占地是一畝七分,總價兩千九百兩銀子。
  接下來是拆掉老房子,請木匠買材料東土了,這事耗時更長,林東一盤算,把自己對新客棧的格局和要求跟王六痣一談,剩下的事便交給他全權處理,需要付銀子的時候才找他。
  四月初十,晴空萬里,林東坐著租來的馬車趕到秋水學院時,院外已經是車水馬龍,院內更是人山人海。
  “爹,你怎么才來啊?”
  院門口,一個淡紅色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梭,直奔跳下馬車的林東。
  林東右手伸出,正等林霜的腦袋湊過來揉揉她的腦袋,卻見小丫頭毫無停頓,小腳一晃,繞向他身后的馬車。
  “呃!”
  林東有些悻悻的放下手臂,前方,一身雪白飄逸的云嵐徐徐而來,兩旁雖人潮洶涌,卻無一人能靠近她的兩米之內。
  用靈氣外泄把人彈開?再或者,那猶如天女下凡,超塵脫俗的氣質讓人自慚形穢不敢靠近?
  林東朝著云嵐咧嘴一笑算打過招呼,轉身瞪向要馬車不要老爹的林霜。
  “爹,我的吃食呢?”林霜放下車簾,嘟著小嘴轉身。
  “額!找人借了個靈戒,都在里面。”
  林東晃了晃右掌手指間的玉戒,心中的不爽也就釋然了。
  畢竟是小丫頭做的第一筆大生意,激動之下無視老爹也是應該的。
  “靈戒?云嵐姐也有一個呢!也不知道誰的好。”林霜眼瞳一亮,盯著林東手中玉戒的目光炙熱無比。
  林東哪會不懂小丫頭的意思,揉了揉她的腦袋,笑道:“放完東西給你玩,等你再長大一點,爹買一個給你。”
  “嗯嗯!”林霜的小腦袋如小雞啄米般點了幾下,當即抱著林東的胳膊朝學院拽,顯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開張。
  跟著林霜來到云嵐身旁,三人一路向前,朝著被堵得嚴嚴實實的大門行去。
  有云嵐在,一路自然暢通無阻,三人進到學院,被分流的人群慢慢稀松下來。過了一條碎石路,很快便來到文武比斗的大操場。
  南側一塊凸起地上,一個新搭起的簡易茶棚里,十幾個小姑娘正人手一疊紙片,嬉笑打鬧著。茶棚外,一個胖乎乎的少年揮舞著手臂,跟六七個少年眉飛色舞的說著什么。
  “已經搭好了茶棚?”林東頗感意外,在小丫頭的單子上,可還有一些搭建茶棚的柱子和毛氈。
  “嗯!”林霜點頭:“張衡非要幫忙,就讓他找人先把茶棚搭好了。”
  “張衡?這名字怎么這么熟?”林東的目光不由飄向胖乎乎的少年。
  林霜白了眼小胖子,解釋道:“就是上次被哥打斷腿的那個,后來……他說什么不打不相識,非得賴在我后面做跟屁蟲,趕又趕不走。”
  林東心中了然,小胖子會這么做,無疑是張員外交代的。
  為了天豪,蕭天池搞出那么多的花招,這張員外只要不傻就能猜到他是想把天豪當成繼承人。
  古桓宗未來宗主的妹妹,好好巴結著,將來想不得好處都不行。
  三人上到茶棚,小胖子倒還有點聰明勁,一眼便看出林東的身份。想起老頭子現在還時常叫著頭疼,霎時小臉一白,灰溜溜躲到另外幾名少年身后。
  林東淡然一笑,將移動柜臺中的東西一股腦倒出之后,擼下手中的玉戒交給林霜。
  這玉戒是林東在小攤上買的,只花了三十文錢,自然不是什么儲物靈戒。好在儲物靈戒認主之后,只有主人才能打開里面的空間。以小丫頭的眼力,哪能分得出真假。
  林東不由看了眼云嵐,見其也朝自己看來,心中已經明白她看出了玉戒是假貨。
  儲物靈戒是在稀有金屬中刻制靈陣打造而成,云嵐既然有真的儲物靈戒,能分辨真偽倒也正常。
  “云嵐姐,你的也再借我看看好不好?我看看哪個好。”林霜把玩了片刻,抬頭看向云嵐。
  點了點頭,云嵐將細長手指上的靈戒取下,那動作,比起林東優雅得多。
  朝云嵐笑了笑,林東拉了條板凳,在茶棚一角的外側坐下,二郎腿一架,靠著柱子閉目養神。
  朝陽慢慢在天空移動,暖暖的光線照在身上,令人有股說不清的舒暢。林東正迷迷糊糊就要睡著,一陣陣海浪般的呼聲響起。
  “開始了,已經開始了!”
  歡呼聲隨后在茶棚響起,片刻,小姑娘們抱著寫著大半篇故事的傳單,如一群花枝招展的小蝴蝶飛撲向人群。
  “不去看看嗎?”
  一個清雅的聲音在身側響起,林東扭頭一看,這才發現云嵐不知什么時候也搬了條板凳坐在身旁。
  林東伸了個懶腰,愜意道:“武斗還有點興趣,今天比的是書法,不懂,也沒興趣!你呢?”
  “我更喜歡看小霜賺到銀子的笑容!”云嵐淡淡的回了一句。
  “不怕被曬黑嗎?”林東笑了,他之所以沒回客棧修煉,主要原因是擔心人太多難免龍蛇混雜,怕林霜遇到什么麻煩。其次則是想見證林霜第一筆大生意是怎么成功的,倒是和云嵐有些異曲同工。
  云嵐搖頭不語。
  林東也不再多說,雙眼一閉,繼續享受他的陽光浴和這難得的清閑時間。
  歡呼聲很快沉寂,慢慢只剩低沉的嗡嗡聲。小半個時辰之后,林東耳畔傳來林霜的一聲驚喜的呼聲。
  “胖子,周正業來了,快點把琴拿過來。”
  “哦!”小胖子爽利的應了一聲。
  林東扭頭一看,人群中,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正朝茶棚行來。
  國字臉,皮膚略顯黝黑,一身洗的泛白卻仍可看出底子是藍色的長衫。看外貌和穿著,青年有些寒酸。但細細一看,卻會發現他的臉上有著不屬于同齡人的剛毅,步履也是矯健沉穩,隱隱透著不俗。
  “胖子,給周正業倒杯茶。”
  等周正業在放著古琴的方桌前坐下,林霜一臉期盼道:“有沒有信心拿第一?”
  周正業沉穩的點了點頭。
  “太好了,喝完茶開始彈琴。胖子,去評論席那邊盯著,第一個小項的成績出來以后趕緊回來報信。”
  “好嘞!”
  周正業雖然在學院名聲赫赫,在小胖子眼里卻不過是個窮酸而已,幫他等成績,換平常肯定是不屑為之的。
  可這任務是林霜下的,按老頭子的話,林霜喊自己做的事越多,越說明把他當成自己人。老頭子能富甲一縣,憑的不就是古桓宗有個管外事堂兄,古桓宗每年的日常消耗和山中的多余水果靈石都由他來打理嘛!
  跟著未來宗主的妹妹身后做小弟,將來的成就,肯定比老頭子強。
  因此,盡管有些厭惡茶棚外的陽光,但想也沒想,小胖子便喜滋滋的飛奔而出。
  片刻,琴聲響起,悠揚悅耳,令人如沐春風。
  林東眼皮一沉,繼續曬他的日光浴。
  也就十幾分鐘,一個尖銳刺耳的聲音把他的悠閑給擊散。
  “呦,這不是西蘭城大才子周正業嘛!怎么落魄到在個破茶棚彈琴乞討了?”
第16章 挑釁
  林東皺了皺眉,扭頭一看,茶棚中,六張桌子已經坐了兩桌,林霜帶著幾個留守的小姑娘正在一側忙著賣零食和水果。
  周正業的身前,一個身著青緞長衫的青年拿著手中的折扇敲打桌面。
  “竇常昆?”周正業臉色一變,琴聲卻不停。
  在周正業的對面坐下,青年掏出一個銅板,朝著古琴上丟了過去。
  “給,賞你的!”
  嗡的一聲雜音將林霜等人和另外兩桌客人的注意力給吸了過來,竇常昆似乎很享受這種人人矚目的感覺,食指與拇指微微一撮,刷的一聲,折扇打開,露出了扇面上的山水畫。
  “竇常昆,沒事的話,麻煩你離開,我還得彈琴。”周正業不得不停下彈琴,眼中有些怒意。
  竇常昆搖了搖折扇,左掌拍了幾下桌面:“伙計,還不上茶?”
  林霜點了點頭,一個小姑娘拎著茶壺上前。在另外一桌拿了個茶杯,就要倒上,竇常昆踢了踢桌腿:“在這桌!”
  小姑娘不喜道:“那是周正業彈琴的桌子。”
  “怎么?一個破茶棚還有規矩?”竇常昆瞪眼道。
  林東見身旁的云嵐站起,不由開口道:“做生意,遇上刁難是正常的。”
  云嵐點了點頭,不聲不響的坐下。
  林霜從小在客棧生活,這種場面自然也見過不少,在她的示意下,小姑娘心不甘情不愿的在竇常昆身前放了個茶杯,將其倒滿。
  竇常昆拿起茶杯,朝著嘴中倒去,下一秒,噗……
  整口茶水一滴不漏全部噴在周正業的臉上。
  “喂,你這人怎么這樣?”小姑娘心疼的看了眼周正業,趕忙掏出手絹遞了過去,而后板起臉怒視竇常昆。
  “怎么?這茶比苦水都難喝,還不準我吐了?”竇常昆反瞪過去。
  小姑娘就欲爭辯,卻被周正業給拉住:“小娟,算了,我沒事!”
  “西蘭城第一才子就是第一才子,這忍辱負重的功夫確實不同凡響。可惜……”竇常昆不屑道:“書法卻沒什么長進,甚至比去年還差。”
  “胡說!”小姑娘忍不住道:“院長前段時間還夸周正業的書法越來越穩重大氣,已經連他都自嘆不如。”
  “那只能說明你們院長老糊涂了,眼光有問題。”竇常昆冷哼道。
  “竇常昆!”周正業的額頭隱隱爆出青筋:“再敢出言不遜,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不服?”竇常昆站了起來,冷笑道:“有本事拿個第一出來!”
  “六個小項,我全是第一!”周正業目光冷峻道。
  “瞧瞧,大家都瞧瞧,他說書法比斗的六個小項,他都能拿第一?”
  竇常昆大笑著招呼茶棚里的客人,沒有得到任何響應之后,狠狠啐了唾沫。
  “呸!你要是有一個小項能拿第一,本公子今天做狗在所有桌子底下鉆一圈。”
  “這可是你說的!”叫小娟的小姑娘大喜。
  “是我說的!”竇常昆傲然看向周正業:“如果你六個小項一個第一都沒拿到,敢不敢罵一句傅純簡是老糊涂?”
  “六個小項,有一個沒拿到第一,我在茶棚所有桌子底下鉆一圈!”周正業憤然道。
  “也行!”竇常昆大度地揮了揮手,將一錠五兩的銀子重重放在桌上,淡淡道:“成績應該出來了,誰去看看,這錠銀子就是他的。”
  五兩銀子,在小茶棚能喝五千碗茶了,喝茶的客人們霎時站起了大半。
  “林霜姐,出來了,成績已經出來了。”
  遠遠的,小胖子揮舞著手臂從人群中鉆出,狂奔而來。
  周正業面色一喜,竇常昆的嘴角,微微勾起。
  “林霜姐……”
  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喊一個十幾歲的小丫頭做姐,旁人聽起來怪異無比,小胖子卻叫得順口,用力喘了幾口大氣,盡量表現出這一路狂奔的辛苦之后,這才開口道:“周正業只拿了第二名。”
  砰!
  周正業腳步一晃,將身后的長凳給撞倒在地,略顯黝黑的雙手,微微顫動起來。
  包括林霜在內,小姑娘們張大嘴巴,有些難以相信耳中聽到的消息。
  “胖子,你、你眼睛沒問題吧?”林霜不信道:“周正業可是連著兩年拿到書法類六項第一。”
  “錯不了,我也覺得奇怪,還多看了幾眼呢!”小胖子拍著胸脯保證道。
  周正業深吸了口氣,穩住心神,沉聲道:“誰是第一?”
  “天寶學院的竇常昆,就是去年拿到六項中四個第二的那個。”
  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移向搖著折扇,怡然自得的竇常昆。
  看了眼面色泛白的周正業,竇常昆敲了敲桌子:“誰說六個小項有一個沒拿到第一就在茶棚所有桌子底下鉆一圈的?”
  雙拳緊握,看著竇常昆那蔑視的目光,周正業的眼中火光四射。
  “怎么?輸不起想打架?”竇常昆悠閑的坐下,折扇敲了敲腦袋,挑釁道:“想清楚,比斗期間毆打排名相差不大的對手可是要取消比賽資格和比賽積分的。你要真有這個膽量的話,朝我腦袋上打,只要一拳,我不但收回打賭,還反過來繞桌子鉆一圈。”
  周正業目光一滯,雙拳慢慢展開,盡管心中有著滔滔怒意,可他不敢,他若是被取消比賽資格和比賽積分,對學院的打擊太大了。
  氣氛漸漸有些窒息,林霜的聲音突然響起:“胖子,帶人收桌子,今天不做生意了。”
  “不做生意了?林霜姐,你不是等這天等了很久嗎?”小胖子還有些搞不清狀況,不由驚訝道。
  “讓你收就收,廢話那么多干嘛?”林霜眼睛一瞪,大姐氣派展露無疑。
  “行,我收!”
  小胖子一揮手,就要招呼手下小弟收桌子,周正業上前一步,攔道:“不用收了,愿賭服輸!”
  說罷就欲趴倒,卻被竇常昆用折扇頂著喉嚨拉了起來。
  反手轉身,竇常昆大步而去,囂張的大笑隨后響起。
  “周正業,晚點我還會再來的,你要是有一個拿到第一,我趴地上學狗叫給你。要還是六項成績都排在我屁股底下……老老實實罵傅純簡老糊涂吧!”
  周正業怔怔呆立,雙拳不由自主的慢慢又緊緊握在了一起。
  木柱后,冷冷看著竇常昆的背影,林東淡淡道:“如果寫大字的時候,心情與狀態有很大關系的話,這人不簡單啊!”
  云嵐搖了搖頭:“應該說他背后的軍師不簡單。”
  “哦?”林東略感不解。
  “他要有這份心機的話,去年就是第一了。”
  “有道理!希望小丫頭沒有替伙計出頭的習慣。”林東點了點頭。
  “很難!”云嵐惜字如金道。
  “這才是好老板!”
  林東笑了笑,朝著不遠處的張衡招了招手:“小胖子,有點事問你,過來!”
  小胖子心中一驚,噌的朝身后的小弟后面竄去,那速度,堪稱一流。
  偷偷撥開小弟,見林東還在盯著自己之后,脖子猛然縮了回去。
  林東哭笑不得,卻也沒有放棄,繼續盯著小胖子的方向。
  好半晌,小胖子扭著手指,像個小媳婦般紅著臉,畏畏縮縮的拖著腿朝林東行來。
第17章 來一板凳
  “林、林伯伯好……”
  林東啞然?br />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ijqsak.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黑龙江体彩六加一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