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超級客棧系統-第41部分

得。
  毫不客氣的將靈劍收進移動柜臺,林東看向彭鎮元,起身做請勢道:“彭家主請坐,有失遠迎還請恕罪。”
  “不敢不敢!林掌柜面前,哪有我彭鎮元的座位。”彭鎮元誠惶誠恐的連連擺手,心中卻寬心了少許,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純陽劍只換到一句客套話雖然肉疼,但相比家族被滅看到一絲生還的希望,還是值得的。
  林東起身,推讓道:“哪的話,彭家主在秋風城是個響當當的大人物,林東不過是個小客棧的掌柜而已,請坐請坐。”
  眼看林東如此熱絡,彭鎮元怕再推讓下去會引起他的不快,只得在林東對面撅起屁股,輕輕將小半個屁股放在了椅子上。
  等到彭鎮元直起了身子,林東笑道:“彭家主,這次來,不知道是為了什么事找林東?”
  彭鎮元尷尬一笑,拱手道:“一則是彭某管教無方,特帶這畜生前來向林掌柜請罪。”
  “哦!”林東移目看向簌簌發顫的彭天安,一言不發,似在想什么心事,似又在等待著什么。
  彭鎮元一腳將彭天安給踹倒之后,忙從衣襟中拿出一本小冊,恭敬的放到桌子上:“二則,聽說林掌柜想做古玩珍寶生意,彭某手頭上正好有一批,不過只是贗品,不知道林掌柜有沒有興趣買下來?”
  古玩珍寶?林東接過彭鎮元送來的小冊,翻開一看,里面寫著長長一串名單,打頭第一個,赫然便是血珊瑚兩株。再下,夜明珠、玉麒麟、琥珀杯……
  不提做工如何,光是這材質,便價值非凡。
  粗略一看,名單共有三頁,全都是奇珍異寶,數量不下百件。有些東西,林東甚至聞所未聞。
  將小冊合起來,林東笑道:“不知道彭家主打算賣多少銀子?”
  “一百兩,不知道林掌柜意下如何?”未等林東開口,彭鎮元解釋道:“這些東西雖然都是贗品,但做工精良,全是我彭府這百多年間的收藏。其價值,絕對不會少于一百兩。”
  “行,這批贗品,我買下來了!”林東高聲喊道:“馬春,上茶!”
  “馬上就到!”
  門外,傳來馬春一聲回應。
  “叨擾了,叨擾了……”彭鎮元連忙客氣了幾句,扭頭看向彭天安:“林掌柜,這畜生……”
  “唔……”林東故做沉吟,這批奇珍異寶的價值他雖然不清楚,但只是粗略估算也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期。既然如此,這事,也就到了該了結的時候。畢竟,做人留一線日后好相見,沒打算斬草除根永絕后患的話,就不能逼得太狠。
  正想著怎么開口,一旁,彭鎮元還以為林東仍舊沒有滿足,不由咬了咬牙,一腳將好不容易爬起來的彭天安再度踹倒,毅然道:“林掌柜,聽說你們客棧有批高階靈材需要出手?不如,賣給我們彭家怎么樣?”
  林東聞言一愣,旋即搖頭道:“恐怕要讓彭家主失望了,這批高階靈材,已經賣出去了。至于彭少爺,一點小事而已,彭家主能屈駕光臨客棧,別說這點小事,天大的事也是小事。晚點,林東就派人去青眉山。”
  彭鎮元大喜過望,這位林掌柜,果然是個人物。明明可以再加價,卻果斷拒絕,拿得起放的下,分寸拿捏得極為合適。這種人物,就算沒有任何靠山,自己同樣不敢小覷,彭天安這孽畜,眼力都被狗吃了。
  看了眼又驚又喜的彭天安,林東忽然道:“彭少爺的精神看起來似乎不太好?可惜,彭少爺在彭家地位非凡,要不然,我倒是建議彭少爺還是修養幾年為好。”
  彭鎮元面露錯愕,僅憑剛才的接觸,他可以肯定,這孽畜在這位林掌柜的眼里壓根就上不得臺面,甚至懶得去計較,怎么末了突然來上這么一句?
  看著面色如常的林東,彭鎮元腦中靈光一閃,恍然大悟。
  “多謝林掌柜對犬子的關心,這孽畜時常夜宿青樓,身體早就掏空了。還好他只管著萬賓樓,關掉萬賓樓修養幾年,彭家倒也沒多大的損失。”彭鎮元拱了拱手,堆笑著從儲物靈戒中拿出一只銀筑而成的啄木鳥。
  將啄木鳥下方的底座取下,拿出一小塊靈石塞了進去,再將二者相連,彭鎮元食指伸出,在啄木鳥的腦袋上輕輕一點。
  篤篤篤……
  啄木鳥的腦袋竟神奇的不斷點動起來,仿佛在啄著小蟲一般,長喙不斷敲擊著橫擋在與胸口羽毛齊平的一條銀質樹枝上。
  “聽說林掌柜有個女兒,我這有些小玩意,希望能讓小姑娘喜歡。”彭鎮元連著又將兩個所謂的小玩意拿了出來,一個巴掌大小的銀質小貓,一匹高約一米五左右的木馬。
  看著不斷點頭的啄木鳥,林東的眼睛瞪得滾圓,嘴巴張大,怎么也無法合攏。
  這世上,竟有人可以將靈石中的靈氣引導出來?
第164章 小玩意
  彭鎮元并未注意到林東的臉色,將銀質小貓拿出來,從它的肚皮處取下一個銀塊,拿出一塊靈石,將其切出五分之一左右塞入小貓腹中,再把銀塊給重新合上。
  放到地上,一手拿著小貓的身子,彭鎮元一手捏著小貓的右耳,微微往上一拉。
  嘎達嘎達……
  小貓竟緩緩邁出四肢,朝前行進起來。一旁,彭鎮元面露笑意,雖速度極其緩慢,但用來哄小孩子卻是不錯的好東西。
  等到小貓走到門口,即將撞到門檻時,彭鎮元將小貓重新拿起,把它略高一些的右耳摁回原處,小貓凌空蹬踏的四肢停了下來。
  將小貓放到桌上,彭鎮元抬頭道:“只要在小貓的肚子里面放上靈石,右耳是讓它在地上行走的機關,拉起來就可以了。如果想讓它停止,只要……”
  聲音戛然而止,彭鎮元這才發現,林東的目光有些異樣。
  時而看往啄木鳥,時而看向小貓,眼神中的光芒,炙熱而澎湃。
  “林掌柜,你……”價值連城的奇珍異寶都輕描淡寫,數額巨大的加價說拒絕就拒絕,彭鎮元怎么無法理解林東為何會在見到幾件小玩意時會如此失態。
  “啊?”林東如夢初醒,驚呼了聲后,腦袋總算轉過彎來。
  “林掌柜,這幾件小玩意……”彭鎮元疑惑地看著林東。
  林東的反應倒也不慢,當即嘖嘖道:“能讓啄木鳥和小貓自己動,而且不是那種靠機關術來發動的,想必那木馬也是一樣。這種小玩意,彭家主是怎么找到的?我以前怎么從未聽說過?”
  彭鎮元笑道:“只是小女隨意搗鼓出來的。”
  林東心中頓時翻起滔天巨浪,這口氣,他能聽出來,彭鎮元對這些東西,并不怎么在意。
  將心中的波瀾壓下,想了想,林東試探道:“這啄木鳥和小貓運動的時間明顯比機關發動的小玩意要長許多,不知道彭家主有沒有興趣,我們聯合制造一批,應該是個不錯的生意。”
  彭鎮元釋然,這位林掌柜,始終還是個商人。
  雖不想讓林東失望,彭鎮元還是無奈道:“這些小玩意雖然比靠機關術來發動的小玩意要持久一些,但需要消耗靈石,像這啄木鳥,如果讓它不停啄下去,三五天就能耗掉一塊靈石。而且,制作方面也極其麻煩,就算都是相同的材料,成本也要高出上百倍。就這一只啄木鳥,賣個一二兩銀子,玩十天八天又得廢掉一塊價值一兩銀子的靈石……只是比普通小玩意持久一些而已,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買。”
  正如彭鎮元所料,林東的臉上露出些許失望。但他料不到的是,林東此刻的欣喜,絕對不亞于在路旁看到一本九階靈技,而周圍空無一人。
  彭鎮元或許想過這些小玩意的價值,卻只看到成本大,消耗大,卻沒有跳出這些小玩意看出背后的正在價值。
  靈石是天地間靈氣經過千百年的沉淀凝結而成,想釋放其中的靈氣,除了依靠靈力在經脈中運行將其牽引而出之外再無其它方法,就算是威力全靠靈石釋放的靈陣,想要啟動也必須依靠個人靈力來催動。
  不需要個人靈力就能把靈石中的靈氣引導出來,這絕對是一個天大的發現。
  在別人眼里,這天大的發現或許價值不大,在林東眼里卻非同小可。
  如果能在貴賓卡的龍身里面弄出這么一個縮小版的裝置,等于普通人也可以借助靈石使用貴賓卡的儲物功能。
  這還在其次,在林東看來,彭鎮元的這個女兒不但能把靈石中的靈氣給引導出來,甚至可以將靈氣轉化為動能,假以時日,只要給予充足的研究條件,難保不會做到將靈氣轉化為光能、熱能、電能……
  如果能把彭鎮元這個女兒招進客棧,小到靈氣燈、靈氣扇,大到靈氣炮、靈氣車,一個出這世界所沒有的構思,一個付之行動,并非沒有研制成功的希望。真要如此,就算無法批量生產與普及,用來裝飾林記客棧,或者當成林記客棧送給貴賓卡持有者的贈品,只要把這些東西宣傳成獨一無二的奢侈品,絕對有著無與倫比的吸引力。
  深吸了口氣,林東看向彭鎮元,盡量讓自己看起來顯得輕描淡寫一些,開口道:“彭家主,林東從小就佩服那些有著奇思妙想的人物,不知道可不可以讓我見見彭小姐?”
  彭鎮元面露難色,欲言又止。
  “彭家主是有什么難處嗎?”林東追問道。
  彭鎮元苦笑,指了指腦袋道:“不瞞林掌柜,小女幼年得過一場大病,腦袋出了些問題,經常見人就咬。我怕她見到林掌柜以后,會有什么冒犯的舉動。”
  林東愕然,天才傻子?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倒是難辦了一些。這位彭小姐若是個正常人,不管是通過彭鎮元還是她本人,總有讓她甘心為林記客棧做事的辦法。可要不是個正常人,今天要當皇帝,明天想做神仙也說不定,很可能沒有固定的條件。
  寶貝就在眼前,有天大的難題也得試試。林東當即搖頭道:“彭家主,說實話,我對那些小玩意還是沒有死心,確實想見見彭小姐。”
  彭鎮元頭大如牛,他明白,眼前這位林掌柜肯定和他當年一樣,通過這些小玩意想到了其它方面。可沒用,用靈石做動力的機關弩箭,不需要強悍的實力就能啟動的高階靈陣……他都試過,以彭家的財力,壓根就經不起折騰。那死丫頭,根本就是在拿靈石當成破銅爛鐵來打水漂。
  眼看林東目光堅決,彭鎮元悔斷愁腸,到時候,這位林掌柜若真因此賠了夫人又折兵,羊毛指不定還得出在羊身上。早知道,都已經談成了,打死也不該把那幾件小玩意給拿出來,更不會把死丫頭給說出來。
  現在想后悔,已經是不可能了,彭鎮元死死瞪了眼彭天安這個萬惡之源,擠出些難看的笑容,開口道:“既然林掌柜想見見小女,我這就回彭家把她帶過來。”
  未免節外生枝,林東本想跟著一起去,但想想還是隱匿了急迫的心思,拱手道:“那就有勞彭家主了,我這就安排人去青眉山。”
  “還請林掌柜多多美言幾句。”彭鎮元連忙回禮,難看的笑容總算緩和了一些。
  “應該的!”
  林東客客氣氣的把彭鎮元與戰戰兢兢的彭天安送出客棧。
第165章 咬人
  送走彭鎮元,林東也沒有閑著,讓馬春將瓜果零食全部準備一份擺在桌上,再仔細考慮了一遍有可能出現的情況與應對方法,心中稍稍有點底之后,這才靜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一直等了大半個時辰,門外,急促的腳步聲由遠及近。
  片刻,馬春推門而入,面色古怪道:“掌柜,人來了。”
  “怎么了?”林東不解道。
  馬春朝門外撇了撇嘴:“掌柜自己看吧!”
  林東心感疑惑,起身朝外一看,彭鎮元打頭,一臉苦瓜相。身后,兩名護衛一左一右,架著一個頭發蓬亂、拼命蹬踏著雙腿的小姑娘緊隨其后。
  等到幾人走近一些,小姑娘變得清晰了一些,十八九歲的模樣,漲紅著臉不斷掙扎反抗下,那倔強不肯屈服的神情之外,最讓人印象深刻的當屬雙眼下方兩團清晰可見的小雀斑。
  “林掌柜,讓你見笑了。”彭鎮元訕訕的朝著林東拱了拱手。
  林東搖頭,連忙招呼道:“彭家主,里邊請!”
  彭鎮元苦笑著點頭,見林東看往自己的身后,已經丟人現眼了,也就破罐子破摔,介紹道:“這是小女彭巧。”
  將彭鎮元迎進房間,林東的目光在兩名護衛臉上掃了眼,沉聲道:“還不放開彭小姐?”
  兩名護衛緊抓彭巧的雙手略松了少許,齊齊看向彭鎮元。
  “林掌柜的話就是我的話。”彭鎮元靈力暗涌,做好應對突發情況的準備以后,喝聲道:“還不快點放開六小姐!”
  二人無奈,將雙手放開。
  彭巧一落地,霎時一扭頭,一口狠狠咬向左旁護衛的肩膀。
  嗷……
  一聲痛呼,護衛猛然舉起手臂,就欲將彭巧擊開,驀然想起彭鎮元也在場之后,只得忍著疼痛,用力將彭巧給推開。
  彭巧的力氣顯然不敵,被推開后仍不死心,卻無論怎么努力,也無法沖破護衛伸出的雙手,沖到他的近前。
  彭鎮元老臉微紅,有些看不過去了,出聲喝道:“彭巧,不得胡鬧。”
  唔唔……
  彭巧仿佛受到什么驚嚇,看著彭鎮元,驚恐的朝后退了幾步,而后,鼓起勇氣猛然低頭朝他沖了過去。
  彭鎮元右掌一揮,掌心正中彭巧的右肩,啪的一聲,一掌把她擊得踉蹌著朝后退了幾步,跌坐在地。
  林東微微蹙眉,對彭鎮元的感官瞬時下降了幾分。不管怎么說也是親生女兒,再怎么樣,也不該下手這么重。
  眼看彭巧掙扎著想要爬起來,林東上前幾步,把她扶起:“彭小姐,我叫林東,是林記客棧……”
  話才一半,彭巧驟然一把拽住林東的手臂,低頭狠狠咬了下去。
  林東只覺手臂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隨著彭巧不服輸的拼命用力,竟慢慢讓他有種鉆心刺骨的感覺。
  “死丫頭,還不快點松開!”
  彭鎮元大駭,身形一閃,來到彭巧的身后,一掌就欲朝著彭巧的后背拍出,林東忍痛喝道:“住手!”
  “林掌柜……”彭鎮元不明白林東的意思。
  林東不語,額頭,已見些許冷汗。再看彭巧,前額處的亂發上,也慢慢蒙上了一層汗漬。
  唔唔……
  鉆心的疼痛,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慢慢麻木起來。林東因劇痛而變得有些散漫的目光,逐漸凝聚,漸漸的,竟饒有興致的打量起了彭巧。
  個頭不高,長相普通,但那專注倔強的神情,卻令林東心有觸動,緊繃的手臂,隨之放松下來。
  這一刻,林東甚至希望彭巧能達成心愿,從自己的手臂上咬下一塊肉。他愿意用些許的損失,來成全一個鍥而不舍的精神。
  唔唔……
  十分鐘、二十分鐘、三十分鐘……在彭鎮元忐忑不安中,彭巧死死咬住林東手臂的牙齒,因力竭而一點一點的松口。
  最終,耗盡最后一絲力氣的彭巧虛脫般一屁股坐倒在地,怔怔看著林東,目光有些渙散。
  看著那雙似乎有些無神的眼睛,林東朝著書桌努了努嘴,笑道:“起來吃點東西補充補充體力,沒有盡興的話,待會兒繼續讓你咬怎么樣?”
  彭巧掙扎著想要爬起來,卻始終無力為繼。林東并未出手相扶,就那么站著,靜靜的等著。
  良久,或許是恢復了少許力氣,彭巧好不容易站了起來,朝著林東的手臂撲了過去。
  林東淡然一笑,將手臂伸出,衣袖上,兩排血窟窿正緩緩朝外溢著鮮血。
  抓著林東的手臂,彭巧遲疑了一下,抬頭看往林東,得到的回應是一個溫和的笑容。
  “我要吃糖葫蘆……”
  彭巧的聲音略顯蒼白,聽在彭鎮元與兩名護衛的耳中,卻極為難以置信。彭巧,從沒像任何人提過要求,除了她的母親。
  “呃,糖葫蘆……”林東抬眼看往馬春。
  “掌柜,你的手臂?”馬春猶豫道。
  “沒事,只是咬了一口而已。”林東揮手道。
  馬春點頭,轉身跑出房間。
  “還想要什么?”林東低頭笑道。
  彭巧緊了緊抓著林東手臂的雙手,而后有些不舍的松開,比劃道:“要石頭,很多很多石頭。”
  林東從移動柜臺掏出一塊靈石,詢問道:“是這個嗎?”
  彭巧不迭點頭。
  林東悠然一笑,右掌虛張,靈石噗噗而下,眨眼便堆至膝蓋。
  “不夠還有,還想要什么?”
  彭巧扭頭看眼彭鎮元,齜牙咧嘴的沖了上前。
  彭鎮元下意識抬起右臂,林東冷不丁道:“彭家主,咬幾口而已,沒那么嚴重吧?”
  “這……”彭鎮元面露難色,正猶豫之際,彭巧已然一把拽住他的胳膊,狠狠咬了下去。
  顯然是因為之前已經耗盡全力,這一口,彭巧雖同樣是傾盡全力,力道卻并不算太大。
  彭鎮元抬頭看了眼林東,旋即選擇了沉默,忍著疼痛,只求這死丫頭盡快耗盡力氣。
  很快,彭巧便虛軟下來,摔倒的剎那,林東身形一晃,在彭鎮元錯愕的目光中,瞬息間來到她的身后,將其扶住。
  這速度……
  彭鎮元如夢初醒,這位林掌柜,竟也是個習武之人,難怪整天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客棧的事情也是交給管事打理。
  “還想要什么?”林東異常耐心的詢問道。
  “糖葫蘆。”彭巧撒開雙臂:“一屋子的糖葫蘆。”
  “行!還有沒有?”林東笑著點頭道。
  “石頭,我還要山那么高的石頭。”彭巧踮著腳尖,右手高高舉起比劃著。
  林東愕然。
第166章 要人
  開頭還有幾百塊靈石就能滿足,眨眼間,又得一座山那么高的靈石了。
  若彭巧是個商人,那無疑是大漢國最懂坐地起價的J商。
  林東其實寧愿彭巧是大漢國最懂坐地起價的商人,這樣的話,要求雖然高了一些,卻總歸有個固定的條件。像這樣朝令夕改,拿什么去哄她?
  糖葫蘆變一屋子糖葫蘆,幾百塊靈石變堆成一座山那么高的靈石,再問下去,林東估摸著按彭巧的增長速度,該開口要把彭鎮元咬得只剩一個骷髏架才能滿足了。
  無奈,彭巧只能慢慢來了,當務之急,還是得讓彭鎮元放人。
  若在見到彭巧之前,林東對彭鎮元放人還有些拿不出主意該開出什么條件。條件開低了可能要不到人,條件開高了,不說彭巧到底能不能更進一步將靈石中的靈氣轉化為熱能、電能,光是能不能制造出只有小拇指大小,還得容納少許靈石的裝置都是個不小的問題。若真砸出會影響到客棧發展的代價,甚至可能賠了夫人又折兵。
  現在,他毫無壓力。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無論是彭巧對彭鎮元的態度,還是彭鎮元對彭巧的態度,二人全無父女之間該有的親情。讓彭鎮元放人,根本就用不著太大的條件。
  整理了一下腦中的思路,林東開口道:“彭家主,林東有一事相求,還望彭家主能夠答應。”
  彭鎮元看了眼彭巧,心中明白林東想求的是什么,無奈道:“林掌柜盡管說。”
  “我剛剛答應彭小姐送她一屋子的糖葫蘆和山一般高的靈石。”林東笑道:“前面還好辦,后面,沒十年八年很難做到,恐怕只能一天給幾塊了。所以,為了方便,我想請彭小姐住在客棧。”
  “這……”彭鎮元心中掙扎,彭巧對他來說,算不得什么。他也看得出來,以林東對彭巧的態度,坐地起價毫無問題。怕就怕,林東真要花大價錢讓彭巧打水漂,到時候,會找彭家要補償。
  這水漂,可不是千八百兩銀子能打得起來的。彭家雖然家大業大,卻還沒到可以支持彭巧拿靈石來打水漂的程度。
  見彭鎮元猶豫,林東還以為他想故意抬高條件,不由淡漠道:“彭家主是不是有什么難處?”
  彭鎮元只得實話實說道:“不瞞林掌柜,以前我也曾想過讓彭巧制作過其它一些東西,但代價,實在太大。”
  林東釋然,搞研究發明,幾百上千次才成功是正常的,就算是失敗也數家常便飯,這事他早就有心理準備了。
  “彭家主放心,彭小姐既然是林記客棧的貴客,一切花銷用度,自然是我們林記客棧負責。”林東正色道:“成功失敗,林東可以保證,彭家絕對不會因此受到任何影響。”
  “既然如此,那還請林掌柜多多照顧小女。”彭鎮元心中依舊忐忑,但話都說道這份上了,拒絕也只是自取其辱。
  “一定一定!”林東喜不自禁。
  “那……彭某就不再叨擾林掌柜了,那些贗品奇珍異寶,我回去整理一下,明天午時之前一定送到。”彭鎮元起身告辭。
  “有勞彭家主費心了。”
  林東客氣的將彭鎮元送出房間,見彭巧毫無跟上的意思,心寬少許。
  青眉山一行,雖浪費了兩天的時間,也欠了柳厲雄一個人情,但收獲同樣驚人。彭家這個麻煩算沒了,萬賓樓關門意味著那些打算給彭家套關系的大戶得轉變送銀子的方法,而擺酒設宴,無疑會有大量流入林記客棧。
  再加為數不少的奇珍異寶和彭巧,收獲,絕對是付出的千倍萬倍。
  一邊和彭巧閑聊,一邊盤算著接下來的事情,等了片刻,馬春一手抓著一把糖葫蘆跑了進來。
  “糖葫蘆……”
  彭巧歡喜的沖了出去,將馬春兩手中的糖葫蘆搶了下來以后,看了眼馬春的手臂,又看了眼兩手抓得滿滿的、將糖葫蘆串起來的小木棍,有些猶豫不決。
  馬春駭然,下意識后退了幾步。
  等糖葫蘆的時候,林東和彭巧也聊了一會,多少也掌握些許她的脾氣,不由開口道:“彭巧,吃完糖葫蘆再咬?”
  “嗯!”彭巧連連點頭,心中的猶豫頓時煙消云散,喜笑顏開的抓著糖葫蘆,自顧回到書桌旁,在椅子上坐下,樂不可支的一個個舔了起來。
  “掌柜……”看著彭巧,馬春頭疼無比。客棧真要多出這么一位見人就咬的祖宗,日子可不好過。
  “沒事,以后身上備著護臂,她咬累了,自然會放過你。”林東輕描淡寫道。
  馬春苦笑點頭。
  “先替彭巧安排個房間,安排好后通知我一聲。然后,找兩個伙計先伺候著,貼張告示出去,招幾個機靈有耐心的丫環。”頓了頓,林東繼續道:“不管是客棧的伙計,還是新招的丫環,都讓他們備上護臂,彭巧想咬就讓她咬個夠。再來就是,吩咐下去,彭巧想要什么,盡量滿足她,如果是想出門逛街,多帶點人手跟著。”
  馬春點頭,西蘭城林記客棧有位老祖宗,秋風城林記客棧,看來是少不得有個小祖宗了。
  “還有就是……”怎么才能讓彭巧著手研究用靈石便能開啟的儲物功能是個難題,但首先無疑是得讓她能一心一意留在林記客棧,沉吟片刻,林東開口道:“盡快派人去彭家打探打探,有關彭巧的一切消息,一個也不能漏掉,越詳細越快查到越好。”
  “明白!”馬春重重點頭。
  “先去安排住處吧!就到后院找個好點的房間就成。”林東吩咐道。
  “嗯!”
  等到彭巧將手上的糖葫蘆挨個舔了一遍,正在舔第二遍的時候,馬春跑了回來,身后還跟著兩個伙計。
  房間已經安排妥當,帶來的兩名伙計,也已經交代清楚注意事項。
  將彭巧哄到安排的房間,再把該房間設置為客棧系統規劃內的客房,開了一天需要八塊靈石的4倍舒適度加成之后,林東這才重新回房。
  擼起衣袖,手臂上,兩排血印深深陷下。周圍,瘀青中帶著點烏黑。
  “這牙齒,夠毒的!”
  林東笑了笑,找了點化瘀止血的傷藥敷上,再包扎好之后,重拾彭鎮元帶著彭天安上門前的修煉狀態。
第167章 問題不大
  只用了一天的時間,馬春便帶來有關彭巧的詳細資料。
  彭巧今年十九歲,母親是彭鎮元第四個小妾許純芬。
  許純芬因為彭巧見人就咬的怪癖在彭家得罪了不少人,加上年老色衰又沒有兒子,在彭家的日子并不好過。同樣,因為許純芬在彭家沒什么地位,娘家也只是普通商戶,彭巧在彭家并不招人待見。
  母女倆在彭家可謂相依為命,彭巧的日常生活,全都是許純芬打理。而彭巧咬人的這個怪癖,也只有許純芬才能忍受得了。
  可以說,彭巧唯一的親人,只有許純芬。只要能說服許純芬來林記客棧,彭家將再無值得彭巧留戀的地方。
  林東放下修煉,備齊禮物親上彭家拜訪。一切都很順利,彭鎮元起初還有些猶豫,畢竟,林東這回要的人,始終是他的小妾。傳言出去,名聲不太好。
  但見到林東拿出純陽劍,話鋒立刻就轉了,答應得異常干脆爽快。
  許純芬方面,比林東預想的更為順暢。原本他還以為許純芬為了替以后的生活著想,想說服她去林記客棧,怎么也得費不少唇舌。卻沒想,在許純芬的眼里,彭巧已經是她的唯一,在知道彭巧被彭鎮元送人了以后,已經尋死覓活了一天。得知林東的來意后,想也沒想便紅腫著雙眼答應下來。
  到達林記客棧的后院,林東勒住韁繩,朝著身后開口道:“夫人,已經到了。”
  許純芬忙掀開車簾,沒等林東下車攙扶便先行跳下了下來。
  帶著許純芬回到后院,彭巧的房間并未反鎖,輕輕一推,房門便緩緩開啟。
  姑娘家的房間,怎么也得避避嫌,林東并未朝里探看,而是側身讓開。
  “謝謝林掌柜。”許純芬道了聲謝,快步走了進去。
  好半天里面沒有任何響聲傳出,林東在門口都等得有些不耐煩了,許純芬才走了出來,卻不是請他入內。
  “林掌柜,小巧已經睡了,我可以跟你談談嗎?”
  “當然可以。”林東點頭,朝著院子里的石桌方向詢問道:“那里怎么樣?”
  許純芬點頭。
  在石桌前坐下,許純芬忽然道:“林掌柜,謝謝你,小巧以前從來沒有睡得這么安詳過。以前,只要有些許響聲,她就會被驚醒。”
  “這就好,我還擔心她會不習慣住在客棧。”林東笑了笑,4倍舒適度加成,想睡得不好,可是個難事。
  許純芬看了眼林東的手臂,遲疑了一下,詢問道:“林掌柜,小巧咬你的時候,你是不是沒有把她推開?”
  林東點頭。
  “為什么?”許純芬追問道。
  林東苦笑:“說不想讓她失望,夫人信嗎?”
  許純芬輕輕點頭,嘆了口氣道:“小巧的腦袋糊涂,心卻不糊涂,她比誰都敏感。誰是心甘情愿讓她咬的,她分得最清楚。”
  林東默然,他能聽出,許純芬語氣中的蒼涼和心酸。
  “林掌柜,你把小巧接到客棧,是不是想讓她幫你制作一些東西?”許純芬問道。
  林東點頭,除了匪夷所思的構想之外,對千方百計把彭巧留在客棧的打算,沒有任何隱瞞。
  許純芬無奈苦笑道:“林掌柜恐怕要失望了,彭鎮元以前也曾經試過讓小巧制作一些用靈石做動力的機關弩箭,但成效極低,雖然也制作出來過幾種,比普通機關弩箭也要強上幾分,成本卻是數十倍之多,沒有一個適合大量制造。”
  “夫人放心,我請彭巧制造的東西,不適合大量制造,成本高點也無妨。”林東搖頭道:“就算失敗,我也絕無怨言。”
  “這……”許純芬面露猶豫,有些無法確定林東說的是否是實話。若不是實話,自己母女二人的性命都在人家手里,一旦銀子損失太多,很可能因此而被遷怒。
  林東正色道:“夫人如果還是不信,可以先觀察一兩個月,如果真覺得我林東是那種言而無信的人,大可以在我損失還不算太重的時候盡早抽身離開。如果夫人真要以死相迫的話,相信也沒人會干出那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
  許純芬默然不語,也只有這么打算了。不管如何,現在想離開,是絕無可能的。
  林東將早已準備的一張萬兩銀票拿出,放在桌面,朝前推動了少許:“這是一萬兩銀票,雖然不多,但就當是彭巧一年的工錢。夫人可以抽空去購置一些產業,將來也好有個依靠。”
  許純芬連連擺手:“彭巧還沒有替林掌柜做出任何東西,哪有先收報酬的道理?更何況,一萬兩銀子也太多了一些。”
  林東笑道:“一萬兩,只是一無所成的工錢。成功一樣,還會有另外的報酬。”
  “這……”
  “夫人就收下吧!有些產業,不僅是夫人。”林東勸解道:“彭巧將來也可以有個依靠。”
  許純芬心中一黯,旋即點頭將銀票拿起。
  “夫人,我現在想讓彭巧制造的東西……”林東拿出一張銅卡,指著正面的龍身道:“是想制作出一個比龍身小上一圈的機關,這機關不但要包含靈石的位置,還需要這機關在安置在龍身里面以后,可以隨時將里面靈石所蘊含的靈氣引導進入龍頭的位置。”
  引動靈石中靈氣的機關對彭巧來說輕而易舉,許純芬心中大安,考慮了片刻,徐徐道:“如果只是這樣的話,應該不難。”
  “不難?”林東愕然,這機關可是只有花生米大小,在這個世界,已經算得上極其精密的機關了。光憑這點,大漢國能制作出來的人便屈指可數。
  “小巧以前成做過一只可以扇動翅膀的銅蟬,雖然比這龍身大一些,但再縮小點問題不大。”許純芬詢問道:“不知道林掌柜還有沒有別的要求?”
  “還有兩個要求。”林東解釋道:“一是靈石可以裝卸,再則就算有人得到這張卡,并請出機關大?br />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ijqsak.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黑龙江体彩六加一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