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超級客棧系統-第24部分

陸陸續續而來,有熟客見坐在柜臺的不是馬春,心中雖感驚訝,倒也無人詢問。
  開門營業不到半個時辰,大堂一樓便逐漸高朋滿座,就是二樓的包廂,十個也開了五個。
  街尾,劉傳祥滿臉興奮,時不時探頭朝著客棧方向窺視幾眼。他的身后,喬天浩緊張兮兮,如做賊般拽著劉傳祥的藍色長衫后擺,怎么也鼓不起勇氣將腦袋從劉傳祥的身后伸出來。
  等了片刻,喬天浩實在無法忍受狂跳的心臟,不由小聲道:“劉掌柜,我頭痛得厲害,要不,我先回酒樓休息了?”
  “喬爺,再等等,衙役應該很快就來了。”
  劉傳祥忙一把拽住喬天浩,今天,他是帶喬天浩來消除心中陰影的,哪會容他就這么走了。
  憑心而論,劉傳祥其實巴不得這瘟神心中的陰影一直保持著,自從這瘟神對林記客棧的掌柜有了陰影之后。或許是怕屋及烏,在酒樓的伙計護衛們面前雖依舊囂張,可對他這位掌柜的態度卻似乎客氣了很多,隱隱間,依稀還帶著少許的敬畏。
  讓喬瘟神心生敬畏,雖說是沾了林記客棧林掌柜的光,但劉傳祥還是感覺很有成就感。
  可問題是,這位喬瘟神不敢掌廚啊!
  開酒樓,廚子永遠是最重要的,縣級楓林酒樓只配了一個主廚,西蘭城楓林酒樓的主廚則是喬瘟神。
  若喬瘟神掌廚,西蘭城楓林酒樓的食物水平絕對高于府級楓林酒樓,就算林記客棧有楓桐葉燉甲魚,也足以吸引一些大戶沖著他的廚藝來酒樓。
  可若是喬瘟神不肯掌廚,就憑酒樓另外四名廚子的廚藝,或許在西蘭城也算頂尖,卻遠遠還沒達到可以吸引大戶的程度。
  真要讓喬瘟神一直這么消沉下去,林記客棧就算倒了,楓林酒樓也無法做到天天爆滿。要么重新請總樓調主廚過來,要么就只能想辦法讓喬瘟神消除陰影。
  劉傳祥選擇了后者,如果能憑借這次幫喬瘟神消除陰影,從而收服他的話,靠著姜一廚的徒弟,楓林酒樓有名的刺頭這兩點,自己在楓林酒樓各大掌柜中的威望絕對能達到無與倫比的高度。
  “喬爺放心,等著看好戲吧!不出半個月,林記客棧必倒無疑。”
  “你每次都說林記客棧必倒無疑……”喬天浩囁囁道。
  “這次不同,民不與官斗。”劉傳祥自信滿滿道:“林記客棧的掌柜雖然是個練家子,可他不是武者,沒有任何特權。要是敢對衙役們下手的話,立馬就可以下令封店通緝他。到時候,咱們想辦法幫衙門把他抓住,讓他一輩子呆在大牢里。”
  “真的?”盡管一晚上聽劉傳祥在耳邊嘮叨了多次,聞言,喬天浩還是精神一振。
  “比金子還真!”劉傳祥擲地有聲道。
  喬天浩雖仍舊不敢探頭,但心安少許之下,卻也不再吵著頭疼要回去了。
  客棧大堂,林東無聊地翻弄著賬本,不多時,六七名身穿皂服的衙役走了進來。為首一個,正是西蘭城響當當的人物之一,趙匡!
  “趙班頭,您可是好久沒來了,里邊請!”馬春笑容滿面的迎了出來。
  趙匡目不斜視,身后,兩名衙役上前,將迎上來的馬春給阻擋在外。
  “馬管事,我今天接到密報,說你們林記客棧在酒菜里面下M藥。”
  “怎么可能?”馬春驚呼道:“我們林記客棧一向童叟無欺,怎么可能會下什么M藥?生意這么好,我們圖什么啊?這不自己砸自己的招牌嘛!”
  “圖什么?當然是圖銀子,把人迷昏了,然后偷拿人家的銀子。要不然,你們客棧的酒菜怎么賣這么便宜?”趙匡冷笑道。
  “趙班頭,這是誤會,這絕對是誤會。在座的大部分都是熟客,不信你問問大家,我們林記客棧怎么可能會做這種事?”馬春的音量頓時加大了少許:“聽說半年前我們林記客棧也被人告密通匪,可結果還不是一場誤會,這次肯定也是哪家酒樓或客棧看不得我們林記客棧生意興隆,故意使壞。”
  “是啊!我在林記客棧都吃了十多次了,一次也沒遇到過這種事。”
  “肯定是誤會,我都吃了二三十次了。”
  林記客棧的酒菜價廉物美,伙計們又熱情好客,大堂內的食客們聞言后,紛紛替客棧說起了好話。
  “你們沒遇到不代表沒有,查過才知道,來人!”
  趙班頭斜睨了眼柜臺里穩如泰山的林東,頓時心有不爽,雖有令在身,但來時他還想著要是能收點銀子,下手的時候輕一點。既然人家不領情,到時候就只能怪他自己不懂規矩了!
  身后的衙役們紛紛上前,一個個手持衙棍,氣勢洶洶。
  再看了眼專心致志翻弄著賬本的林東,趙班頭大手一揮,沉聲道:“一桌桌給我查!”
  六名衙役頓如猛虎下山,扒開最近一桌的食客,將盤碟什么齊齊掃在地上之后,一名衙役低身裝模作樣的查看了幾下,起身道:“下一桌。”
  霎時,六人宛若蝗蟲掃過,乒乒乓乓的聲音不絕于耳,食客們敢怒不敢言,紛紛起身。雖都不敢招惹衙役,倒也沒人借此逃避飯錢,一個個到柜臺找林東結賬。
  “算客棧的,這頓算客棧的,對不起大家了。”林東起身,一個個陪著笑臉,說什么也不肯收銀子。
  食客們推讓不過,又怕禍及自身,只得告罪一聲離開大堂,在門外查看結果。不多時,整個大堂二十張飯桌,只剩最靠里一名頭戴笠帽的食客。
  街尾,看著不斷有食客涌出來的林記客棧,劉傳祥眉開眼笑,直起身子,朝后面的喬天浩笑道:“喬爺,咱們也近前去看看熱鬧。”
  喬天浩嚇了一跳,連連擺手,開玩笑,這要是被那位林掌柜瞅見,還不得扒了自己的皮。
  “沒事沒事,門外站了那么多人,那位林掌柜和伙計在里面肯定又是心急如焚,忙著跟衙役求饒還來不及,哪能注意到我們兩個?”
  劉傳祥一把拽住喬天浩的胳膊就往外拉。
  喬天浩拼命抗拒,任憑劉傳祥說得天花亂墜,也堅決不敢靠近林記客棧。
  無奈,劉傳祥不愿錯過這場好戲,暗自嘀咕了一聲膽小鬼之后,只得放開喬天浩,一個人小跑到林記客棧的對面看熱鬧。
第91章 看熱鬧
  伙計們在一旁低聲解釋,六名衙役則越鬧越興奮,掃到一半,索性連桌子也一起掀掉。
  門口,趙匡面色平淡,無論馬春如何解釋,權當耳畔清風吹過。只是時不時睨上一眼林東,心中暗暗冷笑。
  堂堂一個班頭,在西蘭城也算數得上號的人物。往日里,各大店鋪的老板多少都會孝敬點碎銀,只有這家林記客棧,仗著跟母老虎關系好,全然不把他這個班頭放在眼里。
  現而今,縣太爺換了,居然還不懂什么叫一朝天子一朝臣,今天,說什么也得讓你長長見識。
  門外,食客們心中焦急,一個個輕呼柜臺里端坐著的林東,齊齊朝他使眼色。
  林東報以微笑,卻故作不知道他們的意思,對趙匡仍舊視若無睹。
  唉……這回,林記客棧麻煩了。林掌柜啊林掌柜,你怎么就不懂規矩呢?
  眼看林東始終沒有弄明白自己的眼色是什么意思,食客們心有無奈,按這架勢,林記客棧恐怕得有一段時間無法開業了,希望能早點解決這麻煩才好。
  不多時,衙役們便來到最里側的角落里,見還有人沒有離開,一名衙役喝道:“我們在檢查食物里面有沒有M藥,還不快點走?”
  “這桌用不著檢查了,味道非常好,尤其是油燜豆腐,就算有M藥我也心甘情愿。”低沉的聲音在笠帽下響起,聽起來,應該是個男性青年。
  “你說不用檢查就不用檢查?什么人啊……”
  一名衙役不耐煩了,抓起桌角,猛然一掀。
  哐啷聲響,滿桌子的盤碟傾瀉而下。
  笠帽男子猛然站起,冷冷道:“光天化日,一群衙役砸人家客棧,還有沒有王法了?”
  “王法?”
  衙役們樂了,當了十幾年的差,跟他們講王法的無不是沒什么身份地位,又死鴨子嘴硬的人,每每這種時候,最是有趣。
  “小子,西蘭城,縣太爺就是王法。”
  一名衙役抬起衙棍,朝著笠帽男子的肩膀拍了拍。
  笠帽男子猛然推開衙棍。
  “客官,惹不起啊!都是小店的錯,一切都是小店的錯,您這頓算我們請。”見這邊的情況,馬春趕忙放棄勸說趙匡,小跑過來把笠帽男子拽住。
  “你們客棧就這么任他們砸店鬧事?”笠帽男子冷聲問道。
  馬春苦笑,搖頭道:“幾位官爺都是來查案的,不算鬧事,真的不算鬧事。”
  “聽見沒?別皇帝不急太監急,人家客棧的管事都沒說什么,你湊個什么熱鬧勁?”一名衙役不屑一顧道:“老老實實滾一邊去,別說砸店鬧事,再敢多管閑事,打死你也算不得什么。”
  眼看有人見義勇為,食客們自愧之余一個個義憤填膺,卻也只能干著急。
  “行了,大堂檢查完了的話,兵分兩路,一路去廚房,一路去二樓。”趙匡不耐煩的揮手道。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上二樓都客氣點。”
  衙役們點頭,打頭一個伸手將擋道的笠帽男子撥開,卻仿佛觸及到了一堵銅墻鐵壁,怎么也無法推動分毫。
  “好小子,有點蠻力啊!敢阻擾辦差,看爺給你點教訓。”
  衙役揚起手中的衙棍,朝著笠帽男子當頭劈下。
  笠帽男子猛然揚臂,砰然聲響,衙棍砸在手臂上,瞬時斷成兩截。再看笠帽男子的手臂,紋絲不動,仿佛砸下來的只是根小木棍而已。
  衙役們駭然后退,摸了十幾年的衙棍,再沒人比他們更清楚這衙棍的堅硬程度。能把衙棍都震斷,而且手臂絲毫無損,就算不是武者,實力也絕對弱不到哪去。
  “還有誰想教訓我的?”笠帽男子冷道。
  衙役們不傻,他們都有自知之明,就他們的身份,敲打敲打普通人那是綽綽有余。遇上敢動手的練家子,如果在武測院注冊登記了,打自己一頓也不過賠點銀子而已,若是注冊登記的武者,就憑是自己這邊先動手,人家就算殺了自己,衙門也無權追究。
  “該死,愣著干嘛?”趙匡朝著一旁的馬春喝道:“還不快點去給這位爺準備一桌新的酒菜?有什么好酒好菜都端上來,這頓算我身上。”
  傻愣愣的衙役們也醒悟過來,狠狠朝周旁的伙計呵斥,讓他們趕緊招呼客人。
  “怎么,打完人就想陪一桌了事?”笠帽男子冷哼道:“我就這么不值錢?”
  “哪里哪里……”趙匡堆笑道:“都是手下人不懂事,我們也是辦差,您多多見諒。”
  “我要是不見諒呢?”笠帽男子毫不客氣道。
  門外的食客們樂了,一個個緊捏拳頭,若非怕被趙匡記住長相事后報復,差點就要忍不住高呼不見諒了。
  趙匡額頭頓現些許汗水,不由賠笑道:“不知道您怎么才肯見諒?”
  “我的規矩是打一棍還十棍,你們只有七個人,便宜你們,就七棍好了。”
  笠帽男子撿起地上的半截衙棍,猛然朝著一名衙役的肩膀處橫劈過去。
  衙役慘叫一聲,整個人飛了起來,竟躍過一張張桌凳和食客們的頭頂,飛出門外。
  趙匡等人肝膽俱裂,一棍能把人打出十幾米,挨這一棍的人,還不得丟掉半條命。
  面露懼色,趙匡與另外五名衙役的雙腿,忍不住朝著門口的位置移了過去。
  笠帽男子哪會如此輕易放過,掏出錠銀子丟到柜臺:“掌柜,開間上房。”
  “行,正好還有一間。”林東掂了掂銀錠,笑著點頭。
  下一刻,人影翻飛,半截衙棍在大堂虎虎生風,六人轉身狂奔,卻逃不開笠帽男子的速度,一個個慘叫著飛出大門。
  “馬春,收拾好桌凳,招呼客人。”林東朝著門外的食客們拱手道:“信得過林記客棧絕對不會做下M藥這種事的朋友,今天大堂一樓的酒菜半價!開門紅外賣的數量從五斤增加到十斤。”
  食客們大喜,沒等桌凳重新收拾,蜂擁而入。
  街道另一頭,看著衙役們一個個飛出來,劉傳祥樂得合不攏嘴,這是公然和衙門對抗啊!按大漢國律例,少說也得判個三五年,再使點銀子,在牢房里呆個十年八年也不成問題。
  原本還以為得鬧十天半個月才能把林記客棧給鬧趴下,沒想到,林記客棧的掌柜這么沉不住氣,居然毆打衙役,今天就能有結果出來。
  四下里瞅了瞅,發現不遠處有個茶棚之后,劉傳祥回頭看了眼小心翼翼趴在墻角的喬天浩,也懶得再去碰壁,徑直去了茶棚。
第92章 送劉秀
  劉傳祥在茶棚等了大半個時辰,縣衙才得到消息,派出十幾名衙役把唉唉叫喚的趙匡七人給抬了回去,讓他有些郁悶的是,這些衙役并未停留,全部跟著回了縣衙。
  苦等了兩三個時辰,雖是天色陰沉看不清時辰,但依稀可見各家院子上方飄起的炊煙,足以說明已經到了正午。
  “來回的時間完全足夠,怎么還沒來?”
  劉傳祥終于耐不住寂寞,站了起來。回到街尾,喬天浩已經不見蹤影。
  “沒耐心的膽小鬼!”
  嘟嚷了一聲,劉傳祥遲疑了片刻,直奔縣衙。
  周正業得到通報之后,親自迎出縣衙,一問之下,劉傳祥才明白沒有后續動作的原因。
  把衙役打出去的人并非林記客棧的掌柜,而是一個食客,聽衙役的描述,甚至有可能是武者,且還住在林記客棧。
  悲催的一上午,白等了!
  若是武者,再派衙役上門的話,要是再遇上這家伙,惹惱了人家打死衙役還是小事,指不定還得打到縣衙去。碰上是效忠朝廷的武者,雖仍舊不能殺官,但一份狀紙遞上天威閣,占理的前提下,周正業就算有天大的后臺,被罷官免職也是毫無懸念。
  劉傳祥雖有不滿,但也只能自認倒霉,設身處地一想,這種情況下,換誰也絕對不會貿然出這個頭。
  想整垮林記客棧,只能等那食客離開了。
  無奈,劉傳祥在周正業的好言相勸與一路相送下出了縣衙。回到楓林酒樓之后,當即派伙計臥底住進林記客棧,查探那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攔路虎什么時候離開。
  一連五天,外貌查出來了,二十歲出頭,長相普通,但有股子讓人不敢對視的煞氣。姓名也查出來了,登記簿上叫江震。就連留宿原因也查出來了,非常喜歡林記客棧的油燜豆腐,每餐必點三盤。
  這之外,再無任何收獲。
  劉傳祥七竅生煙,好端端一個計劃,怎么就被一道油燜豆腐給攔住了!
  每天必點三盤,一日三餐連著吃了五天,這得喜歡到什么程度?
  天知道還得吃多少天才會生厭,然后離開林記客棧。
  又等了五天,期間還讓伙計特意在這個叫江震的青年面前猛夸楓林酒樓的油燜豆腐好吃,人確實來了,劉傳祥也千求百哀終于讓喬天浩弄了盤油燜豆腐,結果,人家吃了一口就沒再嘗第二口。
  味道不錯,但不是自己喜歡的那種味道。
  劉傳祥郁悶得差點吐血,終還是耐不住了,夜半時刻又一次光臨縣衙。
  周正業一如既往的熱情,端茶倒水,劉老哥叫得親切,得知人還沒走就派衙役去封店,臉上的難色,卻仿佛千年怨婦遇上了大漢國第一丑男般讓人心揪。
  一咬牙,五千兩銀子推出,周正業瞬時由怨婦變成了賭徒。
  富貴險中求,周正業愿意賭上一把,就賭這個叫江震的不是武者。
  第二天一大早,劉傳祥便跟在衙役們的屁股后面直奔林記客棧。而林東雖然已經得到消息,卻并未留在客棧看熱鬧,而是踏上新雇不久的馬車,招呼馬夫出城。
  馬車內簡單干爽,除了兩排長凳與一些干糧水壺之外再無其它物品。長凳上,除了林東之外,還有劉秀和鼎老頭。
  “回家以后好好努力,天賦差沒關系,老頭要是有命遇到云蒼穹的話,順便幫你討一兩顆逆經丹,服用一顆能保你一年內,修煉天賦比天才還妖孽!”鼎老頭背靠的馬車打盹,右臂卻抬起,拍了拍劉秀的肩膀。
  “逆經丹?”林東輕咦了一聲。
  “是從云丫頭那聽過逆經丹吧?”鼎老頭嘖嘖道:“這可是九階靈丹,云蒼穹一年有大半年在外,為的就是收集逆經丹的材料。就算這樣,他這輩子也就煉出了二十幾顆,你小子要是好好招待老頭的話,老頭豁出一張老臉,賴也得從他身上賴一顆出來。如果運氣好賴到兩顆的話,一顆給劉秀,一顆給你。”
  林東聽得暈暈乎乎,云嵐當初隨手就送了兩顆逆經丹,他雖能猜出這逆經丹價值非凡,卻以為云嵐手頭上還有不少,原本還打算以后如果有機會再遇上,一口氣用其它東西跟云嵐換百八十顆。
  九階靈丹,一輩子才煉出二十幾顆。就老頭巔峰強者的身份,又是老朋友,居然得靠耍賴才能要到一顆,想要兩顆還得碰運氣。
  鼎老頭這話要是沒說錯的話,自己當初的想法簡直就是在做青天白日夢啊!
  也不知道云嵐當時怎么想的,居然隨手就送了兩顆。
  林東盡管沒什么自戀傾向,卻也不得不心跳加速浮想聯翩。沒辦法,兩顆九階靈丹,用來抵一百塊一階靈石的利息,佛祖再世也沒這么大方。
  “鼎老爺子,謝謝您,我、我……”
  劉秀聲音哽咽,這趟出來,他不但找到一直苦苦尋找的貴人,還從鼎老頭處獲得數本七階和八階靈技。在他心中,除了師父和林東,鼎老頭已然是他這輩子最感激的人。
  “行了,用不著感動成這樣,一個懵頭懵腦,一個眼淚都快掉下來,看著惡心。”鼎老頭懶洋洋地揮了揮手。
  林東汗顏,鼎老頭要是知道自己剛才是因為想到別的事情才懵頭懵腦,估摸著能當場氣死。
  遲疑了一下,林東開口道:“老爺子能死皮賴臉替林東求一顆八階靈丹,雖然是后備人選,但這情分,林東銘記在心!”
  鼎老頭一咧嘴:“這話聽著,怎么讓人感覺怪怪的?”
  林東悻悻,頭一次說煽情的話,說不好也是正常。
  “對了!”鼎老頭又是一拍劉秀的肩膀:“老頭如果活著的話,最少也得在林記客棧賣身五年,如果在家族遇到誰敢欺負你,來封信,老頭一定去京城替你出頭。別說一個家族,皇帝老兒也幫你揍趴下。”
  劉秀漲紅了臉,嘴唇開開合合,卻半個字也說不出來。
  林東笑了笑:“小蝦小魚的話,我幫你出頭。”
  劉秀起身,朝著林東與鼎老頭一人鞠了深深一躬:“劉秀發誓,掌柜與鼎老爺子永遠都是劉秀這輩子重逾生命的恩人,如違此誓,天地不容!”
  鼎老頭再度嘀咕了聲惡心。
  林東卻是暗暗搖頭,劉秀的品性他很了解,雖有些懦弱,但絕對言出必行。小恩小惠而已,竟可以讓他如此感恩,從小生活的環境雖大富大貴,艱辛程度卻恐怕讓人咂舌。
  遲疑了片刻,林東將裝有剩下一顆逆經丹的暗紅色小瓷瓶拿出,隨手拋向鼎老頭。
  “什么?”鼎老頭不解道。
  “借給你的。”林東嘿嘿一笑:“記得還我!”
  鼎老頭滿頭霧水,剛欲打開瓶塞,神情驀然一肅,雙手如電,一左一右抓起林東和劉秀的肩頭,猛然沖天而起。
  轟!
  沖上車頂的剎那,馬車猛然激烈一顫,朝側傾倒下去。
  林東愕然,低頭看去,一批快馬載著一名身著青衣的中年大叔風馳電逝,朝著街尾狂奔。
  大街上人仰馬翻,哀嚎遍地,顯然都是這中年大漢所造成的。
  “好小子,連老頭也敢撞!”
  落地放下林東和劉秀,鼎老頭冷冷一哼,右掌伸出。
  二十幾米外,去勢如雷霆般驚人的中年大漢連人帶馬,竟詭異的騰空而起,似一只逆風斜上的風箏,朝著三人的上空飛去。
  林東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雖是第一次,他卻可以肯定,鼎老頭這招絕對是御天訣四大境中的第三境。
  御無境!
  除天地,無所不御!
第93章 同全宗大長老
  烈馬嘶鳴,中年大漢衣衫膨脹,顯然正在抵抗,但依舊無法改變這一人一馬徐徐上天。
  “下去!”
  鼎老頭目光微凝,右掌微微一握,半空中,中年大漢與烈馬仿佛被一道無形的繩索給拽住,猛然往下扯去。
  轟……
  兩聲震人心魄的巨響,烈馬的凄凄嘶叫與中年大漢的悶哼聲交雜在一起,略顯刺耳。
  大腦袋一歪,烈馬終于沒有熬過這一次重摔,四肢抽搐了幾下,銅鈴大眼不甘閉上,大嘴處,深紅色的液體緩緩流出。
  比起烈馬,中年大漢同樣是重重摔在地面,而且更狠一些。但他的抵抗能力卻顯然遠遠高出烈馬,悶哼過后,竟彈身而起,炯炯的雙瞳中,充滿了戒備與驚駭。
  一個小小的西蘭城,竟有人可以控制自己的行動!
  飛揚而起的塵土慢慢沉淀,中年大漢不敢妄動,目光在林東與劉秀臉上掃過,最終定格在鼎老頭的身上。臉龐上,露出一抹詫異,這老頭,怎么感覺如此眼熟?
  “實力還不錯,居然沒摔死!”
  鼎老頭洋洋伸了個懶腰,渾濁的雙目中,精光一閃而逝。下一刻,右臂微微抬起。
  “前輩恕罪!”中年大漢不敢猶豫,忙單膝跪地。
  “恕罪?你敢憑借實力橫沖直撞,老頭為什么不能憑借實力殺你?”鼎老頭冷哼道:“算你運氣不好,老頭今天心情不怎么樣,不但要你死,而且要讓你死得不舒坦。”
  林東咂了咂嘴,這話霸氣。
  中年大漢駭然,腦袋微微垂下少許,恭敬道:“在下同全宗大長老柳厲雄,此次縱馬進城只因為世俗家中出了些變故,還請前輩諒解。”
  同全宗大長老?林東有些意外的看了眼中年大漢。
  “一個聽都沒聽過的宗門也敢拿出來嚇老頭?”
  鼎老頭則是不屑一顧,右臂抬起,拳頭微微展開。柳厲雄的脖子頓如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掐住,深深陷進去少許,身體也不受控制的朝鼎老頭滑行過去。
  柳厲雄肝膽俱裂,欲張口求饒,喉嚨卻只能發出些許嗚嗚的聲音。
  “唔,怎么死才好呢?”一把抓住柳厲雄的咽喉,鼎老頭左手抬起,撓了撓頭。
  輕飄飄的一句話,聽在柳厲雄耳中卻不亞于晴天霹靂。
  “慢慢想,不急,先賠了馬車錢再說。”林東笑吟吟道:“劉秀,把他的儲物靈戒擼下來。”
  劉秀一點頭,果真上前抓起柳厲雄的手掌,將他指間墨黑色的儲物靈戒給擼了下來,捧著送往林東。
  掂了掂,林東又轉手遞往鼎老頭:“得先抹去認主印記。”
  鼎老頭點頭,一把松開柳厲雄,接過儲物靈戒,淡淡的光輝從掌中溢出,鉆入儲物靈戒當中。
  想逃,只會死得更快。求饒,惹來老頭發怒的話,死得也不慢。柳厲雄頓時悔斷愁腸,堂堂同全宗大長老,居然會因為一點小事而死,再沒比這更憋屈的事情。
  可誰又能知道,一個小小的縣城,居然會遇到可以輕松殺死宗門大長老的人物。
  柳厲雄戰戰兢兢之際,鼎老頭已經將儲物靈戒上的認主印記給抹去,林東卻沒有伸手去接,而是笑道:“給劉秀吧!”
  鼎老頭又將掌中的儲物靈戒遞向劉秀。
  “不行不行,里面說不定有什么掌柜也想要得到的丹藥,我怎么能收?”劉秀連連擺手。
  鼎老頭也不說話,一把抓住劉秀的手臂,將儲物靈戒硬塞給了他。
  “掌、掌柜……”仿佛手中抓著的不是什么寶貝,而是燙手山芋一般,劉秀有些手忙腳亂無法自持。
  林東搖頭道:“收下吧!順水人情而已,有機會過來看我們的話,帶幾壇好酒就成。”
  “這主意不錯,京城可是美酒最多的地方。”鼎老頭頷首道。
  一旁,柳厲雄面如死灰,自己的東西被人送來送去,人家這是明擺著沒把自己當成活人!
  酒,美酒?
  柳厲雄吸了吸鼻子,依稀,淡淡的酒香鉆入鼻孔。怔怔地看著鼎老頭,剎那間,他的腦海中,一個深埋三十幾年的記憶如流星劃過。
  柳厲雄大喜過望,難怪如此眼熟!
  在鼎老頭手臂再度抬起之際,他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酒尊前輩,我是小柳子啊!”
  突起的異變,令林東三人都有些詫異。
  “小柳子?”鼎老頭眼中殺機一閃而逝,沉聲道:“什么小柳子?”
  柳厲雄忙解釋道:“三十二年前,小柳子曾經在秋風城外與別宗弟子爭斗,您不但出手相救,得知我同全宗地窖存有數十壇百年以上的好酒之后,您讓小柳子給您帶路,途中還教了小柳子一套七階靈技。”
  鼎老頭敲了敲腦袋,似乎有些印象。
  柳厲雄急急道:“還有,到達同全宗,道明來意以后您就在門口靜坐,前任宗主不知道您的身份,想派人追打您,甚至還動用了殺機密布的陣法,您一氣之下一掌把我們宗門大殿給摧毀,這才拿到百年陳釀。”
  “好像是有這么回事。”
  鼎老頭點頭,面露遲疑。若在全盛時期,他倒不怕別人知道自己的行蹤,可現在……這柳厲雄雖跟自己有些淵源,不殺,危害反倒更大。
  “酒尊前輩,得遇您的指點,小柳子的實力才突飛猛進,在同全宗的地位也不斷上漲。您對小柳子有再造之恩,這三十二年來,小柳子無時無刻不在苦求上蒼讓我再見您一面。”柳厲雄磕頭如搗蒜,泣不成聲道:“酒尊前輩若要殺小柳子,小柳子絕對不敢有任何怨言,只求酒尊前輩能容我多活幾天,將多年來精心收集的好酒全部帶來孝敬您。”
  林東心中一動,年近五旬,竟還能自稱小柳子,這人倒是極為識時務。
  在鼎老頭仍舊猶豫不決時,林東低聲道:“老爺子是不是擔心他泄露您的身份?”
  鼎老頭點了點頭。
  只要湊齊足夠的風靈草,鼎老頭的傷勢一年內完全可以治愈,仇家上門也算不得什么。想了想,林東輕聲道:“三十多年前的事到現在還記得,您老的強悍相信已經牢牢印在他的腦子里,諒他也不敢多說。”
  鼎老頭一怔,旋即笑道:“打算讓他替你辦事?”
  林東點頭,這同全宗就在秋風城二十幾里外的青眉山上,且實力足以躋身青眉山所有宗門的前三位。把主店搬到秋風城之后,若不動用鼎老頭這個壓箱底的秘密武器,以古桓宗的實力,就算有修煉加成,短時期內也無法保證林記客棧在秋風城無懼任何勢力,更別說是自己那個還未成型的護衛隊。
  如果能和同全宗搭上關系,在古桓宗壯大之前,倒是把不錯的保護傘。
  “行,你看著辦吧!反正惹來大麻煩你也跑不了。”
  鼎老頭不再理會,從衣襟中掏出林東在馬車內交給他的暗紅色小瓷瓶。
第94章 未來的臨時靠山
  “柳長老!”
  林東的聲音令柳厲雄欣喜若狂,二人之前的對話他并未偷聽,但光是這稱呼,就足以說明有了轉機。
  “公子,您有什么吩咐?”柳厲雄忙抬頭看向林東。
  “吩咐不敢當。”林東笑吟吟道:“我只是在西蘭城做點小本買賣而已,跟柳長老貴為同全宗大長老的崇高地位可沒得比。所以,這次送鼎老爺子出城,有幸遇到柳長老,就想著能不能結識柳長老。如果能的話,將來買賣做到秋風城,也好有個靠山。”
  “豈敢豈敢,能結實公子,是柳某的榮幸,只要公子發話,柳某赴湯蹈火在所不辭。”柳厲雄看了眼正拔開瓶塞鼎老頭,欲言又止:“只是……”
  “我跟鼎老爺子也算忘年之交,些許小事,他剛才只是鬧著玩而已。”林東滿不在乎道。
  柳厲雄大喜過望,激動道:“不知公子怎么稱呼?府邸又在何地?辦完家事,柳某回到同全宗之后,立即將多年收集的美酒送過來。”
  “鼎老爺子即將遠游,美酒的事,還是等他回來以后再說吧!至于其它的,小本買賣,說出來丟人,還是等我擴大經營,把買賣開到秋風府,遇上麻煩以后再去叨擾柳長老。”
  林東將柳厲雄的問題輕描淡寫的繞開,鼎老頭是客棧的秘密武器,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更何況,他雖有把握在一年內治愈鼎老頭的傷勢,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若因此在一年內引來鼎老頭的仇家,這買賣就虧大了,反正去秋風城還有一段時間,鼎老頭的仇家就算來了西蘭城也得先找上一段時間,這期間,如果能被西蘭城的混混們發覺,也有個準備時間。
  一旁,鼎老頭看著掌中的丹藥,輕咦了一聲。他雖沒有見過逆經丹,可僅憑這丹藥中所蘊含的能量,就能判斷出手中的丹藥絕對不是凡品。
  林東淡然一笑,附耳道:“逆經丹,借你送給劉秀,等云蒼穹來了以后,要到一顆就還我,要到兩顆全給我。”
  鼎老頭身體微微一震,眼中是難以置信的愕然。
  “云嵐送我的。”林東呵呵道。
  鼎老頭狠狠咽了口唾沫,眨巴著老眼,嘿嘿道:“這逆經丹可是云蒼穹的寶貝疙瘩,我拼著老臉不要也只能保證可以賴到一顆,你跟云嵐什么關系?”
  “朋友。”林東淡淡道。
  鼎老頭斜睨了他一眼,明顯不信。
  這話,林東自己也不信,可他都不知道原因,又哪能給鼎老頭解釋,索性不理睬鼎老頭的目光,看往柳厲雄:“柳長老,沒什么事的話,你去忙家事吧!改天我一定登門拜訪。”
  柳厲雄如釋重負,起身后,目光下意識看了眼劉秀手上的儲物靈戒,欲?br />第二書包網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ijqsak.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黑龙江体彩六加一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