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超級客棧系統-第21部分

江奎和另外兩名廚子一點時間來研究。畢竟,這楓桐葉燉甲魚如果味道不行的話,吸引力也將大打折扣。若一口氣買得太多,這楓桐葉不能長時間儲存可就虧大了。
  第一個招牌菜,一定要色香味俱全才行!
第77章 御天境到手
  等了兩天,不僅西蘭城的藥鋪,就連所有的大夫都一個不漏全部都找了一遍,結果令林東有些失望。
  別說是買,西蘭城大大小小二十七家藥鋪,三十多位大夫,總共也只有兩個藥鋪的掌柜聽說過楓桐葉這種靈材,問到哪里有卻都是建議去秋風府問問。
  沒辦法,林東也只得派人去秋風府,這一來一去,就算不耽擱時間也少不得半個月。
  好在另一件大喜事及時趕來——馬春從京城回來,隨同而回的還有一個小鐵盒。
  鐵盒子里,裝著的是一小壺百年玉露,其價值高達三千多兩銀子。
  夜色朦朧,窗外星光璀璨,窗內,好好安撫了一番馬春,交代他去休息之后。林東打開客棧系統,調出酒王配方,將手中的小酒壺設置為色香味加成翻倍,而后再關閉。
  晃了晃酒壺,蕩漾聲清脆誘人。林東笑了笑,打開房門直奔鼎老頭的房間。
  輕輕敲了沒幾下,鼎老頭埋怨的聲音傳了出來:“你又不是不知道老頭從沒栓門的習慣,你就不能改改敲門這壞毛病?”
  林東不置可否,推門而入。屋內昏暗,借著外面的星光,再加上學武之后日漸增強的眼力,稍稍習慣了下光線之后,倒也能看清鼎老頭正和衣躺在床上。
  晃了晃高高架在床尾木欄上的雙腿,鼎老頭懶洋洋道:“大半夜,找我干嘛?”
  “找你要御天境的口訣和運功圖。”林東再度晃了晃手中的酒壺。
  手上一空,鼎老頭瞬時如鬼魅般出現在林東身前,而裝有百年玉露的酒壺,已經到了他的手上。
  打開壺蓋,淡淡的清香慢慢飄散,竟讓林東有種神清氣爽,說不出舒暢的感覺。
  鼎老頭重重吸了口氣,旋即小心翼翼的將壺蓋重新蓋好,布滿褶皺的臉上,激動不可抑制的浮現出來。
  “二十多年了,還以為這輩子再也不可能喝到千年玉露,想不到啊……”
  林東雖不滿老頭只顧陶醉卻只字不提御天境的事,但也沒有做聲,來到書桌旁坐下后,靜靜等著。
  拎著酒壺踱步來到門外,鼎老頭仰頭看著漫天的星輝,時隔二十多年,想不到竟還能一償夙愿。
  良久,鼎老頭將酒壺小心揣入胸口,踱步來到床邊,翻起木枕,將下方壓得平平整整的一疊宣紙拿出,隨手揮出。
  宣紙不緊不慢,在半空中劃出一道白光,不偏不倚,穩穩落在了書桌上。
  “行了,別留在這偷聞我的千年玉露!”鼎老頭揮手道。
  “不急!”將御天境的口徑與運功圖放入移動柜臺,林東長長吐了口氣,盼了這么久,總算是把這御天境給盼到手了。
  “還有事?”鼎老頭瞪眼道:“老頭腦袋里可沒什么好東西了。”
  林東笑了,笑得讓鼎老頭感覺有些邪惡。
  “我只是想跟你談談以后的房租和飯錢酒錢的事。”
  鼎老頭嘴角一抽,他終于明白上次談千年玉露的時候,為什么會感覺哪里被算計了。
  狠瞪了眼林東,鼎老頭沒好氣道:“拿了御天境就翻臉,沒你這么做人的吧?”
  林東笑著搖頭:“我雖說就一個開小客棧的,卻也知道信譽這兩個字怎么寫,說了在您老默寫完口訣和運功圖之前好吃好喝好住的供著,我沒反悔吧?好像還額外讓客棧最好的伙計專程伺候您老,現在口訣和運功圖都出來了,我們的協定自然也跟著結束,是這么回事吧?”
  鼎老頭語塞。
  “我就一個小客棧的掌柜,每天精打細算了不起賺幾百文錢,怎么可能白吃白住一直供著您老,談飯錢酒錢和住宿費也是應當應分吧?”林東笑吟吟道:“當然,您老可以用強的,巔峰強者面前,一個小客棧掌柜算什么,一巴掌都能拍死。”
  鼎老頭哭笑不得:“這話聽著,怎么好像你比即將被掃地出門的老頭還慘?”
  林東毫不客氣的反駁道:“這是實話。”
  “行行行,都是實話。”鼎老頭不耐煩地揮手道:“說吧!還想要點什么?”
  林東當即道:“一切照舊,包吃包住包伺候,在客棧最少住五年,唯一要做的,就是客棧遇上大麻煩的時候出手幫忙。”
  “五年?你還真敢開口。”鼎老頭沒好氣道:“你這的酒雖然好,可老頭不習慣一直呆在一個地方。”
  略微沉吟,林東毅然道:“想散心的時候隨時可以去散心,只要一年別超過三個月的時間就行。”
  鼎老頭有些心動了,每天有好酒好菜伺候著,乏味了以后還隨時可以出門重溫吃霸王餐的日子,唯一的缺點只不過是有可能要活動活動筋骨而已,怎么算也不吃虧啊!
  仔細想了想,鼎老頭卻還是搖頭。對林東,他在第一次吃霸王餐的時候就有著不小的好感,要不然,這會兒早甩袖子走人了。
  想要好酒,轉身回來往客棧大堂一坐,不給就不走,云丫頭已經回去了,誰還管得了自己吃霸王餐?
  “老頭就剩半年的命了,別客棧一件麻煩事也沒遇到,你白吃白喝供了我半年。”
  “沒麻煩事再好不過,至于半年的命……”林東滿不在乎道:“我有預感,你還能活很長的時間。”
  鼎老頭失笑道:“小子,實話跟你說了吧!老頭有個很厲害的死敵,云蒼穹就算能趕在半年內過來救老頭一命,想要完全恢復實力最少也要十幾年的時間。一旦被這個死敵找到這里,若在全盛時期倒也不怕,十年內,真要面對面遇上,恐怕想逃都逃不掉,更別說把你也捎上。”
  林東心中篤定,他最擔心的就是鼎老頭受不得這種拘束,從而不愿留下來,沒這層顧慮的話,什么麻煩也算不得麻煩。
  有得必有失,不過是有個強敵而已,紅燒風靈草足以完全治好鼎老頭的傷勢,若這強敵尋到客棧,憑借客棧系統的防御功能,說不得還能找到機會幫鼎老頭把這強敵給除掉。
  叮:客棧正遭受強力攻擊,請做好防御準備。
  叮:客棧正遭受……
  急促的系統提示令林東駭然起身,未免院墻什么的被人撞到一下就觸動防御屬性中的報警提示,他把報警提示的設定調得很高,除了有人潛進來之外,每分鐘消耗超過0.1防御值才會產生報警提示。
  0.1防御值,足夠一個普通人拿著大刀朝客棧劈數百刀所產生的破壞力。
  “有事?”鼎老頭不解道。
  林東迅速調出客棧系統,心中稍安,防御值雖在下降,其速卻也只是略高于報警設置。再看客棧地圖,沒有任何入侵者,無疑代表人在客棧外面。
  “有點麻煩,我先去看看!”
  撂下一句,林東大步走出房門,縹緲步連連閃動,頃刻間翻墻而出。
第78章 縱火
  由后院墻外一路快速奔掠,繞至客棧正面時,入眼所及的景象令林東怒從心起。
  客棧的大門,竟全部被熊熊大火給包圍,炙熱的氣浪,饒是身在十數米之外,也能感覺帶著些許酒味的熱流撲面而來。
  林東咬牙切齒,還好防御系統能阻止火勢蔓延,要不然,酒助火勢,整家客棧用不了多久就能燒成灰燼。
  目光在空曠的街道上掃了一眼,林東皺了皺眉,竟沒有發現縱火者。
  噗通!
  兩個黑影被丟在了身前,細細一看,是兩名蜷縮著身體的大漢。
  “說是什么柳家表少爺讓他們來放火的。”鼎老頭的聲音在身側響起。
  林東輕輕點頭:“老爺子,能不能把火撲滅?”
  “這簡單!”鼎老頭衣袖猛然一脹,隨著右臂掃動,一陣陰柔的寒風緩緩拂出。
  十幾米轉瞬就到,寒風所過之處,火焰盡數熄滅,眨眼間,整個大門恢復如初。若非還有淡淡的酒香飄來,竟仿佛什么事也沒有發生過一般。
  “這怎么做到的?”林東愕然道。
  “想不傷大門,需要靈力和靈技運用嫻熟自如。至于滅火,不是給了你本風掌訣嗎?”鼎老頭懶洋洋道:“我倒是很好奇,你這門是什么木料做的,燒了該有不少時間了,怎么一點燒痕都沒有?”
  林東恍然,門是什么木料做的自然無法解釋,總不能說是除非防御值被耗光,否則永遠不會壞……想了想,索性神神叨叨一笑:“秘密!”
  鼎老頭差點吐血,衣袖一揮:“沒事的話,老頭回去睡覺了。”
  “剛才的事還沒談好呢!我同意了,管他什么勁敵不勁敵的,總沒因噎廢食的道理。”
  “想好了?”鼎老頭正色道。
  林東也是面色一正,點頭道:“想好了!”
  “我回去睡覺。”鼎老頭說變就變,打了呵欠,瞬時如鬼魅般消失不見。
  林東本想喊住老頭,手都抬起來了,想想還是放棄。老頭實力恐怖,自然得當成客棧的殺手锏,些許小事都請他出馬,這已經不是殺雞用牛刀了,殺螞蟻用牛刀都不為過。
  看了眼依舊昏迷不醒,蜷縮如蝦米般的兩名大漢,林東一左一右,拎著疾步轉回后院,把人丟進院子以后,翻墻而入。
  大半夜把王六痣他們吵醒有點不厚道,林東只得親自動手,找了兩條麻繩,把人綁得結結實實再堵上嘴巴以后,帶回房間。
  被人縱火,自然沒有善罷甘休的可能。林東冷睨了眼二人,心中盤算著他們跟老頭說的話可不可信,畢竟,前日用那種手段把周金池的腿打斷,這會兒應該躺在床上嗷嗷叫喚才對,怎么可能還有膽量派人來尋仇?
  不管是誰,如此膽大包天,再留不得。
  昏暗的房間內,林東目光冷峻。換做是普通客棧,今晚這把火一旦燒起來,后面可是有百多名住宿的客人,光憑這點,不僅是周金池必須得死,柳家要是敢阻攔,也得一起陪葬!
  想去柳家要人,自己單槍匹馬無疑是白去,好在算算日子,古桓宗也該派人過來了,也就多等幾天而已。
  翌日清晨,林東被兩名大漢的嗚嗚聲打斷修煉,下床一人一拳打暈之后,開門找來王六痣。
  聽聞昨晚發生的事情之后,王六痣心中后怕,看著兩名大漢的眼神,猙獰起來:“掌柜,晚上我過去還他們一把火?”
  “不急,等古桓宗的人來了再說。”林東搖頭,朝著被包如粽子的兩名大漢努了努嘴:“帶柴房去關幾天,有空確認一下幕后指使的人是誰。”
  “關幾天?”王六痣恨聲道:“就算不是元兇,放火的人總是他們沒錯,這要是成功了,我們在后院或許還有機會逃出去,上百位客人恐怕就剩不了幾個,難不成,掌柜還想把他們送官查辦不成?照我說,殺了丟亂葬崗一了百了。”
  林東冷聲解釋道:“人家是奔著要命來的,我們當然得還他們一命,不過……我們誰都沒有殺人免罪的特權,殺了他們丟亂葬崗一旦被追查起來容易引起禍患。等古桓宗的人來了再說,讓他們用靈技幫忙殺掉,鑒定出殺人者實力的話,衙門不敢追查。”
  “行!我這就送他們去柴房。”
  王六痣心中大寬,當即拖著一人直奔柴房。
  ……
  來客棧修煉的人選,蕭天池顯然非常謹慎,一直等了五天,林東才得到古桓宗來人的消息。
  親自出門相迎,來者共有六個,為首一人年過六旬,身穿黑色長袍,體魄健碩,面黑無須,隱隱帶著殺伐之氣。
  另外五人則都只有二三十歲,除當中一黑臉青年和老者一般赤手空拳之外,都是身配寶劍,出塵超凡。
  “請跟我進后院。”林東淡然一笑,側身做請勢。
  “麻煩林掌柜了。”老者也知道大堂人多眼雜,并未多言,龍行虎步走進后門,身后五人緊跟而上。
  將六人引到后院,林東朝跟來的王六痣使了個眼色。
  王六痣將西側緊靠柴房的房間打開,眾人先后而入。
  房間并不小,足有二十多個平米,原本是雜物間,但里面的雜物都已經被清出。
  現而今,房內只有一排長長的大通鋪,和普通大通鋪不同,這大通鋪上下不但共有三層,且占地足有大半個房間。真要睡人,擠一擠,上下三層少說也可以睡五六十人,若是坐的話,更能超過百人。
  “林掌柜,我是古桓宗大長老霍元,以后負責古桓宗弟子在林記客棧的所有事宜,如果林掌柜有什么吩咐可以隨時找我。”老者朝林東頷首道。
  林東微訝,旋即又心中釋然。他從天豪口中聽過這位大長老,總管整個古桓山的門規戒律,手段狠辣,鐵面無私,實力也是古桓宗最強的一位。林記客棧事關重大,讓他親自過來坐鎮,效果甚至比蕭天池本人過來還具有威懾力。
  “大長老客氣了,還希望不要嫌棄才好。”林東客套地指了指一旁的王六痣:“這位是我們林記客棧的總管王六痣,大長老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吩咐他。”
  “嗯,麻煩王兄弟了。”大長老臉龐抽了抽,本想擠點笑容出來,可板著臉幾十年了,一時也改不過來,只得作罷。
  古桓宗,西蘭城的人眼里,那是圣地。堂堂古桓宗大長老喊自己做兄弟,而且還擠眉弄眼……饒是這大半年下來,王六痣跟著林東也算見過不小的場面,也不由腦袋暈暈乎乎的,心里直呼親娘在上,竟連客氣話都忘了回上一句。
  再客套了一番,加上以前從天豪聽到的消息,林東對另外五人也算有些了解。五人當中,黑臉的那位正是大長老的二弟子江震。其他四個則分別是蕭天池的二弟子蕭慕南,五長老的大弟子邢澤嘯,六長老的三弟子法春,九長老的六弟子楊奉。
  這五人,都是古桓宗宗主和十二位長老精心挑選,并通過考驗,對古桓宗忠心不二的弟子。
第79章 上門要人
  王六痣在一旁端茶遞水,林東與霍元等人寒暄了幾句,這才進入正題。
  “關于靈速陣保密的事情,蕭宗主隔了十幾天才派人過來,顯然已經有詳細的計劃,我也就不多說了。最主要的一點,就是古桓宗有新弟子過來或者回去以后,需要告訴我一聲,因為靈速陣增加或減少修煉人數都必須修改陣法。”
  霍元看了眼一旁的王六痣,見他神情無異,知道靈速陣這事他也清楚后,不再有所顧慮,點頭道:“保密方面,林掌柜大可以放心,寧缺毋濫,我們雖然急迫想要壯大古桓宗,卻也知道稍有不慎將功虧一簣。”
  “嗯!再來就是……”林東將縱火的事詳細說了一遍,而后目光隨意地看著霍元,等他的答復。
  霍元面露難色,遲疑了片刻,無奈道:“殺兩個人倒沒什么,可柳家人口眾多,按林掌柜的意思,如果柳家膽敢阻攔的話甚至要滅其全族,數百人的話……雖不至于觸及大漢國的底線,但已經遠遠超過追查原因并登記在冊的人數,我怕天威閣查到古桓宗和林記客棧的關系,細究起來引出靈速陣。”
  “誰敢殺我,我就敢殺誰,再大的后果也在所不惜。”林東目光直視霍元。
  霍元蹙了蹙眉,鐵青的臉上擠出點似哭似笑的神情:“林掌柜能不能容我考慮考慮?”
  林東笑了笑,點頭道:“那行,沒其它什么事的話,我們就先出去了?”
  “對了,林掌柜……”霍元知道林東心中不爽,卻也心有無奈,開口道:“為了不引起弟子們的猜疑,古桓宗暫時只能抽出一千塊一階靈石,后面會陸續送來,不知道該怎么把這靈石交給林掌柜?”
  “我有儲物靈戒,大長老只需要把靈石都拿出來就行。”林東隨口回了一句,2倍修煉加成的話,六個人每天只需要六塊靈石,跟蕭天池的協定中雖然提高了一倍,這一千塊靈石,倒也夠六人修煉一個半月。
  霍元點頭,意念所動,一塊塊靈石如瀑布般傾瀉而出,也就頃刻間的功夫,便在房間內堆起一座靈石組成的小山。
  放出來容易,收起來卻比較麻煩,需要用雙手觸碰到才行,林東花了十幾分鐘才算把所有靈石都裝進移動柜臺。
  眼看最后一塊靈石消失,霍元咬了咬牙,又拿出青鞘寶劍遞出,擠出點似哭似笑的神情:“此劍名為青虹劍,是我們古桓山鍛造的六柄四階靈劍之一,宗主出門前曾說林掌柜也是習武之人,就托我一并送過來給林掌柜。”
  林東眼瞳一亮,雖說他不喜歡用劍,但四階靈劍可是能值數千兩銀子,蕭天池倒也夠大方的。
  一旁,蕭慕南等人面露詫色,旋即又明白過來。青虹劍應該是大長老臨時加上去的,恐怕也是為了剛剛沒有一口答應下來的補償。
  調出客棧系統,將房間更改為客房,并將修煉加成設置成2倍之后,林東帶著王六痣告辭離去。
  “掌柜,柳家的事……”
  “放心,晚上可以準時出發,霍元應該能想明白,整個柳家一個不留的可能性極低。最起碼,縱火的事就算是柳家家主做的,柳家子弟和護衛拼死相斗,仆役丫鬟會這么拼命?按我和古桓宗的約定,古桓宗可是要無條件出手幫忙的,才來第一天就毀約,這事說不過去。”
  “那就好,掌柜……晚上能不能帶上我?”王六痣小心詢問道。
  “當然可以!”林東點頭。
  王六痣歡天喜地,殺上西蘭城唯一的家族柳家,這可不是一般二般的威風事,足以拿來跟子孫后代炫耀了。
  回到房間,林東并未即刻修煉,對于霍元的態度,他其實并沒有什么不爽,為自己宗門的利益考慮,這也是人之常情。但霍元的態度卻也讓他明白一件事:古桓宗不是自己的古桓宗,霍元他們出手幫忙,只是為了古桓宗的利益。
  培養忠于自己的人做護衛,這才是客棧以后的正道!
  林東吐了口氣,若說忠心,王六痣他們跟自己最早的五個人雖然天賦不行,但是絕對夠忠心,只要舍得下本錢,倒是可以培養成護衛隊的班底。問題是這數量遠遠不夠……
  好在這事也急不來,如果無法大張旗鼓的宣揚,資質好有修煉天賦的人不可能來客棧,想要培養出護衛隊,無疑還得王六痣他們多收一些忠誠可靠的小弟,這階段,不如讓他們先把精力花在收小弟上面去。
  想明白大概的方向,林東這才盤膝修煉。
  四十六周天之際,敲門聲響起,霍元的答案符合預期。
  傍晚時分,一行八人從后院的側門出了客棧,步行前往柳家。
  大街上行人并不多,霍元、江震面色肅殺,蕭慕南四人身配兵刃,雖引起不少人側目,卻也并未造成太大的影響。
  一路來到城北時,夜幕已經緩緩拉開,路上的行人也愈發稀少起來。
  柳家是西蘭城唯一的家族,雖算不上什么古老家族,迄今也有兩百多年的歷史。這一點,從略顯古舊的柳家宅院上就能看出少許。
  高寬都在四五米的大門,錚亮的藍底金字匾額,再加門口一對霸氣十足的銅獅,光憑這門外的氣勢,西蘭城也就縣衙能夠相提并論。
  八人來到門口,王六痣剛想上前喊門,被林東含笑著一把拉住。
  江震上前幾步,驀然一聲大喝,身體躍起,一掌猛然擊向大門左側。
  轟……
  驚天巨響,左門猛然凹下一個碩大掌印,而后,徐徐倒下。
  余音瀠繞,震得人耳膜微微發顫。塵煙滾滾,許久不見散去。
  王六痣瞪大眼睛,嘴唇微微蠕動,這一刻,他才明白什么叫威風。
  江震一馬當先穿過濃塵,林東等人也隨后跟上。
  前院,幾名負責守夜的護衛手持長劍沖了出來,見那厚達十多公分的大門躺在地上,一時間,都有些傻眼了。
  “告訴我,周金池在哪?”林東冷冷道。
  一名護衛率先清醒過來,高聲喝了一句:“你們什么人?知不知道這是柳家?”
  “江震!”林東沉聲道。
  江震驀地一腳跺地,整個人如雄鷹般飛起,頃刻間來到出聲的護衛身前,在他尚未反應過來之前,一拳擊出。
  砰!
  血霧碎末,猛然從護衛的后背狂噴而出。
第80章 無人可擋
  護衛緩緩倒下,胸前,一個直徑十幾公分的血洞,在朦朦朧朧的夜色中異常令人震撼。
  緩緩轉身,江震的目光移向另外三名護衛,神情肅然,殺氣四溢。
  噗通數聲,三名護衛竟無法抵擋這撲面而來的殺氣,跌坐在地,顫顫囁囁,無人敢多看江震一眼,更無法出聲求饒。
  遠遠的,王六痣雙腿有些顫抖。常年在街頭混跡,血腥之類的場景他也見過不少,可一拳把人打成血窟窿,再配以江震的殺氣,驚駭之余,竟隱隱還有些莫名的興奮。
  殺人!這才是最威風的事。
  林東雙拳緊握,這一幕,同樣在震撼著他的心靈。強大的實力,才是這個世界最重要的東西。
  身旁,霍元面色如常,依舊板著他的青臉。蕭慕南四人則吃驚不少,或多或少,他們都殺過幾個人,卻絕對不會如江震這般狠辣。
  律堂大長老之位,未來的不二人選,恐怕非江震莫屬。
  林東大步上前,來到三名護衛的身旁,喝聲道:“周金池住在哪?”
  護衛們抖如篩糠,嘴唇激烈顫動著,卻始終無法發出任何聲音。
  目光掃過,林東朝著正面的宅子努了努嘴:“繼續!”
  江震點頭,大步前行,眾人緊跟在后。
  一路暢通無阻,連過兩棟大宅,在一處小花園的外側,一隊護衛涌出,為首一個林東見過,柳家大少爺柳慶陵。
  見林東,柳慶陵心中一驚,數日前的狠辣一幕在腦海浮現,再看殺氣騰騰的江震,沒來由打了個冷顫之后,腳步后移來到護衛隊隊長吳宏的身后,而后才朝另一護衛低聲吩咐。
  林東目光在眾人臉上掃過,淡淡道:“周金池在哪?”
  柳慶陵冷冷一笑,捅了捅吳宏的后心。
  吳宏在柳家呆了這么多年,又是護衛隊隊長,自然知道柳慶陵喜歡先裝豬后變老虎大發雄威的嗜好,當下還以為他是故意躲在自己身后示敵以弱,踏前一步,高大的身軀說不出威猛。
  “知不知道這是什么地方?”
  江震回頭看了眼林東,得到肯定的答復之后,身體微微弓起,驀然如出膛的炮彈,激射而出。
  吳宏駭然,右手下意識抓向刀柄,卻尚未觸及,眼前便多出一人。
  唰!
  脖子一緊,吳宏只覺一股澎湃的能量沖進體內,仿佛一個無形的光罩將丹田壓制,任憑他怎么掙扎,靈力也無法沖出分毫。
  “周金池在哪?”江震冷漠道。
  “你、你什么人……”
  江震右手猛然一捏,咔嚓一聲輕響在夜色中鉆入所有人的耳膜。
  看著腦袋無力垂下的吳宏,護衛們駭然后退,柳慶陵的腳步也略顯慌亂,第二次,他不再是故意為了扮成豬而示弱。
  這一個,更狠!
  “說,周金池在哪!”柳慶陵的衣著明顯,江震的目光第一時間定格在他的臉上。
  “去,去把周金池抬過來。”
  柳慶陵趕忙吩咐身旁的護衛。
  江震不語,回到眾人當中。
  柳慶陵暗吁了口氣,算算時間,父親差不多也該來了,心中大寬。上前幾步,看了眼眾人之后,已經猜出今天這事是林東引起的,不由詢問道:“林掌柜,周金池這幾天都呆在床上養傷,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地方誤會了?”
  “誤會?”林東淡然一笑:“柳少爺最好是希望沒有誤會。”
  柳慶陵心中怒極林東的威脅,臉上卻故作不忿道:“就算林掌柜與周金池有什么恩怨,可林掌柜也不該出手殺我柳家的人吧?再怎么說,我柳家也是西蘭城唯一的家族。”
  林東不由對柳慶陵另眼相看,換做周金池,自恃柳家的實力,就算遇到幾個高手,習慣了西蘭城柳家無敵,恐怕也不會放在眼里才對。這位柳家少爺,居然在跟自己講道理?
  “確實是有些不該,希望柳少爺能夠諒解。”林東聲音和緩了少許。
  柳大少爺頭疼了,他最希望看到的是林東能殺氣騰騰狠狠把他呵斥一番。在他看來,明顯把對方震懾住了,也應該脾氣大漲,不把別人當回事才對,怎么就這么客氣?
  難道,他也想清楚柳家不是好惹的,想以和為貴?
  這可就難辦了!
  柳慶陵腦中急轉,卻怎么也無法想出即能讓林東發威,又不至于對自己下死手的辦法。
  “該死的混蛋,你們知不知道我是誰?叫你們走慢點,聽到沒有?再不慢點,別以為我受傷就治不了你們,我是柳家的表少爺。”
  僵持中,兩名護衛抬著不停咒罵的周金池小跑過來。
  “咦,表哥?是你讓人抬我來的?”
  周金池抬頭一看,這才發現柳慶陵,咒罵頓時弱了下來。
  柳慶陵心中一喜,正愁沒機會讓人家即發威又不會朝自己撒氣呢,這位表弟可不就是上好的人選?當即臉一沉,淡淡道:“是林掌柜。”
  “林掌柜?”周金池腦袋一扭,瞪大眼睛看清林東之后,不驚反喜道:“好家伙,那倆小子拿了我銀子不辦事,我正愁著呢!你居然自己送上門來了。”
  “那把火是你叫人放的?”林東沉聲道。
  “他們放了火?”周金池愣住了,銀子才給了一半,說好事后再給的,既然放了火,怎么沒來領銀子?
  不對啊!
  人還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而且,他怎么知道是自己叫人放的火?
  周金池倒也不笨,很快就想明白了,二人放火被抓,人家是上門尋仇的。
  “算你運氣好,一把火沒燒死你,不過……”周金池朝著柳慶陵身后的護衛們一揮手,猙獰道:“還愣著干什么?把他給我抓了。”
  護衛們嘴角抽搐,雖心中佩服這位表少爺的勇氣,卻沒人用行動來支持這位表少爺的勇氣。
  周金池一瞪,正欲發作,瞧見護衛們的神情之后,隱隱間,終于感覺有些不對了。
  “應該是他一個人的主意沒錯。”林東冷冷道。
  江震一點頭,閃至周金池的身旁,肅然的臉龐上,嗜血的寒意令周金池的呼吸頓時困難起來。
  “死吧!”
  黝黑的拳頭高高提起,江震的右肩猛然下沉,右拳,攜著勁風,有如雷霆般朝著周金池的腦袋直擊而下。
  轟!
  血漿飚濺,夜幕下,騰起一蓬蓬暗紅。
  萬籟俱寂,林東轉身,大步離去。
  柳慶陵急促的呼吸著,想要喊住林東,卻怎么也不敢開口。
  “慶陵,出什么事了?”遠遠的,數道身影如離弦之箭暴射而來。
  “爹,有人來鬧事。”柳慶陵大喜過望,匆匆回了一句,猛然沉聲喝道:“站住!”
  林東轉身,蹙眉道:“柳少爺有事?”
  柳慶陵冷冷道:“不管怎么說,周金池也是我柳家表少爺,何況你還殺我柳家的護衛隊長。不留下點什么,就這么走了,真當我柳家好欺負嗎?”
  林東無語,還以為這位柳少爺挺好說話的,原來是膽子太小,在等幫手。
  江震就欲上前,卻被霍元一把拽住。
  搖了搖頭,霍元上前幾步,猛然一拳擊向地面。狂戾的能量在地底急速蔓延,而后如颶風噴涌,將來人如稻草般掀飛出去,落地后,竟無一人能夠爬起。
  林東咂舌,這招他在楓林酒樓時曾見天豪用過,只不過是四階靈技而已,想不到,在霍元手里居然有這等威力,竟可以將柳家家主和高手悉數一招擊敗。
  柳慶陵面如死灰,腦袋轟轟作響,只覺天旋地轉。
  “走吧!”
  林東轉身而回,霍元親自出手,自然是想一擊立威,免得多惹殺戮。這一拳,柳家家主和高手們或許要躺上幾個月,但絕對不至于送命,稍微有點腦子,這輩子恐怕也不敢再惹林記客棧的麻煩。
第81章 護衛班底
  回到客棧,天邊已經掛起一輪彎月。
  與霍元客套了幾句,林東忽然想起楓桐葉的事,不由詢問道:“霍長老,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楓桐葉?”
  “楓桐葉?”霍元鋼刷一般的眉毛微微皺起,片刻,舒展開來:“是不是一階靈材,葉片火紅,聞起來有些淡淡腥味的楓桐葉?”
  “楓桐葉有很多種?”林東不解道。
  霍元搖頭:“楓桐葉只有一種,不過我也只是在藥書上看過,并不是很確定。”
  藥書上看過,那自然沒錯。林東不由問道:“霍長老知不知道這種楓桐葉哪買得到?”
  “楓桐葉可以入藥的靈丹雖然數十種,但這些靈藥的藥效都比較偏,想買的話……”霍元遲疑了一下,開口道:“秋風城稍大點的藥鋪應該可以買到。”
  “楓桐葉能不能長時間儲存?”林東追問道。
  “只要保持干燥,數十年不成問題。”
  “多謝霍長老指教。”
  林東大喜,可以長時間儲存,秋風城又有得賣,快馬加鞭來回也就大半個月的事,加上讓廚子研究出燉法的時間,楓桐葉燉甲魚這道招牌菜,有一個月肯定能夠推出。
  目送霍元等人回房,林東朝著王六痣使了個眼色。
  “掌柜,您找我?”王六痣跟著進房,先將燈油點燃,再回頭把房門關上。
  在書桌前坐下,示意王六痣在身前坐下談之后,林東詢問道:“今晚感覺怎么樣?”
  “威風!”本漸漸冷卻下來的熱血,再度沸騰起來,王六痣激動道:“一拳殺一個,而且是在柳家殺人,還讓他們不敢阻攔,這輩子,我沒看過這么威風的事。”
  林東啞然失笑,無奈道:“就只有威風?”
  “還有別的嗎?”王六痣撓了撓頭,一臉茫然。
  “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ijqsak.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黑龙江体彩六加一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