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超級客棧系統-第182部分

山一個個左言右顧,根本就是在敷衍。
  各大頂級酒樓的老板都是人精,自然清楚他們的銀子能有多大的威力。如果真是普通的命案,哪怕是有清流王在背后使絆子,這群人也不可能如此態度。
  唯一可以解釋的,是仁恒酒樓這命案,牽扯太大。大到他們背后的這些靠山,不愿沾染分毫,甚至已經得到禁言的命令。
  能讓這些人齊齊禁言的,除了乾威皇帝不可能有別人。
  消息封鎖得很嚴,眼看差不多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各大頂級酒樓的老板們一商量,決定還是繼續推出送股。畢竟,仁恒酒樓倒下了,他們的力量只是被削弱了十五分之一,還不足以造成太大的影響。若不繼續推出送股,林記客棧的管道花香和靈石暖器,又將抬頭。
  仁恒酒樓出現命案這事,對林記客棧,其實也有不小的影響。畢竟,普通人不知道被殺的是誰,但達官貴族們卻心中清楚。
  如此風云滾滾之際,這些達官貴族,誰有心情上酒樓?
  少了達官貴族,十四家頂級大酒樓的送股,威力自然降低了不少。
  林東的目的是大幅消弱各大頂級酒樓的實力,自然更希望十四家大酒樓的送股鬧出的動靜越大越好。
  當然,和十四家頂級大酒樓一樣,沒了達官貴族們,該進行的計劃還是得進行。
  兩天后,有關送股的不公之處便開始在京城蔓延。
  十四家頂級大酒樓推出的送股,開始遭到質疑,熱潮也驟然冷了下來。
  這回,沒人懷疑是不是林記客棧在背后搗鬼了。因為根本不用懷疑,這就是林記客棧在背后搞的鬼。
  雖然少了達官貴族,但十四家頂級大酒樓的生意,已經是紅紅火火。畢竟,京城的巨富豪商同樣也是多如牛毛。他們不知道仁恒酒樓輩封的內幕,宴請達官貴人們也極少有人赴宴,但送股,還是讓他們隔三岔五忍不住跑一趟十四家頂級大酒樓。
  可以說,除了生意受到一些影響之外,對于各大頂級酒樓的計劃,仁恒酒樓被封這件事,影響并不大。要知道,達官貴人們不上十四家頂級大酒樓,同樣也不會去林記客棧,打壓林記客棧的計劃,并沒有遇上阻礙。
  送股不公道的流言蜚語一出,影響就大了。
  十四家頂級大酒樓在林記客棧外面都派有探子,林記客棧的生意,他們一清二楚。
  自從送股推出以后,各大頂級酒樓的生意越來越火,而林記客棧的食客,卻在日漸減少。送股不公道的流言蜚語出來以后,情形雖不至于逆轉,十四家頂級酒樓的生意只是在慢慢減弱,但但林記客棧的生意卻開始大幅度上揚了。
  馬上又快要入夏,正是林記客棧的靈石扇大顯威風的時候,要是不遏制住,逼得林記客棧關門歇業的計劃,無疑得就此破滅。
  十四家頂級大酒樓的老板們再度齊集一堂,商議的事情,自然是怎么處理現在已經流傳開的流言蜚語。
  “該死的馬春!”
  作為主人,歸來酒樓老板王宇寒率先拉開了商議的序幕。
  這個開頭,得到了眾人的一致認同。他們毫不懷疑,制造流言蜚語是馬春這個林記客棧管事想出來的主意。而這主意,也確實值得他們唾罵馬春。
  “送股是絕對不能結束的,沒辦法,只能公開賬目和股份紙的數量了。”千葉酒樓老板柳大華無奈道。
  眾人無奈點頭,他們這次聚首,說是商議,更不如說是互相達成一個都有心理準備的共識。
  正如柳大華所言,送股是絕對不能結束的,尤其是在嘗到了送股的好處之后,更是沒人會因為遇到些許阻礙便心生放棄的念頭。而且,放棄以后,會給林記客棧喘息的機會,同樣也無人愿意。
  既然送股不能結束,唯一的辦法,自然是解決送股不公道的流言蜚語。
  想要解決,眾人來時的路上都仔細考慮過。沒辦法,唯有公開股份紙的總量,以及各家頂級大酒樓的賬目。
  這么做,后果不小。一來會導致各大頂級酒樓在林記客棧面前完全處于透明狀態,容易被林記客棧從中找到打擊各大頂級酒樓的機會。二來,各家頂級酒樓也無法在擊敗林記客棧以后,用多發行股份紙的方法來獲得巨額利潤了。
  更重要的,還是一旦公開了賬目和股份紙的總量,林記客棧一旦有扭轉乾坤的辦法,各大頂級酒樓將損失慘重。
  畢竟,送股想要吸引食客,前期,各大頂級必定得虧本來運作。消費一百兩銀子得到一張股份紙,每個月的分紅,如果想達到收支平衡的話,每個月的分紅差不多是一百文左右。
  消費一百兩銀子,才換一張需要上百年才能賺回本錢的股份紙,就算這一百兩銀子沒有白花,吸引力也會大打折扣。
  各大頂級酒樓擬定的第一個分紅,是每張股份紙五兩銀子,直接就把分紅給提高了五十倍。這樣的話,才能造成更大一次的沖擊,讓送股的威力持續處于巔峰狀態。
  等到林記客棧關門歇業了,想發大財就拼命送股份紙套現銀,套夠了,丟下個爛攤子卷鋪蓋走人。當然,這么做風險比較大,畢竟不少達官貴族也手握大量股份紙。
  想繼續經營酒樓,就慢慢把分紅一點一點降到和利潤差不多。這也就等于發的股份紙越多,他們套出來的現銀也越多。最終將成為無本生意,花點紙張,要多少銀子有多少銀子。
  等到賺足了,再或者被人瞧出了其中的貓膩,把送股給取消。最多也就招人非議而已,還不到狠狠得罪人的程度。
第575章 更改計劃
  送股不公平的流言蜚語一出,等于提前讓民眾想到了各大頂級酒樓的貓膩。
  要是公布出賬目和股份紙的總量,并找京衙公證以后,等于也就斷了各大頂級酒樓借送股撈一筆的想法。而且,公證的時候,各大頂級酒樓還必須保證分紅依舊有每張股份紙每月有五兩銀子。
  要不然,真按利潤來分紅,幾張股份紙根本就價值不大,吸引力也會大幅降低。
  “諸位真的決定不放棄送股嗎?”柳大華詢問道。
  “柳老板,放棄的話,我們豈不是白忙一場?而且落下個笑柄?”慶輝酒樓老板張慶臨苦笑道。
  眾人齊齊點頭,紛紛認同張慶臨的話。
  “如果不放棄送股,唯一的辦法,就只有公開賬目和股份紙的總量,另外……”柳大華無奈道:“為了送股還有效果,必須得保證每個月的分紅還有五兩銀子才行。”
  “也用不著五兩銀子,我覺得,每個月有一兩就夠了。”燕尋酒樓的老板楊程安開口道:“反正我們第一次分紅還沒有推出來,誰也不知道我們本是打算一個月分五兩的。改成一兩,不至于遭人非議,而且,效果雖然差了點,但用來對付林記客棧,應該還可以。”
  眾人紛紛點頭,斷了后路,而且又掐斷了大賺一筆的想法,自然得精打細算。用最小的代價把林記客棧擊敗,這才是最重要的。
  真要還是五兩銀子一個月,各大頂級酒樓天天爆滿不成問題,可虧得也越多。一個不慎,能不能頂到林記客棧關門歇業都是個問題。
  “如果大家都同意分紅是一個月一兩銀子的話,那就這么定下來了。”柳大華的目光,在眾人臉上掃過。
  “就這么定下來吧!一群傻子,真想貼張告示出去,告訴所有人,要是他們不鬧騰的話,分紅本來是五兩銀子一個月的。”欣榮酒樓老板柳昌滿恨恨道。
  眾人哭笑不得,卻也沒誰出言勸阻,自然更不會去反駁。他們都知道,柳昌滿只是心中不忿說說氣話而已。這種告示一旦貼出來,不但不會讓人覺得之前質疑不公道,反而更給了林記客棧制造流言的機會。結果,只會讓民眾知道,各大頂級酒樓原來早就抱有先給點甜頭,最后狠狠黑他們一筆的打算。
  “既然大家都同意,再來,就是怎么找京衙公證的事情了。”柳大華開口道:“各家的賬目,相信都問題不大,公開來也算不得什么。最重要的一點,是必須保證每張股份紙每個月有一兩銀子。”
  “就直接說是優惠吧!”秋霧酒樓老板彭坤開口道:“優惠期定成一年,這樣的話,就算林記客棧有什么手段扭轉局勢,我們也能及時斷尾自保。而且,優惠一年的話,吸引力也不會太差。”
  眾人紛紛點頭。
  “這主意不錯,大家覺得怎么樣?”柳大華詢問道。
  “我覺得,應該改成三年,而且是所有的股份紙不論得到的時間都是如此。要不然,等于給了林記客棧一個死撐下去的念想。以林記客棧的財力,支持一年,應該不難。這樣的話,吸引力也能增強一些。”凌衛風忽然道。
  眾人盤算了片刻,包括彭坤在內,都開口贊同。
  “既然大家都同意,那就這么定了,公布所有的賬目和股份紙的總量。分紅方面,就用優惠做借口。”柳大華開口道。
  眾人點頭認同。
  “接下來,是京衙方面了。”柳大華笑道:“相信大家的賬目,大問題沒有,小問題應該不少吧?”
  眾人笑著默認,做生意,賬目方面哪能沒點貓膩,最起碼,每年打點靠山和京衙各路神仙的好處就沒有任何一家酒樓能夠避免。但正如柳大華所言,都只是小問題,天子腳下做生意,而且生意還不小,想長久下去,不會被某個缺銀子花的官吏來個抄家,大問題能避免都會盡量避免。
  “不知道誰跟江知府交情深一點,這事,恐怕必須得有江知府點頭幫忙才行。”柳大華詢問道。
  “我去試試吧!”昊業酒樓老板劉慈閱開口道。
  他最大的靠山,其實就是京衙知府江漢院。
  “那就有勞劉老板了,銀子方面,大家覺得應該多少合適?”柳大華看向眾人。
  “二十萬兩怎么樣?”凌衛風詢問道。
  眾人紛紛點頭,并沒人感覺價碼太高,這事雖只是舉手之勞的一件事,江漢院不需要擔多大的風險,而且他也只是五品知府,但他這個五品知府,比大漢國任何的五品知府含金量都足。原因,無疑是江漢院這個五品知府是天子腳下的五品知府。
  真說起來,連皇宮都在江漢院的管轄范圍之內,京城任何事情,也都歸江漢院所管。雖然管起來麻煩,且經常做受氣包和兩頭不是人,但也同樣能夠結交到不少王公貴胄,甚至還經常受到皇帝的召見。這種榮幸,不是任何一府的知府能夠比擬的。
  其地位,足以和任何一郡的封疆大吏相提并論。
  二十萬兩銀子,并不算高。當然,這價碼也不低。
  “既然如此,那么就定下來了,銀票方面,晚點派人給劉老板送過去,劉老板覺得怎么樣?”柳大華問道。
  “什么時候都可以。”劉慈閱點頭,二十萬兩銀子,對他而言雖然不是太高,但做生意,要的就是精打細算,他自然不會裝大度給眾人墊錢。
  “行了,大家合計一下需要多少時間,把賬目和雜事都整理好以后,盡快統一起來。”柳大華擲地有聲道:“盡早讓林記客棧知道知道,縱使他們有天大的本事,也無力回天。”
  “沒錯,林記客棧唱出這么一出,輕易便讓我們少了一條后路,也斷了以后把損失彌補回來的辦法,不讓他痛一痛,還真當我們十五家頂級大酒樓都是吃白飯的。”欣榮酒樓老板柳昌滿恨聲道。
  “是十四家!”柳大華笑著提醒了一聲。
  “對,是十四家!”柳昌滿大笑起來。
  眾人也是面露笑意,只是比柳昌滿要矜持一些。仁恒酒樓被封,他們起初以為是林記客棧搞的鬼,心中多少有些驚慌和慶幸,怕林記客棧把目標盯上自己。知道不是林記客棧搞鬼以后,心就安了下來。雖也有些對仁恒酒樓遭到無妄之災有些兔死狐悲,十五家聯手少了一家也對整體實力有一定影響,但更多的,還是竊喜。
  仁恒酒樓被封樓,看情形似乎是卷入了大麻煩當中,無疑,這麻煩不是三天五天就能解決的。要是超過兩三個月,李逸梁就算逃過一劫,仁恒酒樓再開門營業,沒有熟客的追捧,必定寸步難行,眾人只需再稍稍打壓一下,必定可以把仁恒酒樓給擠出頂級大酒樓的行列。
  少了個競爭對手,意味著自家酒樓多出一批客源,這是大喜事一件。
  “如果大家沒有異議的話,今天就到此為止怎么樣?”等到大家的笑容都收斂起來,柳大華詢問道。
  眾人紛紛起身,越早把賬目和股份紙總量公布出來,也就能越早打壓林記客棧。光是想想,他們就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準備,好盡早一洗林記客棧使出散布流言蜚語的惡氣。
  “走!”
  柳昌滿第一個轉身,比起眾人,他之前還被林記客棧擺了一道,比誰都更想盡快見到林記客棧關門歇業。
  五天后,在沖著送股而來的食客越來越少時,各大頂級酒樓總算把該準備的都準備妥當,劉慈閱當晚便帶著銀票去了京衙。
  結果順利無比,第三天,各大頂級酒樓就同時貼出告示,公布出各家頂級酒樓已經在京衙公證的股份紙總量和賬目。
  這消息,第二天便讓各大頂級酒樓上門的食客激增,畢竟,除了利益方面,送股還有其它不少的吸引力。只要能夠確保公平公證,哪怕每月的分紅不高,也有不少人想換一些嘗嘗做頂級大酒樓老板的滋味。
  當然,在沒人覺得各大頂級酒樓的分紅會很高的前提下,送股的吸引力,持續的時間也不會太長。
  差不多一個來月,這吸引力就開始大幅轉弱。
  各大頂級酒樓適時公布了分紅,一張股份紙一兩銀子,這無疑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期。再加上這么高的分紅不僅只是一個月,而是保證每張最少可以持續三年。
  這也就等于,一張消費一百兩銀子換到的股份紙,最少也能領取三十六兩銀子。以后也不是成為廢紙,而是能按各大頂級酒樓的利潤來進行分紅。
  如果確實是需要擺酒請宴的話,上十四家頂級大酒樓,怎么算也不會吃虧。就算沒必要擺酒請宴,跑去十四家頂級大酒樓消費,也同樣不是什么虧本的事情。畢竟,只要酒樓不倒,這股份紙就是只會下蛋的雞,雖然蛋小了點,但總有下回本的一天。
  很快,十四家頂級大酒樓的生意便達到比推出送股時還要火爆的程度,而且,這火爆還能夠一直延續下去。畢竟,不管什么時候換的股份紙,都能夠持續三年最少每月領到一兩銀子的分紅。
第576章 蒼蠅
  連著兩個多月,林記客棧毫無所動,生意也隨之下滑到慘不忍睹的程度。
  各大頂級酒樓的老板們算是徹底松了口氣,林記客棧真要有辦法,是不可能坐視熟客越來越少的。
  沒有解決的辦法,那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生意冷清,熟客們一個個難見蹤影。
  聚首的時候,各大頂級酒樓老板們的臉上,都綻放著燦爛的笑容。尤其是欣榮酒樓老板柳昌滿,甚至提議一起上門去林記客棧坐一坐。
  去林記客棧坐一坐,看一看林掌柜苦瓜一樣的臉色,心情無疑會更加愉快舒爽,但其他人都是搖頭反對柳昌滿的提議。爽是爽了,但兔子急了還會咬人,更何況還是跟清流王多少有些交情的林掌柜。
  逼急了,難保林掌柜不會使出什么陰招。雖說眾人的靠山合力,倒也能抵擋清流王的打壓,可為此卻得掏出大把大把的銀票。圖的只是更爽一點,算算還是不值。
  除了凌衛風之外,誰也料想不到,此刻的林東,正舒舒服服的在云嵐房間里看書。
  一張搖椅,一壺好茶,外帶一托盤的點心,看著奇聞異事,偶爾瞄一眼正在修煉的云嵐,林東的日子,非常逍遙自在。
  誰都想不到,各大頂級酒樓的生意越火爆,林東的心情也就越暢快。原因,自然是這些生意,都是靠送股給引過去的。
  原本,林東只是想逼各大頂級酒樓公布出賬目和股份紙總量,等到各大頂級酒樓的股份紙賣出去不少以后,再一口氣來個大的,讓乾威皇帝出面扭轉乾坤。
  到時候,再放出風聲,說各大頂級酒樓生意越來越差,老板們打算捐款逃出京城。有各大頂級酒樓的生意確實越來越差這個事實為證,手持各大頂級酒樓股份紙的食客們,定然紛紛上門要求把酒樓給賣掉,然后同所有的現銀一起按股份紙的數量來分配。
  這樣一來,各大頂級酒樓不僅得花銀子把股份紙給收回去,還得出高價才行。
  要不然,只是按股份紙的原價收回,必定會坐實各大頂級酒樓經營不下去的流言。
  一家快要經營不下去的酒樓,本就因為林記客棧有乾威皇帝打廣告而食客越來越少,自然更沒人會去。誰知道,這家酒樓臨關門前,會不會以次充好撈上一筆,甚至是吃完之后漫天要價并派護衛圍著不給銀子不讓走?
  倒閉在即,名聲自然已經沒什么用處了,能撈則撈。
  到時候,各大頂級酒樓唯一的辦法,就是打腫臉充胖子,高價回收股份紙,只有這樣,才能駁回現銀不足,無力支撐到林記客棧火爆結束之后的流言。
  這樣一來,各大頂級酒樓等于都得大虧一筆,正符合林東的計劃。
  讓林東想不到的是,各大頂級酒樓居然為了增強送股的吸引力,大手筆的宣布每張股份紙都能連續每月領到一兩銀子的分紅長達三年之久。
  這不亞于給林東送了個天大的禮物。
  按林東的預先,各大頂級酒樓為了挽回聲譽,回收股份紙的價錢絕對不會低于一成的利潤,再加上駁回經營不善即將倒閉的流言,最少也得十五兩銀子一張。這樣一來,等于每張股份紙都得虧上五兩銀子。
  送出去的股份紙越多,虧得越多。
  各大頂級酒樓紛紛貼出告示,每張股份紙每月都能領到一兩銀子,而且持續三年之久,光這點就得三十六兩銀子才能把股份紙回購到手。加上各種流言的刺激,除非是不想再經營下去了,不上四十兩銀子根本就是癡心妄想。
  就算是四十兩銀子,每張股份紙就能虧掉三十兩,是林東預期的六倍。
  本來,按林東的計劃,這時候差不多也該開始反擊了。畢竟,再拖下去,熟客都將被拖光,他沒指望一口氣就能把各大頂級酒樓給打趴下,熟客跑光了,對以后的競爭將非常不利。
  各大頂級酒樓的公告一出,他立馬就改變了主意。
  熟客是一家酒樓的根本,但如果能一口氣把各大頂級酒樓都給打趴下,情況就不同了。
  京城的大酒樓雖然多如牛毛,卻根本無力跟林記客棧搶奪最上層的食客。沒有各大頂級酒樓作為競爭對手,林記客棧在京城將是一家獨大。
  一家獨大,不愁達官貴族們不上林記客棧。
  每張股份紙虧三十兩銀子,拖久一點,足可以把各大頂級酒樓的存銀給拖出來大半。再把客棧其它的優勢一樣一樣拿出來,林東相信,足可以逼得各大頂級酒樓認輸,退出競爭最上層的食客。
  正因為如此,林東現在還處于觀望期。他在等,等各大頂級酒樓達到極限,主動取消股份紙每個月都能領一兩銀子的優惠。
  剛翻開一頁,林東忽然產生些許感應。心神外放,馬春正快步走進后院。
  林東起身,打開房門。
  “掌柜,江千尺來了。說我們客棧的酒菜里面有蒼蠅,要掌柜給他一個交代。”馬春遠遠便嚷嚷起來。
  林東淡然道:“我去看看!”
  這江千尺,正是楊順跟他說的,乾威皇帝秘密招過來的立煌府知府。
  “掌柜,人在二樓,我去準備準備?”馬春詢問道。
  “去吧!”林東點頭,等到馬春翻墻而出之后,獨自前往大堂。
  上到二樓,林東放眼一瞧,共有八桌食客。
  中午時分,只有八桌食客,在這以前,絕對是極其罕見的一件事情。在現在,也同樣是極其罕見的一件事情。只不過,原因不同。以前,二樓中午也只有八桌食客,絕對是少了。但自從各大頂級酒樓貼出告示之后,林記客棧的二樓,不管任何時段,從來就沒有超過五桌的時候。
  八桌,又多得有些出奇了。
  心神外放,挨個查探了一番,林東心中暗樂。乾威皇帝,竟把計劃安排得非常周密。
  所有的食客,只有一個武人,其他的都是普通人。而唯一的一個武人,則有著心逆期二重的實力。顯然,乾威皇帝派這么多人過來,無疑是給林記客棧施加壓力,逼迫林記客棧為了顧全聲譽,從而對江千尺用強的。派一個強者過來,則是為保林記客棧不會殺人滅口。雖然因為發生口角而殺人滅口這事不太可能發生,但乾威皇帝,顯然也考慮到了這個可能性。
  可惜,乾威皇帝沒有想到,林東會有楊順這個眼線。
  再掃了眼,林東的目光定格在一個身著錦衣,一臉頗具威嚴的中年男子身上。
  眼看林東走到近前,中年男子的手指輕輕敲了幾下桌面,冷冷道:“你就是林記客棧掌柜?”
  “我就是!”林東點頭,來到桌子前。
  “這半只蒼蠅是怎么回事?”中年男子,也就是立煌府知府江千尺拿起筷子,敲了敲一盤紅燒牛肉。
  “什么蒼蠅?”林東明知故問道。
  “看清楚!”江千尺的筷子尖指向一塊牛肉上的黑點,若是仔細一看,必定可以發現,這黑點確實是蒼蠅無疑,而且還是半只。
  “客官,是來訛詐的吧?”林東冷聲道。
  “訛詐?你說我來訛詐你?”江千尺猛然起身,似雷霆大怒,一手伸出,朝著林東抓去。
  林東悄然閃開,讓江千尺一陣錯愕。
  “別碰我,免得,到時候你又說我把他給絆倒,要我陪醫藥錢。”林東哼聲道。
  “好大膽子,大家都來聽聽,我來這吃飯,不小心吃下去半只蒼蠅,找他們理論,他們居然說我是上門訛詐。”江千尺大叫起來:“大家評評理,有這樣的客棧嗎?這還是客棧嗎?這是黑店。”
  “是啊!林掌柜,看他模樣,也不像是來鬧事的。”
  “嗯,我也看到了,確實有只蒼蠅。小事而已,誰家廚房能沒幾只蒼蠅?就算是御膳,估計也有出現錯漏的時候,林掌柜,還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比較好。”
  食客們紛紛響應,雖是在勸告林東,但意思,卻都是在逼林東承認。
  林記客棧不是小客棧,菜里面出現蒼蠅,傳言出去,畢竟對聲譽有巨大的影響。這種事,換成任何一家頂級大酒樓的老板都不可能承認,最多也是私下里賠些銀子。
  林東也確實是這么做的,從竹筒中拿出一雙筷子,把半只蒼蠅夾出來以后,看向江千尺道:“我們林記客棧一向極重干凈,不可能連酒菜里面有蒼蠅都沒有發現,客官要是不信,我可以帶你去廚房看看。要是能找到一只這種蒼蠅,林記客棧愿打愿罰。”
  “去廚房?”江千尺一怔,旋即搖頭喝道:“怎么?你還想強迫我屈服不成?”
  “我說了,廚房要是發現一只跟這蒼蠅一樣的蒼蠅,我保證林記客棧愿打愿罰。客官不去,恐怕是心虛吧?”林東輕輕一揮手,幾名伙計圍了過來。
  “我心虛?我就怕你在廚房使什么見不得光的手段。”江千尺朝著眾人拱手道:“不知道哪位有心人愿意陪在下同行,在下定當感激不盡。”
  “真金不怕火煉,林掌柜,我相信你,我跟他一起去,就讓他見識見識林記客棧的廚房干凈到什么程度。”一名食客站了起來。
  “我也去!”
  “我也去!”
  不少食客紛紛響應。
  “既然如此,走吧!”
  林東看向江千尺。
第577章 制造空隙
  “走就走!”
  江千尺哼哼了一聲,大步下樓。
  一幫食客丟下滿桌子的酒菜,緊跟而上。
  林東心神溢出,在江千尺的體內轉了一圈,最終凝聚他的胸口和雙臂上。
  胸口和雙臂,都有一團奇異的能量聚而不散。林東相信,只需稍稍用力碰觸到,那能量必定會被激發。一旦能量被激發,屆時,這三股能量將順著經脈朝江千尺的心臟沖去。
  江千尺必死無疑!
  下了樓,一行人直奔廚房。
  廚房內略顯冷清,大廚和學徒們有些無聊的正在閑扯,各種蔬菜肉食擺放整齊,多而不亂。每個案桌上,都點放著薰除蚊蠅的細香。當然,僅此,還不足以讓蚊蠅絕跡。
  任何大酒樓的廚房,除非用上藥效極大的驅蚊香,否則都無法保證可以讓蚊蠅絕跡。但藥效極大的驅蚊香,卻不適合在廚房點燃。
  仔細找找,還是能夠瞧見一些蒼蠅繞著案桌飛舞的。沒辦法,細香雖然有股讓它們抗拒的氣息,但案桌上的熟食,同樣帶著讓它們無法抗拒的氣息。
  走到院子時,林東心神急速擴散,瞬時覆蓋整個廚房所有地方。廚房內,鍋碗瓢盆,任何一件廚具,任何一個角落,都盡收林東的心神。
  靈力涌出,蚊蠅若有思維,定然會發現,自己的身體不受控制了。而后,一起朝著廚房中央的上空聚起。
  頃刻間,廚房上空的中央,便出現一個玻璃球大小的奇怪圓球。
  這奇怪的圓球,在林東御空境的控制下,不漏痕跡的從窗口飛了出去。而后,廚房各處通道,瞬時被一股極淡極薄的靈氣籠罩。聞香而來的蒼蠅,寸尺難進。
  眾人浩浩蕩蕩踏入廚房,頓令大廚和學徒們紛紛側目。
  “咦……”一眼掃去,看不到半只蒼蠅蚊子,頓令食客們不由驚訝起來。林記客棧的廚房,不該沒有蒼蠅才對!
  要不然,眾人也不至于愿意跟著來廚房了。
  “找吧!你要是能夠找到蒼蠅,想要什么賠償,我就給你什么賠償。”林東淡淡道。
  江千尺默然不語,目光在廚房里掃了幾圈,定格在通往第二廚房的大門上。
  “還有那一間!”江千尺開口道。
  “先聲明,那是我們林記客棧的極品大廚,酒菜全部都是客棧的機密,而且大廚們的脾氣都不好,稍有打擾便會大打出手。”林東輕描淡寫道:“也就是說,閑雜人最好別進,進去了,就得準備冒著生命危險。就算是你,如果廚房里有蒼蠅,你出了什么損傷,我拿整個林記客棧賠給你。要是廚房里沒有蒼蠅,出了什么問題別怪我。想進去,先寫份生死狀出來再說。”
  “生死狀?”江千尺哼道:“等我寫完了生死狀,恐怕你們已經把那里的蒼蠅蚊子都給薰出去了。”
  “我們林記客棧的驅蚊香,可以阻擋蚊蟲進入房門,不信的話,你到外面抓幾只蚊蟲過來試試。”林東淡然道。
  “這……”江千尺無話可說了,讓他進第二個廚房,他是絕對不會的。如果真如這位林掌柜所言,廚房里的大廚們各個脾氣暴躁,真要一進門就動手,把他干掉了,任務可就失敗了。他死沒關系,一家老小卻再無生還的機會。
  “怎么樣,無話可說,現在不敢拍著胸脯說蒼蠅是我們林記客棧的吧?”林東冷冷道。
  “誰知道,會不會是你們傳菜的伙計受了你的氣,故意放進去的。再或者,送到樓上時,有蒼蠅掉進了酒菜里面?”江千尺能成為一府的父母官,自然也不是善茬,立馬就想到反駁的話。
  “你要強詞奪理,我也沒辦法,恕不奉陪。”林東轉身:“想告官還是惱羞成怒想找人來對付林記客棧,我等著!”
  “站著!”江千尺有些急了,想保一家老小,他唯一的辦法,只有被眼前這位林掌柜給打死才行。林掌柜要是走了,叫他找誰送死去?
  “各位,事情已經很明白了,大家都回去吧!”林東朝著跟過來的食客們拱了拱手。
  食客們無言以對,走的話,任務就完成不了,不走的話,拉偏架又太明顯了一點,很容易惹人懷疑。
  “理論不成就想一走了之,休想!今天我死也不會放過你。”江千尺捏緊拳頭,朝著林東沖了過來。
  林東身形一晃,輕松避開江千尺,臉上,閃過一抹不屑:“別跟我來這一套,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就是來我們林記客棧訛詐的。有本事把衣服給掀開,我敢打賭,你身上一定有傷,不是外傷就是內傷,一碰我就倒,然后賴我們林記客棧打人。”
  “胡說八道!”江千尺大叫起來。
  “胡說八道?你敢讓我驗傷嗎?”林東淡淡道。
  江千尺無語,他不敢,來之前,他聽過這位林掌柜的事情,一個練家子,而且實力還不錯。真要讓他驗傷,很容易便差距到身上有靈力的痕跡。
  “我甚至有些懷疑,你是不是其它大酒樓派過來搗亂的。”林東緊緊盯著江千尺道:“這種伎倆,也只有他們才想得出。”
  “什么其它大酒樓派過來的?你這是栽贓,栽贓!”江千尺有些氣急敗壞,心中極度不爽林東的不配合和小心謹慎。
  “喂,我說,我也有點懷疑你是不是跟林掌柜有仇,故意跑過來搗亂的了。”一名食客冷冷道:“別想賴在這里不走,滾吧!我相信林掌柜,你就是個騙子。”
  “就是,你怎么耍無賴也沒用,我們都是親眼看到,都可以給林掌柜作證。”
  食客們紛紛應和,聽起來像是站在林東這邊,但話語間,無不在提醒江千尺可以耍無賴,賴在林記客棧不走,然后再見機行事。
  “想讓我走?沒門,我就知道,你們都是一伙的。今天不給我個交代,我就在你們林記客棧住下了,我就不行,大漢國還沒有王法了。”江千尺憤然甩袖,轉身就走。
  林東的臉上,一抹極難發現的笑意一閃而逝,他要的,也正是江千尺在林記客棧住下。
  眼看江千尺走?br />第二書包網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ijqsak.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黑龙江体彩六加一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