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超級客棧系統-第169部分

心,那也沒這么邪乎的。清流王再厲害,怎么也不可能光是上個門就能猜到別人的心思,畢竟,上門的原因可以有千萬種,比留客住宿幾率高的也有一大串。
  這已經超出了眼力和判斷的范圍了。
  可要說能掐指一算,這就更邪乎了。林東也算見多識廣的人物,除了超越巔峰強者的存在是什么樣子還不知道之外,基本上任何奇怪的事情奇怪的人,最多也只能讓他好奇,而不是驚奇。
  眼前這位,是巔峰強者的可能性已經百分之百,但超越巔峰強者的存在,林東不覺得自己有這個運氣,也不認為老者有這個實力。要不然,真有這么一位掐指一算就能知道任何事情,而且也不是很低調的神人,不可能沒人知道。
  “林掌柜不信無妨,能不能跟老朽說說這道活力牛肉丸?”老者輕描淡寫道:“不滿林掌柜,老朽再怎么嘗也嘗不出里面到底添加了什么靈材,才可以讓人吃下后精神奕奕。”
  “這個……屬于客棧的機密,不好說。”林東有些為難,不管老者是什么人物,既然一口氣點了林記客棧所有的靈獸靈材和招牌菜,那九成九會是升級任務的關鍵。
  把他留下來住三天,無疑是必須的。
  然而,一個巔峰強者可不是一張金卡就能留客的,林東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應對。
  “無妨,這道菜能不能解釋一二?這樣的話,下筷之前也能有個準備。”老者手中的筷子,指向楓桐葉燉甲魚。
  林東點頭,開口解釋道:“此菜名為楓桐葉燉甲魚,乃是用楓桐葉五錢,肥壯甲魚一只,大蒜二兩,外加各種調料細火慢燉兩個時辰而成。食用后,可強身健體,延年益壽,對頭疼,心絞痛的人也有一定好處。”
  老者筷子伸出,夾了些許甲魚肉放入嘴中,細細咀嚼了片刻,淡然一笑:“里面,恐怕又有林記客棧的機密吧?”
  林東笑著點頭,立即將話題岔開到另一道程豹做的辣菜上面。
  等到把四道菜解釋了一遍,老者也挨個嘗了一遍,伙計敲門而進,又是四道菜陸續端上。
  從正午,一直忙活到傍晚時分,林記客棧的靈獸靈材和招牌菜才算全部介紹完,而老者也都是如出一轍,全部淺嘗即止。但態度,還算讓林東滿意,一直都保持著微笑,贊許聲也不少。
  這對升級任務來說,是個不錯的開端。
  “不知道前輩對我們林記客棧的酒菜滿不滿意?”林東已然改口,把一個八九十歲的老人稱之為老人家并不為過。但把一個八九十歲的巔峰強者稱為老人家,那就有些嘲諷人的味道了。反正之前用心神查探的時候,自己的實力必定也隨之暴露,還不如干干脆脆的用武界的規矩來稱呼。
  “還不錯!尤其是那七道辣菜,堪稱絕味。其它的雖不是絕味,卻也是頂尖。”老者緩緩點頭。
  林東笑呵呵道:“如果前輩覺得不錯,那就留下來逗留幾天再試試怎么樣?”
  老者笑著從儲物靈戒中拿出一張銀票,放到林東面前,徐徐道:“一萬兩銀子,不知道夠了沒有?”
  林記客棧的所有酒菜加起來,大概有千兩銀子就能搞定,林東卻將銀票拿在手上,又一次把問題給兜了回來:“夠了,有三五兩銀子就足夠了。不過,我們林記客棧一時拿不出那么多銀子找零,不知道前輩能不能逗留幾天,容我籌集銀子?”
  老者不再兜圈,開口道:“不瞞林掌柜,老朽對于留不留在林記客棧,有些猶豫。”
  “為什么猶豫?”林東有些暗喜的追問,猶豫,那就代表想過要留下來,解決不想留下來的問題,不就可以留下來了?比起對方壓根就沒想過要留下來,又是一個好的開端。
  “因為老朽路遇林記客棧時,感覺在林記客棧可以吃到不少讓老朽驚訝的酒菜。”老者不急不緩道:“本來,老朽是有事在身,打算隔空再來的。卻又突然感覺林記客棧里面,有著和老朽至關重要的人和事,所以,老朽就進來的。林掌柜邀請老朽入住,盛情難卻,老朽本不該拒絕,偏偏,又生出一旦答應入住,很可能是九死一生的感覺。”
  感覺,又是感覺。
  林東就弄不明白,堂堂一個巔峰強者,手掌驚天能量,怎么會把感覺這種虛無縹緲抓不住握不緊的東西放在眼里。偏偏,這位巔峰強者之前的感覺,似乎還挺靈驗的。
  盤算了一下,林東開口道:“前輩實力非凡,我們林記客棧做生意也是童叟無欺,何來什么九死一生,前輩說笑了。”
  老者緩緩搖頭,淡淡道:“老朽的感覺,向來無錯。”
  “那……不知道前輩怎樣才肯入住我們林記客棧。”林東也不遮攔了,在一個憑感覺做事,又有著巔峰強者實力的人面前,什么都是虛的。
  “不瞞前輩,我們林記客棧非常需要前輩入住三五天,原因恕不便明說,但絕無惡意。”
  “條件……老朽倒還確實有一個。”老者淡淡道。
  林東大喜,連忙道:“前輩請說!”
  “老朽一輩子極愛美食,對美食的材料和配方也求知若渴,若林掌柜能夠告知一二,九死一生也就不算什么了。”老者徐徐道。
  “七道辣菜行不行?”林東也豁出去了。
  “行!”
  老者輕捋著白須,緩緩點頭,他感覺,這已經眼前這位林掌柜的底線了,再拒絕,也問不出那兩道他最為好奇的兩道招牌菜的制作流程和材料。
第533章 大半輩子的仇敵
  條件談妥,林東親自帶著老者前往住宿樓給他安排房間,然后交代馬春一番好生招待之后,這才回到后院。
  猶豫了一下,林東敲了敲云嵐的房門。
  房門吱嘎而開,林東迫不及待的詢問道:“云嵐,你知不知道大漢國哪位巔峰強者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未卜先知?”云嵐黛眉微蹙,遲疑道:“有位自稱神算子的巔峰強者倒是有這個能力,但也算不上真正的未卜先知,只是預感比別人更強,而且也有五六十年沒有聽過神算子的蹤跡了。”
  “對,就是預感比別人強,想不到,還真有這種人物。”林東釋然,知道老者只是第六感強得恐怖而已,毛毛的感覺就好多了。
  砰!
  驀地,靠左第一間房子的房門驟然碎成木屑,鼎老頭猛然出現在了二人的身旁。
  “出什么事了?”這突起的變異,讓林東嚇了一跳。
  “你見過神算子?”鼎老頭一把抓住林東,詢問道。
  “見過,他就在客房里。”林東茫然點頭。
  “想不到,他居然還留在京城!”鼎老頭冷笑,不等林東二人反應過來,瞬間便消失在走廊上。
  “什么意思?”林東的臉色有些難看起來,鼎老頭這反應,毫無疑問是跟神算子認識。
  至于這認識,是好的方面還是壞的方面,林東很希望是好的方面,可鼎老頭的態度,加上他當年曾經被人在京城打傷,卻更像是二人有仇。
  搞不好,這仇還不小。
  難怪神算子說他感覺留下來會九死一生,原來是有鼎老頭這個仇敵。
  “不好!可千萬別打起來。”
  林東心中大急,這要是打起來,地點可是林記客棧的住宿樓,兩個老牌巔峰強者對攻,隨便一掌就足可以把整個住宿樓給掀翻了,要是出了人命,林記客棧再有實力也沒想在一兩年內恢復元氣。
  靈力狂涌而出,林東化作一抹殘影急速射向住宿樓,云嵐緊隨其后。
  讓林東重重松了口氣的情形出現,住宿樓的五樓,甲字五號房里面,鼎老頭和神算子并未打起來。一個吹胡子瞪眼,一個云淡風輕,看氣勢,鼎老頭更像個泥腿子,而神算子就要大氣富貴得多。
  當然,實力到底孰強孰弱,就有待考證了。幾年前,鼎老頭大敗而歸,無疑說明鼎老頭的實力稍遜一籌,但時過境遷,雖說幾年的時間,對巔峰強者的幫助不大,但林記客棧的修煉加成不是白給的。最高倍數下,短短三四年的時間,不亞于一二十年的時間。
  “什么狗屁神算子,來林記客棧之前,怎么就沒算到我鼎天也在這里。”鼎老頭朝著神算子不斷挑釁道:“你就個江湖騙子,有本事跟我出去,不把你挫骨揚灰,我就不是鼎天。”
  “手下敗將,不值一提!”神算子穩如泰山,安安穩穩坐在木椅上。
  “不值一提?是膽怯了不敢吧?幾年不見,神算子的膽子變得這么小了,傳揚出去,恐怕讓人笑掉大牙。”鼎老頭恨恨譏諷道。
  “手下敗將,不值一提!”神算子還是悠哉悠哉,全然沒有在意鼎老頭的譏諷。
  “那個……”林東剛想開口,卻被鼎老頭揮手打斷。
  “瞧瞧你,長得人模人樣,道貌岸然,實際上卻是草包一個,今天要是不應戰,我立馬就四處給你潑污水。J滛擄掠,吃喝嫖賭,神算子,就是個無恥敗類。”鼎老頭咬牙切齒道。
  “長得難看,就別出來丟人現眼。”神算子悠然回了一句,內容稍稍有些變化,卻也讓鼎老頭氣得火冒三丈。
  “該死,該死!居然敢說我長得難看,我才不像你這種披著羊皮的敗類。你連羊皮都沒有,說我難看,你更難看,胡子一大把,比山羊還難看。白得跟從棺材里爬出來的一樣,大晚上見到,足可以嚇死孩童。頭發白了,胡子白了,眉毛白了,怎么看都讓人覺得惡心。”
  鼎老頭怒吼連連,本來,他雖沒有經歷過大宗門培養心性的陣法,但實力達到他這種程度,定力早非平常人可以比擬。按理是不會如此暴躁的,但神算子是他大半輩子的仇人,只要見到神算子,他就火冒三丈。更別說,神算子還是在故意挑撥他的怒火。
  “息怒,息怒!”眼看鼎老頭氣得頭頂上都在貨真價實的冒著煙,林東感動之余,連忙上前把他給拖住。原本,對神算子的些許好感也隨之蕩然無存。
  親疏有別,本來,林東就是站在鼎老頭這邊的,要不是神算子關系到升級任務,而且又坐在住宿樓,他會毫不猶豫給鼎老頭幫一把手。而今,鼎老頭氣到如此程度,還能克制自己的脾氣不對神算子動手,無疑是明白他的苦衷,知道一旦打起來,他林東必定傷心得肝腸寸斷。
  再加上神算子把鼎老頭逼得這副模樣,說實話,林東都想拔刀相向。
  可真要拔了刀打起來,把神算子踢出客棧不難,林東相信,把他干掉也不難,難的是升級任務該怎么辦。
  把神算子干掉了,升級任務等于失敗,林東還沒試過升級任務失敗后是什么情形。或許是經驗值清到八級初期,或許是重新冒出一個升級任務,但也難保不會就此停住了升級。
  其它的還好辦,林東還能承受,可要是無法再升級了,他可就無法承受這個損失了。
  把神算子抓起來關在客房三天,再讓鼎老頭處置,同樣也是沒用。不說神算子的實力和巔峰強者的尊嚴,在茍延殘喘幾天和自爆身亡會不會選擇前者,光是系統這關就過不了。
  用強的,而不是對方自愿,林東不用想也知道屬于作弊,住三年也不一定能夠等到升級任務完成的系統提示。
  “看不出,堂堂鼎天酒尊,竟也只會虛張聲勢。一個心逆期八重的強者而已,真要動手的話,總不至于能拉得住你吧?”神算子淡淡幽幽再度添了把火。
  “有本事,你就跟我出去,不把你挫骨揚灰,我就不是鼎天。”鼎老頭面紅耳赤大吼道。
  “出去?外面風大雨大,這里能打,干嘛跑外面去風吹雨淋?難不成,你害怕被桌椅磕著碰著了?”神算子笑呵呵道:“再或者說,你就這個命,喜歡被風吹被雨淋?可你喜歡,又不代表我也喜歡。”
  鼎老頭氣得抓狂,幾次欲動手,卻又硬生生給忍了下來。那神情,要多憤怒就有多憤怒,要多糾結就有多糾結。
  眼看鼎老頭煎熬難耐,林東一咬牙,開口道:“老爺子,要戰就戰吧!后院后門口。”
  鼎老頭一怔,旋即飛逝消失。
  神算子皺了皺眉,看向林東,不解道:“這客棧,你不打算要了?”
  林東淡淡道:“要!”
  “可你要不了!”神算子悠然道:“我在故意激怒鼎天,你一個晚輩摻和進來,可就有些目無尊長了。后果,可不是你能預料的。”
  “那你沒有感覺一下,你的后果在我身上有沒有用嗎?”林東不以為意,他已經豁出去了,鼎老頭教了他御天訣,也給林記客棧做了好幾年的秘密武器,于情于理,都得先讓鼎老頭爽一爽再說。
  其它的,只能見機行事了。
  “既然如此……”
  神算子靈力暗涌,林東卻搶先一步,選擇將他踢出客棧,且目的地是后院的門外。
  后院里,鼎老頭蓄勢待發,在神算子出現的剎那,靈力驀然涌動,將他的身軀禁錮。而后,一掌推出。
  神算子剛從突然移動的錯愕中清醒過來,便覺身體被禁錮。大半輩子跟鼎老頭作戰的經驗,讓他第一時間便調集大量靈力強行將禁錮給推了回去。但下一秒,鼎老頭的手掌便擊了出來,處于被動中的他,只能倉促抵擋。
  轟……
  一聲石破驚天的巨響,鼎老頭的右掌雖被神算子一掌攔截下來,但一個蓄勢待發,一個倉促應敵,高下立判。
  鼎老頭紋絲不動,而神算子,卻急速倒飛而去。
  狂飛途中,神算子腳尖一點地面,竟驟然消失。
  “想逃?”
  以往遇上,神算子都能憑借感覺預判他的出手方式,因此屢戰屢勝,鼎老頭幾乎每次都是帶傷而逃,憑借速度上的優勢僥幸逃離。幾十次下來,幾乎都是如此。可今天的情形則完全顛倒過來,靠著先機,他明顯占據著優勢,只要能抓住這個先機,必定可以慢慢把神算子擊敗,擊敗大半輩子也無法擊敗的敵人。
  如此絕佳的機會面前,鼎老頭自然不會放過,一聲冷笑,心神開啟到最大,循著神算子的蹤跡追了過去。
  “咦,人呢?”林東和云嵐追過來時,二人早已無影無蹤,若非神算子的腳尖那一點,令地面多出一個小坑,甚至讓林東懷疑二人是否在這里打斗過。
  “看情形,應該是老爺子占優,不過也不排除神算子故意引老爺子離開的可能性。”云嵐沉聲道。
  “我去召集護衛,你去請風前輩。”
  林東立即作出安排,巔峰強者的速度,不是他的心神可以感應到的。想要追到二人,無疑得憑借從天空大規模的搜索。
  升級任務是小,鼎老頭要是被神算子算計出現什么意外,他這一輩子也難以安心,畢竟,神算子是被他留在了住宿樓。
第534章 激起馬蚤動
  趕回后院,林東立即通過運送門到達西南城,找到王六痣,讓他召集護衛和準備好鷹獸鳥以及訊號煙火。
  焦急等待中,云嵐和風岳齊齊趕來,三人等了沒多久,王六痣終于帶著過千護衛而來。
  一行人當即通過運送門到達峽谷客棧,林東三人跳上天蓬鳥。王六痣則帶人各牽上一只鷹獸鳥,通過運送門到達京城,再由后院起飛之后,峽谷中,天蓬鳥也展翅而起,以不輸于巔峰強者的速度朝著京城趕去。
  半個時辰左右,三人到達京城上空,找乘坐在鷹獸鳥上指揮的王六痣一問,京城百里之內,根本查找不到鼎老頭和神算子的蹤跡。
  林東一聲令下,一千多只鷹獸鳥在護衛們的控制下,開始不斷蔓延開。
  京城附近,頓時鬧騰起來。鷹獸鳥離地面并不算高,很容易被武者們察覺到。如此規模浩大的靈鳥當做坐騎,除了大宗門絕無可能,而沒有什么大事,大宗門是不會在京城弄出這么大陣仗的。
  毫無疑問,有驚天動地的事情發生。
  大漢國登記在冊的武者,不屬于宗門也不歸附大漢國的武者,各大宗門的弟子……全部都震動起來,一個個,怎么也猜不出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未知的恐懼,讓他們開始不斷出城,打探事情的由來。
  這一情形,也愈發加劇了天威閣的注意。京城里,京城外,一些面貌普通,很容易讓人忽略的人物開始涌向,內城、外城,各條街道幾乎全部都有這種人物。城外,這些天威閣的探子更多,雖密集程度不如城內,但覆蓋范圍卻極其寬廣。
  京城的世俗百姓、達官貴族們,顯然察覺到了這種異樣,一個個小心謹慎起來,竟導致繁花似錦的京城,街道上的人流量竟不如郡城起來。
  出乎不少人的意料,成立時日雖然上淺,卻在皇位之爭中占有不少作用,且是乾威皇帝著重培養的年輕才俊周正業兼管的空衛軍,竟對此沒有任何反應。
  周正業的為人,京城眾所周知,別說大宗門沒法拿他怎么樣,就算是乾威皇帝也照樣敢頂撞,朝中大臣更是輪著得罪了個遍。他都對這群突然出現的鷹獸鳥無動于衷,這肯定不僅僅是宗門方面的事情,很可能跟朝廷扯上了不淺的關系。為此,京城百姓和達官貴族們,更是人心惶惶。
  天空中,林東顯然無法預料因為他的一個決定,對京城造成了如此之大的影響,也因為他的一個決定,令乾威皇帝頭大無比。
  周正業不出動,加上又是一大群的鷹獸鳥,乾威皇帝不用想也知道是林記客棧搞出來的事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林記客棧竟還潛藏著這么大的一個勢力。
  一千多頭馴服了的鷹獸鳥,哪怕上面坐的都是普通人,真要作起亂,足以把整個京城搞得天翻地覆。
  一千多頭鷹獸鳥的出現,讓乾威皇帝愈發堅定了對林記客棧下手的決心,但也同樣讓他堅定了必須謀而后動,甚至可能需要設計林記客棧,讓林記客棧把天威閣逼出來下手才行。
  也正是因為如此,乾威皇帝才無比頭痛。他雖手握天下權勢,卻無法讓天威閣聽令,因此暫時無法對林記客棧下手,可林記客棧搞出來的事端,他又不得不想辦法擦屁股。
  這種時期,乾威皇帝希望京城人心惶惶,只有這樣,他才能洞察觀火,替他看中的繼承人清除障礙。可前提是,人心惶惶必須是他安排營造出來的,因為這之前,他會先保證有足夠控制局面的手段。
  林記客棧搞出來的人心惶惶,顯然打了他個措手不及,可又不得不把事情平息下來。
  京城里、內城里、皇宮中,氣氛可謂凝重無比。天蓬鳥上,林東的臉色也好不到哪去。
  每等一分鐘,他就會焦急一分鐘。為鼎老頭的安全,為升級任務,其郁悶,不比乾威皇帝好多少。
  “快看,是信號!”風岳驀然叫了起來。
  林東和云嵐瞬時扭頭,便瞧見西方數百里外,升起一團團的煙火。
  “過去!”林東一聲大喝。
  天蓬鳥一聲急鳴,朝著西面疾飛而去。分散各地的鷹獸鳥,也隨之朝著西方偏移了少許。
  眨眼間便到信號所在的上方,林東低頭一看,下方是一座高山。雖看不清人影,卻可以看到山上樹木成片成片的爆開,轟鳴聲滾滾上揚。
  “下去!”林東心安不少,能造成這幅情形的,必定是巔峰強者對決。而巔峰強者對決,除了鼎老頭和神算子,不可能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還在打,這無疑意味著鼎老頭還沒事,神算子也還活著。只要都活著,有紅燒風靈草,誰都死不了。
  天蓬鳥俯沖而下,百米左右,風岳迫不及待的飛躍而出。
  林東低頭一看,卻是鼎老頭和神算子無疑。一個御天訣加一雙肉拳,一個折扇舞動。二人的對決,并不怎么快,幾乎都是你一拳我一扇子,然后停頓片刻。但其威力,卻足夠驚世駭俗。
  鼎老頭一拳轟出,如同帶著驚雷和炸藥,轟鳴聲中,一個巨大坑洞便會形成,各種碎石、泥屑、木塊齊齊騰飛,將二人方圓千米完全籠罩。
  神算子一扇子揮出,就如一把巨大無可匹敵的鐮刀,余風過處,參天大樹、龐大巨石,齊齊斷成兩截,下半截不管地面有多硬也是不斷陷下去,而上部則都是沖天而起,足有千百米之高。
  如此轟烈的一場大戰,若在平時,絕對是讓林東受益匪淺的一場好戲。可現在,他卻無心觀戰,等到天蓬鳥離地五十幾米之后,和云嵐齊齊躍下。
  如意凳和青虹劍,不約而同的亮了出來。
  “鼎前輩,殺雞焉用牛刀,風岳代勞,送他個尸骨無存!”
  風岳落地之后,稍稍查看了下二人戰斗時的狀態,發覺竟是旗鼓相當各自受傷不小之后,一掌推出,加入戰團。
  神算子靈扇刺出,硬對一掌,朝后倒飛出去,目光凝重起來。
  風岳也是急速倒退,雙腳踏過,一個個腳印在地面出現。但后退的距離,卻短于神算子少許。
  這情形,別的不說,風岳的攻擊力無疑要強上一籌。
  當然,二人的真正實力,風岳還是要差上一截。就算是現而今對比起來,神算子也是略勝一籌。他畢竟成名百年,實力在整個大漢國,不說無敵的存在,卻也只有鼎老頭這種同樣成名百年的老古董才能抗衡。
  風岳右掌一開,一把天鳳椒塞入嘴中,再一開,一個黑乎乎的拳套悄然出現在他的掌中。
  將拳套帶上,風岳冷冷看了眼神算子,右腳朝前一踏,百米距離瞬間便至。
  “區區小輩,也來獻丑!”
  神算子靈扇一揮,澎湃浩瀚的颶風便朝著風岳迎了過去。
  颶風呼嘯,每一絲都更甚利刃,所過之處,碎石、木塊瞬間變成粉末。
  嗡!
  風岳不閃不避,一拳直直擊向颶風,在拳套與颶風接觸的剎那,一聲悶響驟然形成。下一秒,風岳的上衣驟然炸開,一條條刀痕瞬間密布于他的上本身,鮮血飛濺而起,令風岳頓成血人。
  “風前輩!”
  林東和云嵐齊齊殺出,卻在半途停了下來,只見風岳竟挺身進入到颶風當中。
  神算子目光微凝,下一刻,一聲怒吼聲在颶風中炸開,其音,竟把整個颶風的咆哮給掩蓋下去。
  轟……
  整個颶風,驟然爆開,已然變成血人的風岳,右拳威力如故,轟向神算子的胸口。
  神算子躲避不及,只得揮扇刺出,巨響聲中,二人再度倒飛而出。
  一個二十幾米,一個三十幾米,比起之前,又拉開了不少。
  神算子將紊亂的經脈平息下去,看了眼風岳右手上的拳套之后,目光移向鼎老頭,雖有些狼狽,但臉上卻依舊是云淡風輕道:“鼎天,看不出,你居然也喜歡玩以多欺寡這一套。”
  “我已經說過了,就你,有我就夠了,還沒資格讓鼎前輩出手。”風岳將經脈平息之后,立即又是一拳轟了出去。
  神算子卻不再硬敵,身形一晃,竟閃開至百米之外。風岳緊隨而至,卻又消失在百米之外。如此緊追不舍數分鐘,鼎老頭忽然道:“風岳,你讓開!”
  風岳驟然停下,欲言又止。
  “沒用的,他真要逃,能追上他的只有我。”鼎老頭淡淡道。
  風岳默然,之前神算子所展示出來的速度,他確實要稍遜一籌。
  “知道就好,鼎天,換個地方怎么樣?”神算子淡淡道:“你喜歡被人看猴戲,我可沒這個興趣。”
  鼎老頭哼哼了一聲。
  神算子瞬間消失,鼎老頭緊隨其后。數百里之外,再度暴起朵朵煙火。
  “風前輩,上來,我們追!”林東大喊道。
  風岳緩緩搖頭,無奈道:“再插手,鼎前輩的面子就掛不住了。”
  林東大搖其頭:“我們就在上邊看著,見情形不對再插手,別面子有了,命沒了。”
  風岳猶豫了一下,飛升躍上天蓬鳥。鼎老頭和神算子的狀態,他看的比林東和云嵐清楚,這是兩敗俱傷的一個局面。
  林東和云嵐跟著躍上天蓬鳥,一腳踩在起飛的印記上,林東那本是到嘴的追煙火三個字卻突然一頓,旋即竟喝道:“去京城!”
第535章 調解人
  “去京城干嘛?”
  眼看天蓬鳥調頭,風岳不由詢問道。
  “找人來給他們調解!”林東急急回了一聲。
  “找人來調解?”風岳啞然,看著林東的目光有些古怪起來。
  這恐怕是急糊涂了吧?
  神算子的脾氣,風岳不清楚,但鼎老頭的脾氣他卻很明白,想讓鼎老頭放過神算子,壓根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某個親近的朋友以死相逼,或他風岳,或林東,或云嵐,不拿條人命出來,是不會罷休的。可鼎老頭作罷,卻不代表神算子會作罷,等養好傷,保不準就會過來尋仇,后果更嚴重。調解,根本就無從說起。
  云嵐卻是心中一動,她有些明白林東是想找誰調解了。風岳來客棧比較晚,她卻是在林記客棧還窩在小縣城的時候就已經在了,只不過中途離開過一段時間而已。很多風岳不知道的事情,她卻清楚。
  眨眼間,天蓬鳥便出現在了京城城外的上空。
  掃了眼下方,發現隨處可見武者蹤跡之后,林東一招手,一直鷹獸鳥飛了過來。
  “你們等等,我去去就來。”
  跟云嵐和風岳打了聲招呼,林東躍上鷹獸鳥,拍了拍護衛的肩膀:“去慶王府。”
  護衛點頭,鷹獸鳥在他的控制下,直奔京城。
  一路翱翔飛到內城,盤旋片刻,找到目標之后,護衛一聲令下,鷹獸鳥朝著地面俯沖。
  下方,一群護衛緊張仰視。
  五十米左右,林東飛躍而下。
  “什么人?”護衛們齊齊上前,將林東給圍住。
  “我找慶王有事要談。”林東淡淡道。
  護衛隊長上下打量了林東幾眼,心神外放,卻發現根本無法穿透林東的氣罩。
  就這實力,足可以把在場的護衛全部打翻了。
  “稍等!”護衛隊長一揮手,一名護衛朝著內宅疾奔而去。
  不多時,劉秀大步走了過來,見林東和上方的鷹獸鳥,腳步一頓,旋即帶著笑容迎了上前。
  “林大哥!”
  “有點事找你!”林東點頭道。
  劉秀揮了揮手,護衛們瞬時散開。
  “你師父,是不是神算子?”林東詢問道。
  “林大哥怎么知道的?”劉秀愕然道。
  林東暗松了口氣,果然猜得沒錯,神算子就是劉秀的師父。
  “先上來,慢慢說。”林東快步閃到劉秀的身前,一把抓住他的肩膀,驀然躍起,輕松跳上鷹獸鳥。
  遠遠的,護衛們頓時馬蚤動起來。王爺被抓,他們這群護衛可是得負最大的責任。
  “沒事,你們退下!”劉秀揮手道:“本王很快就會回來。”
  護衛們有些不知所措,林東身前的護衛隊成員卻已然開始控制鷹獸鳥遠遁。
  “神算子怎么沒教你靈技?”林東頗為好奇,他之所以認定神算子是劉秀的身份,在于劉秀當年之所以跑到西南城去,是因為被師父指導前往西部尋找他命中的貴人。原本,林東對劉秀口中的師父還有些不屑,認為就是個神棍,但見識到神算子之后,他才明白確實有人的第六感可以強到這種程度。
  再加上神算子一直都在京城,劉秀的師父若另有其人,同時出現兩個不為人知的神棍可能性不大。唯一讓林東有些懷疑的,只是神算子為什么沒有較劉秀靈技。
  哪有不教徒弟靈技的師父。
  “師父的靈技,我學不會……”劉秀的回答,讓林東有些無語。
  原來如此,難怪如此。
  “事情是這樣的,今天中午,神算子來林記客棧……”林東將前因后果解釋了一遍,開口道:“找你過來,主要就是為了讓你試試能不能把兩人的火氣給勸熄。你是神算子的徒弟,鼎老爺子當年也非常喜歡你,為此甚至不惜拉下臉找云前輩要逆經丹,可以說,你跟他們兩位關系都不淺。恐怕也只有你才能讓二人化干戈為玉帛,就算不能化干戈為玉帛,能讓二人就此放棄仇怨也不錯。”
  “行,我試試!”劉秀咬牙應承下來。
  林東拍了拍的肩膀,笑道:“我知道這事可能讓皇上發現你跟林記客棧有瓜葛,對你爭奪皇位不利,但事情緊急,我也找不到其他的辦法。”
  “林大哥放心,老爺子和師父都對我恩重如山,別說區區小事,讓劉秀放棄皇位,劉秀也絕不會皺眉。”劉秀信誓旦旦道。
  這話,林東自然不信,但劉秀能夠同意去勸阻二人,已經難能可貴了。
  “對了,如果能勸阻二人,你想辦法把神算子留在林記客棧住三五天。”林東開口道。
  “留在林記客棧?”劉秀有些不解。
  “原因你就別問了,反正對神算子沒任何損失。如果你能做到的話,我給你引見個人。”林東笑道。
  劉秀心中一動,驚呼道:“清流王?”
  “聰明!”林東忍不住贊了一句。
  劉秀詢問道:“林大哥,你和清流王的關系密切到了什么程度?”
  “他的獨子做了二十多年的奴隸,現在只認我一個人。”林東輕描淡寫道。
  劉秀雖想極力克制,卻還是忍不住露出了狂喜之色。
  盡管清流王是盡人皆知沒有子嗣,但林東的話,他卻毫不懷疑,因為沒有騙他的必要。清流王的獨子只認林東,這無疑意味著,林東要清流王往東,清流王是絕不可能往西的。這關系,遠比他猜測的忘年交更加牢不可破。
  本來,得知清流王三天兩天上林記客棧,劉秀就想過能不能讓林東幫忙牽線搭橋,后來想想還是作罷。因為他知道林東不喜歡介入皇位之爭,跑過去碰個釘子,反而把雙方的關系給疏遠了,得不償失。
  讓劉秀沒有想到的是,林東竟主動要把清流王介紹給他,而且跟清流王的關系,也達到牢不可破的程度。這也就等于,清流王必定是站在他這一邊,對他競爭皇位,有著極其重大?br />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ijqsak.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黑龙江体彩六加一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