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超級客棧系統-第159部分

頭部隊來到小草原的中央之后,開始以林東等人十米為圓心,擴散而開。
  一層、兩層、三層……包圍圈越來越厚,帶給內部的壓力也越來越大,身處壓力的中心,林東卻是波瀾不驚,甚至連眼睛也沒有睜開,仿佛什么也沒有看到,什么也沒有聽到,他只是來這小草原曬太陽的。
  頃刻間,林東等人的外圍,巨大的包圍圈中,又多了一個由三千多名山匪組成的小包圍圈。
  小包圍圈的一邊,悄然讓開了一個口子。一名四十出頭,虎背熊腰上布滿了條條刀疤的中年巨漢走了進來。那如銅鈴般的巨眼中,煞氣,在無限膨脹。
  此人,正是骷髏寨寨主梁飛虎,一個殺人如麻,嗜血成性,堪稱這十幾年來,大漢國最兇狠的人物。
  “就是你們幾個?”
  梁飛虎厲聲大吼,其音,震得草皮都在簌簌發顫。
  “什么玩意,把名字報上來!”喬天浩抖著腳,二流子一般斜睨著梁飛虎,對他的音量絲毫不杵,江奎的獅子吼,比這威力大了何止千萬倍。
  “好大的狗膽!爺爺絞爛你的舌頭。”
  梁飛虎的身后,驀然射出一個人影,直奔喬天浩。手中,一把綠油油的匕首閃爍著寒光,上面涂抹了劇毒的可能性極大。
  十多米的距離瞬間而至,山匪手中的匕首,帶著一串耀眼的寒光,幻化成無數個光點,取向喬天浩上半身的所有要害。
  喬天浩不屑一顧,手腕一抬,玄鐵菜刀瞬間舞出數以千百計的刀光,以壓倒性的數量,朝著山匪渾身上下包括身后的每一寸地方罩去。
  唰唰聲不絕于耳,細小的布片帶著一滴滴鮮紅的液體,繞著山匪快速的飛舞旋轉,令山匪的周身,如同瞬間爆發出顏色單調到只有兩種,卻極其絢麗的煙花。
  砰嗵一聲響,山匪朝后栽倒而下,整個人,不著片縷,似從血池中撈出,覆蓋著一層厚厚的血水。再看喬天浩,如同什么也沒有動過一般,正用玄鐵菜刀的刀尖將指甲縫中的泥土給剔出。而玄鐵菜刀,也如同他的主人,散放著笨拙的光澤,不染半滴血液,在剔出泥土之后,靜靜的給主人修著指甲。
  “好!”
  “夠快,夠利,給梁飛虎這狗雜碎也來一次。”
  “這刀法,快得都能趕上爺爺了。兄弟,把梁飛虎給干掉,我們飛云寨招你做二當家。”
  “他媽的,老子才是飛云寨的,有本事亮真名,敢栽贓給老子的山寨,不滅了你全寨,老子就不是陳飛云。”
  數百米的距離而已,擋著幾十層的人而已,絲毫阻止不了一些實力強悍的山匪用心神探查里面的熱鬧。眼看喬天浩以一招神鬼莫測的刀技將骷髏寨有名的快手干掉,用比對方更快更絕的手段狠狠扇了骷髏寨的人一巴掌。周圍看熱鬧的山匪們,頓時熱鬧起來。
  梁飛虎的臉上,透著股不同常人的鐵青。
  骷髏寨,居然有人敢明刀明槍的打臉,被打的,也間接包括他梁飛虎本人。
  身后,數百山匪拎刀轉身,直奔那些叫嚷起哄的方向。另有數名實力強悍的小頭目,揮手擋下了急欲上前的手下,一步步將青草直接踩成草屑,竟是親自上陣。
  喬天浩一邊休整著指甲,一邊慢條斯理的上前,才幾步,被程豹抓著后領給拎了回去。
  “繡花一樣刀,留著待會兒混戰,現在用不上。”
  喬天浩齜牙咧嘴,卻不敢反駁。此刻的程豹,渾身透著股煞氣,那煞氣,甚至還要強過大漢國最為兇狠的山匪梁飛虎一籌。
  “小子,死吧!”
  四名小頭目齊齊躍起,手中的大刀,先后朝著程豹的腦袋急劈而下。
  程豹不閃不避,就那么站在原地,任由大刀斬下。
  打頭的小頭目大喜,靈力狂涌而出,誓要將程豹一分兩半。
  嗆!
  狂暴的刀鋒,正中程豹的額頭,結果,卻是一聲嘹亮的脆響爆發而出。那刀鋒,竟瞬間扭曲崩斷,一片片刀片四散而開。
  大刀脫手而出,小頭目心中大驚,右腳踢出,直取程豹的咽喉。
  啪!
  一聲脆響,小頭目只覺腳尖傳來一股劇痛。
  程豹手腕一揚,大刀插入泥土當中,右掌緊抓小頭目失去知覺的右腳,猛然一拽。
  小頭目的身軀,不受控制的朝著程豹飛去。
  雙手伸出,猛然抓著小頭目的腦袋,程豹猙獰一笑,竟抱著他的頭,朝自己的腦袋上猛力的撞了過去。
  砰……
  一個沉悶,猶如西瓜遭受巨力積壓的聲音在二人頭部的中央爆發而出。
  紅的,白的,齊齊飛濺,撲了程豹的一臉,沾滿了他的胸前,覆蓋了他的雙腿。
  右手放開,伸出二指,嗤的一聲,程豹的雙指,沒入到小頭目的眼眶里。
  而后,竟是帶著小頭目的腦袋,驟然朝著地面一拳砸了過去。
  轟……
  小頭目的腦袋,在程豹的右拳下,爆成一堆紅白相間的液體。
  等到程豹起身,第二名小頭目才剛剛殺到,一切都只上在眨眼間完成。
  身后,喬天浩狠狠吞了口唾沫,看著那尊如同殺神降臨的身軀,這一瞬,他總算明白了。那個他一直忍不住招惹,卻又一次次腹誹對他下手太重的男人,其實真的把他當成了同伴。而他,也不該站在這個地方。
  他真正應該站的位置,是眼觀鼻鼻觀心,正在一邊盡量保持充耳不聞的林東他們那里。
第501章 一招制敵
  嗆……
  又是一聲嘹亮的脆響在刀鋒和程豹的腦袋之間響起,結果,也幾乎是如出一轍。金刀還牢牢的插在身后的泥土中,程豹僅憑肉體將第二名小頭目給抓住,用極度殘忍,心性達到林東的程度也不忍目睹的狠辣手段,將對方的腦袋給擊成一灘爛泥。
  第三名小頭目和第四名小頭目稍稍有些區別,不再是被徹底爆頭而亡,而是整個身體被徒手撕成了碎塊。那一刻,程豹更像是一頭充滿了血腥味的野獸。
  轉瞬間連斃三人,而且手段殘酷狠辣,這情形,令遠遠觀戰的山匪們,徹底陷入了瘋狂當中。他們不斷叫喊著,拼命揮舞著,血液在沸騰,在燃燒。瘋狂的大腦,甚至讓有些山匪無視那些將大刀朝著他們腦袋披下來的骷髏寨山匪。
  他們是山匪,是極度瘋狂的山匪,是嗜血成性的山匪,程豹的舉動,引起了他們的共鳴,讓他們仿佛在親手虐殺骷髏寨的山匪。
  “心逆期二重!”
  梁飛虎那如同兩個山洞般的鼻孔,在微微抽動著,心神外放的探查下,程豹的實力,讓他激動,讓他急欲想光著膀子把程豹給撕成肉末。
  感應到對方的查探,程豹也隨即用心神反測了一下,發覺此人同樣也是心逆期二重,不由出言詢問:“你是寨主?”
  “你們是那家客棧請的幫手吧?”梁飛虎冷笑道。
  “我在問你話!”程豹冷聲道。
  “躺下再問!”
  梁飛虎手掌猛然張開,一柄長達四五米的狼牙棒出現在了他的掌中。黝黑的外形,猙獰的牙釘,整條狼牙棒,配合梁飛虎那壯碩的身軀,給人以暴戾膨脹的感覺。
  一腳,穩穩朝前踏出,腳掌落地的剎那,方圓百米的地皮竟顫抖起來。無數野草騰飛而起,帶著泥屑,無風亂舞。
  迷離的野草與泥屑的中央,巨大的狼牙棒揚起,朝著程豹的腰間橫掃而去。
  轟……
  狂風呼嘯,草皮一塊塊炸開,交織在半空,形成一片綠色的風團。
  程豹的身軀,在巨力的推動下,朝著一側慢慢移去。雙腿,竟刺入泥土,隨著移動不斷深入。
  等到澎湃巨力消失,綠色的風團下墜,程豹的雙腿,已然深入地面半米之多。
  “說,這家山寨的寨主在不在場!”
  程豹咆哮大吼,聲音在靈力的推動下,直沖天際。
  “他就是梁飛虎,梁飛虎就是骷髏寨的寨主!”
  一人也毫不畏懼骷髏寨的報復,大吼著回應起來。霎時,無數的回應聲不絕于耳。所有的聲音都在證明一件事,程豹對面站著的,就是梁飛虎,梁飛虎就是骷髏寨的寨主。
  “果然!”程豹右手一揚,數米外,金刀顫抖了幾下,飛入他的掌中。
  梁飛虎揚起狼牙棒,隨意掃了眼,用五階靈礦打造的牙釘居然被崩斷了數根。
  “掌柜,該你出手了。”程豹卻并未再理會梁飛虎,他有信心拿下對方,卻需要耗上不少的時間。此刻的他,血液已經在燃燒,蘊含在血液中的瘋狂和嗜血,已經被徹底的激發。他不想浪費任何時間,他現在只想殺戮,一拳一個,一刀一排,殺一個血流成河。
  林東雙眼微開,輕輕一揮手:“動手!”
  江奎五人,齊齊暴射至程豹的身旁,六人瞬間形成一條筆直的直線。
  “掌柜?”梁飛虎的目光,移向了林東。
  林東不語,靈力暗涌,不可抗拒的力量瞬時將梁飛虎包裹。
  咔嚓聲,不斷在梁飛虎的身上暴起,他在瘋狂的抵抗,這抵抗的瘋狂程度,甚至令他周身的骨骼不斷折斷。可盡管如此,也無法阻擋那股力量的控制,那力量,澎湃而浩瀚,哪怕是一分一毫也無法撼動。
  “你到底是什么人?”梁飛虎不顧周身骨折,厲聲大喝。他不信眼前這一位年不過三十的人物,會有著自己五重反抗的實力。
  他更不信,什么掌柜能有這種實力。
  這已經不是世俗該有的實力,就算是天威閣,就算是大宗門,這種強悍的實力,這么年輕的年紀,也絕對屈指可數。
  這種人,不該和一個山匪有什么交集。
  梁飛虎想不明白,不過是找家客棧的麻煩而已,怎么就惹出了這種人物。
  林東卻沒有多想,伸手抓住梁飛虎的脖子之后,也沒問他幕后主使是誰,靈力涌出,在進入經脈時稍稍遭遇些許抵抗,而后便是長驅直入,一路瘋狂摧毀下去。
  頃刻間,梁飛虎的丹田和經脈便完全毀壞,哪怕是有九階煉丹師出手,也將無力回天。
  遠處圍觀的山匪們,是徹底癲狂了。這一幕,絕對是他們這輩子見過的最爽、最痛快、最解氣的一幕。
  骷髏寨的寨主,兇名就算在崇平山的山匪之間也擁有極大的威懾力。而這些山匪,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搬掉骷髏寨這座壓在頭頂的大山,成為京城乃至整個大漢國赫赫有名的山匪。
  盡管梁飛虎不是他們輕描淡寫一招擊敗的,但這快感,同樣無比的強烈。
  “一刀宰了梁飛虎,從今往后,我天魁寨就把你們幾個當成貴賓。你們走過的地方,我們天魁寨保證當成圣地。”
  “沒錯,宰了梁飛虎,挖心掏肺,我們琉楓寨負責在這里給他建墳墓。心一座墳墓,肺一座墳墓,胃一座墳墓……從今往后,這里就是我們琉楓寨上上下下所有人的茅坑。”
  “茅坑?那梁飛虎豈不是天天都不愁餓肚子了?兄弟們,抬口油鍋過來,應該把他炸了吃進肚子里去,讓他變成大糞。”
  鬼哭狼嚎的聲音,在四周不斷奏響。那些山匪,因平常不敢招惹骷髏寨,個個都憋著口怨氣,將梁飛虎被抓,知道他在劫難逃,自然是搖旗吶喊,甚至已經有人開始叫喊愿意出高階買下他的一塊肉來嘗嘗。
  骷髏寨的山匪們,哪曾受過這種疾風,刀光閃耀,瞬時分成兩撥,一撥疾馳而出,殺向周圍的山匪。另一撥嗷叫著,揮舞著大刀,朝著林東狂沖而來。一個個,企圖將林東斬成肉泥,而后把梁飛虎營救出來。
  掃了眼怒氣沖沖的山匪,林東依舊穩坐在木椅上,甚至于,那本睜開的雙眼,又微微閉了起來。
  這趟小草原之行,他的任務只是壓陣,除非出現強悍的人物,否則他不打算出手。一則以程豹六人的實力,還不足以會敗在一個山寨的手上。二來,也可以把骷髏寨的山匪們當成一次練兵的對象,可以讓程豹六人的配合更加嫻熟。三來,林東也不愿手染太多鮮血,盡管這些山匪都是罪不可赦,但他們,始終還是人,林東不想變成手持利刃的屠夫。
  林東的腳下,梁飛虎咬牙切齒的瞪著他。眼中,除了濃烈到足以把普通人給嚇死的殺氣之外,似乎還蘊藏著什么。
  他這一輩子,從未后悔過什么事,可這次,在經脈丹田盡毀帶來的劇痛中,他后悔了。一個把自己當成小雞般擊殺的人物,再加一群實力強悍下手狠辣的手下,想要滅亡骷髏寨,幾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他不怕死,也從沒想過骷髏寨能夠雄霸崇平山多少年,按崇平山這數百年來顛不破的慣例,前三的大寨,存在的時間永遠不可能超過十年。他早就有了被人殺死,骷髏寨被滅的覺悟。可僅僅是因為得罪一家客棧,他不甘心。
  一家客棧而已,怎么能導致一個縱橫山匪界的大山寨被滅?這會讓骷髏寨被滅十幾年后,仍舊成為山匪之間一個笑柄。梁飛虎毫不懷疑,將來有什么山寨出了膽小如鼠的異類,第一個搬出來的,肯定是骷髏寨。內容毫無疑問是骷髏寨惹了某家客棧,然后傻不拉幾的送上門被人家給滅掉,寨主,小心駛得萬年船,千萬別成為第二個白癡骷髏寨。
  光想想,梁飛虎的心就如同有無數貓爪子在不停的抓撓,這感覺,比全身經脈被震碎還讓他難受。
  “告訴我,你到底是誰?”梁飛虎實在受不了心中的抓撓,恨聲問道。
  “林記客棧掌柜,林東。”林東隨手一丟,梁飛虎跌倒在地,身軀不停的抽搐起來。
  “不可能,有你這實力,憑你的年紀,不管是在天威閣還是在大宗門,都是拼命用靈材靈丹培養的對象。像你這種人,在成為巔峰強者之前,根本就沒有時間出門,更別說到世俗開一家客棧。哪怕是有天大的事情,也用不著你出面。”梁飛虎嘶聲大吼,額頭,汗如雨下,一條條青筋在激烈的跳動著。
  林東沒有理會,心中也不怎么贊同這句話。像云嵐,不就一年有半年的時間可以在外面游歷,愿意的話,只要安全沒問題,甚至可以兩三年不回宗門。雖然這跟天劍宗的宗主云蒼穹本身也喜歡游歷有關,但其它的宗門難保不會有同樣寬松的宗規。
  “你是天威閣的人?”梁飛虎怒極道。
  林東不置可否,他壓根就沒興趣理會梁飛虎這位山匪頭。要不是有林記客棧這個牽絆,以他的實力,梁飛虎甚至沒資格讓他浪費幾天的修煉時間跑到這里來。
  更何況,跟梁飛虎聊得再投緣,林東也不信他會把幕后主使給招出來。
第502章 極品大廚的威力
  “不對,你要是天威閣的人,根本就用不著為了一家客棧來親自尋仇,滅一家大山寨,對天威閣來說,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不對,你也不該是宗門或是不受大漢國約束的人,要不然,你沒膽子殺這么多人。”
  林東沒興趣聊天,梁飛虎卻不同,他的腦袋一團漿糊,許多事情都弄不明白,而這些東西,又關系到他和整個骷髏寨的生死。
  最讓他糊涂的是,一口氣滅殺數千山匪,看手段,甚至還打算把骷髏寨給一網打盡。他實在想不通,對方到底屬于哪方勢力。無論是天威閣的人,再或者是宗門的人,都解釋不通。
  其實,梁飛虎漏算了一點,林東是大漢國愿意接受律法制約的在冊強者。
  在冊強者,殺人方面,比不受大漢國律法約束的武人和宗門更嚴。雖然有殺人無罪的特權,但這特權的條條框框也不少,如不是事出有因不得濫殺無辜,武者一年不得超過十個,強者一年不得超過百個……不同之處在于,不限數量的對象當中,不僅有跳出法律約束的武人和宗門弟子,而且包括了山匪。
  登記在冊的武人,在大漢國同樣是一個很特殊的群體。他們愿意接受大漢國的制約,愿意在大漢國遇到危機時接受召喚,平常時候卻并不效忠大漢國。可以說,登記在冊的武人,屬于半個天威閣人,而天威閣平常又無法調動這批人。再加上這批人人數眾多,兼且總體實力不俗,為了籠絡住這些人,大漢國根據這些人的實力不同,每月都會分發多寡不同的俸祿。為了震懾這批人,也規定每年都必須進行年測,境界提升后必須盡快重新登記,否則將被視作騙取天威閣的俸祿,遭到天威閣的追捕。
  而為了讓這批人在大漢國確實遭到重大危機的時候不會袖手旁觀,天威閣也在不遺余力的培養他們的責任感,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鼓勵他們給商人或商隊做護衛。為此,殺人方面也有一定限度的放寬,如被殺對象本就有罪者,按罪行的大小,十個或百個才算殺人一個。被殺者本就罪該處斬的,不計入殺人數量當中。
  窮兇極惡的山匪,自然包括在了罪該處斬的人里面。
  可以說,林東他們幾個,滅了骷髏寨,并不違反天威閣的規矩。當然,一口氣殺這么多人,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也會被天威閣劃入嗜血好殺,需要日夜派人盯著的對象當中。但只要一日不違反天威閣給注冊武者定下的規矩,天威閣就一日不會把他們列入追捕的名單。
  林東壓根就沒想過干濫殺無辜或者欺男霸女這種事,自然不會在意被天威閣劃入嗜血好殺的行列。反倒是乾威皇帝會因此制定出更為縝密的計劃才是他擔心的地方,好在有楊順這個眼線,能夠及早知道計劃的內容或者時間,早作準備也不會增加太大的難度。
  眼看林東始終保持沉默,梁飛虎放棄了,縱有再多的不甘,縱然對林東再怎么不滿,他明白都是徒勞。比起普通人,甚至絕大部分的宗門弟子,他的承受能力都要強許多。
  在梁飛虎放棄再開口之時,骷髏寨的山匪們,已經殺到近前。而程豹六人,也齊齊發動了攻勢。
  江奎驟然張開大嘴,一股股音波從他的喉嚨中噴灑而出,將前方的山匪全部覆蓋在內。聲音所及,山匪們齊齊丟下武器,緊緊抱著腦袋哀嚎,就連音波薄弱的地方,再或者并非江奎音波所針對的地方,山匪們也因為這突如其來的滾滾驚雷而沖勢受阻。
  程豹的金刀猛然揚起,一招橫掃千軍,金芒便暴漲二三十米,如砍瓜切菜般將數以百計抱頭哀嚎的山匪給劈倒。沖在最前排的山匪,除了一些小頭目大頭目級別的人物,更是從中分成了兩截。
  李尋的手中,一把把的縫衣針正在不斷減少,以連林東都難以分辨的速度,連成一條條直線,將那些前排的小頭目和大頭目的心臟刺穿。
  僅是他們三個,一招內,便滅了實力不等的山匪近百人。而這些山匪,實力最差的也有心神期二重。
  玉玲瓏三人紋絲不動,在山匪們只是一窩蜂沖過來,沒有形成有序沖鋒的情況下,也根本就用不著他們三個出手,有程豹三人,就足夠保證沒人能夠踏進他們的身前十米之內了。
  六人一直并排,繞著林東開始快速推進。從上俯視定可以見到,六人如同一把筆直的巨柱,以林東為中心,快速的旋轉著,所過之處,滴水不漏,沒有一絲一毫的雜物能夠進入他們的掃蕩范圍之內。
  山匪們也不都是愣頭青,只是半個來時辰,眼看久攻不下,外圍又有大群山匪虎視眈眈,幾位受傷的當家一商量,圍攻的隊伍開始有了條理。
  減少了無組織的沖鋒所存在的缺點,程豹六人的壓力,也明顯大了起來。時不時,開始有漏網之魚出現。當然,情形也僅限于此,不過是玉玲瓏三人終于有了用武之地罷了。
  六個心逆期一重到二重的強者,人手一兩件九階靈器,個個都是九階靈技,再加上相輔相成,又每人帶了幾瓶回靈丹,配合之力也遠高六人單獨累加的總和。縱使骷髏寨的山匪多達數千,且在不斷增加,而最差的也是心神期二重,幾位當家更是邁入強者之境。在他們六人面前,依舊是蚍蜉撼樹,必敗無疑。
  更何況,外圍的山匪們也沒閑著,痛打落水狗這種事,是他們的強項。而且對方還是壓在他們頭上的頂級山寨,自然是使出渾身解數,每人都想殺一兩個過過癮。
  一場屠殺,在林東一招把梁飛虎給虜獲之后,已經注定。
  六對數千,林記客棧的極品大廚們,第一次聯手合作,便爆發出了符合林東預期的能量。沒有人能在他們聯手之下存活,就算是林東以心逆期七重的遇上他們,受傷也是在所難免。江奎的獅子吼,程豹的恐怖防御和攻擊,李尋那無跡可尋的暗器,喬天浩快到瞬間千百刀的手速,玉玲瓏輕飛如燕的敏捷,花無月變化多端無窮無盡的劍法……六人之力,只要敵人的實力沒有高到可以秒殺他們的程度,足以確保性命無憂。若能保證有足夠的回靈丹,甚至可以和他們連氣罩都攻不破的心逆期八重強者一戰。一旦能將對方的靈力耗盡,勝負難料。
  高懸在天空的太陽,似乎無法忍受那沖天而起的血腥,開始朝著西面不斷移動,最終,沉入了地平線。
  殺戮,漸漸平息下來。昏暗的小草原上,彌漫著刺鼻的血腥,朦朦朧朧中,可見那本該是綠油油一片的草地,沾染著數不清的暗紅色血液。而中央的位置,更是被暗紅色全部覆蓋,從中,找不到任何的綠意。
  一地的尸體,在夜色下,顯得凄涼無力。如果說,中央那如同雕塑一般,在木椅上坐了一個晚上的林東似掌控著黑夜的魔王。身旁,程豹六人就是魔王手中的鐮刀,毀滅任何一切膽敢褻瀆魔王的人和物。
  隨著李尋一串繡花針飛出,小草原上的戰斗,正式宣告進入了短暫的結束。
  林東沒有動,程豹六人則是就地盤坐,心無旁騖的進入入定狀態。他們相信,有林東在,哪怕身處驚濤駭浪當中,他們也是安全的。
  時間,在暴風雨過后的寂靜中慢慢消逝。小草原的外圍,零零散散的尸體旁,已經開始有山匪耐不住寂寞,悄聲無息的起身離開。每一個,走時無不都默默的掃上一眼小草原的中央,目光中,帶著瘋狂與敬畏。
  一下午和半個晚上的時間,六個人,殺了包括骷髏寨幾位當家,以及陸續趕來的數千援兵,共計七千山匪。
  這戰績,是不含半點水分的千人斬。
  沒人會懷疑,這六個人擁有屠滅整個崇平山所有山匪的能力,更沒人會懷疑,六人中央始終沒有出手的林東,是比任何山匪都要兇狠的殺神。否則的話,又豈能讓六個千人斬心甘情愿的充當護衛。最開始那一招擒獲梁飛虎的手段,也是個不小的證據。
  凌晨時分,在沉寂了兩個多時辰之后,終于從小草原的一角再度殺出近千的山匪。這些人,無疑都是骷髏寨派駐在外打劫肥羊,或是執行什么大任務的山匪。
  結局,自然沒有多少懸念,程豹六人出手,別說千八百個山匪,再加十倍,他們也能清得一干二凈,不同的地方只是人多花的時間就多一些,人少,花的時間也因此大幅減少。
  旭日升起,第二批骷髏寨在外得到消息的山匪殺了過來,可惜,人數只有三百出頭,被守在外面看熱鬧的山匪們毫不猶豫的截了下來。沖到程豹六人身前的,唯有幾名大頭目和小頭目。
  沒等他們開口質問,程豹一刀把他們齊齊劈飛,李尋的飛針緊隨其后,沒等他們幾個落地便將一串串的飛針送入他們的心臟當中。
  一次小規模的沖鋒,就這么宣告失敗。
  再后面,圍觀的山匪們越散越少,他們也明白坐吃山空的道理,大熱鬧看完,小熱鬧面前,還截殺抓肥羊更為重要。更何況,骷髏寨滅了,崇平山的大山寨必定人人覬覦骷髏寨的地位,注定得發生一場規模宏大的火拼。而小山寨,也難逃被卷進去的命運,都得回去好好籌劃籌劃,看能不能在其中撈到點好處。
  圍觀的山匪少了,聞訊趕來的骷髏寨山匪也同樣一次比一次少,用不著程豹出手,便被外圍的山匪給一一截殺。偶爾跑進來幾個膽大妄為想要跟林東他們套套交情,帶著好酒好肉上前的山匪,被程豹一刀毫不領情的斬成了兩截之后,竟大半天再無一個山匪靠近。
第503章 引蛇出洞
  三天后,林東站了起來,小草原的周圍,山匪已經所剩不多。這些人,已經不再是存著看熱鬧的心思,他們會留下來,是更想知道林東七人的身份。
  這身份,自然沒人會告訴他們。以林東等人的速度,也不可能有人能夠跟上。
  夕陽西下,草原上,經過一陣小雨的清洗,已經恢復了綠意盎然。唯有七人東面三十幾米外的一個巨大焦地,顯得有些怵目驚心。見證過這場殺戮的人都知道,那里,有著近萬具尸體的骨灰被風吹散。
  “掌柜,不等了?”
  見林東這架勢,程豹六人都站了起來,喬天浩更是一臉意猶未盡。論心狠手辣,他現而今已經對程豹五體投地,但論及對這場殺戮的興奮,兩年多沒有出手殺人的程豹反而略遜他一籌。
  “不等了!”林東揮了揮手,三天的時間,已經足夠骷髏寨分散在其它地方的山匪得到消息并趕過來了。偶爾一些沒有得到消息的漏網之魚,加起來估計也不會超過百個。這些人,會請到高重強者的可能性已經微乎其微,他自然已經沒必要再留在這里坐鎮,就算是程豹他們六個,也完全可以回去重新投入到他們極品大廚的主業當中。
  這剩下的漏網之魚,到時候派幾個護衛過來就已經足夠了。林記客棧的護衛,平均實力已經達到心神期七重,處理一些雜魚只是小事一樁。
  聞言,程豹六人開始忙活起來。
  骷髏寨的山匪,他們并未殺絕,除了做誘餌的梁飛虎之外,還有二十來個小嘍啰。這些小嘍啰,都是林東吩咐程豹他們精挑細選出來的。想滿足條件,首先得是沖殺在后面的山匪,其次是實力只在心逆期五重的山匪,然后還得有過猶豫是不是逃跑的山匪。
  除此之外,還得運氣夠好。滿足上面條件的山匪,算一算其實也不少,六七十個是肯定有的。而林東,卻只要二十來個,這數量,還是上限。沒有三里挑一的運氣,現而今都只是一撮滋養小草原的化肥。
  用麻袋將梁飛虎和這二十來個小嘍啰給裝好,然后三個三個綁在一起,一人往肩上丟一個,程豹左右兩肩各扛一個,準備就緒之后,齊齊看向林東。
  將木椅放回移動柜臺當中,兩手空空的林東一揮手。
  程豹六人朝著京城方向暴射而出,竟頃刻間超越在外面駐守的山匪,消失在夕陽下。兩手空空的林東,掃了眼四周零散的山匪們,身形瞬間消失,沒有一人可以看清他消失的軌跡。
  小草原上,頓時只留下三五一群的山匪發出陣陣驚呼與不停的四下張望尋找林東。
  先程豹六人一步回到客棧,林東立即前往前院敲開馬春的房門。
  “掌柜,已經辦好了?”馬春詢問道。
  林東點頭,吩咐道:“你先去調派一隊護衛到后院集結。”
  “行,我這就去辦。”馬春當即火急火燎趕往后院。
  林東隨后也到達后院,不多久,馬春帶著一隊護衛從雜物間中出來。尚未來到林東身邊,人影頻閃,程豹六人先后帶著麻袋飛躍進來。
  “哪個是梁飛虎?”林東詢問道。
  程豹將左右兩肩的六個麻袋全部丟了出來,解開其中一個,里面露出了半個腦袋,正是梁飛虎無疑。
  將裝有梁飛虎的麻袋重新綁好丟給其中一名護衛,林東吩咐道:“這人是崇平山最大山寨的寨主梁飛虎,你們幾個現在趕去崇平山半腰的小草原中央,把他綁起來守著等骷髏寨的山匪營救,來一個殺一個,連著守一個月。”
  護衛們重重點頭,帶著梁飛虎,如同一群大鳥,在昏暗的天色下飛掠而去。
  “行了,程豹,剩下的人就交給你了。”林東目送護衛們消失之后,目光移向程豹。
  程豹點頭。
  “掌柜,還有我,還有我。”喬天浩急急上前。
  “你別搗亂的話,想湊熱鬧就湊。”林東笑道。
  喬天浩不迭點頭,給程豹搗亂,打死他也不敢了。
  “去吧!盡快逼他們屈服,然后通知馬春。”林東淡然道。
  六位極品大廚再次拿起麻袋,跟著程豹一起回去前院。
  “掌柜,這是……”馬春有些弄不明白為什么帶這么多山匪過來。
  “人證!”林東淡淡道。
  “人證?”馬春詫異道:“不是說山匪不會招出幕后主使嗎?”
  “那些知道幕后主使的人,肯定是不會招的。不過,這些小嘍啰同樣可以作為人證。”林東解釋道:“這些都是精挑細選出來山匪,二十個里面,應該能有十幾個受不得程豹的嚴刑逼供,到時候,讓他們咬誰不就能咬誰?”
  “可這跟幕后主使有什么關系?”馬春還是滿腦袋的漿糊。
  “程豹通知你以后,找下清流王,讓他幫忙傳出消息,就說他們王府的某位郡主被一群人打傷,清流王震怒之下把這群山匪都給抓了。嚴刑逼供下,某些山匪已經交代他們都是崇平山骷髏寨的山匪,是被派來京城執行一個任務的。因為郡主的傷勢,清流王大怒之下,已經親自帶人滅了骷髏寨,正在逼問這些山匪在京城的落腳點。小頭目和大頭目之類的俘虜還在逼問,小嘍啰倒是交代了,但他們只知道山寨和京城某個頂級大酒樓有關系,去京城執行任務的山匪也是因為這家頂級大酒樓的事情。”
  頓了頓,林東繼續道:“大概的意思就是這些,你整理一下統計出來。消息傳出去以后,安排些護衛一天到晚輪班盯著各大酒樓的老板,必須知道他們每天有什么舉動,說過什么話。”
  “掌柜是想讓幕后主使主動露出馬腳?”馬春喜道。
  “不光是這些,我打算逼所有大酒樓聯?br />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ijqsak.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黑龙江体彩六加一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