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超級客棧系統-第152部分

 別說為了點生意讓乾威皇帝對清流王不爽,就算是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樓萬仙也覺得不值。可清流王的脾氣,她也清楚,整個大漢國,唯有一個女人能改變他的意志。別說是她樓萬仙,就算是乾威皇帝和那群被寵上天的女兒們也不行。
  “林記客棧的酒菜不錯,皇弟嘗過了沒有?”乾威皇帝詢問道。
  “嘗了,一般般,勉強不會吐出去。”清流王緊皺的眉頭輕輕舒緩了少許,淡淡回了一句。
  “皇弟這話,可是在說朕口味不行。”乾威皇帝打著哈哈道。
  “應該是臣弟的口味古怪,吃不慣林記客棧的酒菜。”清流王不咸不淡的應了一句。
  乾威皇帝頓有些腦袋發脹,這擺明了就是不打算給自己面子。
第478章 被逼退讓
  “這位,應該是萬仙樓的老板樓萬仙吧?”
  乾威皇帝只得把目標轉為樓萬仙,心中可謂幽怨無比。他就弄不明白,林東沒多前還得罪了九皇子,怎么才一個月不到,竟又把清流王給招惹上了。
  這位爺,可不是無才無德的九皇子,乾威皇帝遇上都有些發憷。若非林記客棧有著他不得不幫的七彩床,說什么他也不會趟這趟渾水。
  “回皇上的話,小民正是樓萬仙。”
  樓萬仙急急起身,心中焦急無比,人家連自己的名字都知道,擺明了就是對林記客棧的事,或者說是對林記客棧極其重視。清流王要是一味不退,真要碰上乾威皇帝也是一味不退,她以死謝罪的心都有。
  “聽說萬仙樓美女如云,朕也想去見識見識,不知道樓老板愿不愿意接待?”乾威皇帝笑問道。
  樓萬仙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物,一二品大員照樣迎來送往。但遇上操縱著天下人生死的乾威皇帝,還是難免心中打顫。聞言,更是囁囁不知如何應對。
  皇帝去青樓,這種事不是沒有過,但畢竟是上不得臺面的事,說是謠傳也不為過。招搖過市去青樓,可就不同了。一個不慎,控制不好的話,很容易讓乾威皇帝留傳下風流皇帝這種不高不低的名聲。要是乾威皇帝在后世本就名聲不好,風流二字還得改成荒滛。
  樓萬仙雖然心里發顫,卻也能判斷出,乾威皇帝這是在向清流王退讓,給自己天大的好處。這退讓,太大了一點,樓萬仙實在不敢答應下來。
  “既然皇上有興趣,小順子安排個時間,我做東。”清流王移目楊順。
  “奴才領命!”楊順趕忙走出幾步,跪地應諾下來。
  樓萬仙釋然,心中稍安了一些。清流王做東,壞名聲就跟乾威皇帝沒什么關系了。
  “林掌柜,不知道樓老板是看中了你們客棧的什么東西?”乾威皇帝的舉動,超乎不少人的意料,竟是轉而看向林東。
  林東愕然,剛才還逼樓萬仙逼得好好的,怎么一會兒,居然逼到自己頭上了?
  先問自己而不是先問樓萬仙,明白著就是打算站在樓萬仙那一邊了。
  這戲唱的……林東真懷疑自己的智力是不是有點問題,竟看不懂清流王怎么就把乾威皇帝給搞定了。
  其實,這也怪不得林東想不明白,他知道朝堂上的兇險,卻不知道其中各種各樣的利害關系。清流王為了不會引起乾威皇帝的猜忌,除非必要,是絕對不會干涉朝政的,哪怕個人意見也不會發表一絲半毫。偏偏,清流王在朝在野,威望都極高無比,這也就造就了他在朝廷特殊的地位。
  清流王一旦在不同尋常的場合露面,那就意味著他接受了乾威皇帝某項驚天動地的委托。本來,清流王出現在萬仙樓,算不得什么大事,但里面有乾威皇帝,可就大大不同了。在皇位之爭愈演愈烈之際,這事,足以令整個京城變得人心惶惶,懷疑清流王接受的委托,和皇位有關。
  又冒出個皇位之爭的關鍵,各皇子所在的勢力,無疑又得天翻地覆的鬧騰起來。
  乾威皇帝之所以會開口要去萬仙樓,給萬仙樓長個大面子,好讓萬仙樓放棄為難林記客棧只是原因之一。其二,就是想借皇帝去清流王情婦開的青樓這個古怪莫測的消息引得各皇子胡亂猜忌,把水攪渾了,乾威皇帝才能看得更清。雖然誰是儲君,才能和皇子期間的貢獻是最大的衡量標準,這是開國皇帝立下的規矩,歷任皇帝也不敢逾越。但到底誰的才能更好、貢獻更大,只要相差不大,那就是皇帝說了算。
  當然,各位皇子的勢力在皇位之爭中也有著極其重要的地位,要不然,選個勢力小的作為新皇,很容易引起謀反作亂這種情況出現。但這些勢力,歸根結底還是皇帝給的。可以說,下一任新皇是誰,乾威皇帝沒有百分百的自主權,卻有足夠的權利在那些已經封王的皇子當中挑選繼承人。
  繼承人,當然得是自己喜歡和滿意的。乾威皇帝至今仍在三位皇子當中拿不定主意。水渾了,才更容易找到最滿意的那個。
  讓乾威皇帝沒想到的是,清流王察覺到了他的用意,順水推舟,給他回了個更大的禮。之前,乾威皇帝還只是想讓皇子們造成錯覺,而清流王親自跟乾威皇帝在青樓一起出現,說跟現而今影響最大的皇位之爭沒有關系,誰也不信。這水,可就不止是渾了,簡直可以用翻天覆地來形容。
  也正是因為如此,乾威皇帝才不得不轉而一起為難林東,要不然顯得太不厚道了。當然,本是來幫忙的,結果靈陣變節成了幫兇,這也不是什么厚道的事,但乾威皇帝覺得,對誰不厚道也不能對清流王不厚道。至于他這想法是對是錯,就沒人說得清楚了。
  一個清流王,再加一個乾威皇帝,二人都是靜靜看著林東,那眼神,那態度,說不出的平靜,又帶著說不出的威壓。
  林東的憋屈,就連樓萬仙都有些同情。馬春更是雙拳緊握,幾次咬牙忍住了沒有開口。
  “大膽逆賊,皇上問話竟敢不大,這是欺君之罪!”楊順尖銳的聲音響起,那神情,更是一副想要親自動手把林東拿下的架勢。
  清流王皺起的眉頭,不由緊了幾分,看了眼楊順,又舒展開來。這話,早不說晚不說,偏偏在氣氛最凝重的時候說,換成任何一個人,他都毫不猶豫的懷疑這是在提醒林東。楊順,卻是例外,清流王相信林東會認識乾威皇帝,甚至二人成為朋友,卻決不信他跟楊順能有什么交情。
  一個極其愛惜名聲的客棧掌柜,一個臭名遠播注定在史書上被千人唾沫萬人詛咒的太監,不可能會有什么交情。答案,唯有巧合二字。
  很顯然,老狐貍也有算空的時候。楊順,他就是在提醒林東別意氣用事。
  林東暗暗苦笑,楊順提醒之前,他確實有拍案而起的沖動。一個皇帝,一個王爺,聯手壓制一個小老百姓,這算什么事,兔子急了還咬人,何況他這個小老百姓還是表面上的。
  真要惹毛了,客棧不開了,反正已經有七倍修煉加成,一人卸條胳膊出來消消氣,然后去峽谷的客棧逍遙快活。有鼎老頭和風岳坐鎮,再加上云嵐布置的九階靈陣,就算天威閣找上門也奈何不了林記客棧。
  被楊順這么一提醒,林東冷靜了下來,現在的情況,還遠遠沒到需要跟乾威皇帝翻臉的程度。
  憋屈歸憋屈,勢力不如人,憋死屈死都是活該。
  林東斜睨了眼楊順,目光轉向乾威皇帝,不卑不亢的開口道:“樓老板的意思是萬仙樓和我們林記客棧合作,林記客棧的靈石扇、添香水和添香水飲料,以及指甲剪、溫度計等一些小玩意以成本價提供給萬仙樓,萬仙樓不得外傳之外,每月提供給林記客棧一千兩銀子作為運費。”
  這話一出,樓萬仙張了張嘴,很快便選擇了沉默。林東這歪曲事實的條件盡管明顯是萬仙樓占便宜,但遠不及她來時的預期。可人家已經開出這種表面上林記客棧也沒什么瞬時,反倒每月賺了一千兩銀子,但事實上,不管是靈石扇還是添香水飲料再或者是那些小玩意,除了添香水沒什么沖突之外,萬仙樓送去一樣,等于林記客棧就得為此減少一桌潛在的食客。每月一千兩銀子,比起這損失,零頭都夠不上。
  真要再強硬的加價下去,并非沒有把人給逼急了的可能性。事情鬧到不可收拾的程度,不管林東有著強者七重的實力,還是他跟乾威皇帝的關系,難保不會讓清流王也陷進去,這是樓萬仙絕對不想看到的情況。
  若非今天這事已經牽涉到清流王和乾威皇帝的交情,樓萬仙怕自己做主會打亂到清流王的算計,恐怕立即就點頭承認了。
  乾威皇帝也是不言不語,眼觀鼻、鼻觀心,這事,他也同樣做不了主。真說起來,他也拿不定主意真要鬧翻了該站在哪一邊。無論站在哪一邊,都會影響到他最后這幾年的計劃。
  唯一能做主的清流王,饒有興致的看著林東。他很好奇,林東是靠什么讓乾威皇帝這么糾結的。
  想知道,把林東的底線逼出來就行。這底線,清流王已經看出來在哪里了。只不過,真逼出來,結果到底怎么樣,他也預料不到。
  從儲物靈戒中拿出個銅板,無視所有不解的目光,清流王拇指和食指微微一使力,銅板便在桌面上快速旋轉起來。片刻,停留著光板的一面。
  “菜都上齊了,皇兄,臣弟敬您一杯。”清流王拿起了酒杯。
  凝重的氣氛,瞬時崩塌,除了清流王自己,包括乾威皇帝在內,所有人都暗暗松了口氣。
  “皇弟請!”乾威皇帝也是舉杯迎去。
  清流王笑著抿了口杯中酒,看向林東:“本王猜,你手頭上應該還有好東西吧?”
  林東目光一滯,旋即苦笑著點頭:“屆時一定送些到萬仙樓給王爺把玩。”
  清流王笑了笑,不再多瞧林東一眼,專心跟乾威皇帝聊些各地的民生。林東和樓萬仙,頓降格成了三陪,陪笑、陪喝、陪吃。
  天色,逐漸暗淡下來,一旁守著的馬春見事情已經在各方的心照不宣下平息,開始回去張羅打烊。
  不多時,廚房里,大廚們魚貫而出,結束了這一天的工作。最后面,林記客棧六位極品大廚也從第三間廚房繞了出來。
  “等等!”
  驀地,清流王猛然站了起來。
第479章 李尋的身世
  林記客棧的六位極品大廚們,可不是誰喊停就會停下的。別說不知道清流王的身份,就算知道,沒有林東的指示,也不會有人搭理。在他們眼里,天底下唯一喊的動他們的,只有林東。他們只要老老實實做廚子就行,有麻煩,林東自然會去擺平。
  眼看六人無動于衷,清流王驟然飛躍而起,化作一抹清影,激射六人。
  六人齊齊而動,江奎猛然朝著清流王張開嘴巴。
  吼……
  無影無蹤的音波,從江奎的咽喉中狂噴而出,聽在林東等人的耳中,只是獅子般的吼叫,聽在清流王的耳中,卻如能夠勾魂奪魄的晴天霹靂。江奎這自創的獅子吼,震得他雙耳轟鳴,目光呆滯。
  下一刻,花無月飛射而起,手中的靈劍,幻化出數不清的桃花,朝著清流王周身罩了過去。
  噗噗聲不絕于耳,桃花雖無法刺穿清流王的氣罩,卻也震得他不斷后退。
  程豹的手掌中,金刀赫然出現。那刀芒,瞬間暴漲兩三米長。
  眼看清流王的幾名護衛殺出,林東不由大喝:“住手!”
  霎時,刀芒消褪。而幾名護衛也不敢妄動,快速將清流王護在中央。
  “王爺!”樓萬仙飛奔而去。
  林東略有無奈,沒攔著,是想讓江奎等人給他出口氣。也震懾震懾乾威皇帝,告訴他林記客棧的實力不止有個神秘莫測的巔峰強者那么簡單。
  可惜,那幾名護衛太盡職了。程豹要是一刀砍下去,有一個大境界之別,最多給清流王造成點皮肉傷。可要是砍在那幾名護衛的身上,可是個個秒殺。這就不是教訓那么簡單,很可能發展成為死結。
  “王爺,您沒事吧?”樓萬仙來到護衛們的中間,一臉驚慌的四處查看清流王周身上下。
  “你、你……”清流王卻是指著李尋,半個字也說不出來。這情形,看的乾威皇帝和樓萬仙驚詫莫名,弄不明白清流王怎么也有失態的時候。
  “你什么你?”喬天浩斜睨著打量了一眼清流王,不屑一顧道:“喬爺要是出手,你現在早死了。”
  清流王卻指著李尋,依舊是手指微微顫抖,半天說不出一個字來。
  “居然遇上了個瘋子?”喬天浩一咧嘴。
  “大膽,竟敢稱呼王爺為瘋子。”四名護衛勃然大怒,一個個,作勢就要出手將喬天浩拿下。
  “王爺個屁,皇帝老兒來了,喬爺照樣罵他是瘋子。”喬天浩對幾名護衛的嚇唬絲毫不怵,掌柜沒開口,他誰也不怕。
  “大膽狗賊,竟敢誹謗皇上!”楊順瞪著眉,也是作勢要殺向喬天浩。
  “你又是什么東西?”喬天浩哼哼著看往楊順,他其實更希望護衛和楊順都開始動手,這樣,保管今天又能樂歪歪了。
  “去、去把王妃請過來!快!”清流王忽然清醒過來,朝著護衛大喝。
  護衛們怔住了,一時之間,弄不明白這命令和當前的情形有什么關系。
  “快去!”清流王大吼,臉龐,竟有些猙獰起來。
  “是!”
  護衛們不敢猶豫了,其中以速度見長的,飛射而出,幾個起落便閃出了前院。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令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看向李尋,這一看,不少人竟都心中巨浪滔滔起來。
  很清秀的一張臉,真說起來,李尋梳洗過后,再穿上馬春給他的衣服,除了那雙不大不小的眼睛中依舊有著讓人毛骨悚然的空洞,皮膚略有些黑之外,絕對稱得上俊美不凡。
  但真正讓乾威皇帝、樓萬仙和三名護衛心中巨浪滔滔的,是此人太像一個女人了。若皮膚能白皙嫩滑一些,施上粉黛,換一身長裙,再顯老一些,簡直是一個模子里印出來的。
  這女人,正是王妃。
  “你、你叫什么名字?”清流王緊張的看著李尋,這第一個問題,就凸顯了他此刻心中的緊張。不說以清流王的才智,在場眾人,絕對有大半人在冷靜的時候,會首先詢問李尋的父母。
  空氣,驟然凝重起來。所有人的目光,齊齊緊盯著李尋。
  一秒、兩秒、三秒……凝重的空氣,隨著李尋的沉默,幾乎能擠出水來。呼吸,一個個變得困難起來。
  這事,關系實在太大太大了。
  “叫你大爺!”喬天浩率先受不得這種氣氛,冷冷頂了一句。
  “倪大爺?你姓倪?”清流王的表現,讓所有人表情古怪起來。林東的眼中,已然有著笑意閃現。
  李尋不理不睬,把清流王當成了空氣。他現在,雖比林東剛見到的時候要好一些,卻也僅僅只是好一些而已。也就從對主人以外的任何人視若無睹,變成了偶爾會看一眼不斷在他耳邊喋喋不休的馬春和喬天浩。
  “果然是個瘋子!”喬天浩嘀咕了一聲。
  “你、你父母是誰?”清流王的理智開始回來了一點點,也僅僅是一點點。
  李尋,則依舊把清流王當成了空氣。
  “王爺,可以問問林掌柜。”樓萬仙小聲在清流王耳邊提醒了一句。
  “對、對!”清流王醒悟過來,急急轉向林東,迫切道:“林掌柜,他父母是誰?”
  “不知道。”林東的回答干脆利落,這三個字,也讓他痛快淋漓,之前的憋屈,頓時因這三個字減輕了許多。
  “為什么?”清流王追問道。
  “因為他從小被自稱是他父母的人賣到一個大戶家為奴,除了賣他的人,恐怕誰也不知道他父母是誰。”林東淡淡道。
  “什么時候賣的?”清流王撥開護衛,想離得林東更近一點,又想離得李尋更近一點,竟在半中間躊躇不前。
  “好像是三歲左右的時候賣的。”林東不急不緩的回道。
  “他現在多大了?”清流王緊張道。
  “應該是二十五!”林東一問一答,這些答案,其實完全可以一口氣說出來。但林東就是慢慢答,答的次數越多,答的時間越長,他才越舒坦。清流王之前的威逼,他可是記憶猶新。
  “二十五,二十五……”清流王的身體,忍不住顫抖起來。
  “皇弟,稍安勿躁,這位小兄弟怎么不喜與人說話?”乾威皇帝上前安撫清流王,盡管,他此刻心中極其郁悶。原因,自然是清流王很可能找到親生兒子。這意味著,清流王為了補償這個兒子,有可能會想盡辦法替他爭奪皇位。
  清流王雖然沒有任何實權,但他的威望和才智卻非同一般。若真要算計,在乾威皇帝駕崩,新皇登基之際,想辦法制造輿論,引誘其他幾位失敗的皇子聯手進行反撲,京城大亂,新皇和皇子們一個個被殺,朝臣們必定得把清流王給搬出來震住場面。大權在握,后面就好辦得多了,只是時間問題。
  當然,天下人不是傻子,那幾位能有資格競爭皇位的皇子們也不是庸才,成功的幾率不是太高。而清流王的兒子是突然冒出來的,根本就服不了眾,這么做的可能性也不大。但只要有一絲可能性,就足夠乾威皇帝郁悶了。
  偏偏,乾威皇帝還不能把這一絲可能性給抹殺。別說是現在的情形下,就算放在他身強力壯、精力旺盛的時期,他也無法對清流王下手。要不然,清流王逃過一劫,危害實在太大太大,他的名聲,也注定得臭掉。
  怪來怪去,也只能怪當年那家伙大意了。
  誰都知道清流王一生無子,卻并沒有多少人知道,王妃二十多年前,確實懷孕生下個兒子。只不過剛生下來不滿一天,便被人擄去了而已。清流王中年得子,卻又得而復失,怕引起他震怒,王府沒有人敢說出去罷了。
  乾威皇帝當年怕清流王使什么詐,派天威閣查探過,因此知道里面的內情。當年,清流王受他的委托,負責處理西北六郡的水災,那一年,西北六郡的百姓餓殍遍地,清流王也是殺得六郡官場血流成河。其中一個縣太爺,是某個大宗門弟子的父親,這大宗門弟子找上清流王求情,卻被清流王親自給打了出去。
  這大宗門弟子也是個孝子,其后幾次三番不顧殺王的后果找清流王復仇,清流王則顧忌此人背后的宗門,一次次都只是教訓一頓便丟出去。沒想到,后患就此釀成,這大宗門弟子本是想潛進王府刺殺,卻聽聞小王爺出世,趁清流王不在,把人給偷了出去。然后,丟棄在了山野。
  再后來,抓到這個大宗門弟子時,已經是幾個月之后,再去山中找人,哪還有半點影子。山下的百姓,獵戶,路過的行商……無論清流王怎么查探,也是毫無所獲,最大的可能性,只有被靈獸連皮帶骨全部給吃掉。
  “李尋從小為奴,主人為了讓他聽話,稍有差池就是酷刑,所以導致他只聽主人一個的人話。”林東解釋道:“還好,我救過來的時候,還有一絲心智,這段時間我一直都在安排人跟他說話聊天,效果雖然不明顯,但總歸有點用處。”
  “為奴?主人?若他真是我兒,不屠滅所有豢養家奴的人家,本王誓不為人!”
  清流王的臉龐,猙獰可怖。
第480章 無敵的眼淚
  “皇弟,剛才林掌柜已經說了,小兄弟只要多找些人跟他說話,效果雖然不明顯,但也并不是毫無用處。天長日久,肯定會讓他好轉過來的。”
  乾威皇帝被清流王的狠話給嚇了一條,大漢國半數達官貴族和豪紳巨富都有養家奴的習慣,這要是盡數給屠掉,等于和大部分的達官貴族、豪紳巨富為敵。想不造成激烈的震蕩,那是癡人說夢。別說屠人全族了,就算是廢除家奴制度,那也很可能顛覆大漢國的震動。
  要知道,大漢國開國之時,為了把奴隸制給廢除,可是付出了晚好幾年才一統的代價。那還是身處亂世,民心才是最重要的時期,現而今……民心或許同樣重要,卻不如亂世,損害達官貴族和豪紳巨富的權益,皇權也得掂量著來。
  “林掌柜,你是怎么發現他的?”清流王沒有理會乾威皇帝,而是問向林東。
  “一次訪友,惹惱了李尋的主人。他那主人讓李尋出手對付我,結果被我打敗,我看李尋可憐,就逼出了他的賣身契。然后當著李尋的面撕毀,結果,三天后李尋居然找上了我。”
  林東這次并沒有一問一答,而是回得比較詳細。但內容,卻有極大的偏差。李尋的實力,李尋的廚藝,他都沒有說出來,原因也換成了同情心,而且也是三天后李尋自動找上他,而不是他等了三天才等到李尋。
  會如此,自然是林東想要居功。如果李尋真是清流王的失散二十多年的獨子,這恩,可就非同一般了。
  “原來是這樣!”清流王顯然還有些緊張,沒有去考慮林東話中的真實性,而是按著林東的預想,正色道:“如果李尋真是本王苦命的孩兒,林掌柜從今晚兒,就是清流王王府上下最大的恩人。”
  “王爺太客氣了。”林東笑著客氣了一句。
  “林掌柜,李尋那該死的主人,現在在哪?”清流王詢問道。
  “家住城北外三四十里,一家大小被李尋給滅了。”林東開口道。
  “被李尋給滅了?”清流王頓有些驚訝。
  李尋的實力,是不可能瞞得住的,再加上現在說出來,跟前幾句時候說出來有著不小的差別,因此林東實話實說道:“李尋雖是家奴,但天賦驚人,靠著默默修煉,已經達到心神期八重的實力。而且,他暗器方面也是天縱奇才,自創了一套暗器類的靈技。以他的實力,別說滅一個地主,王爺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心神期九重?”清流王愈發驚訝,連忙往外放心神,這一查探,卻發現李尋竟不止是心神期八重。
  “這些日子,李尋正好有所突破。”林東自然不會說他手上有輔助修煉的高階靈材,就李尋的實力,他有足夠的把握,讓他在一年內達到心逆期四五重的實力。
  清流王徐徐點頭,輕吐了口氣,看著李尋,一眨不眨。
  “王爺,去那邊坐吧!”林東詢問道。
  “那李尋……”見到李尋之后,清流王是徹底沒了方寸,再也看不透徹林東的任何一言一行。
  “他當然也留下來!”林東朝著喬天浩等人揮了揮手:“李尋留下,你們都回去吧!”
  程豹二話不說,率先走人。江奎和花無月等人則遲疑了一下,想看看熱鬧,最終還是跟了過去。
  一行人來到石桌旁,樓萬仙主動讓出了原本屬于她的位置,而是坐在了馬春搬過來的木凳上。
  眾人各懷心事,邊吃邊聊,清流王時而問問李尋的生活起居和習慣,時而看著李尋發呆。時間一分分過去,胳膊粗細的蠟燭點成了一排,明月開始在半空閃爍著清光之時,數道身影從院墻處閃掠而今。
  來著,共有六名護衛,中間的兩名一左一右,各抬著一頂小轎兩頭的抬杠。
  “王妃,已經到了!”一名護衛在小轎挺好后,出言提醒。
  轎簾被瞬時掀開,一個雍容華貴的中年美婦緊張的走了下來。一下轎子,便是東張西望,目光直接把清流王和乾威皇帝等人過濾,定格在了李尋的臉龐上。而后,眼淚無聲無息的滑落而下,渾身輕微顫抖著,雙腿竟是一軟,被一名護衛攙扶住才沒有跌倒。
  林東頓有點慚愧自己剛才一味想著怎么攜恩圖報去了,當然,這慚愧,也確實只有一點點。
  “琳兒,你別急著哭,快看看,是不是,他是不是咱兒子?”清流王瞬間閃到王妃的身邊,急不可耐的提醒她。
  “不會有假,是他,他就是可憐的光兒,不用看什么胎記,我能感覺得到,他就是。”王妃淚眼婆娑,掙扎著,朝李尋踉蹌走了過去。
  “光兒!”
  來到李尋的身前,王妃哭喊了一聲,一把將李尋給牢牢抱住。那嬌弱的身軀,竟仿佛蘊含著無數的能量,把李尋的身體都給抱得緊緊擠在了一起。
  李尋目光空洞,沒有一絲一毫的情感流露出來。
  “光兒,我是母親,我是你母親……”王妃抱了半天,沒有得到一點響應,這才感覺有異,一看之下,頓發現了李尋空洞的雙眼。霎時,眼淚再一次止不住的流淌下來,痛哭起來。
  “琳兒,別哭,不是光兒不理你,他有苦衷。”清流王這輩子,最在意的人就是這位王妃,他的意志,也只有這位王妃能夠改變。見王妃失聲痛哭,頓時慌了手腳,雙手亂舞,想把王妃掰過來擦擦淚,又怕惹她更加傷心。
  王妃也顧不上傷心了,哽咽著收起了眼淚,急急詢問道:“苦衷?什么苦衷?”
  “這……”清流王怕王妃接著傷心,哪敢接著說下去。
  清流王拿不定注意,乾威皇帝卻拿得定,這事不可能瞞得過去,早點有結果,他也能早點安心,索性解釋道:“是這樣的,光兒現在名叫李尋,二十二年前,被一對不知名的夫婦邁入一個富戶家中為奴,這富戶為富不仁……”
  王妃的眼淚,無聲的留下,那緊抱著李尋的雙手,更加緊了一些,幾乎是用盡了她全身的力量。仿佛,要見李尋融入到身體當中,再也不讓他離開片刻。
  清流王的手腳,似多余的一般,再一次聽到李尋的經歷,他本就憤怒和愧疚交加,再看王妃的舉動,已是心亂如麻,破天荒頭一次沒有勸解王妃。
  “其實……”眼看乾威皇帝講完,王妃的眼淚還是沒有止住的跡象,林東猶豫了一下,還是實話實說道:“李尋若對王妃一點感覺都沒有,早把她當成敵人給震開了,我給他的指示,只是不能殺人和重傷人。王妃這種舉動,換成常人,恐怕已經被李尋當成敵人了。”
  “真、真的?”
  清流王和王妃齊刷刷看向林東,一個驚喜交加,一個淚眼泛喜。
  “不是真的,我何必說出來。”林東心有無奈,李尋對王妃有感覺,這只會讓清流王和王妃更堅定的要把李尋帶走。要不是王妃沒招惹他,清流王哭得再稀里嘩啦,他也絕對不會說出來。
  “這位就是林掌柜吧?”王妃輕拭掉眼角的淚水。
  “嗯!”林東點頭。
  “林掌柜的大恩,柳琳永世難忘……”王妃松開了李尋,朝著林東跪了下去。
  林東頓被嚇了一條,趕忙閃開。被個看著是阿姨級別,但年齡介于大媽和奶奶之間的長輩跪謝,這可是折壽的事情!
  “琳兒,起來吧!咱們還得商量商量,該怎么治好李尋的冷漠。”清流王將王妃攙扶起來,而后,看向乾威皇帝,開口道:“皇上,我兒的身份……”
  “朕自然會替他正名,小順子,回去后擬旨,為慶小王爺回歸王府,賜良田萬頃,金百萬兩,一等珍珠玉器一百斗!”乾威皇帝的回答沒有任何猶豫,這要是不給李尋正名,清流王非得鬧得翻天覆地不可,他再不情愿,也不會那么傻。
  楊順跪地領旨,清流王謝恩之后,目光不由移向林東。
  “林掌柜,本王先把光兒帶回王府,它日再來道謝,不知道意下如何?”
  來了,果然來了!
  林東同情王妃歸同情王妃,可要是讓他把李尋拱手相讓,那是絕無可能的事情。李尋,可是林記客棧的六位極品大廚之一,也是極品大廚小隊的完美補充,金山銀山什么的,毛不都不值一根。
  “那個……李尋要是開口說愿意的話,林某自當同意。”林東很婉轉的回了一句。
  “林掌柜……”清流王的臉色有些難看了,他再心慌意亂,也聽得出林東這話擺明了是不想讓人。
  林東不為所動,李尋,他是堅決不會放的。而且,情形已經回到了當年他遇上蕭天池的時候,掌握絕對優勢的人,現在是他林東。他說一句可以讓清流王隔三岔五來見見李尋,清流王就該感恩戴德了。
  “林掌柜,不知道我能不能住在林記客棧?”王妃忽然開口道。
  “歡迎之至!”林東笑得燦爛,王妃這話,搔到他預設的興奮點了。這在他看來,是最好的結果了。
  “琳兒,若光兒留在林記客棧,他的身份就不適合公開了。”清流王有些急了,他已經打定主意,這輩子將不惜任何代價讓李尋的下半輩子生活在無限風光當中用來補償,留在林記客棧的話,很容易遭到仇人的刺殺。盡管李尋本身也有心神期九重的實力,他卻不想再出任何差錯。
  “光兒都這樣了,要身份有什么用……”想到傷心處,王妃的眼淚,又嘩嘩流了下來。她和清流王的想法不同,她更在意李尋的想法。
  “留下、留下,我也留下來。”清流王慌了神,雙手不停擺動,不知道該放哪為好。
  林東的笑容,愈發燦爛了,他對這位柳王妃的好感,那是急劇攀升。原本他還有些擔心清流王恢復理智后會耍什么心機把李尋帶回王府,有了這位柳王妃的眼淚,清流王縱有驚天偉智,也只是小菜一碟。
  現而今,只要好好想想,該怎么跟清流王算算剛才被逼得那么慘的帳就行了。
第481章 招惹是非
  林東不介意清流王留下來,乾威皇帝卻不停搖頭。
  “皇弟要是留下來,豈不是把仇人引到了林記客棧?林記客棧畢竟不是王府,哪怕加派人手,但這里人來人往,不可能照顧得周全。”
  清流王要是被刺,那可是驚天動地的大事,乾威皇帝雖然想把京城的水攪渾來,卻也不想渾到不可收拾的程度。
  “這……”清流王遲疑不定。
  “皇上說得極是,王爺可以晚上來探探,其它時候還是在王府為好。”王妃點頭。
  “行,那本王回去安排一下,晚?br />txt電子書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ijqsak.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黑龙江体彩六加一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