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超級客棧系統-第141部分

廊里有人在注視著他,至于對方是否動用的心神,他卻不敢肯定,應該是沒有,要不然,對方也不會容忍自己這么走下去,肯定第一時間現身攔截。
  能讓林東感覺不到氣息的人物,毫無疑問,對方的實力在他之上。這里,無疑就是乾威皇帝就寢的地方。
  一扇大門外,林東停了下來,盡管沒有動用靈力,但他的耳力,仍舊可以聽到里面有楊順正在教訓人的聲音傳出來。
  “楊公公,奴才有事稟報。”
  捏著嗓子,林東在外面喊了一句。
  “進來!”里面,楊順帶著些許怒氣的聲音適時響起,而后,又是他訓斥別人的聲音。
  林東推門而進,里面的房間不小,足有一百多個平米,但擺設卻有些簡陋,除了堆滿書籍的兩個大書架之外,就只有一張硬木床和一套桌椅。
  此刻,楊順正端坐在椅子上,他的面前,兩個太監身體微微顫抖,顯然處在驚恐當中。
  “記住了,下次誰要是敢在皇上就寢的時候開口說話,本總管要他的命。等到伺候完皇上,都去寧化殿領一百板子,還有,告訴梁公公,他管教不嚴,也跟著去領五十大板。”楊順訓斥完之后,再給二人安排好處罰,這才抬頭看往剛進來的林東。
  一百大板,就算跟掌刑太監有點交情,那也得要掉半條命,兩名太監盡管駭得肝膽俱裂,卻不敢求饒,都是拼命點頭。誰也沒有發現,此刻的楊順,已然從椅子上站起,那嘴巴,全然沒有任何副總管的形象,張開得特別大。
  “滾吧!皇上醒了之后過來通知我。”終于,楊順的嘴巴合攏了,驚愕的神情也恢復了正常。
  兩名太監連忙轉身,小碎步離開,由始至終,看也沒看林東一眼。
  眼看林東沒有其它太監唯唯諾諾的神情,楊順有些結巴的詢問道:“林、林掌柜?”
  林東笑著點頭。
  楊順的臉龐,瞬時精彩起來。
  “林掌柜,您怎么入宮做太監了?”
  林東哭笑不得,做了個噤聲的手勢,而后手指朝上面頂了頂。
  楊順搖頭道:“沒關系,只要林大哥不是來行刺皇上了,沒人會理會這種閑事。”
  林東釋然,上前道:“我是潛進來找你幫忙的。”
  “林掌柜請坐,有什么吩咐盡管說,小順子保證萬死不辭。”楊順連忙拉開椅子請林東入座,自從在秋風城林記客棧聽過林東的一番分析之后,他已經把林東視作這輩子最大的恩人。
  “沒那么嚴重,只是想請你幫忙設計一份裝飾圖紙而已。”林東笑道:“我已經在城北買了塊點,打算開家分店。”
  “恭喜林掌柜,賀喜林掌柜!”楊順連忙道賀,想了想,快步來到床邊,將被褥被掀起。
  床板下,是一個暗格,隨著楊順將暗格打開,里面是一疊嶄新的銀票。而銀票的旁邊,還有一個長約十公分,深達二三十公分的錦盒。
  拿出里面的錦盒,將暗格關上以后,楊順帶著錦盒來到林東面前,將其遞了出去,開口道:“圖紙方面,我沒事的時候已經幫林掌柜給畫好了,總共有六種風格,每種風格的占地和花費又分了十類,只要不是房間或大堂的尺寸和普通酒樓客棧相差太大,都可以套用。”
  林東大喜,這可是不錯的好消息,本來,他還以為得花時間又小心翼翼跑進皇宮再找一趟楊順,現在看來,可以免了。
  打開錦盒,里面是厚厚一疊裁剪得當的小型圖紙,而圖紙的上面,還有一卷看起來有些像銀票紙張的紙筒。林東拿起紙筒,解開上面的細繩攤開一看,還真是銀票,且面額都是十萬兩一張,一卷的厚度,絕對有二十張。
  “這是……”林東拿起銀票看向楊順。
  楊順笑道:“小小賀禮,林掌柜不要嫌少。”
  林東笑了笑,也沒客氣,點頭把銀票放回錦盒當中,而后將其收入移動柜臺里。
  “林掌柜,這里不是久留之地,皇上也快醒了,我現在就安排人送你出宮?”楊順詢問道。
  “不用,我自己能出去。”林東并沒急著離開,反而詢問道:“你在宮外,又沒聯系的方法?”
  楊順能混到他現在的地位,其頭腦自然不差,立馬就明白林東是想隨時知道宮中的消息,想了想,開口道:“我手下現在有不少死忠的太監,十天內,應該可以布置出一個,到時候讓其中一個負責聯系林掌柜?”
  “被查到的風險有多高?”林東追問道。
  “短時間內問題不大,時間一長,以皇上的身體,我的時期也不遠了,倒時肯定會派人去查我現在跟哪位皇子走得近,很容易就查出來。”楊順解釋道。
  林東點頭,岔開話題,半明半隱的介紹了一下自己現在的半數實力,在楊順驚詫與不解之際,詢問道:“你在外面的家人,現在在哪?”
  楊順被這突如其來的問題問得一怔,旋即,身體忍不住激動的顫抖起來。
第443章 恩人
  林東開口問家人,這對楊順而言,絕對是他這幾年最激動的時候。
  在乾威皇帝身邊這么久了,哪怕楊順再傻,也能猜得出林東先介紹了一遍自己實力,然后再說出這番話所蘊含的意思。
  毫無疑問,是打算替他照顧家人。當然,其中也有一定幾率潛藏著把他的家人當做人質的可能性。
  在楊順的眼里,家里的母親和兄弟,是他這輩子最重要的人。在皇宮這鬼地方,身為一個太監,一輩子除了盡可能的爬到頂端,然后拼命享受和凌辱其他人取樂之外,便只有等死了。楊順十歲不到就因為寡母和大幾歲的兄長實在養活不了而送進宮中,屁大點的孩子,便敢吃任何苦,敢比任何人更會做孫子,不惜一切代價往上爬,只在于他想讓家人過得更好。盡管后來學會這樣那樣的怪癖,但這目標,卻始終沒有變過。
  正因為如此,林東當初在秋風城林記客棧對他的一番分析,才能讓他把林東視作恩人。現而今的他,早已練就一副鐵石心腸,換做別人在某個地方某種場合下救了他一命,利益面前,他同樣會毫不猶豫把這人當做犧牲品。而林東卻不同,林東的一番分析,等于間接救了他的家人,這對他而言,是不可背叛的恩情。
  楊順不怕死,該享受的都享受了,錦衣玉食。該滿足的也都滿足了,朝廷大臣呼來喝去,看不順眼,使個絆子照樣讓他人頭落地,甚至于,楊順還曾當著滿朝文武的面把二品大員當做狗一般拳打腳踢過。在宮中,一些不得寵的嬪妃,同樣要看他的臉色做人,他也照樣可以譏諷辱罵。可以說,楊順早就沒什么好遺憾的了,多活一天不過是多享受一天,凌遲處死、千刀萬剮什么的,他甚至還有些期待這種極刑會是什么樣的感覺。
  唯一讓楊順放不下的,是怕禍及家人。
  自從想明白乾威皇帝這么縱容自己,是打算在臨死前借由自己的人頭替新皇鏟除異己之后,楊順就一直在考慮怎么安置家人,可惜,遲遲想不出什么好的方法。這已經成為他現在最大的心病,為此,死在他手上的太監宮女,最少也因此多了二三十個。
  林東開口之前,他從沒想過把家人交到林東的手里。楊順不傻,自己把林東當成不可背叛的恩人,但不代表林東會把自己當做不可背叛的朋友,別說一個客棧掌柜,就算權傾朝野的重臣,也不可能抵擋得住一句滿門抄斬。更何況,就算沒有大義凜然的把人交出來邀功或是撇清后患,而是派人送出去隱姓埋名,也不可能瞞過天威閣的追查。
  林東介紹了一番實力之后,楊順無疑有種守得云開見月明的感覺。一個心逆期六重的強者,有個心乘期的巔峰強者師父,手上還培養了四五百名心神期的武者。楊順不會去想林東擁有這么龐大的勢力為什么還開客棧,也不會去理睬林東隱藏這么大的勢力想干什么,他只知道,光憑林東有個巔峰強者的師父,就注定這輩子不怕被朝廷惦記上。護住一戶人家不會遭到新皇派人滅口,難度并不算大。
  至于林東是不是存著抓人質的心思,楊順不在乎。在宮中呆了這么多年,他看得出,林東不是那種大J大惡的人物。只要自己不會背叛林東,舉手之勞,不算太難的事情,屆時肯定會沖著自己給他帶去的利益伸一把手。
  “他們就在京城,城南天文街楊家就是。”楊順起身,朝著林東深深一拜,淚水,悄然而下。
  林東忍不住吐口了氣,楊順的心思,他看得出來,說實話,也有些感動。他不是什么大善人,也不是什么為了一己私欲什么都做的人。他沒打算將楊順的家人當做人質,只是不喜歡白受人天大的感恩和好處而已。同樣,開口之前他也已經想好了,如果楊順的家人仗著楊順在宮中的權勢欺男霸女罪惡不小,他也不會一管到底,只要不是因為楊順而受到牽連,他就不會多管閑事。
  現在,林東已經決定一管到底了,程豹這個手染無數條人命的山匪都能收,而且似乎還可以調教好,一家子惡人,也不算什么。
  “對了,林掌柜稍等。”
  楊順轉身又跑回木床,打開暗格,把里面所有的銀票都給拎了出來捧向林東。
  “林掌柜,這是我這些年收集的銀票,大概有三千萬兩,只求我楊家老小不會挨餓受凍就可以。”
  看著厚厚一疊用細繩捆綁住,足有半米多高的銀票,林東遲疑了一下,接到手中,而后將其放入移動柜臺,開口道:“包括剛才的二百萬兩銀票,大半我幫你送掉,小半,我以后會給你家人。”
  “這……”楊順欲言又止,最終還是默然點頭,他明白,林東這是不屑于要他巧取豪奪甚至栽贓嫁禍滅人家小得到的銀票。
  “行了,沒事我就先走了。”林東提出告辭,該辦的事情已經辦完,雖然花費了不少時間,但楊順的表現,遠超他的預期十倍百倍,原本,他可準備了百萬兩的銀票,還準備當做好處費送給楊順。
  現在,不但圖紙已經提前到手,用不著再跑一趟。就連楊順這個在宮中的眼線,林東也有十成的把握,絕對不會出現背叛自己或是送假消息這種情況。
  有了楊順這個在乾威皇帝身邊的眼線,乾威皇帝對林記客棧的態度,也就一目了然了。
  出了房間,再一次頂著那令人渾身直起雞皮疙瘩的視線,林東離開走廊。一路出了云霄宮,找了個無人的地方,林東開始起速,到達皇宮的外圍之后,等到天黑,和來時一樣,再花了一兩個時辰,小心翼翼通過防御網翻出宮墻。
  回到客棧,夜幕依舊籠罩著世界,林東的心情,則被明朗占據。
  客棧開張再無阻礙,裝潢圖到手,皇權方面的壓力得到緩解。浪費近兩天兩夜的時間,在林東看來,非常值得。把裝潢圖和楊順家人的事情交給馬春之后,他便心無任何煩惱的安心修煉。
  然而,這份安心并沒有持續太久,第二天,商會方面沒有任何消息傳過來。第三天,商會方面還是沒有任何消息傳過來。第四天,商會方面依舊沒有任何消息傳過來……林東不信以傅同山的地位會食言這種小事,但似乎,商會連傅同山的面子也不給,也有些說不過去。
  眼看客棧的裝潢方面都快要完工了,馬春只得跑一趟商會。回來的結果,還是林記客棧的酒菜成本不好核對,林記體育館的經營方式太過新穎,需要一兩年的時間來商討。
  無奈,林東耐著性子跑了趟內城找傅同山,其結果也好不了多少,傅同山只是答應再派人去商會傳話。
  第一次不給面子,第二次不給面子的幾率絕對很大,林東本想找傅同山親自出面去一趟商會,但傅同山擺明了不想輕而易舉就跟楓林酒樓背后的靠山真刀實干,一次次繞開話題。若非客棧還開不了張,林東幾次想拍案而起把傅子舟的認罪書丟出來翻臉。
  事情的結果,也正是朝著林東預想的方面發展,一天、兩天、三天……一連半個多月,林記客棧又一次被商會給遺忘,而馬春跑過去詢問的答復,也是一如既往的惹他幾乎掀桌而起。
  萬事俱備,只欠加入商會了。林東在房間里思前想后,牙齒一咬,決定兵行險著,來個針鋒對麥芒了。要不然,這么拖下去,客棧絕對會錯過最好的開張時機。
  五月初一,林記客棧一口氣把分派到各分店做掌柜的護衛隊成員全部調到京城。一百多心神期的武者齊齊換上伙計的著裝,或踏上馬車,或跳上鷹獸鳥,清晨由林記客棧出發,開始了鋪天蓋地的宣傳。
  覆蓋范圍方面,由于京城太大,內城和皇宮也不能隨便朝下丟宣傳單,因此只有城北這片區域。時間方面,林東一口氣定下了半個月,下定決心,一定要把城北所有人的好奇心和欲望都給激發到頂點。
  而這次宣傳的手段和內容方面,算不上新穎,只有游街和天上撒傳單這兩樣。主打的宣傳點和在嶺南城開張時也有些區別,除了林記體育館、貴賓卡和兩道招牌菜之外,靈石扇、管道花香、添香水,甚至是程豹的七道辣菜,都沒有在宣傳單上出現。而且,林東也沒打算一開張就丟出來。有林記體育館、貴賓卡和兩道招牌菜這三種特色,雖然還無法和頂級大酒樓相抗衡,但支撐林記客棧火爆一陣子卻不難,到時候再把其它特色給推出來,保持這個火爆的程度,在城北站穩腳跟之后再去圖其它的。
  如果一口氣把所有特色都砸出來,效果肯定不會差,林東有信心就算那些王公貴族,京城巨富也肯定會被吸引過來。但林記客棧離內城實在太遠,地域方面的劣勢沒有改善,這效果用不了幾個月就得淡化。遠不如靠著這些特色,先在城北站穩腳跟劃算。
  當然,前提是能度過無法加入商會這個危機。林東現在,最擔心的不是宣傳效果不好,而是開張當日,能否一舉扭轉頹勢。
第444章 九皇子
  五月十五,已經是盛夏將至的時候,雖是大清晨,天邊仍未透亮,那火辣辣的氣息,便已經讓人渾身燥熱難耐。
  林東一揮手,馬春的吆喝聲中,門板被幾個伙計取了下來。
  嗡……
  急促不停的蜂鳴聲,隨之涌入客棧當中。
  門外,人頭攢動,車馬如龍。
  “大家靜一靜,慢慢來,慢慢來……”
  馬春在門口招呼起來,這聲音,卻如發令槍一般,令得外面的人潮,齊齊而動,往客棧大門急來進來。
  霎時,馬春和伙計們的聲音便被淹沒在沖鋒當中。而他們本人,也被沖得連連后退。就算是已經達到心神期武者之境的馬春,在不敢使用靈力的情況下,也是踉蹌不斷,幾欲摔倒。
  好在沖鋒持續的時間并不長,一刻來鐘之后,終于穩定下來。再看大堂,已經是人滿為患,伙計們跑上跑下,一個個叫嚷聲中,如同旋轉的陀螺來回轉著圈。整個林記客棧,共五層,除了包廂在伙計提醒每個時辰需要五兩銀子的入座費之后理智的放棄之外,四層兩百張飯桌,已經沒有大戶食客和普通食客之分,一張也沒有空下。而四周,還站著不少搶不到位置的食客。
  “想不到,京城的人,更加喜歡湊熱鬧。”看著滿得火急火燎的伙計們,馬春心中頓有些感慨。
  “京城物價高得離譜,百姓手頭上的余錢也不少,累積十兩銀子就可以得到一張能夠儲存東西、平常只有武人才可以用的貴賓卡,稍微舍得點的,都會有興趣。”
  林東淡淡回了一聲,爆紅的開張,早在他的意料當中。比起其它地方的百姓,京城是權利中心,光是面子問題,朝廷就不會任由這里的繁華程度比不上其它地方了。更何況,還有一大堆的優勢,注定這里的百姓或許不一定比其它郡城府城的百姓過得幸福,但手頭上的余錢卻肯定要多許多。要不然,窩在一個小村莊,一大家子人有一兩銀子能飽一年溫飽,在京城有一兩銀子,一大家人不出一個月就得餓死。
  “掌柜,他們真的會來?”馬春忍不住還是問了一句,開張大吉,換往常,他早就樂得合不攏嘴去招呼客人了。可今天,他樂不起來。
  還沒加入商會就開張營業,意味著林東的郡商身份,在京城毫無特權。躲在背后使絆子的敵人隨便找個理由,往京衙塞點銀子,保管能找出幾十條封店的理由。
  林東選擇破釜沉舟,在馬春看來,實在太過冒險了,一個不慎,很可能讓林記客棧陷入泥潭當中。哪怕最后能拔出來,但客棧開開關關,稍微弄點流言蜚語出來,名聲也將嚴重受損。
  “應該會。”林東的回答,并不算肯定。他也不是神仙,不是什么東西都能預料到的。
  馬春苦笑,這話,讓他覺得更懸了。
  “去忙吧!該來的總歸得來,不來……也總有辦法解決。”林東輕描淡寫道。
  馬春無奈點頭,剛轉身要去安排伙計們招呼客人,門口,三個人走了進來。
  為首一個,年約六旬,面白長須,神色沉穩,有股不怒而威的氣勢,哪怕是平常人見到,也定然可以判斷出此人肯定不凡。而老者的身旁,則是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面貌英俊,舉手投足之間凡人勿近的傲氣展露無疑。
  身后,則是一個三十出頭的白臉漢子,面無表情,步履穩健,明眼人很容易判斷出此人的護衛身份。
  這三人,馬春都沒見過,但以他的眼力,再加上稍稍一判斷,立馬轉身迎了上前。
  “傅老爺、傅公子,樓上包廂請。”
  有些驚訝的看了眼馬春,傅同山點了點頭,目不斜視。一旁,傅子舟卻有些忍不住將目光移向柜臺處的林東。
  林東淡然自若的看著大堂,一桌桌的食客,仿佛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力。
  “傅老爺,傅公子,請!”
  馬春轉身,替二人引路。
  傅同山點頭邁腿,傅子舟則不悅的看了眼林東之后,這才跟了上前。
  半個多時辰之后,馬春才跑了下來。
  “掌柜,已經過了約定的時間了。”
  “找個伙計招呼一下就行了。”林東輕描淡寫道:“只要能把傅同山給一直留下來,不管柳月敦是赴約,還是京衙直接來人封店,咱們的損失都不會太大。”
  馬春點頭,深吸了口氣,急躁稍稍平復了少許之后,著手給有些手忙腳亂的伙計分派任務。
  時間一分分過去,眼看即將到正午了,約定的時間已經過去近兩個時辰,客棧的食客換了一撥又一撥仍舊異常火爆。柳月敦的影子,還是絲毫不見。
  砰!
  一聲巨響忽然在客棧外響起,饒是以喧鬧的大堂,也是清晰可聞。
  “殺人了,殺人了……”
  下一刻,驚慌失措的呼喊聲在外面傳了進來,讓本就因為一聲砰響而有些詫異的食客們,齊齊站了起來。
  林東眉頭微皺,馬春已然趕了上前,才走幾步,一幫人踏進了客棧。
  為首的兩位,一個年過五旬,慈眉善目,頗有股親和力。另一個,年齡同樣不低。粗眼一看,那花花綠綠的錦衣和各種光彩奪目玉飾寶石讓人很容易誤會其主人年齡不大,但仔細看那臉龐,卻可以發現,盡管白皙,那眼角的魚尾紋,卻一條條又粗又深,年齡絕對不會低于五十。
  二人的身后,則是六名殺氣騰騰的護衛。
  “哪位是林記客棧的掌柜?”慈眉善目的老者朗聲問了起來。
  林東不語,心中已是殺氣四溢。心神外放下,門外大街上的情形,已經毫無遮掩的展露在他眼前。
  一個人群中,一名二十出頭的青年,正躺在地上,他的咽喉處,一條刀痕清晰可見。身旁,則是一輛裝載著不少麻袋的推車。
  聯系剛才的聲音和不少憤慨的圍觀者將目光投注在客棧內,再加上那青年的衣著打扮,不太可能跟進客棧的這幫人以前有什么交集。林東幾乎可以斷言,這青年推著推車一時無法避開讓道,結果,換來的是閃電一刀。
  連一言不合都算不上,便拔刀殺人,這份霸道,這份狠厲,讓林東第一次有些不爽自己的性格。他想讓這幫人也親自嘗嘗什么叫一刀封喉滋味,可他卻不能,他已經猜到這幫人的身份。
  殺官,甚至是殺皇子王爺,是皇權無法容忍的事情。
  “幾位先把外面的事情解決了吧!”馬春面露不善,他同樣猜到了這幫人的身份,卻沒忍住自己的臉色。
  珠光寶氣的老者重重一哼,身后的一名護衛,拿出一面金牌,朝著門后一擋。霎時,圍觀者噤若寒蟬,雖怒氣難當,卻再無人敢直視客棧當中。
  心神的籠罩下,那金牌的正面,林東看得清楚,九皇子!
  短短三個字,敢追究他下令殺人之罪的,整個大漢國屈指可數。
  林東站了起來,淡淡道:“我就是林記客棧的掌柜!”
  “大膽,見到皇子殿下還不跪下。”一個護衛驟然大喝,其聲,竟震得整個大堂簌簌作響。
  林東無動于衷,但大堂的食客們,卻霎時沸騰起來,一個個大氣也不敢出一聲,隨著一人跪倒在地,齊齊趴了下去。
  馬春皺眉,冷冷道:“皇子?皇子不都是二三十歲嗎?這里哪來的皇子?”
  這話一出,食客們的身體,止不住的顫抖起來,他們怕遭魚池之殃。這話,實在太大膽了,其意,毫無疑問是在諷刺這位九皇子。
  新皇登基,皇兄皇弟封王多如牛毛。而皇子封王,在大漢國史上也并不少見。按大漢國律例,只要有皇子憑軍功政績邁入三品大員的行列,就有資格封王。現而今,達到這要求的就有十五個。
  換其它時期,沒有封王也不算什么,皇子的身份,同樣顯赫。但現在的皇帝是乾威皇帝,已經邁入七旬了,超過五十的皇子足有十二個。
  一大把年紀了,遇上人就被稱三皇子、五皇子、七皇子……面子上過不去。
  平常被人叫叫也就罷了,誰叫自己沒本事封王,可被人拿出來嘲諷,卻絕對是朝傷疤上撒鹽。
  六名護衛面色大變,就欲上前,卻被九皇子劉玉常給揮手擋下。
  “看來,你們對傅同山很有信心。”劉玉常的眼中,帶著淡淡的譏諷。他雖脾氣暴躁,心狠手辣,卻也自重身份,不愿跟林東馬春在口頭上計較。
  一群不知死活的人而已,暫時不能殺的話,在口頭上計較,只會丟了自己的臉面。晚一點,傅同山自然會代勞讓他們知道知道什么叫滿門抄斬。
  “試試看吧!傅同山就在樓上。”林東有些頭疼,聽這位九皇子的口氣,想指望傅同山震住商會,恐怕有些懸了。算來算去,卻沒算到跟商會會長柳月敦同行的,會是這么一個皇子。
  原本,按林東的猜測,這背后使絆子的人,能讓商會會長三番五次的無視傅同山,靠山絕對是皇子王爺這一等級的。甚至于,林東還有這靠山是已經封王,有資格競爭皇位的皇子。畢竟,若這背后使絆子的是楓林酒樓,以楓林酒樓的財勢,能保他們無事的,也只有那些有資格競爭皇位的皇子。
  沒想到,來的皇子,身份比預想的低了點,但難度卻反而大了一些。真要是有資格競爭皇位的皇子,這頭腦,絕對不凡,哪怕處在敵對的程度,肯定也不會跟傅同山起明面上的沖突。這樣一來,傅同山只要稍稍在其它方面妥協一點,一家客棧而已,還不至于被這位皇子選成戰場。
  可這位九皇子……擺明了沒把傅同山放在眼里。
第445章 很懸
  有些驚訝的看了眼林東,劉玉常遲疑了一下,朝著樓梯口行去。
  敢直呼傅同山的名字,毫無疑問,這位林掌柜已經不僅僅是不知死活那么簡單了,甚至還非常膽大包天。劉玉常本是怕林東對他下什么毒手,但想想還是安穩下來,身后六個護衛,可不是一家什么客棧能對付得了的。
  包廂在五樓,這樓層,對那些體質不算好的超級大戶們而言,無疑有些高的。不過也沒辦法,能買到的地就這么大,朝后延伸又容易讓整個大堂因長寬相差太大而顯得怪異,只能選擇增加樓層。如果把包廂設在中間樓層的話,心理上,超級大戶更無法接受。
  一路上到五樓,劉玉常面不紅氣不喘讓林東有些驚訝,直到馬春上前敲門時才忽然記起來,大漢國尚武,雖然已經很久沒有戰事,但皇子的實力依舊在成年考核當中占據了極大的比重。這位九皇子,哪怕后期把修煉荒廢了,從小打下的身體強度卻不會丟,只要不至于太沉迷于酒色,他這年紀,爬五樓其實也算不得什么。
  倒是一旁的柳月敦,氣息略有些粗喘,顯然多少受到點這些樓梯的影響。
  來到第一個包廂門口,林東停了下來,馬春從后面上前,敲了敲房門。
  “進來!”
  里面,傳出一個低沉的聲音。
  推開房門,林東也難得去理會什么禮節,大步邁了進去。身后,馬春緊跟而上。
  “九皇子駕到,老臣有失遠迎,還請恕罪。”
  見到馬春身后進來的劉玉常之后,傅同山雖心中有些驚訝,卻仍舊在第一時間裝作一副惶恐的模樣站了起來。
  傅子舟連忙見禮,身后,章坤目不斜視,仿佛沒有瞧見任何人進來。
  “無妨!”
  劉玉常神態傲然的揮了揮手,沒有跟傅同山客套的意思。
  “殿下請上座。”傅同山將自己的座椅讓了出來,一旁,傅子舟則極其配合的更換碗筷。
  劉玉常不語,踱步來到首位,一屁股做了下來,而后朝著下首位努了努嘴:“柳會長,坐!”
  傅子舟的動作僵了一下,而后,將手中的碗筷從下首位移向再下一個位置。已經替傅同山放好的酒杯,也隨手拿了過去。
  柳月敦略微遲疑了片刻,坐在了原本應該屬于傅同山的位置。
  傅同山微微皺眉,卻不動聲色的做了下來。劉玉常的出現,同樣超出了他的預期。比起林東,傅同山在知道背后對林記客棧使絆子的人是楓林酒樓,也知道楓林酒樓的靠山是誰的前提下,想得更為透徹一些。其煩惱,也更多幾分。
  和林東一樣,傅同山也一直認為,如果柳月敦赴約,同行的應該是楓林酒樓真正的靠山三皇子劉封。原因,不是為了對付林記客棧,而是沖著他這個傅太師。
  按傅同山的推測,或許一開始,三皇子劉封會招呼商會打壓林記客棧,是為了楓林酒樓的生意。但自從知道他派人傳話,是林記客棧的靠山之后,屢次讓商會無視,就是為了把他逼出來。
  這事,已經和林記客棧沒有太大關系了。生意上的事情,再大也大不過皇位之爭。據傅同山所知,楓林酒樓大少爺凌辰岳雖然敗家有道,名聲極差,但私下里跟劉封也有些交情,這也是他會同意傅子舟跟凌辰岳去萬仙樓喝花酒的原因。毫無疑問,劉封應該從凌辰岳的口中知道他有意不想鬧得太僵。
  有資格競爭皇位,且呼聲隱隱高過太子的皇子,這頭腦,絕對不是普通人可以懂的。正好天上掉下來林記客棧加入商會這事情,這位二十出頭便封為圣禹王的三皇子,肯定不會錯過跟他這個當朝太師搭上線的機會。哪怕不能言和聯手,最起碼,郎有情妾有意下,也能互送一些實惠,達成互不攻訐的共識。
  這共識,在乾威皇帝隨時都有可能駕崩,且有突然從天而降冒出個殺出個五十六皇子劉秀的混亂時期,絕對是彌足珍貴的。
  傅同山萬萬沒有想到,來的居然是會是九皇子劉玉常。
  劉玉常這人,嗜殺成性、荒滛無道,而且驕橫暴戾,是劉封手下有名的跟班。一般有些什么上不了臺面的事情,都是讓這位九皇子去出面。讓他出面,八成的幾率是想把事情鬧翻。
  傅同山想不明白,劉封為什么會派劉玉常過來搗亂。打死他也不信,這位圣禹王是以為皇位十拿九穩,已經可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了。真要這樣,別說突然多出五十六皇子這個攪屎棍即將把皇位之爭的勢力給顛覆,就算沒有這根攪屎棍,劉封也同樣得死無葬身之地。以各家的實力,單個或許不如劉封,真要逼急了一起聯手,足可以讓他一敗涂地。
  “聽聞殿下最近又喜抱龍孫,恭喜恭喜。”傅同山笑著從衣襟中拿出一個錦盒,遞到劉玉常的面前,開口道:“老臣瑣事繁多,最近幾天才抽出身來想去去殿下道賀,沒想到,會在這里見到殿下。些許薄利,還請殿下不會嫌棄。”
  劉玉常漫不經心的結果錦盒,打開一看,里面是火紅純凈的玉佩。
  將錦盒蓋上,隨手丟給身后的一名護衛,劉玉常扯出點笑容道:“難得傅太師隨身帶著。”
  “不知道殿下今天怎么有興趣來這林記客棧用膳?”傅同山笑了笑,岔開話題。這玉佩,是三皇子劉封在玉石方面極有研究,他帶來借送給三皇子欣賞為由打開僵局的。現而今,為了試探出三皇子劉封讓劉玉常過來的原因,也顧不上這塊玉佩的價值了。
  “聽說這家客棧是傅太師開的,所以過來瞧瞧熱鬧。”劉玉常淡然道。
  “官吏經營,這可不是小罪,老臣哪有那么大的膽子,這客棧,不過是老臣一個小友開的罷了!今天過來,也只是開張第一天,來捧捧場。”傅同山笑著搖頭。
  “是嗎?”劉玉常意味深長道。
  “當然!”傅同山點頭,目光移向一旁正襟危坐的柳月敦。劉玉常句句言辭挑釁,再聊下去,恐怕只會讓他愈發得寸進尺。
  “柳會長,你覺得這家林記客棧的酒菜怎么樣?”
  “傅太師小友開的客棧,酒菜豈會差。”柳月敦連忙開口道:“不止是酒菜,就算是氛圍和伙計,林記客棧在京城也算得上頂尖之上。”
  這話,讓傅太師和劉玉常第一?br />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ijqsak.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黑龙江体彩六加一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