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超級客棧系統-第137部分

伙計和掌柜,否則,后果自負。”
  伙計被這話嚇得又有些不太清醒了,支支吾吾不知該怎么回答才好。他這輩子雖然沒見過山匪,對山匪的威名卻是如雷貫耳,加上客棧本就是來自四面八方的商人,一個個湊到一起就喜歡胡吹猛侃,山匪在他們口中,個個都是殺人如麻,把人命當成草芥一般,不管婦孺老弱,看誰不順眼,立即就是一刀砍過去。
  聽多了,伙計也就信了。眼下居然要自己面對一大群山匪,還不能打草驚蛇,光想想,他都覺得腿肚子打顫,想一腦袋暈過去,暈它十天半個月醒過來,然后聽到守得云開見月明的消息。
  刀疤青年見伙計這副模樣,又喜又憂,喜的是基本上可以確定這伙計沒有懷疑自己的話,憂的則是怕這伙計膽子太小,容易泄露出去。
  其實,真要泄露出去,刀疤青年相信,這幫人說不定為了延壽果,就算有事也會等上幾天。但同樣,難保在知道自己一定會再次上門,不會設計什么圈套出來,好免費得到延壽果或是索性逼出延壽果的出處。真要這樣,可就竹籃打水一場空,他是個小心謹慎的人,寧愿十萬兩銀子一個延壽果的生意飛掉,也得保證不會遇到危險。更何況,手頭上已經有五萬兩銀子了,加上這幾年騙到的銀子,不下十萬兩。
  這筆銀子,哪怕跑到京城那種不把銀子當銀子的地方,只要別進那種燒銀子的地方去,也夠逍遙一輩子了。
  當然,這種超級冤大頭一輩子很可能也只能遇到一個,不把握住,實在對不起幾輩子修來的好運氣。
  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刀疤青年一咬牙,從衣襟里掏出塊沉甸甸的銀子,朝著伙計的衣襟里塞了進去,小聲道:“記住別露出什么馬腳,這五兩銀子,是給你的賞銀,要是真能抓到山匪頭,少不得再賞千八百兩銀子給你,就算沒能順藤摸瓜找到山匪頭,只要你沒有走漏消息,百八十兩也少不了你。”
  銀子是能壯膽的,這話在伙計身上很快就得到了印證,盡管仍舊怕得腿肚子發軟,但伙計卻很堅定的點了幾下頭。
  “那就有勞你了。”刀疤青年拍了拍伙計的肩膀,轉身快走離去。
  “劉三,客人怎么走了?”柜臺里,掌柜一抬頭就看到刀疤青年離去的背影,不由有些不悅的問了一句。
  伙計深吸了口氣,再重重吐了口氣,一轉身,強擠出點笑容道:“掌柜,那位客人只是來問問路,說要是找不到地方需要住宿的話,晚上再過來。”
  掌柜哦了一聲,也沒太在意,又埋頭撥弄起了算盤珠子。
  噌噌的腳步聲傳來,令掌柜和伙計齊齊抬頭看向樓梯。
  下樓的人,令伙計劉三的心臟猛的揪了起來,正是刀疤青年所說的山匪。
  瞧瞧那個滿臉橫肉,殺氣騰騰的人物,光是眼神,就能把人給嚇死來,一看就知道是山匪。
  劉三之前沒注意到程豹,現在特意打量了一眼眾人,見到程豹之后,更加相信刀疤青年的話了。他雖然沒見過山匪,但像程豹這種往面前一站就能把膽小點的人給嚇趴下的人物,最符合山匪的特征。
  “幾位客官,不是說要午休嗎?怎么下來了?”掌柜連忙迎了出來,一口氣訂了六間上房,而且還長達一個月之久,這可是大主顧。
  “臨時記起來我在化浪城還有個朋友,打算去見見。”林東隨口道。
  “那……”掌柜的臉色有些難看了,大老遠有朋友上門,如果交情不錯的話,肯定是得留宿的。真要這樣,人家肯定會派個人回來退銀子。
  “沒回來的話,客房也給我們留著。”林東笑道。
  掌柜大喜,忙不迭點頭。
  身旁,伙計劉三也是重重松了口氣,不在客棧住的話,那自然沒他什么事了,雖然可能得不到后面的賞銀,但先前的五兩銀子可就安安穩穩落袋,用不著擔心有命掙沒命花了。
  一行人出了客棧,開始遠遠吊在刀疤青年的身后。
第434章 送一程
  這一跟就是一下午,租馬車、買弓弩、購草藥……刀疤青年滿大街轉悠,林東一行人也只能滿大街的跟著。
  好在林東現在靈力自主修煉的速度不比入定修煉慢,加上這次在化浪城逗留,是為了等玉玲瓏姐妹報仇。
  玉玲瓏現在的實力已經達到心神期八重,這實力,足以擊敗一個中等宗門的宗主。而玉牡丹也已經達到心神期七重,跟個中等宗門的宗主一較高下也是綽綽有余。以二人的實力,對付中等宗門的太清宗,或許敵不過所有長老的聯手,但憑借九階靈器、九階靈技以及一大堆林東找云嵐幫她們煉制的高階靈丹,只要不會傻到往人家布置的靈陣中鉆,哪怕是被整個太清宗所有弟子長老聯手圍攻,也足可以殺出重圍。
  玉玲瓏和玉牡丹都不傻,只要各個擊破,報仇雪恨的幾率在九成以上。當然,九成以上不代表百分之百,林東留在化浪城,就是等她們的消息,約好了給她們二十天的時間,二十天后,林東將會上太清宗把她們給救出來,至于她們跟太清宗的仇,林東不會插手,這次失敗,姐妹倆也必須跟他繼續趕路,以后有空才能再回來。
  現在才第一天,等于還有十九天的時間,跟著刀疤青年,也就無聊點而已,時間很充裕。
  傍晚時候,刀疤青年終于把自己想采購的東西都采購完成了,這次,他也算下了不小的本錢,一馬車的藥草武器,花了足有上萬兩銀子。
  而后,趁著城門未關,刀疤青年駕車從東門離開。
  目送馬車駛出城門口,云嵐不由松了口氣:“好消息,應該確定了八成。”
  “真的?到底什么好消息?”林東大喜,云嵐這么擔心自己會失望,這好消息,無疑不小。
  “十成了再告訴你。”云嵐笑道。
  林東無可奈何,盡管心癢難耐,卻還是得忍著。
  刀疤青年出城后,一路往東,或許是急著想要采到所謂的延壽果,日夜兼程,一日只是休息兩三個時辰。可惜,這速度在林東等人眼中,依舊慢如龜爬。
  第三天,林東有些受不了了,靈果的產地,毫無疑問是在茂密的森林或者說深山當中,途中已經過了一座森林,再往前,最近的就只有化浪郡最大的通天山了。
  不說通天山延綿數百里,就算到了,恐怕沒幾天的時間也到達不了地頭。就是這之前的路程,以刀疤青年的速度,恐怕也還得十幾天才能到。也就是說,光是等刀疤青年到達山腳下就的十三四天的時間,到達產地的時間可能還得加幾天。再加上通天山上宗門林立,一旦跟哪家宗門發生沖突,很可能還得再延長幾天。這一來一去,就算回程的時候可以讓風岳先行一步去等玉玲瓏姐妹倆,個把時辰就能到,二十天也有些捉襟見肘。
  “云嵐,靠近點!”
  慢慢悠悠跟著下方馬車的鷹獸鳥背脊上,林東忽然大喊了一聲。
  不遠處,入定的云嵐徐徐睜開雙眼,低語了一聲,鷹獸鳥朝著林東靠了過去。
  林東身體微傾,對著鷹獸鳥喊了幾嗓子,在鷹獸鳥朝著下方的馬車俯沖而下時,縱身一躍,跳上云嵐所在的鷹獸鳥鳥背上。
  “怎么了?”
  不止云嵐,所有人都對林東的舉動有些疑惑。
  “靠下去,用靈劍斬斷木轅。”林東迎著大風喊道。
  云嵐一愣,旋即笑著點頭:“這主意不錯。”
  在云嵐的控制下,鷹獸鳥追著林東原本坐著的鷹獸鳥俯沖而下。
  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在下方刀疤青年似乎感覺到什么,就要抬頭朝著上方看去之時,一抹瑩光無聲無息的激射而下,瞬間將兩條木轅給斬斷。
  馬車瞬間與前方的馬匹分離,激烈顛簸起來,刀疤青年正驚恐莫名之時,鷹獸鳥利爪伸出,一左一右將馬車的上沿給抓住。林東目光微凝,下一刻,刀疤青年的身體不受控制的滾入馬車當中。
  在刀疤青年穩住身體,拔開車簾時,馬車的車廂已經徐徐升空了十多米。
  看著下方的官道不斷縮小,刀疤青年徹底傻眼了,顫顫抖抖,魂不守舍。
  云嵐一拍鷹獸鳥的鳥背,鷹獸鳥帶著云嵐和林東迅速升空,瞬時拉開抓著車廂的鷹獸鳥上百米。
  車廂在官道的上空三十多米處停止了升空,而后,急速朝著通天山飛去。平穩的車廂內,足足過去了半個多時辰,刀疤青年才從驚恐中清醒過來。
  瞧瞧上面比車廂還大了一截的鷹獸鳥,再瞅瞅下方光是看著都覺得無比恐怖的地面,刀疤青年掙扎了許久,這才從車廂里拿出弩箭,閉著眼睛,從車簾外伸出右手,里朝著上方射去。
  嗆的一聲響,刀疤青年的眼皮不由再緊了幾分,片刻感覺似乎不像預想當中那般上面的大鳥受傷后朝下搖搖墜墜降落,不由毛著膽子探頭一看,鷹獸鳥的腹部,看不到任何被箭矢射中的痕跡,更別說插著箭矢了。
  見鷹獸鳥似乎沒有發怒的跡象,刀疤青年不由膽肥了幾分,拿起弩箭,探出腦袋,瞄準鷹獸鳥的鳥頭,狠狠摁下了機關。
  嗆……
  又是一聲脆響,這回,刀疤青年看明白了,箭矢竟如同射中的鋼鐵,觸碰到鷹獸鳥的鳥頭之后,急速墜落下來。
  窩在車廂里等了片刻,發覺鷹獸鳥還是沒有發怒的跡象,刀疤青年的膽子愈發大了起來,弩箭連射,各種他認為的要害部位幾乎試了個遍,可結果還是無功而返。
  鬧騰了半天,到最后,刀疤青年認命了。今天要是不死,如此奇異的事情,比找到個冤大頭一口氣騙到幾十萬兩銀子更值得拿出來吹噓一輩子。
  一天后,刀疤青年驚奇的發現,通天山到了。
  更令他驚奇的是,鷹獸鳥再往上了飛了片刻,居然徐徐下降,然后雙爪一松,把車廂從一米來高的位置丟在一個亂石叢中。
  摔得七葷八素的刀疤青年清醒過來以后,那心情,無人可以理解。一直發了半個多時辰的呆,這才朝著四面八方拜了拜,感謝了一番老天爺幫忙之后,收拾了一下車廂里的物件,包裹往肩膀上以扛,認了下方位之后,朝著山上奔去。
  兩天后,刀疤青年來到一處云霧繚繞的峭壁上,竟是縱身朝下一躍。
  半空中,林東眾人愕然,跳崖自殺?再或者,此人真人不露相,有著巔峰強者的實力,再高也不怕摔死?
  這兩個可能性,明顯都不成立。
  “下去!”
  林東一拍鷹獸鳥的鳥背。
  鷹獸鳥顯然感覺到了什么未知的恐懼,啾啾叫個不停,在峭壁上方怎么也不肯下去。
  拗不過鷹獸鳥,無奈,眾人只得翻身下到峭壁上方。
  “怎么辦?”瞅著靈力拼命查探也云深不見底部的峭壁下,林東有些傻眼了。刀疤青年一個普通人能跳,下方應該不至于有什么危險才對,但這只是猜測,誰知道跳的方位或者時間會不會有什么玄妙的地方,真要一不小心碰到方位或者時間不對,在場眾人,可就只有風岳這個新晉的巔峰強者才能保證萬無一失。
  風岳!
  林東不由瞧向一旁的風岳。
  風岳不言不語,朝著下方縱身一躍,頃刻間便消失在眾人的視線當中。
  下一刻,喬天浩雙眼閉起,嘴中念念有詞。依稀間,可以聽到老天爺保佑這幾個字在不斷重復。至于保佑什么,只能看到嘴型,恐怕就算是風岳這個巔峰強者的耳力也不一定能夠聽清楚。
  一直等了一個多時辰,一道人影才從峭壁下躍起,眾人定神一看,除了喬天浩極度失望之外,其他都是面露喜色。這人影,正是風岳。
  “沒什么危險,底部有厚達幾十米的枯葉,普通人掉下去也不會有生命危險。有心逆期一重的實力,沒有枯葉也能安全落地。”風岳解釋道。
  “風前輩,下面有什么?”云嵐忽然詢問道。
  “很多那種果子,然后是一條條靈蛇,再來就是一只大鳥,很大的大鳥。”風岳有些汗顏,他不是宗門出身,師門也沒留下什么有關靈獸靈材的古籍,因此,他對靈獸靈材的認識,比起普通宗門的弟子還要不如。
  云嵐松了口氣,好消息,已經達到百分之百了。
  “云嵐,你說的好消息,是靈蛇還是大鳥?”林東不由詢問道。
  云嵐淡然道:“天蓬鳥!”
  “天蓬鳥?”林東眉頭微皺,這名字,他記得好像在哪聽過,卻一時怎么也想不起來。
  “下去看看就知道了。”云嵐笑道。
  風岳而今的忠誠度已經達到四十,一直都是在穩步提升,不可能給自己下套。毫無疑問,跳下去不會出現危險。林東一咬牙,雙腿一蹬,朝著峭壁下方飛躍激射。
  耳畔疾風呼嘯,十幾個呼吸之后,林東才勉強能看到枯黃銫的地面。
  二十米、十米、五米……
  在離枯葉不足三米時,林東腰肢一擰,硬生生剎住急墜而下的身軀,輕輕落在了枯葉上。
  不多時,眾人一一墜下。
  風岳一指左側,開口道:“大鳥就在前面。”
  眾人瞬時暴起,跟著風岳朝所指的方向飛躍而去。
  幾個呼吸間,風岳停了下來,眾人隨即也停下了腳步。視線躍過風岳朝著前方一掃,除了云嵐和風岳之外,一個個嘴巴張開,怎么也無法合攏。
  “何止是大鳥,簡直是大鳥……”
  喬天浩語無倫次的驚呼起來。
第435章 天蓬鳥
  展露在眾人眼前的,是一個巨大的石臺。而石臺上站立著的一只大鳥,便是令林東等人合不攏嘴的源頭。
  高約二十七八米,渾身羽毛金黃,帶著一浪更高一浪的壓迫力,如同一個尊正閉目養神的帝皇般傲然而立。
  這不是一只鳥,這是一只大鳥。
  盡管林東在聽完風岳的回報以后,就有了不少的心理準備,但突然看到這云嵐口中的天蓬鳥,還是忍不住差點把眼珠子給嚇突出來。
  實在是太大了,那一個鳥頭,真要能掏空的話,林東毫不懷疑里面的空間絕對不會比一個寬敞的房間小。
  “好大!”喬天浩又忍不住驚嘆了一聲:“要弄上這么只大家伙,咱們那用一人一只鷹獸鳥啊!”
  林東心中一動,終于明白天蓬鳥這名字為什么有些熟悉了。他記起,當初在秋風城時,他曾想過弄一批鳥型飛機來作為交通工具解決客棧無法覆蓋全城所有食客,以及開分店路途太遠的麻煩。而當時,云嵐就提到了這天蓬鳥。
  這好消息,實在是太大了,大到林東一時半會兒,竟有些無所適從。
  “風前輩,待會兒,得麻煩您老出手才行。”云嵐開口道:“以我們的實力,只能從旁輔助。”
  風岳徐徐點頭,自從邁入巔峰強者的行列,他還沒真正試過實力,這大得恐怖的大鳥,他能感覺到九階靈鳥的氣息,正好用來練練手。
  林東清醒過來,急急詢問道:“云嵐,能不能看出這天蓬鳥是公的還是母的?”
  “天蓬鳥的性別,可以看頭部和尾翼。這只天蓬鳥的腦袋略圓,尾翼尖翹,應該是只母鳥。”云嵐解釋道。
  林東大喜,在嶺南城時,他曾抓到過一只七階百翼鳥。而今仍然使用三階鷹獸鳥作為坐騎,原因就在于那只百翼鳥是公鳥,讓它出去勾搭幾只母鳥回來,每次都是無功而返。
  母鳥就好辦了,在外面勾搭完,回客棧下蛋就行了。
  天蓬鳥如果是母的,而外界又有不少天蓬鳥的話,幾次下來,也就等于可以大量繁殖了。
  “下面那人怎么辦?”云嵐詢問道。
  “什么下面……”順著云嵐的目光朝往下看,林東這才發現,前方還有不少低矮的小樹,每棵小樹上都各結有一顆刀疤青年所謂的延壽果。而這些低矮小樹旁,無不盤踞著一條水桶粗細的花斑靈蛇。
  就在眾人前方十幾米外,刀疤青年正忘乎所以用弩箭不停攻擊一條靈蛇,他的周圍,還擺放著不少藥材,顯然是用來阻擋靈蛇靠近。
  林東遲疑了一下,開口道:“雖然是個騙子,但也算幫了我的大忙,打暈了丟開就行。”
  “這之前,恐怕得問問他打算怎么上去。”云嵐笑道。
  林東一怔,旋即恍然。從峭壁上跳下來,下方有厚實的枯葉接著,就算是普通人也不會受傷。可要是想上去,哪怕就算有一根直通頂部、長達數千米的藤繩,也不是普通人能夠做到的。
  毫無疑問,這刀疤青年肯定是有離開的辦法。
  以眾人的實力,只要有落腳點,上峭壁并不難,可這次還得帶上天蓬鳥。以天蓬鳥的體型和重量,舉著它在平地上還行,上這么高的峭壁,哪怕是風岳也可能遇到危險。
  林東的眉頭,忽然皺了起來。
  天蓬鳥的體型太大了,真要帶回客棧,除非把后院的院墻加高三五十米,否則根本就隱瞞不了。可真要把院墻加高三五十米,保管會引來無數的武者前來探秘。
  在實力不足之前,林記客棧有天蓬鳥的消息,絕對會引來無數宗門搶奪。
  “是擔心天蓬鳥太大了?”云嵐詢問道。
  林東苦笑著點頭:“要是再過個三五年,問題不大,可現在……”
  云嵐黛眉微蹙,詢問道:“靈陣不能移出客棧?”
  林東點頭:“靈陣必須在客棧里面。”
  “那……”云嵐追問道:“客棧不能建在荒郊野外?”
  林東一怔,旋即一巴掌拍在了腦袋上。
  “這豬腦袋!”
  因為客棧無法覆蓋全城所有的大戶食客,林東曾經在嶺南城試過到城南買了家殘破的客棧試試能不能開分店,結果往柜臺上一坐,開分店的系統提示半天沒有出來。結果可想而知,分店是有距離限制的,可能是百里,也可能是千里,因為不影響每個縣城都開一家分店,林東也就沒有深究。
  一定距離內不能開分店,卻不代表荒郊野外不能開分店。
  林東拼命的開分店,為的是有足夠的銀子買靈石支撐護衛隊修煉的消耗。荒郊野外,剛開始的時候倒是想過一次在宗門多的地方開幾家客棧,然后靠修煉加成來吸引各大宗門的弟子來客棧,但這想法很快就否決了,林記客棧根本沒足夠的實力保證不會被各大宗門群起而攻搶奪客棧。至此,也就一直沒有想過這方面的事情了。
  一座縣城,能有三五家客棧就頂天了,可在本縣的管轄范圍內,卻絕對有三五十家之多,原因就在于,客棧的客人都是來往于各地的商販,開在荒郊野外,同樣有生意。
  只要與其它分店的距離夠遠,林記客棧沒道理不能在荒郊野外開分店。
  林東掃了眼四周,是個長長的峽谷,寬度約有兩百來米。
  天蓬鳥在這里沒有被人發現,這峽谷的出入口無疑極其隱蔽,甚至可能想進來只有從峭壁上跳下來這一條路可選,要不然,刀疤青年也不會進來的時候選擇跳崖。
  如果把客棧建在這峽谷當中,別說一只天蓬鳥,就算是百只千只,也肯定不怕被人發現。要知道,這天蓬鳥是九階靈鳥,其氣息,完全可以阻擋其它靈鳥下來,鷹獸鳥不敢下峭壁就是最大的證明,而天蓬鳥沒有被人發現,這一點肯定也是原因之一。
  這也就等于,除非有人走投無路或是一時失足跳下峭壁,基本上沒人可以下到峽谷內。只要在下面布置幾個高階靈陣,然后把人打暈了弄回去,完全沒有問題。
  當然,巔峰強者也有可能好奇心發作跑下來瞧瞧究竟,但這可能性幾乎可以低到忽略不計的程度。畢竟,通天山上的宗門,最大的也只是中等偏上的宗門,幾十年也很難碰到有巔峰強者路過,更別說又正好來到峭壁上,且又好奇心發作,非要瞧瞧這在崇山峻嶺中并不算稀奇的峽谷下方有什么東西。
  就算有巔峰強者闖下來,林記客棧立即把鼎老頭和風岳調過來也是一樣,抓了關起來,指不定還能讓客棧多收一個巔峰強者。
  想明白,林東算徹底松了口氣,只要能把天蓬鳥給抓住,鳥型飛機,算是成功了八成。
  “喬天浩,程豹,把人帶遠點,問問怎么離開這里。”林東朝著二人挑了挑眉,天蓬鳥是九階靈鳥,喬天浩和程豹的實力分別是心神期八重和心神期九重,在天蓬鳥面前,就算是程豹的抗打擊能力,恐怕只有被秒殺的份。因此,留他們在這里,很容易遇到危險。
  程豹不語,縱身一躍,來到還在專注于射出弩箭的刀疤青年身后,一個手刀將其擊暈,而后朝著后方飛退。喬天浩摩拳擦掌,緊跟而去。
  看了眼依舊閉著雙眼,如同帝皇般高大駭人的天蓬鳥,林東看向一旁的風岳,詢問道:“風前輩有幾成的把握?”
  風岳手掌一開,掌中瞬時多出一柄從林東手上挑選到的九階靈刀,淡淡道:“擊敗它的把握有十成,但留它下來的把握,五成不到。加上你們的話,勉強五成。”
  “才五成?”林東愕然。
  “風前輩可說錯了,加上我們……”云嵐笑道:“應該有十成的把握才對。”
  “十成的把握?”風岳不由驚訝的看向云嵐,一個心逆期四重,一個心逆期六重,哪怕武器都是九階靈器,又都有九階靈技傍身,勉強才只能跟天蓬鳥斗上幾個回合而已。到時候,不過是想辦法阻擋一下天蓬鳥逃跑的速度,怎么算也不可能因此加出五成的勝算。
  “風前輩別忘了,我可是高階靈陣師。”云嵐輕描淡寫道。
  風岳一怔,旋即恍然大悟,這天蓬鳥,看模樣應該正在睡覺。而且刀疤青年敢慢慢跟靈蛇耗著,肯定是明白這天蓬鳥的睡眠時間很長。
  只要不弄出太大的動靜,以云嵐的能力,足可以在天蓬鳥醒來之前布置出一個高階靈陣。
  一個高階靈陣用來困天蓬鳥,或許最多半個時辰,但如果高階靈陣可以隨時補充靈石,里面還有個比天蓬鳥實力更強的巔峰強者,困它十年八年都不是什么難事。
  很快,三人便商量好圍捕天蓬鳥的方法。風岳和林東朝后退了百來米,云嵐則如輕靈的蝴蝶,在天蓬鳥二十幾米外飛舞游曳起來。
  一條條若隱若現的靈粉圖案隨著云嵐的藍辰劍不斷飛旋而成形,等到將靈陣的脈絡給布置出來,林東和風岳則盡量將氣息壓制,飛射上前,按云嵐的吩咐,用靈粉將圖案完善。
  最中央,天蓬鳥靜默如同一座金山雕鑿而成的雕塑,對于下方的三人,毫無所覺。
第436章 寒冰陣
  完善好整個靈陣說花的時間并不長,只用了小半個時辰。剩下的,就是最難的,也是耗時最長的布置陣眼了,林東二人都幫不上什么忙,齊齊退出靈陣的覆蓋范圍。
  不多時,喬天浩二人拎著昏迷不醒刀疤青年走了回來。
  “掌柜,五里外有個大瀑布,瀑布里面有條通道,可以通過這條通道順著水流潛到山腳下的一個水潭里。”喬天浩將鼻青臉腫已經看不出人型的刀疤青年給丟在腳下,拍了拍手,意猶未盡道:“掌柜,接下來怎么處理?”
  既然要在峽谷里建客棧,刀疤青年知道怎么下來,無疑不能放任他出去后隨便亂說。林東盤算了一下,決定道:“帶去通道弄醒,給顆丹藥塞他嘴里,嚇唬嚇唬,然后送出去。”
  “就這么送出去?”喬天浩詫異道。
  “要不然怎么辦?殺了他?”林東揮了揮手,刀疤青年只是個普通人,身上又有足夠瀟灑一輩子的銀票,嚇唬嚇唬,三五年內肯定是不敢有什么想法的。就算有想法,他也得敢去找宗門弟子提供這消息才行,以刀疤青年在化浪城的小心翼翼和謹慎,肯定能夠想到峽谷下如果好東西,自己很可能被宗門弟子殺人滅口。
  嚇唬嚇唬,只是多個保障而已,三五年后,林記客棧已經不怕這里有天蓬鳥的消息被人知道了。
  喬天浩點頭,拎著刀疤青年,再度離開。
  整整布置了一天一夜,一個縮減了上百倍的八階靈陣才算布置完成。
  這靈陣名為寒冰陣,屬于幻殺陣,占地約八萬平米左右,雖比真正的八階寒冰陣威力要小不少,但仍有七階靈陣的威力。
  一天一夜能布置出一個威力等同于七階的靈陣,其速度,已經足可以跟九階靈陣師相提并論。
  再商量了片刻細節,將靈陣的變幻告訴給林東和風岳之后,云嵐右臂一揮,藍辰劍帶著一抹燦爛的藍色光芒,朝著二十米開外的一塊石頭射去。
  破空聲,瞬間令天蓬鳥察覺到了危機,那始終金幣的眼睛,驟然睜開。這一刻,它才發覺,自己休息的地方,竟多出三個小不點。
  九階靈鳥的尊嚴是不容褻瀆的,天蓬鳥的羽翼猛然展開,竟瞬間各擴張了三十來米,令寬達兩百來米的峽谷,瞬時被擠占了近半的位置,看起來有些擁擠起來。
  在天蓬鳥羽翼展開之時,藍辰劍也不偏不倚,正中那塊一尺見方的石頭。
  在藍辰劍的劍尖觸碰到的石頭的剎那,砰的一聲,石頭如同炸藥般炸開,無數粉塵激射二三十米之遠。宛若一蓬青白色的霧氣,驟然擴散之后,又慢慢沉淀下來。
  下一刻,天蓬鳥眼中的景象便了。熟悉的峭壁和那三個打擾到自己休息的三個小不點,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置身于一個巨大的冰窟當中。
  刺骨的寒氣,不斷朝著天蓬鳥的周身涌去,令它的羽翼急促的拍打起來,那數米長的長喙里,沖天的鳥鳴中,帶著恐懼,帶著憤怒。
  數十米長的羽翼,急速拍打了幾下,升空不足十米,上方傳來的壓力,令天蓬鳥的羽翼停止了拍打。身體,止不住的微微戰栗起來。它的眼中,是一座晶瑩剔透的冰山,那冰山高達千米萬米,覆蓋了方圓千里萬里,看不到頂峰,也看不到盡頭,劈頭蓋臉的寒氣,無窮無盡,讓它的心底深處,涌出一股埋藏了無數年的恐懼。
  寒冷,這是它活了千萬年,最害怕的東西。
  那帝王般可不侵犯的氣息,在寒氣的侵襲下,不斷減弱。金黃比烈日還要耀眼的羽毛,盡可能的蜷縮在了一起,遠遠一看,越發像是一座金山。
  驀地,一股澎湃的能量,將蜷縮著抵御寒氣的天蓬鳥驚醒,那股不可侵犯的氣息,再度爆開。
  轟……
  一聲雷霆巨響在天蓬鳥的腦后爆開,風岳手中的九階靈刀,穩穩的砍進了它后腦的絨毛當中。
  一人一刀,如同鑲嵌在天蓬鳥后腦上一般,靜默不動,穩如磐石。像一縷頭發,令氣息浩瀚的天蓬鳥看起來多出了一分稚氣。又像一個印記,一個宣告著這座金山已經有主的印記。
  瘋狂的能量,在刀刃中不斷涌出,引起的狂嘯風浪,在碰撞所發出的巨響聲之后,如同大海的滔天駭浪,急促沉悶的轟鳴聲籠罩著整個世界。
  靈陣的中央,看著這一刀引起的驚世奇觀,林東心中,同樣是翻江倒海。
  巔峰強者和九階靈鳥,這戰斗,令他向往,也讓他無比的震撼。
  一聲劃破蒼穹的鳴叫隨著天蓬鳥揚起腦袋,狂噴而出,從那長喙中噴出的氣浪,竟震的峭壁激烈震動起來。其威力,甚至還要高過江奎的獅子吼幾個臺階。
  林東拼命將靈力灌注雙耳,才算勉強將這聲音所帶來的沖擊給壓制住。
  “風前輩,天蓬鳥力大無窮,耐力驚人,好在寒冰陣可以禁錮住它施展的空間,想辦法跟它游斗,攻它下腹絨毛的空隙!”云嵐比林東要鎮定和清醒許多,雙腳在虛空中連踏,如同出塵的仙子,隨著浮云翩翩而動。
  風岳瞬時不再任由一枚釘子般,任憑天蓬鳥怎么晃動鳥頭,也穩穩釘在它的后腦勺上。右臂猛然一揚,九階靈刀猛然拔出,金色的血液,在初春的朝陽中,閃爍著讓人心動的光芒。
  雙腿連蹬,風岳的身軀,急速朝著下方滑落。只是眨眼的功夫便到達天蓬鳥的背脊處,而后,身體一傾,竟如履平地般在天蓬鳥的背脊上穿梭,瞬息間便倒掉在它的腹部位置。
  右臂,悄然揚起,那凜冽的刀風,吹得天蓬鳥的腹部,竟不斷的痙攣。
  轟……
  巨響聲中,藍辰劍,似一條靈巧的藍色小蛇,從云嵐的手中竄出,在天蓬鳥的長喙處不斷旋轉游動。劍身上,五顆淡紫色的丹藥,無論劍身怎么旋轉與倒立,始終如同裝飾品一般,牢牢的粘附在劍身上。
  在天蓬鳥又是一聲長鳴之時,藍辰劍帶這樣一抹藍光,從長喙中射了進去,沒等長喙合攏,有快速穿了出去。這一切,一氣呵成,只是瞬間的功夫,若非劍身上面的五顆丹藥不見,鐵定讓人誤以為只是自己眼花看錯了。
  芊芊玉手一抓,藍辰劍旋轉著飛到云嵐的面前,拿出一個小瓷瓶,拔開瓶塞,瀟灑的一揮手,又是五顆丹藥粘附在了劍身上。
  眼看林東清醒過來,已經按靈陣的安全路線沖到身前,正揮舞著如意凳準備加入戰團,云嵐提醒道:“林東,想辦法喂他吃逝靈丹。”
  “逝靈丹對九階靈鳥有效果?”林東停了下來,有些驚詫的看向云嵐。他依稀還記得,云嵐說過,九階靈鳥的實力堪比巔峰強者。而這逝靈丹,對心逆期九重的強者來說,效果依舊顯著,可遇上比心逆期九重的強者高一個小境界的大乘期一重的巔峰強者,哪怕當飯吃,吃再多也跟糖豆沒有多大區別。
  “效果不大!”云嵐淡淡道。
  林東二話不說,拿出三個小瓷瓶,靈力暗涌,三個小瓷瓶瞬時飛起,朝著天蓬鳥激射而去。
  效果不大,意味著有效果。
  事也湊巧,三個小瓷瓶剛飛到天蓬鳥的附近,天蓬鳥便是長喙張開,又是一聲帶著痛苦與憤怒的破天長鳴響起,而三個小瓷瓶,則是順勢穩穩射進了它的嘴中。
  “一起丟進去的話……”云嵐欲言又止。
  “幾個瓶子而已,就天蓬鳥?br />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ijqsak.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黑龙江体彩六加一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