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超級客棧系統-第136部分

 林東笑著看向梁古風,開口道:“梁掌柜,請坐。”
  梁古風頓時心潮澎湃,連忙搖頭道:“郡臺大人面前,哪有我梁某的坐位。”
  林東笑著將目光移向楊延康。
  楊延康一咬牙,毅然道:“林掌柜的面前,哪有本官的坐位。”
  梁古風身體一震,極度震驚的看往楊延康,弄不明白這話到底什么意思。
  “林掌柜,本官這次,是為上次在郡衙怠慢林掌柜的事情而向林掌柜道歉。”楊延康也豁出去了,開口道:“還請林掌柜能夠見諒。”
  “哪里,小事一樁而已。”林東毫不在意地揮了揮手。
  楊延康從寬大的衣袖了口袋中拿出一個精致的錦盒,小心放到桌面,朝林東的方向推了推,而后后退了一步。
  林東示意馬春打開看一看,馬春當即將錦盒拿到身邊,打開一看,是一扎厚厚的銀票,面額竟是十萬兩一張。
  林東樂了,這一疊,少說也有二百萬兩,剛才還打算讓楊延康壓一壓梁古風,趁機把價錢給降下來。沒想到,這一下多出二百萬兩,已經不用擔心銀子方面的問題了。
  梁古風則是徹底傻眼了,他弄不明白,也理解不了,楊延康這唱的是哪一出。
  “小小心意不足掛齒,還望林掌柜能夠收下。”楊延康恭恭敬敬看著林東。
  梁古風的腦袋嗡嗡作響,這情形,讓他有種楊延康是上門求人辦事的錯覺。
  其實,這并非是錯覺。楊延康,確實是來求林東說情的。
  就在清晨時分,秋風府派了個衙役上門,這衙役趾高氣揚,甚至連楊延康這個身份地位高他無數截的郡臺也沒放在眼里。其惡劣程度,遠遠高過林東和馬春。
  而楊延康,卻怒不起來,因為人家確實有對自己趾高氣揚的資格。一個衙役,面對一個即將成為階下囚的人物不趾高氣揚,還能對誰趾高氣揚?
  這即將成為階下囚的人物,就是楊延康。
  隨同衙役而來的公文中,詳細介紹了秋風府府衙一舉將秋風府各大宗門給壓服,并成功逼迫各大宗門賠償銀兩、靈器、靈石等價值不下億兩銀子的銀物的經過。
  這事,本來是驚天動地的大功勞,其功勞程度,讓楊延康百分百能肯定,哪怕跟他沒有一丁點的關系,就憑秋風府屬于他的管轄范圍,沒有濕蟲病這件事,他也足夠憑借這份天大功勞漏出來的湯湯水水而穩升吏部尚書。
  壓迫一府內所有宗門妥協并賠償出幾乎過半的財物,而且不會引起其它地方的宗門聯手反彈,這在大漢國史上,絕對是絕無僅有的一次。而這勝利,不光光是意義非凡,其潛在的利益也是不可限量,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可以降低天賦異稟的少年選擇進入宗門的決心,光是這一點,就很可能讓大漢國每年多出不少有天賦且愿意效忠朝廷的武者。武者的基數大,天賦強,可以培養出來的強者和巔峰強者也就越多,此消彼長,大漢國甚至可以逐漸一點一點的把缺少強者和巔峰強者的頹勢慢慢扭轉過來。
  如此大功,楊延康卻樂不起來。原因很簡單,公文里還附帶了一段,內容是嶺南城郡臺與秋風府各大宗門勾結,收受賄賂之后打壓秋風府知府。
  和宗門有交情,是官員們的禁忌,而這份指責的內容也很荒唐,怎么看不像一個郡臺能夠做出來的事,但這些都不重要,這份天大的功勞面前,別說一個郡臺,十個郡臺也能弄倒。
  壓是不可能壓下來的,楊延康唯一能做的,也只有想辦法暫時先把公文扣下,試試能不能彌補當初那封信的過錯。
  結果,楊延康放下身段,銀子、美女好好伺候著,找秋風府派過來的衙役一問,這才如夢初醒。自己好不容易精心設計了一出濕蟲病的好戲,眼看就要成功在望,卻跑出來一出把自己牽扯在內的更為轟動的大戲,全因自己惹了不該惹的人物——林東。
  楊延康想想也是,劉秀明知道任何郡衙不可能支持跟宗門為敵,卻派人送封信過來求援,擺明了就是下套子。自己本著做人留一線日后好見面的宗旨,對下轄的幾位皇子知府,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能不得罪盡量不得罪,可以說,跟劉秀基本上沒有多大的瓜葛。劉秀會這么做,毫無疑問是在給人報仇。
  好在楊延康事后一想,提到嗓子眼的心也就翻下來了。如此大功一件,劉秀完全有資格直接上報給朝廷,壓根就犯不著通過自己這個郡臺。會這么做,無疑也是在給自己和解的機會。
  本來,楊延康出都出了城,可沒走多少路,立即又讓車夫調頭回來。
  解鈴還需系鈴人,如果能請動林東幫忙同行,這場和解才更有把握。
  因此,這才有了楊延康后腳跟著梁古風進門的事情。
  林東打了個響指,馬春笑著將錦盒關上,塞入衣袖的口袋里面。
  梁古風是真的糊涂了,郡臺給下轄的一個客棧老板送銀票,而且還一個送得這么諂媚,一個收得這么自然,是做夢,還是這世界變得顛倒過來了?
  “林掌柜,你看……”楊延康看著林東,銀票收了,這事,應該成了吧?
  林東不言不語,拿起桌上的茶杯,輕輕呷了一口,神情淡漠。
  “梁掌柜,不知道你來林記客棧是為了什么事?”
  楊延康能坐到郡臺的位置,眼力自然不差,目光立即移往迷迷糊糊的梁古風。
第431章 準備進京
  梁古風的腦袋還處在糊里糊涂的狀態,聞言,竟一時沒有理解楊延康的問題是什么意思,只知道傻呆呆地看著楊延康,嘴巴張開少許,眼睛中,迷茫與不解在徘徊游曳。
  “也沒什么大事,梁掌柜來找我家掌柜談筆生意,結果沒怎么談攏。對了,梁掌柜,請坐請坐。”馬春代梁古風回了一句之后,仿佛發現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般,突然就站了起來,快步來到梁古風身旁,半推半扶把他送到石凳上坐下。
  “梁掌柜,喝茶。”馬春將梁古風身前已經冷掉的半杯茶倒掉,哪來茶壺給他斟滿。
  “喝茶喝茶!”梁古風下意識應了一聲,拿起茶杯,朝著嘴唇送了過去。半途,那手卻僵住了。
  他總算反應過來,楊延康這位郡臺,可還杵在旁邊沒有入座。
  噌的一下,梁古風驟然站起,其速,甚至比馬春剛才還要快上幾分。
  滿臉漲紅,梁古風看向楊延康,尷尬道:“郡臺大人請坐。”
  楊延康搖了搖頭,神情讓人很容易猜測他的意思是林掌柜面前,沒有他的坐位。
  梁古風愈發尷尬了,支支吾吾,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才好。
  “梁掌柜,請坐請坐……”
  馬春顯然不是什么好人,見梁古風尷尬,愈發熱情起來。
  “不了,酒樓還有些事情要處理,梁某先行告辭。”梁古風拱了拱手,也不等林東和楊延康點頭,轉身就走。
  “梁掌柜,五十萬兩銀子買下楓林酒樓那塊地,再或者兩百萬兩銀子買下整個楓林酒樓。”林東在后面提醒道:“希望梁掌柜能夠考慮清楚,畢竟,楓林酒樓早晚得賣,拖一天也就多損失一天。”
  梁古風腳步一頓,本來,按總樓的來信,這會兒,他該硬氣一些,說一番不介意丟點臉面,一個月為了賺萬把兩銀子留在嶺南城。可現在,他說不出口。
  楊延康都這幅態度了,楓林酒樓真要死皮賴臉呆在嶺南城,隨便給點小鞋,也夠楓林酒樓吃不消。更重要的是,楓林酒樓已經不可能再阻止林記客棧沖出嶺南城,他現在最大的任務,是想辦法耗掉林記客棧的銀子,盡可能讓林記客棧延緩進軍京城的時間。
  尤其是楊延康剛才送的那筆銀子落入林記客棧的口袋,楓林酒樓賣給林記客棧,已經成為唯一的選擇。
  “林掌柜,我會考慮一下的。”
  梁古風留下一句,大步走出前院。
  “郡臺大人,請坐!”梁古風一走,馬春便開始招呼楊延康,此一時彼一時,楊延康畢竟是郡臺,犯不著圖一時爽快不給人半點面子,真要碰上楊延康不計后果報復,林記客棧也不一定能討到便宜。畢竟,兔子急了還咬人,楊延康一個郡臺,咬起人來可不輕。
  楊延康客氣了幾句,在石凳上坐下,有些迫不及待的詢問道:“林掌柜,不知道有沒有時間陪本官去一趟秋風城?”
  林東搖頭,在楊延康失望就要再勸時,拱了拱手,不冷不熱道:“客棧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理,晚點我讓一個伙計陪郡臺大人過去就行了,另外,恭喜郡臺大人即將榮升吏部尚書。”
  聽到前一句時,楊延康怕林東不親自過去起不了作用,正打算再求一求,后一句讓他喜出望外。
  這話的意思,無疑代表著林東已經擔保自己能夠和劉秀達成和解了。
  “哪里哪里,本官若真有高升的一天,定然忘不了林掌柜的幫助。”想明白,楊延康連忙客氣。
  “郡臺大人日理萬機、公正不阿,高升是應該的,我一個小草民那能幫上什么忙。”林東笑著搖頭。
  “正是因為有著林掌柜這樣一心向善的富商,本官才能更好更輕松的治理嶺南城。嶺南城能蒸蒸日上,林掌柜居功甚偉……”楊延康的吹捧顯然也不差,而且也毫不吝嗇。他看得出來,府衙和各大宗門之間的沖突,絕對是劉秀為了一鳴驚人而故意設計出來的。
  如此驚人的大計劃,成功,劉秀則一飛沖天,其勢在短時間內,甚至連乾威皇帝都不敢壓制。失敗,那就是必死無疑,哪怕劉秀是最得寵的皇子,為了不會跟各大宗門的沖突越演越烈,也必須斬他的人頭下來給各大宗門一個交代。
  這么驚天動地的計劃,根本就不容有一絲一毫的錯漏。劉秀會為了給林記客棧出頭,不惜派人給郡衙送信下套,跟林東的關系,楊延康不想也知道,絕對有著過命的交情。
  正因為如此,楊延康才會放下架子,不顧形象對林東一個客棧掌柜吹捧。
  反正口水也不要銀子,多說點,真能跟林東冰釋前嫌甚至攀上點交情,有朝一日,也用得上。畢竟,以劉秀現在表現出來的能力,盡管時間太晚了一些,卻仍舊有著一線登頂的機會。
  “郡臺大人太謙虛了……”
  林東也是不咸不淡的給楊延康戴著高帽子,和楊延康的想法差不多,在林東看來,楊延康雖然注定會為當日郡衙一事付出更大的代價。但他升任吏部尚書的時候,正是林記客棧在京城大展拳腳的時候,遇上用得著的時候,也是個不錯的助力。
  三人在前院客套的半個多時辰,楊延康這才起身告辭,被馬春送出客棧后,立即帶上林記客棧的一個伙計,駕著馬車趕往秋風城。
  石凳上,林東卻并未離開,等了不多久,馬春走了回來。
  “掌柜,你看梁古風會不會把楓林酒樓賣給我們?”馬春顯然還是有些擔心,二百萬兩銀子買下整個楓林酒樓,這價錢可不高,梁古風真要賣,多花點時間拆開來賣,光是酒樓那些裝飾品就能值這個價了,不一定非得在林記客棧這棵樹上吊死。
  真要這樣的話,楓林酒樓不在林記客棧的手上,意味著就還有重新開酒樓的可能性。哪怕實力差點,憑借地處城中的優勢,多少也能對林記客棧造成一定的沖擊。
  “應該還會再過來,楓林酒樓總樓的意思,應該是盡量耗一耗我們的銀子。”林東沉吟了一下,決定道:“如果梁古風再回來,你負責跟他談,最高二百五十萬兩銀子,能拿下的話,立即安排人把楓林酒樓給拆掉建成店鋪。”
  馬春盤算了一下,點頭應了下來。二百五十萬兩銀子,雖然全部脫手可能得花一年半載甚至更長的時間,但只要不是急著賣,賣個兩百七八十萬兩銀子并不是什么難事,利潤還算可觀,而且少了個心腹大患。
  “游樂園那里怎么樣了?”林東詢問道。
  馬春搖頭:“還空著一大半的土地,主要是很多靈材靈獸所需要的生存環境不好布置,盡管這些靈獸靈材都是挑最好養的,可光是滿大漢國運送泥土和食物這點,就不是三兩年可以完成的。”
  林東默然,游樂園是客棧進軍嶺南城時開始籌建的,到現在也有一年的時間了。按林東的構想,這林記游樂園會成為林記客棧在嶺南城和各大酒樓競爭的一大優勢,沒想到,林記客棧都要開始準備進軍京城了,這游樂園還只是完成了小部分。短短一年的時間就成功將洪福酒樓和楓林酒樓擊敗是原因之一,更大的原因,恐怕還是這游樂園的難度遠遠超出了當初的預期。
  “看來,只有搬到京城去了。”林東無奈道。
  “搬到京城去?”馬春愕然道:“掌柜的意思是,連已經安排好了的靈獸靈材,也一起搬過去?”
  “對!”林東點頭道:“按這進度,三兩年是沒戲了,好在等客棧的分店開遍整個大漢國之后,可以隨時隨地到達任何地方的話,進度將大大加快。反正嶺南城現在也用不上這林記游樂園了,還不如多浪費點人力物力,把已經籌集到的靈獸靈材都運去京城,試試能不能在京城給客棧帶來一定幫助。”
  “這樣的話,我們豈不是得先把所有分店開出來?”馬春驚訝道。
  林東點頭:“反正只是籌建,一人負責兩個府,另外再負責想辦法收服這兩府的混混,一舉兩得。遇上官方阻攔的話,能買通就買通,買不通就放一放,等以后再說。”
  “又是買地又是打點府衙縣衙,而且一口氣遍布整個大漢國。”馬春苦笑道:“銀子怎么辦?沒有數千萬兩銀子,恐怕想都別想。”
  “銀子好辦!”林東笑道:“幾百萬兩銀子不好弄,幾千萬兩銀子卻不難。找古桓宗跟興禮宗商量商量,把它們的靈丹、靈器都要過來分下去,銀子不夠的時候就拿些出來賣。”
  馬春釋然,有些懊惱自己怎么就沒想到這方面去。兩個中等宗門歷時百年千年的存貨,其價值賣個幾千萬兩絕對不是什么難事。唯一的問題,不過是林記客棧得拿得出更高的代價給它們。
  這方面,林記客棧完全可以用青藍果、萬紅果和凌云樹樹枝作為償還,只要能談成分批償還的話,價錢再到成本價上提個十幾倍,完全算不上什么難事。若非擔心護衛們的實力只是勉強踏入武者之境,直接讓他們帶著青藍果和萬紅果很容易陷入危險,要不然,銀子不夠的時候拿幾顆出來賣,高階輔助修煉的靈材靈果,按林記客棧種植的成本翻個兩三百倍,肯定有無數家族搶著買去作為傳家寶留給家族未來天賦最好的子弟。
  “再來,準備準備,楓林酒樓買到手以后,就可以啟程去京城了。”林東開口道。
  “行,我這就去準備。”
  馬春大喜,京城,可是他以前遙不可及的存在。
第432章 未知的好消息
  “客官,酒菜來了!”
  伙計一手端著托盤,一手拿著白布小步跑上二樓,在本就干凈得一塵不染的桌面上擦了擦,而后將托盤里的酒菜給一一取下,邊說邊介紹。
  “竹筍凡夫肉,味美肉鮮,化浪城里,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名菜。青椒血龍魚,一口比一口更醇香,保證讓你們吃了還想吃……”
  六菜一湯,在伙計的介紹下,很快便端上了桌子。
  “大家動筷!”
  林東招呼了一句,率先拿起筷子夾了片竹筍放入嘴中,眾人齊齊動筷,唯有風岳和喬天浩,一人從儲物靈戒中拿出幾根天鳳椒,放入嘴中咀嚼起來,那辛辣的氣息,瞬時朝著周圍擴散。
  看了眼嚼得津津有味的風岳,再瞧了眼如同嚼著什么毒藥的喬天浩,林東笑了笑,埋頭大吃。
  “咦,這什么味道?”
  一聲輕咦從旁邊的桌子傳來,下一刻,應聲如潮。
  眾人身處的酒樓,名為翡翠樓,稱得上化浪城數一數二的大酒樓,其生意和酒菜也確實對得起這個地位。整個二樓,幾乎是賓朋滿座,沒有一間空座。林東敢肯定,它日林記客棧入主化浪城時,這翡翠樓絕對是個不小的對手。
  飄飄搖搖四處擴散的辛辣味,隨著一人的驚呼,很快便令整個二樓馬蚤動起來。
  “這位兄弟,你們吃的辣椒叫什么名字?我怎么從沒見過這種辣椒?”身旁桌子坐著的一個身著錦袍的中年男子眼尖,最先發現了正在吃天鳳椒的風岳和喬天浩。
  “想吃不?”滿頭大汗,一臉苦大仇深的喬天浩咧開嘴巴,露出一口猙獰鮮紅的牙齒。而眼瞳里,本是青白的顏色,這一個多月下來,已然可以看見些許和風岳一樣的赤紅。
  “楊某平生最喜歡吃辣,自問奇奇怪怪的也吃過不少,就算是靈材類的辣椒,也有幸吃過一兩種。但小兄弟手上的辣椒……”中年男子搖了搖頭道:“楊某別說吃了,紅得那么艷,六七步外都能聞到那股辛辣味,而且讓人有大汗淋漓的感覺,楊某見都沒有見過。”
  “何止六七步外,六七十步都快有了。”角落里,一個聲音響起。
  “是啊!劉某也挺喜歡吃辣的,兩位,不知道能不能賣幾根給劉某嘗嘗鮮?”一人高聲道:“價錢放心,兩位盡管開,劉某保證不會皺一下眉頭。”
  “是啊!當成靈材賣也行,只要不是高階,我也買幾根嘗嘗。”
  “沒錯沒錯,留幾根給我。”
  一時間,應者如潮,就連一些本不太喜歡吃辣的人也隨大流想弄幾根嘗嘗起來。
  能上翡翠樓二樓的都是非富即貴,到后面,已經有人開始喊價了。一兩二兩三兩……直到有人喊出百兩銀子一根,叫喊聲這才停了下來。
  “想吃……都來拿吧!”
  喬天浩陰狠狠的一笑,從移動柜臺中掏出一大把放到桌上。
  林東皺了皺眉,淡淡道:“收起來!”
  喬天浩一怔,旋即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把天鳳椒又拿回儲物靈戒。
  “咦,怎么又收起來了。”起身的眾人,不由叫嚷起來。
  “十萬兩銀子一根,買得起的可以過來。”林東冷冷瞪了眼喬天浩之后,沉聲應了一句。
  “十萬兩銀子一根?你怎么不去搶錢莊?”
  “就是,這玩意就算是高階靈材,恐怕也值不了那么多銀子吧?”
  “一百兩銀子一根,不賣就算了,幾根辣椒而已,有銀子還怕買不到?”
  霎時,不悅聲此起彼伏。
  喬天浩不由小心翼翼的偷看著林東。
  林東沒有理會喬天浩略帶求饒的目光,這事,他也沒打算怪喬天浩惹麻煩。沒辦法,喬天浩也是被逼的,整天用幾十斤天鳳椒煮沸成湯后拿來泡澡,一泡就是好幾個時辰,那鬼哭狼嚎的慘叫聲能傳出一里地以外,那份痛苦,林東光聽聽都覺得有些毛骨悚然,更別提親身經歷的喬天浩了。
  找幾個人出出氣,還是可以理解的。
  夾了塊魚肉放入嘴中,林東淡淡喊了一句:“程豹!”
  程豹放下筷子,猛然站起,兇狠的目光徐徐在周圍掃過,配上那猙獰可怖的臉龐,目光所及,擋者披靡。幾乎沒有任何人敢與他對視,一個個全部坐了回去,大氣也不敢出一聲,更有幾個膽小的,甚至當場便被這可怖的目光被嚇趴在地。
  “行了,吃飯。”林東吩咐道。
  程豹坐了下來,拿起桌上的筷子,繼續掃蕩著身前的盤碟。喬天浩拿出幾根天鳳椒,苦著臉,一根根將其塞入嘴中。
  五個人,半桌子菜很快就所剩無幾,眼看云嵐已經放下了筷子,林東正打算招伙計結賬,樓梯口,噌噌的疾步聲帶著叫嚷傳了上來。
  “下來,快點下來,打擾到客人,別怪我找護衛過來把你丟出去。”
  一個二十出頭、臉上留著條長達三寸刀疤的青年手持一個藍紫相間的果子,不顧伙計在后面呼喊,快跑上了二樓。
  “延壽果,賣延壽果了。吃一個,普通人可保延壽十年,將死的人可保藥到病除。這幾位爺,一看你們就知道都是長命百歲的人物,要不要來一個活到一百一十歲?延壽果,賣延壽果了,吃一個,普通人……”
  林東不由心中好奇,抬眼掃了下刀疤青年手中的果子,心神外放,朝著果子探了過去。本帶著些許好奇的目光,當即受了回來。
  看其中蘊含的靈力,只是個二階靈果而已,真要有延年益壽的功效,那也就不是二階靈果了。
  再看刀疤青年所過之處,問都沒問一句,皆是搖頭不語,而刀疤青年也不多言,繼續問往下一桌,以林東現在的眼力,幾乎立即就可以判斷出,這刀疤青年是個專門騙外地食客的騙子,而且經常上這酒樓,本地的食客或許因為不愿招惹他,雖誰也沒打算要,卻也并沒有點破,因此才會形成這種默契。
  “伙……”林東的右手剛抬起來一點,被身旁的云嵐給攔了下來。
  “怎么了?”林東好奇道。
  “再等等,看看情況,說不定,有個好消息在等著你。”云嵐輕聲道。
  “好消息?”林東不由看了眼刀疤青年,不解道:“什么好消息?”
  “還不一定,幾率不算太大,你也別抱什么希望,確定了再告訴你。”云嵐解釋道。
  云嵐不肯說,無疑是不小的好消息,林東知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盡管好奇心不小,卻還是忍住了沒有再問。
  “小兄弟,這什么延壽果,吃了以后,真的可以延壽?”終于,刀疤青年連著走了十六張桌子,在第十七張桌子時,被一個身著裘衣、身材臃腫的男子給攔了下來。
  “當然可以延年益壽!”刀疤青年大喜,指了指自己臉上的刀疤,一臉后怕道:“大爺瞧瞧我這臉,七年前,就是為了得到這顆延壽果,歷盡千辛萬苦,九死一生才僥幸活下來。這刀疤,就是當年躲避數十種靈獸的追捕才留下的,而且身上還有不少,就是難看了一些,大爺想看的話,我可以給大爺看看。”
  說罷,刀疤青年就要掀開自己的長衫。
  富態男子并未阻攔,直直看著刀疤青年。
  刀疤青年尷尬一笑:“那個,有點難看,我怕嚇到大爺。”
  “沒事!”富態男子擺了擺手,一副毫不在意的神情。
  “既然大爺想看……”刀疤青年一咬牙,將長衫從底下掀開。
  乒乒啪啪聲瞬時響起,富態男子和幾個同伴如同見到什么恐怖的東西,嚇得一個個跌坐在地。
  刀疤青年眼中閃過一抹不屑的笑容,他敢肯定,這幾位見到自己肚子上那用各種藥膏制成的,縱橫交錯、青黑縈繞的傷痕后,原本只是信了三四成的念頭,肯定已經達到信了八九成。
  “幾位大爺,你們沒事吧?”刀疤青年一巴掌扇在臉上:“瞧瞧我,都怪我,要不是我,也不會嚇到幾位大爺。”
  “沒、沒事……”富態男子的一個同伴忽然搶先詢問道:“你這延壽果,賣多少銀子一個?”
  “這延壽果,本來是有三顆的,可幾年前給一個煉藥師鑒定,被他要走了一顆。還有一顆為了就我爺爺,被他吃掉了。就剩下這最后一個……”刀疤青年輕輕摩挲著手中的果子,有些留戀道:“本來是想留給自己吃的,都怪我太好賭了,最近輸了一大筆銀子,再不還恐怕連命都得丟,幾位大爺如果真想要,一萬兩銀子怎么樣?”
  “一萬兩?”
  幾人遲疑起來,千八百兩銀子,他們立馬就掏出來了,一萬兩,在他們眼里可不是筆小數目。
  刀疤青年苦笑了一聲:“幾位不想要的話,我只能去找別人了,還價什么的就免了,一萬兩不二價。”
  “分開吃有沒有用?”富態男子詢問道。
  “不清楚!”刀疤青年一臉實誠道:“當年我沒問過那個煉藥師。”
  “這……”
  富態男子正有些遲疑,身旁,一個同伴忽然開口道:“一萬兩銀子,我要了。”
  “牛老板,這可是我先開口的。”富態男子當即不樂意了。
  能夠延壽十年的寶貝就在眼前,那同伴那顧得上什么朋友之誼,立即伸手從衣襟中掏出一個綁縛在身上的錢袋。
  富態男子急了,連忙掏出錢袋,幾個同伴也仿佛醒悟過來,一個個見手或探往衣襟,或伸向衣袖的大口袋,唯恐慢了一步。
  “有兩個延壽果的話,我出十萬兩一個。”
  一個輕靈如同天籟的聲音突然響起,令富態男子和同伴們掏錢袋的手僵住了,也令刀疤青年本還能強忍著住笑容的臉龐,徹底陷入狂喜之中。
第433章 反跟蹤
  “十、十萬兩銀子一個……”
  刀疤青年有些艱難的將目光移向云嵐。
  云嵐不語,身旁,林東手掌一翻,掌中多出一疊銀票,隨手抽出四張放到桌面之后,淡然道:“最少要兩個,十萬兩一個,有多少要多少。”
  “是我先說要的,你們怎么能這樣?”富態男子不樂意的喊了一嗓子,卻也不敢太過大聲,程豹之前的威懾力,仍舊沒有在他心中消褪,若非這事關系到延年益壽,打死他也不敢跟林東較勁。
  “想白送銀子,讓他白送就是了。”喬天浩冷冷嘀咕了一聲,他現在,最想看到的就是有人比他慘。
  林東沒有理會富態男子,就那么靜靜看著刀疤青年,等他的答復。
  “那、那個……”刀疤青年小心翼翼道:“我只有一個。”
  “真的只有一個?”林東追問道。
  “真的只有一個。”刀疤青年無奈點頭。
  “一個的話……”林東遲疑道:“就五萬兩銀子好了。”
  “行行行!”刀疤青年忙不迭點頭,手捧著藍紫相間的果子小跑來到林東面前。
  林東拿出一張銀票隨手交給刀疤青年。
  刀疤青年雖然激動莫名,倒也有些頭腦,先小心翼翼將果子放入衣襟當中,而后則捧著銀票查驗起來。大漢國的錢莊都是通匯的,仔細查看了一番,刀疤青年點了點頭,銀票上的印章不假。
  將銀票小心折好,放入衣襟當中之后,刀疤青年有些眼饞的看了眼林東身前的一大疊銀票,心中暗暗咋舌。
  這么一疊,如果都是五萬兩一張的,恐怕得有上百萬兩銀子。
  隨身帶著上百萬兩銀子,這得有錢到什么程度?
  將藍紫相間的果子拿出,捧到林東面前后,刀疤青年堆上笑容道:“公子拿好,咱們銀貨兩訖。”
  林東接過果子,點頭揮手道:“如果沒有第二個的話,沒你什么事了。”
  刀疤青年遲疑起來,目光掃了眼桌面上的銀票后,點著頭后退了幾步,離開了酒樓。
  林東觸了蹙眉,不由看向云嵐。
  “一時拿不出第二個是好事。”云嵐笑道:“再看看,如果舍得的花銀子的話,五萬兩銀子買些藥草和工具,足夠采摘十幾個了。”
  林東心中一動,心神外放,很快就追上正在一樓的刀疤青年。
  刀疤青年疾步趕出酒樓以后,遲疑了一會兒,快步鉆入人群當中,朝著街尾快走過去。
  一直追到刀疤青年離開街尾,心神無力再跟下去之后,林東的眉頭,不由再度皺了起來。按他的想法,如果這刀疤青年真的還想再賣藍紫相間的果子,應該會先查探清楚自己這一行人的位置才對。可看這架勢,似乎不像。
  “有意思!這小子要是修煉天賦夠強的話,進天威閣的斥候樓做個馬前卒不成問題。”對面,風岳忽然笑了起來。
  “風前輩,怎么了?”林東有些不解道。
  風岳淡淡道:“那小子,拐進一個小巷子里以后,翻墻拐個大彎,又跑回來了,正窩在對面的茶棚里。”
  林東釋然,心神外放,果然在對面的茶棚角落里找到藏頭露尾且換了一身衣裳的刀疤青年。
  “行了,咱們也該下去了。”
  林東站了起來,喚來伙計結賬之后,一行人踱步下樓。樓上的食客們,目送著眾人離開之后,瞬時馬蚤動起來。在場的食客,大部分都認識刀疤青年,因此,幸災樂禍的有,贊嘆林東身家不菲的有,懷疑那天鳳椒有可能真是價值連城的有……哄哄鬧鬧,爭執不休。
  林東雖然不知道云嵐所說的好消息到底是什么,卻知道云嵐是想引刀疤青年去采果子,當即找人打聽了一下,得知附近最大的客棧是一家叫做迎來客棧之后,一行人直奔而去。
  這迎來客棧也算得上化浪城數得上號的大客棧,雖跟林記客棧沒得比,但大堂干凈清爽,裝飾有些簡單,卻帶著股樸質的氣息。
  見有客人上門,伙計立即笑臉迎了上前,開了五間上房之后,林東一行人跟著伙計上樓。
  等到伙計下來沒多久,刀疤青年快步竄了進來,沒等伙計開口,手中一塊木牌晃了晃,冷冰冰的低聲道:“我是郡衙的衙役,剛才一行人是我們郡衙盯了不少時間的山匪。”
  伙計雙腿一軟,差點就趴了下去。
  “站直,別讓人看出端倪,要不然,走漏消息,別怪我治你個勾結山匪的罪。”刀疤青年冷聲喝道。
  伙計哆嗦著點頭。
  “他們有沒有說會住多久?”刀疤青年詢問道。
  “掌、掌柜問過一句,他們其中一個領頭的好像是說、說來化浪城做生意,要住一個月……”伙計結結巴巴道。
  刀疤青年面色一喜,目光快速在大堂里掃了一眼,客棧的生意一般都是下午開始,現在才剛過中午,大堂里沒什么人,就連伙計也不多,除了柜臺里的掌柜之外,只有自己身前這個伙計了。那掌柜正在柜臺里撥弄著算盤,看情形,應該沒有發現這里有什么異常的地方,肯定是以為伙計在招呼新上門的客人。
  “我們郡衙打算利用他們引出幕后的山匪頭領,從今天開始,你給我盯緊一些他們,但不許表現得太過火,更不能讓他們發現你在盯著他們。”刀疤青年沉聲道:“還有,這事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包括伙?br />免費電子書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ijqsak.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黑龙江体彩六加一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