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超級客棧系統-第128部分

入定不多久,門外便傳來一陣喬天浩的陰笑聲,緊接著,封正揚厲聲威脅此起彼伏的響起。
  “你們不能殺我,我是天劍宗大長老的大弟子,殺了我,天劍宗會把你們挫骨揚灰……”
  “你們不能殺我,我是封正揚,我是封正揚……”
  一直持續到半夜,隨著程豹的腳步聲走近,而后是他對喬天浩的一聲呵斥,這聲音才逐漸遠去。顯然,是程豹回來找喬天浩要人了。
第405章 只是抓了個小賊
  休整了一晚上,第二天清晨,林東再度踏上開啟分店的行程。
  一連五天,在最后一家分店平平靜靜加入客棧系統之后,林東長長吐了口氣。
  回到嶺南城林記客棧,找來馬春一問,楓林酒樓在失去三十幅仕女圖之后,風光明顯下降了許多。
  此消彼長,身為嶺南城各種優勢僅次于楓林酒樓的林記客棧,在楓林酒樓勢頭落下來了不少以后,水漲船高,每日里,包廂的生意已經重新站到了原來的水平。而二三樓的大戶食客,則因為林記體育館的秋季賽即將見分曉而有所增長。每日的客人,達到三百五十多桌。
  對此,林東還算滿意。唯一讓他有些憂心的,是升級任務。
  萬事俱備,對楓林酒樓展開反擊的準備已經完全妥當,剩下的,便只有等升級任務完成。
  寒風颯颯,枯樹凋零,隨著進入午時,正不斷冷清下來的大街上,幾匹健馬緩緩而行。
  健馬上,云嵐歸心如箭,卻又不好表現出來,怕一旁的秦孟泰抓到證據。
  而一旁,秦孟泰的心中,同樣也急著想要趕到林記客棧看看封正揚有沒有受傷。三顆奇幻丹,他對封正揚完成任務有著九成九的信心。但藥效揮散之后所帶來的后遺癥,他卻不敢保證封正揚會不會遇到危險。
  封正揚這個他此生最得意的弟子,投入了他二十年的心血,他不希望封正揚,有任何危機出現。
  可他卻怕自己前后矛盾的決定會引起云嵐的注意,從而跟林東被殺聯系在一起。
  鼎老頭睜一只眼閉一只,坐在莫劍塵的身后,搖搖晃晃,似隨時要栽倒在地般,醉醺醺拎著個酒壇朝嘴中灌去。跟云嵐和秦孟泰一樣,他也想在最短時間內趕到林記客棧。
  因為,林記客棧有林東承諾過的五十壇極品好酒。
  可惜,他必須保證秦孟泰不會強行把云嵐帶回天劍宗。而云嵐,又不得不放慢行程。
  鼎老頭的身前,莫劍塵心中忐忑不安,和云嵐三人不同,他不想到達林記客棧,一輩子都在路上最好。
  秦孟泰讓封正揚刺殺林東的事情,他知道,可除了愧疚與不安之外,他不敢反駁,更不敢把這事泄漏給云嵐知道。
  這一路,他一直都在飽受煎熬與痛苦。他怕進到林記客棧之后,看到云嵐傷心發怒的情形。在他看來,這份傷心與憤怒,有他的一份罪惡。
  莫劍塵的身前少許,梁立仁和莫劍塵一樣不想這么快到達林記客棧。他不喜歡秦孟泰的作風,但他從小就習慣了忍受這位專橫獨行的大師兄,五十多年下來,在秦孟泰的面前,早已經不知道什么叫阻止與反對。
  沒有阻止和反對,那只有事后來挽救。
  梁立仁頭疼就頭疼在,他沒有想好該怎么挽救。
  林東被殺,梁立仁是心有愧疚,但心中的愧疚,比不上云嵐發現后的反應,這才是他苦想了數個月的煩心事。
  一旦云嵐查到林東被殺和秦孟泰有關,梁立仁敢肯定,天劍宗未來的希望,定然會與秦孟泰翻臉成仇。而被觸碰到逆鱗的宗主云蒼穹,毫無疑問會站在云嵐一邊。
  偏偏,云蒼穹極少在天劍宗,一年下來,有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外游歷。宗門事務,全都由秦孟泰做主。這些年下來,論威望,云蒼穹無人可以比擬,但說到在天劍宗的震懾力,秦孟泰同樣無人可及。除了四五歲就敢對秦孟泰拔劍的云蒼穹之外,天劍宗上上下下,包括長老在內,沒有人敢違逆秦孟泰說過的話。
  一個天劍宗的精神領袖與實際掌舵人,一個天劍宗三五十年后的精神領袖與實際掌舵人,跟天劍宗重權在握的大長老發生不可調節的沖突,其結果,梁立仁相信,肯定是天劍宗遭受重創。
  天劍宗,是梁立仁心目中最重要的存在。他覺得自己必須替秦孟泰弄出來的隱患,找到能夠完全遮掩的辦法。
  然而,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這種辦法,幾乎不可能存在。
  梁立仁不敢想象,云蒼穹一怒之下不顧天劍宗利益的后果。
  五個人,五種心思。
  馬蹄聲,終于在客棧外停了下來。
  “老爺子,云姑娘!你們總算回來了。”得到消息的馬春,第一時間從柜臺飛奔而出。
  看著風風火火、熱熱鬧鬧與蕭條街道截然相反的大堂,秦孟泰心中一驚。
  沒有哭號,不是靈堂,為什么?
  “回來了,林小子在不在?”鼎老頭率先踏進大堂。
  “在,開分店的事情已經忙完,前幾天就回來了。”馬春不動聲色道。
  秦孟泰有些失望,看來,是封正揚錯過了。莫劍塵與梁立仁,卻有種喜極而泣的感覺。
  四五個月來,居然是白擔心一場?
  一行人在馬春的迎送下前往后院,半途,得到伙計搶先回報的林東,趕了出來。
  “老爺子,云嵐……”林東喜氣洋洋的招呼了一遍,五個多月,云嵐總算是回來了。
  “林小子,我的酒呢?”鼎老頭迫不及待道。
  “在您老的房間里放著,就等您老回來讓它們變成空壇子。”林東笑道。
  鼎老頭砸吧了下嘴巴,瞬間射向房間。
  其速,再一次讓秦孟泰和梁立仁心中微驚。第一次見到云嵐時,他們為了強行帶云嵐回去,沒少受這速度的羞辱。
  鼎老頭可以不管不顧去找自己喜歡的極品美酒,林東卻不行。
  “馬春,吩咐上茶!”
  馬春飛奔而去,林東則笑吟吟帶著秦孟泰等人在石桌旁坐下,你一句我一句,不管是林東還是秦孟泰,都不想在云嵐面前弄僵,因此一團和氣。
  很快,茶水便端了上來。
  秦孟泰拿起茶杯,輕抿了一口,正想著盡早結束這趟客套,好去找下封正揚在哪,一聲慘叫忽然在緊靠雜物間的一個房間中響起。
  “正揚?”
  秦孟泰猛然站起,愕然看向慘叫聲響起的房間。
  “封公子不是和秦長老你們在一起嗎?”林東笑道:“里面只是一個小賊而已,驚擾到秦長老了。”
  云嵐不由看向秦孟泰,月牙般的眉毛,微微皺起。
  “小賊?”秦孟泰緊緊盯著林東,顯然不信這話,心神急速擴散而開。
  梁立仁心跳如雷,不由看往云嵐,卻見云嵐眼中毫無波瀾,仿佛沒有從對話中聽出封正揚也一起同行來到了嶺南城。
  秦孟泰卻無心顧及云嵐此刻的想法,心神快速進入房間,鉆入正被喬天浩雙指夾著腿上一塊肉不停扭動的黑衣人。
  下一刻,秦孟泰驟然站起。
  “是正揚!”
  這話,猶如晴天霹靂,震得梁立仁和莫劍塵齊齊站起,一臉驚駭的看向林東。
  林東與云嵐,皆是紋絲不動。
  “秦長老,封公子明明和你們在一起,怎么可能會在我們林記客棧?”林東輕描淡寫道:“房間里,不過是一個藏頭露尾,來林記客棧刺殺我的小賊而已。不信的話,我讓人帶過來給秦長老過過目?”
  秦孟泰雙拳猛然一握,狂暴的能量急速膨脹。
  巍然不動的云嵐,藍辰劍瞬間在掌中出現。
  林東面帶微笑,對于秦孟泰咄咄逼人的怒火,全然沒有放在心上。他相信,秦孟泰不敢在云嵐面前出手。
  莫劍塵被這劍拔弩張的情形給嚇呆了,嘴唇蠕動,說不出半個字來。
  “林掌柜,不知道能不能把那小賊帶過來一下?”梁立仁顯然比莫劍塵要鎮定得多,雖心中大驚,卻在第一時間出言圓場。
  林東悠悠看著秦孟泰,直到那駭人的氣勢淡去了少許,這才淡淡說了一句:“喬天浩,帶人過來。”
  房間里,喬天浩一直都在聽著這邊的動靜,聞言當即松開夾著封正揚大腿肉的手指,在他的衣襟上擦了幾下之后,玄鐵菜刀挑著封正揚的下巴,推開房門走了出來。
  嗚嗚……
  靈力受制,咽喉也被玄鐵菜刀給堵住,封正揚含含糊糊的叫嚷著。見到門外的秦孟泰后,炙熱狂喜在眼中閃動,含糊的聲音,也大了幾分。
  啪!
  走到眾人近前,喬天浩手腕一抖,封正揚狠狠摔倒在地。這舉動,頓時惹來秦孟泰殺人般的眼神。對此,喬天浩一腳伸出,狠狠踩在封正揚的腦袋上。
  “師父,師父救我,師父救我……”
  幾天下來,封正揚早已沒了任何的硬氣。比起喬天浩的陰險,程豹要光明正大許多,也同樣要狠辣許多。
  在不受內傷的前提下,沒有任何花招放手的打,這是程豹對封正揚唯一的態度。沒有一句廢話,沒有一個多余的動作。
  換成風岳,保管挺個三五百年不會皺下眉頭。但封正揚……早已被秦孟泰給寵壞了。
  在天劍宗,秦孟泰就算是在云蒼穹面前,也絕對是黑著張臉,該喝的喝,該吼的吼。換成其他弟子乃至于長老,更是想打就打,想罵就罵。
  唯有云嵐和封正揚,從未黑過臉,更別說打罵。
  云嵐是因為秦孟泰不敢真正惹怒了云蒼穹,而封正揚,則是他寄以厚望,苦心栽培出來超越云蒼穹的弟子。丹藥、靈器、靈技……幾乎封正揚有什么要求,秦孟泰都會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甚至于,一年下來,還會對他笑上幾次。
  秦孟泰的笑容,整個天劍宗,只有封正揚才見過。
  和云蒼穹的寵愛不同,心性方面的訓練,秦孟泰從來沒有強制要求過封正揚一定要完成,他要的,只是封正揚的實力能夠達到他的預期。而云蒼穹,除了心性方面的訓練一定要完成之外,從未強制要求過云嵐其它事一定要做到。
  再加上確實天賦異稟,造就了封正揚明里高傲、冷漠、藐視所有人,而暗里,承受能力卻最多也只能跟小宗門弟子一比高下的個性。
第406章 退敵
  秦孟泰就欲開口,梁立仁驚呼起來。
  “正揚?你怎么會在這里?不是接到宗門傳訊,大長老派你先回天劍宗了嗎?”
  “是我,是我!二師叔,我是正揚。”封正揚承受能力雖然不強,人倒也不傻,鬼哭狼嚎道:“師父,二師叔,正揚本來是一路趕往天劍宗的,路過嶺南城的時候,我一想,就來林記客棧跟林掌柜告辭一聲,沒想到,林掌柜居然出手把我給抓了。師父、二師叔、云嵐……救我!”
  林東樂了。
  “畜生,讓你加急趕回天劍宗,你居然來這林記客棧?”秦孟泰猛的一巴掌拍出,手掌印在桌面,霎時,整張石桌瞬間化為粉塵。
  林東一咧嘴,才半年不到,又毀了一張石桌。
  “師父,我知道錯了,我知道錯了。”封正揚悔恨交加的叫嚷起來。
  “知道錯有什么用?我殺了你這畜生!”下一秒,秦孟泰飛騰而起,一張拍向封正揚。
  封正揚身旁的喬天浩哪敢多呆,腳步一晃,連退了十幾米才停下。
  呼……
  掌風呼嘯,秦孟泰的手掌在封正揚的腦門處停了下來。
  恨恨揮袖,一副下不了手的模樣,秦孟泰鐵青著臉轉過身去。
  封正揚,瞬時恢復了自由。一把扯下面巾,雖整張臉都腫大了一圈,卻精神起來。
  “師父,就是他,就是他暗地里出手把我打暈。”封正揚指著林東,恨聲道:“只懂暗地里偷襲的鼠輩,暗算打暈我,居然還給我換上夜行衣反過來栽贓嫁禍,師父,你可要替我做主啊!”
  秦孟泰目光上揚,冷冷盯著林東,喝道:“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大師兄!”梁立仁大急,人家沒計較或是在爆發邊緣,這師徒倆居然還一唱一和挑釁,這不是故意挑起事端嗎?
  “行了行了,到底是什么情況,大家心知肚明,扯開了,誰也收場不了。”林東揮手道:“沒事的話,你們可以走了。”
  “你在教訓我?”秦孟泰右拳捏起,如同一頭發怒的獅子,死死瞪著林東。
  “大師兄!”梁立仁連忙閃到二人中央,提醒道:“林掌柜是云嵐的朋友,大師兄總不至于和一個小輩計較吧?”
  秦孟泰殺氣一滯,腦袋恢復了清醒。
  “劍塵,帶上你封師兄,我們走。”梁立仁開口道。
  莫劍塵連忙上前,卻被封正揚一巴掌給扇開,怨毒了瞪了眼林東,急道:“師父、二師叔,怎么能就這么算了?”
  “畜生,是你咎由自取,還能怪得了誰?”秦孟泰喝了一聲,冷睨了眼林東,拱手道:“林掌柜,咱們后會有期。”
  說罷,大步朝著院門口走去。
  莫劍塵連忙再度扶著封正揚跟上,梁立仁苦笑著朝林東拱了拱手,跟了上前。這次出山,把臉丟盡了還是小事。眼前這情形,云嵐不可能看不出實情,就算礙于秦孟泰的身份沒有發作,以后,恐怕很難在同一個屋檐下相處。
  “老爺子!”在四人走出不到十米之時,林東忽然仰頭大吼了一聲。
  “來了!”
  鼎老頭的房門,吱嘎而開。
  一手拎著一個酒壇,醉醺醺的鼎老頭,睜著朦朧的雙眼,以誰都沒有看清的速度,出現在了林東的面前。
  林東的下巴,朝正封正揚扭過來的腦袋揚了揚:“您老認認這個人!”
  “行!”鼎老頭踉蹌著扭頭,一邊灌著香味彌漫整個后院的極品好酒,一邊斜睨著封正揚。
  “認清楚了。”
  “他是天劍宗的弟子。”林東笑道:“改天我要是出了什么事,再或者我興趣來了,不知道老爺子能不能幫我跑一趟,把這小子給大卸八塊?”
  “林東!”秦孟泰大怒,卻被梁立仁給一把拽住。
  “行!”鼎老頭非常給面子,毫不猶豫道:“就算是云蒼穹攔著,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保證幫你把他大卸八塊,一塊不多,一塊不少!”
  “好大的口氣,老東西,你以為……”
  封正揚已然豁出去臉面了,可惜,尖銳的聲音說到半途,一旁,秦孟泰便猛然揮臂。
  啪!
  一個清脆嘹亮的巴掌聲,在封正揚的臉上響起。
  秦孟泰剛一拿開巴掌,那張本就紅腫的臉龐,再度膨脹了少許。
  “師、師父?”封正揚看著秦孟泰,渾身戰栗,呆若木雞。
  “鼎前輩,逆徒多有得罪,還請見諒。”秦孟泰朝鼎老頭拱手,身軀彎下了少許。
  “滾吧!沒把握殺老頭子的話,三五年內,記得別讓天劍宗的弟子踏進林記客棧一步。否則,我會讓你們師徒倆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鼎老頭醉醺醺的雙眼驀然一張,秦孟泰的身軀,頓時失去控制,如炮彈般射至他的面前。
  雙方的臉龐,不及十公分!
  林東有些無奈,自己為了隱藏御天訣搞出那么多花樣,沒想到,鼎老頭那邊早就已經用過了。
  秦孟泰卻是大駭,奈何,無論靈力怎么涌動,身軀卻始終無法動彈分毫。
  “老頭只是一個小護衛,年紀大了,腿腳不利索,不想傷筋動骨。所以……”鼎老頭伸出沾滿美酒的手掌,在秦孟泰的臉上輕輕拍打起來,客氣道:“所以千萬別為難老頭。”
  秦孟泰臉色急變,雷霆大怒,在心中急劇膨脹。
  巔峰強者,可以威脅他,卻同樣不能侮辱他。
  “鼎前輩,多有得罪,請見諒。”梁立仁踏前一步,拱手恭敬道。
  “滾吧!別跟我來硬的,要不是現在給人做小護衛,身不由己,天劍宗還沒放在老頭的眼里。”鼎老頭哼哼了一聲,秦孟泰如遭雷擊,連退了十幾步才停下。
  灌了口美酒,鼎老頭打著酒嗝道:“不想死就動手試試,老頭也不介意貼你們一口棺材。”
  秦孟泰就欲以死相抗,被梁立仁擋在了身后。
  “走吧!鼎前輩威震大漢國的時候,我們不過是個小屁孩,被教訓也是應該。更何況,鬧大了,天劍宗也就毀了。師兄應該知道,宗主知道沖突的內情之后,到底會怎么做!”
  秦孟泰身體一震,眼中的殺氣,如退潮般回涌。
  天劍宗的利益,至高無上!
  秦孟泰這輩子,最想的殺的人,是云蒼穹。他此生最大的屈辱,也正是來自云蒼穹。
  然而,在天劍宗,秦孟泰雖然從沒給過云蒼穹好臉色,卻一直盡心處理天劍宗事務,且從沒想過要算計云蒼穹。原因就在于,只要有云蒼穹在,天劍宗就可以永遠處于不敗之地。
  更何況,云蒼穹的魄力和能力,秦孟泰雖然不想承認,卻又不得不承認,包括自己在內,沒有人可以比得上他。
  秦孟泰相信,若云蒼穹處在自己的位置,一定會在隱忍過后,三五個月內想到擊殺對方的辦法。可他做不到,為了不會讓天劍宗的利益受到巨大損害,他必須得隱忍,但隱忍過后,還是隱忍。
  “回天劍宗!”
  秦孟泰淡淡說了一聲,轉身離去。
  梁立仁三人,跟了上前。
  “行了,老頭回去喝酒。”鼎老頭身形一晃,下一秒,二十幾外的房門吱嘎關上。
  目送四人離開,云嵐緩緩起身,無奈道:“謝謝!”
  “有什么好謝的,莫劍塵和二長老,人還不錯。更何況,你沒怪我害得你和秦孟泰關系搞僵就不錯了。”林東無奈苦笑,他知道云嵐想謝什么,若非沒有云嵐這層關系,自己完全可以請鼎老頭出手,在半途把所有人都給留下來。
  夜黑風高、山林小道,殺人滅口,沒有人知道是誰干的,也絕對想不到林記客棧頭上來。
  可問題是,林東對莫劍塵和梁立仁的印象還不錯,就算沒有云嵐這層關系,他也下不了手。
  云嵐搖頭:“這事,遲早都會發生,只不過早了一點而已。其實……大長老為人也不錯,就是太嚴厲了一些。”
  “位置不同,感覺不同而已。”林東笑著搖頭,自己跟秦孟泰,已經到了勢不兩立的程度。不是他廢,就是自己廢。
  究其原因,說起來也不完全是因為天劍宗的宗規。而是,秦孟泰太不把普通人當回事了。林東相信,若秦孟泰能和梁立仁一樣,有什么問題拿出來好言商談,談不攏再看誰的拳頭硬。
  真要如此,哪怕封正揚依舊如故,哪怕秦孟泰口氣高高在上咄咄逼人,林東也絕對不至于把關系弄到這步田地。為了云嵐不會因此為難,能忍則忍,忍不過,先避避風頭再說。
  一言不合就要殺自己,這已經是林東的極限了。
  云嵐沉默了片刻,忽然展顏笑道:“不說這個了,該來的,遲早都會來,有空的時候想想對策就是了。實在不行,你帶我私奔好了。”
  “私奔?”
  林東愕然,有些不太敢相信,這話能出自云嵐的口中。
  “不愿意?”云嵐幽幽道。
  “開玩笑,索性……”林東小心翼翼道:“咱們現在就私奔?這樣的話,明年天豪和小霜就能見到弟妹了。”
  飛霞漫天,紅云朵朵,云嵐好半晌說不出半個字來。
  “算了。”林東心有無奈,岔開這個在大漢國不屬于未婚男女的話題道:“無憂洞里面的靈陣,你都研究透徹了?”
  云嵐恢復了少許,點頭道:“剛才就想跟你說這個,無憂洞的靈陣里面,有一個輔助練習靈技的神奇幻陣。我想辦法修改一下,看能不能適合你修煉御天訣和縹緲步。”
  “已經過午時了,咱們去廚房,一邊做飯一邊慢慢聊?”
  林東現在哪管什么神奇不神奇的,他更關心的是能不能瞅準機會施展施展咸豬手,借此慰藉一下受傷的心靈。
第407章 好運柴房
  叮:恭喜您完成升級任務‘幫助客棧最著急的客人完成心愿’,客棧增加好運柴房系統。
  清脆的系統提示,令林東從床上蹦了起來,從江建行出發前往關又山,迄今已經兩個月零三天了。這時間,比林東預計的一個月時間多出了一個多月。
  這多出的一個多月時間,林東可謂坐如針氈。預計對楓林酒樓的反擊時間,也是一推再推。到現在,已經不得不更改原本的計劃,把推出所有殺手锏相隔的時間不斷縮減,而自行車這種小玩意中的大玩意,也不得不把推出的時間延后到明年。
  畢竟,已經是初冬了,到大街上一轉,一個個都是身著棉襖,走起路來畏畏縮縮。這種情形下,自行車根本就無法取得理想的轟動效果。
  這些還都在其次,更重要的是,升級任務沒有完成,意味著客棧無法再增加經驗值。
  經驗值,就是林東的命根子,少一天拿不到,都足以讓他心浮氣躁。
  好在,任務終于是完成了。
  林東迫不及待的將客棧系統打開。
  林記客棧:8級0%
  日營業額:一千四百五十一兩
  靈石:5321/12800
  防御值:5321/12800
  客房:76/90
  飯桌:0/45
  伙計:46
  廚師:21
  馬廄:0/30
  廚房:6/8
  分店:111
  小菜園:10/20
  飼養欄:2/20
  地窖:0/10
  好運柴房:0/5
  八級,意味著客房的修煉加成最高可以達到八倍。而其它屬性,也都有大幅提高。對林東來說,除了修煉加成,升級帶來的好處,其次便是小菜園和飼養欄可以容納的數量增加了。原本,廚房的廚藝加成的倍數提高,對林東的意義,甚至還要高過小菜園和飼養欄,可惜,消耗的靈石太高,廚房的廚藝加成,林東最高也是設置過三倍,再往上,從未使用過。
  好運柴房?
  在目光掃到最后一個屬性時,林東打了個激靈,這才記起,升級后,又增加了一個屬性。
  心中默念好運柴房,下一秒,屬性展露出來。
  好運柴房:0/5,可以調節柴房內普通木材所增加的好運倍數,用好運柴房內的木材燒燉的食物,服用后可以被使用者吸收相同倍數的好運。(每日只能增加一次,持續時間一天。)
  林東愕然,這屬性,怎么看著非常無敵?
  居然是可以增加運氣的屬性,真要是這樣,來百八十倍的運氣,出門轉一圈,豈不是金元寶不停往腦袋上砸?往大山里一鉆,還不得山洞、靈材一股腦跳出來?
  心動不如行動,林東立即出門來到一個空著的房間,打開客棧系統,將好運柴房設置在這個空房間當中。而后,調出客棧地圖一看,林東安心了不少。
  被設置為好運柴房的房間里,共有五個方塊,每個大概一平米左右的面積。這無疑說明,好運柴房屬性中的五,代表五個平面,而不是五根木柴。
  而后,林東大步流星趕到后院的廚房,堆放在灶臺的干柴被他一股腦收進移動柜臺當中。
  再回好運柴房,林東立即把干柴分五批堆放在五個方塊當中。
  調出好運柴房,林東調試了一下,最高的倍數可以達到八倍,與客棧的屬性一樣。比起無法一口氣加百八十倍的運氣,更令他有些失望的是,消耗的靈石,有些多。
  一個平米,開啟增加一倍的運氣,竟需要十塊靈石。
  而增加兩倍,需要二十塊靈石,三倍則是四十塊靈石……和修煉加成一樣,倍數每增加一倍,需要消耗的靈石翻一倍。
  八倍運氣,需要的靈石,高達一千二百八十塊靈石。
  按這勢頭翻下去,百八十倍的話,全大漢國所有的靈石加起來,恐怕都不夠一天的消耗。
  好在,雖然百八十倍不太可能,但十幾倍的話,卻還能支持,而且效果應該也不差。
  一咬牙,林東將五個方塊,各設置為四倍、五倍、六倍、七倍、八倍。
  倒計時,瞬時在五個方塊后出現。
  總共需要一天的時間。
  沒辦法,想測試好運柴房的屬性和各種注意事項,也只能慢慢等了。
  關上房門,林東前往大堂。
  正是臨近關門打烊的傍晚時分,柜臺里,馬春正翻閱著賬本,自從修煉以后,越來越敏銳的耳朵聽到些許異動之后,扭頭朝著門口看去。
  “掌柜,您怎么來了?”
  馬春連忙起身,迎向林東。見他面色紅潤,頓時心跳加快了少許,隱隱已經猜到了點什么。
  林東停了下來,詢問道:“客棧的生意怎么樣?”
  “還是老樣子。”馬春無奈道:“勉強比洪福酒樓關門倒閉前強一些,已經入冬了,估計會慢慢降下來一點。”
  林東點頭,招呼馬春回到前院之后,這才開口道:“管道花香,可以推出來了。”
  “真的?”馬春大喜過望,自己剛才的猜測,果然沒錯。
  比起林東,馬春對開始反擊楓林酒樓的心急同樣差不了多少。為此,他幾乎隔三五天就找林東問一次,結果都是不行。
  “推廣方面,沒有問題吧?”林東詢問道。
  “問題不大,這幾天應該都不會下雨。”馬春毫不猶豫道。
  “那行,你去安排吧!明天一早推出,靈石暖器和添香水也做好準備。沒意外的話,一個月一樣。”林東沉聲道:“能不能讓楓林酒樓一敗涂地,就看效果了,不能出任何差錯。”
  “掌柜放心,包在我身上。”馬春拍著胸脯,自信滿滿。三種殺手锏的推廣,他這幾個月一直都在研究與完善,絕對出不了任何問題。
  “那就好,去吧!”林東揮手道。
  馬春點頭,興沖沖跑回大堂。紅潤的臉龐,大堂的伙計們,一看就知道有大喜事發生。
  結果,也確實是大喜事。林記客棧開始反擊,伙計們雖然不知道依靠什么反擊,但前幾次的經歷,卻讓他們堅定不移的相信,楓林酒樓的風光,要到頭了。
  楓林酒樓的風光到頭了,意味著客棧開始大紅大紫,伙計們毫不懷疑,等自己忙碌起來以后,掌柜的賞銀絕對不會比工錢少。
  當夜,林記客棧燈火通明,忙碌的身影隨處可見。
  翌日清晨,林東查看了一下好運柴房的進度以后,大步流星穿過大堂來到街道上。
  比林東更早一步的,是客棧外停靠的三支車隊,以及一大早便出門的十幾個行人。
  每支車隊共有十輛馬車,各配有兩名調過來的護衛。
  比起以往的宣傳,這次,馬車上裝載的東西并不繁瑣。只有一個高約一米二,直徑在一米左右的大酒缸。
  比起普通酒缸,馬車上的大酒缸略有不同。下方位置,開出了一個小孔,而這小孔上,還連接著一根直徑兩公分左右的皮管。而酒缸上,貼著的大紅紙上面,也并非寫著碩大的酒字。而是龍飛鳳舞的十五個金黃大字:想要嗎?帶上瓶罐,到林記客棧來裝吧!
  “難道說,林記客棧新出了一種好酒?可上面貼的紅紙,是什么意思?”
  “應該是酒沒錯,紅紙上的意思,不就是怕喝不過癮,帶上瓶罐裝些回家慢慢喝。嘖嘖……能拿出來宣傳,恐怕這酒不俗啊!”
  “林記客棧什么時候宣傳過常見的東西?照我看,這酒壇里面的酒,肯定不止好喝那么簡單,說不定,喝了以后能有別的什么效果。比如睡的香,讓人精力十足……”
  “不知道會賣多少錢一斤,上次為了換三臺靈石扇,我家那頭母老虎,硬是逼著我一年內不許喝酒。不便宜的話,估計我是沒指望今年能喝上幾兩了。”
  “那可不一定,林記客棧既然拿出來宣傳,那下面又有管子,肯定是打算讓大家都嘗嘗,多了沒有,一兩口應該少不了。而且,說不得,這酒喝下去,還能讓人變帥氣呢!到時候,你家那頭母老虎,砸鍋賣鐵肯定都得給你弄一兩斤嘗嘗。”
  “這話說得……我還不夠帥嗎?”
  初冬的寒冷和空空蕩蕩的街道,無法阻擋十幾位行人的熱情。
  對于林記客棧這次的宣傳,有了前幾次的經驗以后,他們毫不懷疑,那大酒壇里面的東西,有著讓人拍案叫絕的吸引力。
  招牌菜、靈石扇、體育明星……林記客棧所宣傳的東西,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俗品。
  三支車隊的前方,三角眼、劉浩、張葉,三位林記客棧護衛隊的大佬,在感覺時間差不多了以后,大手一揮。
  “出發!”
  由三角眼帶隊的車隊穩如泰山,左右由劉浩和張葉帶領的車隊,則朝著兩邊徐徐駛去。毫無疑問,林記客棧宣傳的方針,是從城北開始,分左中右三路朝著城東挺進。
  圍觀的行人們,并未分散開來,一個個,很英明的選擇了跟著三角眼帶領的這隊馬車。
  林東,同樣也是選擇了留下。
  林記客棧的后院,十幾只鷹獸鳥在背上的護衛催動下,拍打的羽翼,展翅起飛。到達林記客棧的兩百多米上空以后,護衛們一聲吆喝,鷹獸鳥四散而開,以城東的城墻為起點,均勻分布成十幾斷。
第408章 花香管道推廣
  再等了片刻,圍觀者增加到三十多個,且增幅越來越大,街道兩旁的小販們也依次出現之后,十輛馬車上的護衛們各跳下來一名。
  在圍觀行人的矚目下,護衛們拿起酒壇底部的小皮管,將被打結的部位給解開。
  “咦,怎么沒酒?”
  一聲驚呼,瞬時響起,頃刻間便得到所有人的相應。
  沒有酒流出來,無疑說明,所有人的猜測都出現了問題。
  這酒壇當中,裝的根本就不是酒。而以酒作為基礎的猜測,沒有一樣能夠成立。
  “不是酒,干嘛要拿酒壇裝啊!害我白等了一刻多鐘,我還有急事趕時間呢!”一個身著黑色獸皮襖的壯漢不由啐了口,顯然,他更期待里面裝的是美酒。
  盡管有些不爽,但林記客
免費電子書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ijqsak.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黑龙江体彩六加一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