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超級客棧系統-第125部分

就感是有了,但保不準就得付出什么代價。
  從移動柜臺中拿出一口木箱,林東面露些許無奈道:“風前輩,林東恐怕得食言了。”
  “食言?”風岳泰然自若的面色微微一僵,看向林東的目光,略顯緊張起來。
  被關了十幾年,又是準巔峰強者,林東相信,風岳的定力絕對不同凡響。僅僅為了一句話便失態,只能說,這句話中有著讓風岳極其緊張的東西。
  天鳳椒,還是天鳳椒。
  林東一把打開木箱的箱蓋,里面,鋪著過半的鮮紅色辣椒。一根根油光閃閃,帶著燥熱的辛辣席卷整個房間。
  “運送過來的伙計只帶了四十來斤過來,說是用來試驗種植浪費了不少。”林東拱手歉然道:“少了十多斤,還請風前輩能夠見諒。”
  風岳苦笑,十多斤,就是十多斤,擋住了突破體內的禁制。
  “風前輩……”林東欲言又止。
  風岳無奈搖頭道:“林兄弟,能不能告訴我,這天鳳椒的產地在什么地方?”
  “這個……”林東一臉的歉意。
  “不方便就算了,我記得林兄弟是說每半年送過來一次?”風岳詢問道。
  林東點頭。
  “既然這樣,半年后我再過來。”風岳手掌一開,一疊宣紙在他的掌中出現,而后,丟向林東。
  “里面是我畢生所學,一種八階靈技,三種七階靈技,有理解不透的地方,半年后可以問我。”
  林東一咧嘴,就這么點好處,在有一整箱八階九階靈技的他眼里,根本就不值一提。不過,三個月的時間,以風岳現在的狀態,倒也確實無法弄到什么好東西,這一疊宣紙,看厚度,少說也得默寫大半個月的時間才能完成。
  “多謝風前輩!”林東將宣紙放入移動柜臺,詢問道:“風前輩,你身上的鏈條,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打造的?怎么一直沒看你取下來,按理,風前輩的高階煉器師,應該能想到辦法才對。”
  “辦法倒是有,這鏈條是用深海天夜鯊的頭骨打造而成的,其硬度,甚至超過許多九階靈器。想要斷開,必須要擁有巔峰強者的實力,配合硬度上乘的九階靈器才行。”風岳無奈道:“三五年內,估計沒有太大的希望。”
  “風前輩干脆在林記客棧住下算了。”林東突兀道。
  “在這住下?”風岳面露不解。
  林東點頭道:“對,我們林記客棧有吃有住,總比風前輩在外面風餐露宿好。這期間,我可以想辦法盡量去尋找硬度強的九階靈器,我想,風前輩打算外出肯定也是為了這個。一人計短,林東實力雖然不如風前輩,但人緣還是挺廣的,沒意外的話,應該可以借到一件。等到風前輩破開禁制,修煉到心乘期之后,也能第一時間把這些鏈條給斬掉。”
  “不用了,我還是慢慢找吧!”風岳搖頭:“我不喜歡住在人多的地方。”
  “我看,風前輩還是住在林記客棧比較好。”林東淡淡然道。
  風岳粗眉一皺,看著林東的目光,漸漸銳利起來。
  林東故作沒有看到風岳越來越不太客氣的目光,輕描淡寫道:“以風前輩的實力,坐鎮我們林記客棧的話,也能讓我們林記客棧多層保障。”
  “林兄弟,聽你這口氣,似乎是在威脅我?”風岳的雙拳,微微捏緊了少許,曝露在外面的青筋,讓人毫不懷疑這雙拳頭隨時都會擊出去。
  而目標,自然非林東莫屬。
  “風前輩嚴重了,強扭的瓜不甜,我真要敢威脅風前輩,那不是找死嗎?”林東搖頭道:“不說以風前輩的實力,現在就能輕而易舉殺了我,真要逼得風前輩假意坐鎮林記客棧,風前輩只要抽空揮一揮手,林記客棧恐怕就得片瓦不留。”
  “可在我聽來,這就是威脅!”風岳目光中閃爍著陰寒的光芒:“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應該沒有忘記,秦老兒威脅我的后果。”
  “風前輩是說跟秦長老同行的那次?”沒等風岳點頭,林東笑道:“我記得,倒是風前輩被秦長老狠狠教訓了一頓。”
  “你說什么?”
  風岳目露殺機,死死盯著林東,凌厲的殺意,澎湃而起,令整個房間內的桌椅書籍詭異的齊齊顫動起來。
  含怒一擊,迫在眉睫。
  林東絲毫不懷疑,以風岳寧死也不受秦孟泰威脅的脾氣,加上被如此諷刺,會忍得住心中的殺機。
  可他絲毫不怵,心逆期一重和心逆期九重,有著天壤之別,但風岳身上有云蒼穹布置的禁制,無法補充靈力。只要拼死硬抗,并非沒有僥幸逃生的可能性。
  更何況,還有客棧系統的踢人功能在,保命無慮。
  “你確定還要繼續威脅我?”風岳厲聲道。
  “確定!”
  林東的回答斬釘截鐵,想要收服風岳,唯一的可能性只有一個,那就是明目張膽的威脅他,然后逼他妥協。要不然,風岳就算愿意留下來,也絕對無法長久。而且,以風岳一切都按自己意愿辦事的性格,不這么做,留風岳下來不但對自己沒好處,鬧出什么矛盾的話,甚至是一個極大的禍患。
  這可能性,對寧死也不受秦孟泰威脅的風岳來說,實在太低太低。但林東不得不賭上這一回,一個準巔峰強者,對他太重要了。為此,他愿意付出失敗后,在鼎老頭回來坐鎮之前,客棧都無法再經營的代價。
第396章 準巔峰強者的威力
  死死盯著林東,短短幾分鐘的時間,風岳強行忍住了數次想要一拳將林東轟成碎塊的沖動。
  明目張膽的威脅自己,是覺得自己身上有禁制,一個個剛邁入心逆期的強者,就能藐視自己的實力?
  再或者,還有什么憑仗?
  風岳一次次克制自己,就是擔心林東會有什么憑仗。
  雖然見面次數不多,但風岳相信,林東不是那種不知深淺的人物。而且,如果沒有什么憑仗的話,憑什么保證自己一時妥協留在林記客棧之后,不會事后反悔?
  被關了十幾年,風岳不想失去好不容易得到的自由。
  然而,盡管如此,風岳的怒火,也隨著林東漫不經心的臉色,而不斷上揚。
  林東靜靜看著風岳火紅色的瞳孔,任由里面怒火滔滔,將食指豎了起來:“留在林記客棧,我可以保證兩三個月內替你斬斷身上的鏈條。”
  風岳仍舊是殺氣漫天,對于林東的條件,沒有任何反應。
  “留在林記客棧,我可以保證你在一年內突破到心乘期,成為大漢國有一個巔峰強者。”林東緊接著又將中指給豎了起來。
  風岳緊捏的拳頭,驀然松開,在林東瞳孔為此收縮之際,驟然發難,右腳穩穩向前踏出一步。
  整個人,氣質為之一變,原本的殺氣凜冽,變成暴戾兇狠。
  氣勢,也隨著這一腳踏出,急劇攀升起來。
  猶如一座大山,更像是坍塌下來的蒼穹,風岳看起來平平無奇的一掌,帶著匪夷所思的能量,與震懾心靈的氣勢,朝著林東的胸口擊去。
  林東毫不懷疑,這一掌若是被擊中,哪怕是以程豹堪稱天下第一的抗打擊能力,在心逆期一重時,也足以瞬間斃命。
  沒有任何猶豫,林東的精神,如同四面八方朝著中央狂涌的潮水,不斷集中。
  在右掌不足一尺,掌風已經逼得胸口仿佛壓了千萬斤的重物時,林東右臂驀然揚起。
  如意凳,堪堪在胸口不足十幾公分的位置,將風岳的右拳攔截下來。
  轟……
  驚天動地的一聲巨響,林東整個人,如同暴射而出的炮彈,撞破墻壁,朝著后院飛了出去。
  見證著準巔峰強者含怒一擊的碎屑,在房間里飛揚咆哮。在碎屑塵土中忽隱忽現的風岳,那雙赤紅色的瞳孔中,格外的清晰。似黑夜中的招魂燈,又像黑暗籠罩的森林中,閃動著嗜血光芒的巨獸瞳孔。
  近六十年的歲月里,沒有任何人可以威脅到風岳,哪怕是用生死來威脅他點個頭或者搖個頭,同樣不行。
  右腳,輕輕抬起,而后,重重落地。輕描淡寫的一步,卻令風岳瞬間穿破了飛揚彌漫整個房間的碎屑塵土,來到房間外的走廊上。
  花崗巖石鋪筑而成的小路上,兩條寬約十幾公分的劃痕,一路延伸至二十幾米外,由深到淺。
  劃痕的盡頭,是一雙略有些顫抖的腿。
  上面,林東身體微微朝前傾斜,胸口急劇起伏,隨著粗大的呼吸,濃濃的霧水,不斷從他的嘴中噴出。
  “很好,能擋住我一掌!就算是巔峰強者在你的年紀,恐怕也很難做到。”風岳赤紅的瞳孔中,殺氣已經消弭殆盡,不含任何的感情,而語氣,也是清淡冷漠,仿佛是在和林東閑聊一般。
  “希望你不會讓我再出一掌!”
  林東微微傾斜的身軀,徐徐直了起來,如同勁松般挺拔堅韌。
  右手緩緩伸出,緊隨食指和中指之后,無名指慢慢抬了起來,林東淡淡道:“留在林記客棧,包吃包住,強者一個月有五天假,巔峰強者有十天的假,可以累積到一起放。另外,工錢最低每月十兩,上不封頂,真有需要的話,只要開口,百萬兩、千萬兩,賬上有多少給多少,沒有也會想辦法給你湊出來。福利好、待遇好,在伙計們面前,享受僅次于我這個掌柜的地位。我相信,林記客棧絕對是你養老的最佳選擇。”
  “找死!”
  風岳面色一沉,心底涌起的殺意,在他已經忍不住了一次之后,已然更進一步,讓他不再顧慮林東這么做到底有什么憑仗。
  腦子里,只有一個字,殺!
  殺了膽敢威脅自己的人。
  捏掌為拳,帶著雷霆之勢,卷起刺耳的風嘯,風岳右腳邁開,如同一個巨人,一步跨出數十步之遠,一拳穩穩擊向林東的胸口。
  其速,漫不經心,卻有如閃電,瞬息而至。
  林東避之不及,也從沒想過去躲避,手中已經變形、尚來不及利用靈力將其修復的如意凳,不再作為防御,而是由下而上,朝著風岳的右拳撩出。
  轟……
  又是一聲驚天巨響,一蓬密集的血霧,隨著林東朝后倒飛出去。
  穩如利箭,快若電閃,林東的身體,在澎湃滾滾的巨力推動下,飛退三十多米,轟然砸在地面,震起滾滾塵埃。
  眼中,一抹異色劃過,風岳詫異的注視著濃煙般的揚塵,他看得到,林東正掙扎著爬起。
  這一拳,風岳已經盡了全力。他相信,就算無法一拳轟殺林東,也足以讓他重傷不起。卻沒想,只是短暫的時間,林東竟還可以做到起身。
  吐了口帶著血色的水氣,林東雙手撐著膝蓋,竭力將體內紊亂炸開了鍋的靈力給壓制下去之后,放在膝蓋上的右掌,伸開三根手指,抬了起來。在風岳極度難看的臉色下,顫顫巍巍的尾指,倔強的抬了起來。
  “留在林記客棧,天鳳椒管夠!我想,天鳳椒對風前輩來說,應該作用非凡吧?沒料錯的話,應該是對風前輩突破云宗主的禁制有著極大的幫助。甚至于,還可能對修煉有一定效果。要不然,風前輩也不會把突破禁制放在想辦法斬斷鏈條的前面。按理,如果能斬斷鏈條,風前輩能放開手腳的話,實力最起碼能翻倍。”
  “天鳳椒!”
  風岳眼瞼驟然擴張,帶著驚喜,帶著憤怒,緊緊盯著林東,原本隨著這一拳消逝的憤怒與殺意,再度猛烈激蕩的暴漲起來。
  “只有四十斤天鳳椒,是騙我的?”
  林東沒有理會風岳的質問,大拇指,高高豎起:“留在林記客棧,風前輩會發現,這里有讓你一輩子吃不厭、大漢國絕對找不到第二家的辣菜。這里有風前輩單槍匹馬怎么樣也湊不到的、輔助修煉的靈丹靈材。而且,如果風前輩愿意辛苦一點,兼職給林記客棧做個煉器師的話,還將留下永傳后世的赫赫名聲。讓靈器與靈陣完美融合,我想,這不是秦孟泰逼迫風前輩過來,而是風前輩自愿過來的吧?”
  風岳面露掙扎,很快,這份掙扎便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讓人心驚的怒氣。
  額頭,急速跳動的青筋,述說著風岳此刻的憤怒。
  一而再、再而三的開口威脅,這是風岳絕對無法原諒的事情。丹田內的靈力,在瘋狂的涌入經脈當中,而后如決堤的洪水,沖向他的全身。
  鏈條,在靈力的沖擊下,簌簌發顫。面積高達數千平米的后院,隨著風岳蓄勢,不斷顫動起來。
  暴怒的猛虎,在昏昏沉沉的星光下,氣勢不斷攀升。
  遠隔二十多米,林東仍舊能感受到那股毀天滅地的氣勢。甚至于,在這氣勢的牽制下,丹田內的靈力,竟隱隱馬蚤動起來。一個不慎,就將再度陷入紊亂。
  “開天!裂地!”
  一聲狂嘯,風岳一飛沖天,竟瞬間消失在茫茫夜色當中。在氣機的牽引下,林東的身體忍不住朝前傾斜,令他的腳步,不由自主的朝前邁了一步。
  閃爍著淡淡星輝的天空,任憑林東的心神怎么搜索,也無法找到風岳的蹤跡。
  林東明白,這一擊,定然集結了風岳全部的靈力。本來,這對他來說是件天大的喜事,可他卻不敢分心去多想。
  雙眼,微微閉起,心神,在高度集中的注意力下,不斷擴散。
  天空,一層層微不可見,卻又能感覺到的壓力,在下沉中,不斷增強。林東不敢再等下去了,他相信,在天空某一個地方的風岳,停留時間越長,雷霆一擊的威力,也將越大。
  右腳,迎著壓力,慢慢的抬起。而后,隨著額頭滴答而下的豆大汗珠,狠狠朝前一踏。
  霎時,整個天地驟然一暗。星辰的光輝,在這一瞬間消失不見。
  下一秒,林東最上方的天空,悄然畫開一道銀白色的豁口。
  震人心魄的澎湃能量,滾滾而下,不僅覆蓋林東方圓十米,甚至于,恐怖能量的擠壓下,在他方圓十米內,形成一個無形的壓力場,令他的身體,猶如被繩索綁縛住了一樣,每動彈一下,都得用上渾身力量。
  轟……
  幾乎是在電光火石之間,恐怖的能量便急速沖下。
  一聲滔天巨響,整個大地瘋狂抖動起來。遠在數百米之外的住宿樓,也在這抖動中驚醒過來,驚呼、戰栗、瘋癲……一時間,整個世界都仿佛活動起來。
  后院中,一個深達十幾米,直徑有著二十多米的巨大坑洞,在巨響中誕生。
  坑洞的中央,風岳的呼吸,如同拉動風箱般急促。
  赤紅的雙瞳,已經變得黑色。這黑色的瞳孔中,狠厲的光芒,比暗淡的星輝要明亮十倍百倍。
  一擊,肉屑!
  風岳毫不懷疑這耗費自己全身靈力一擊所造成的威力。
  管它什么禁制什么鏈條,風岳只認一點。
  天大地大,誰也別想威脅自己。
第397章 一逼再逼
  沒有理會前院傳來的馬蚤動,在急劇起伏的胸膛平靜下來了少許之后,風岳盤膝而坐。
  空蕩蕩的丹田里,已經沒有哪怕一絲靈力的存在,好在經脈當中卻還殘留有少許。
  努力控制著殘留的少許靈力進入中指上,兩個來月前從一個小宗門弟子手上搶到的儲物靈戒當中。
  一個木箱悄然在他的身旁閃現。
  這木箱,正是林東之前在房間里送給風岳的那個。
  掀開木箱,聞著撲面而來的辛辣,看著那夜色中依舊紅光閃耀的天鳳椒,風岳搖了搖頭。
  “要不是你執迷不悟,就憑讓我知道大漢國還有天鳳椒這種奇辣無比的辣椒存在,好處不比留在客棧差。”
  風岳吐了口氣,當日見到林東敢和秦孟泰叫板,他就有不小的好感,再加上找到天鳳椒,風岳甚至愿意交林東這個朋友。
  可惜,別說交情普通的朋友,哪怕是幾十年的老友,在風岳看來,同樣也沒有資格威脅自己。
  伸出枯骨般的右掌,拿起最上面的一根天鳳椒,風岳將其送向張開的嘴中。
  五十公分、四十公分、三十公分……
  在嘴旁,天鳳椒停了下來。
  不是風岳自愿的,是右手,似乎被什么東西抓住了一般,怎么也無法動彈分毫。
  怎么回事?
  風岳心中一驚,環顧四周,就見巨坑的上沿,負手站立著一個人影。
  清風習習,帶著淡淡的焦味。林東低頭靜靜看著風岳,不言不語。
  風岳在瞧清楚人影的身份之后,渾身一震,霍然站起。看向林東的目光,帶著深深的驚駭。
  “你……怎么可能沒死?”
  “我擁有不死之身!”林東面無表情,心中卻是樂不可支。
  風岳竟不惜耗費全身靈力暴怒一擊,這對林東來說,有利有弊。利的是,原本打算失敗后,把風岳給踢出客棧,然后在最短時間疏散伙計和客人們。然后,暫時通過運送門到秋風城避一避。
  林東相信,沒有問到天鳳椒的產地,手頭上的天鳳椒又不夠,風岳肯定不會就這么離開。等到鼎老頭回來,再想辦法把他擒住慢慢逼。
  風岳靈力耗盡,通過運送門去秋風城避風頭的計劃,自然用不上了,完全可以自己出手把風岳給擒住。也因此,他才會臨時改變主意,利用客棧系統的踢人功能,把自己給踢了出去。
  沒有靈力的巔峰強者,不過是拔了牙的老虎,也就身體強度比平常人高出百倍千倍而已,在一個手持靈劍的武者面前,同樣不堪一擊。而風岳,不過是準巔峰強者,加上體內有云蒼穹布置的禁制,只要不給他辣椒,一根麻繩就能一直困住他。
  同樣,風岳不惜暴怒一擊也有弊處,最大的弊處就是說明風岳沒有那么容易屈服。
  可以不顧身上的鏈條、可以不顧能夠盡快解除身上的禁制、可以無視一年內邁入巔峰強者的誘惑……甚至于,明知道林記客棧還有其他武者,也不管不顧耗盡全身靈力。可以說,在風岳的眼里,為了不受別人的威脅,甚至可以用生命來交換。
  想逼他屈服,林東不是沒有辦法,但預期風岳會屈服的時間,卻要數倍甚至十數倍的增加,甚至可能等到自己前往天劍宗的時候,仍舊無法讓他屈服。
  再來,就是失敗的幾率和不可預知的風險提升了許多。很可能忙前忙后,白忙活一場。
  “不死之身?怎么可能有這種靈技?”風岳雙拳緊捏,難以置信的盯著林東,全身汗毛根根豎起,隱隱有著寒氣從中鉆進身體。
  以風岳的閱歷,自然清楚,除非那連巔峰強者也難以企及的未知境界,否則,不死之身絕對不可能存在。可事實擺在眼前,由不得不信。
  速度快到能夠瞬間避開自己的攻擊,再或者,身體強度已經達到可以抵擋這一擊的程度?這兩大可能性,風岳更相信林東有不死之身。一個心逆期一重的強者,是絕對無法達到這種速度或是防御的。
  “心情不錯,逗你玩的!”林東悠悠道。
  風岳不由齜牙,準巔峰強者的自尊,令他的心底,再度冒起熊熊怒火。可不同的是,這一次,他無力用行動捍衛自尊。
  別說一拳擊殺林東,就算是想爬上十幾米深的坑洞,對現在的他來說,也不是件容易事。
  右手微微一顫,風岳心中一喜,右臂快速抬起,手中的天鳳椒,朝著嘴中送去。
  距離嘴唇不足十公分之際,風岳的右掌,再一次難以移動分毫。
  “這是什么靈技?”風岳猛然抬頭看向笑得燦爛的林東,惱怒無比。此時,他才明白右手無法動彈,是林東造成的。
  “九階靈技!”林東笑道。
  風岳憤然不語,這話,無疑是在拿自己尋開心。
  “掌、掌柜!”
  院門口,程豹等人魚貫而進。瞧見后院的景象,尤其是林東腳下那駭人聽聞的巨坑之后,一個個呆若木雞,連話都有些說不清楚。
  林東的目光,立即移向體型最大,速度卻是最快的玉玲瓏,開口道:“玉玲瓏,立即去通知馬春,讓他想辦法安撫受到驚嚇的客人,免費,甚至是每人倒貼幾兩銀子都行,就說是后院研究稀奇古怪的玩意時,有什么東西不小心碰撞之后造成的響動。”
  “馬春已經趕去住宿樓了,我再去提醒他一聲。”玉玲瓏應了一聲,見林東點頭之后,化作一團白花花的影子,如一朵急速飄行的白云,射出院門。
  林東松了口氣,如果馬春在第一時間趕去住宿樓,以他的能力,應該可以在馬蚤動還沒有完全爆發之前安撫下來。
  程豹四人來到林東身旁,瞧見夏范的風岳之后,花無月不由驚訝道:“掌柜,風前輩他……”
  “風前輩太客氣,說什么也不想在林記客棧常住,所以我只能強行留客了。”林東悠然道。
  “強行留客?”程豹四人不由咋舌,這種留法,堪稱匪夷所思了。
  “掌柜英明神武,留客也留得這么聲勢浩大,放眼大漢國,也就掌柜有這么大的能耐和魄力……”
  喬天浩不失時機的歌功頌德,很難得的是,程豹三人卻不像往常那般嗤之以鼻,而是微微點頭。
  弄出這么大的陣仗,加上風岳的實力,放眼大漢國,確實也只有掌柜才能有這么大的能耐和魄力。
  風岳冷哼了一聲,雙目緊閉,打定主意,任憑林東怎么做,也絕對不會再開口說一句話。
  在天劍宗的時候,天劍宗的人,沒少逼他交出煉器方法和靈技,閉口不言,任打任罵,想殺便殺,慢慢也就放棄了。
  “風前輩,我很好奇!”林東笑道:“如果我說,你不許死,要不然,我把你挫骨揚灰,你會怎么做?”
  風岳眼皮顫動,咬牙強忍著不去睜眼怒視林東。
  “我還以為,風前輩會咬舌自盡呢!”林東笑了起來。
  風岳漲紅著臉,忍著,忍著,還是忍著。
  好死不如賴活著,風岳不怕死,一如林東之前的威脅,他愿意不計后果也要擊殺。可林東現在的威脅,實在太過無賴了,真要憋著口氣咬舌自盡,那只是白癡傻子。
  一句話,令一個準巔峰強者咬舌自盡,傳揚出去,足以成為千古笑談。而不太光彩的自己,則是千古笑柄,甚至很可能成為后世所有師父教育弟子不要意氣用事的反面教材。
  “風前輩,還是不愿常留在林記客棧?”林東詢問道。
  風岳閉口不言,若非形象不好,他更愿意將耳朵也捂住。
  “既然不愿意,那只能逼風前輩留下來了。”林東輕輕一揮手:“喬天浩,找根繩子,把風前輩綁住。”
  “好嘞!”
  喬天浩沒有任何猶豫,繩子也不用找了,縱身一躍,跳入巨坑當中,而后,從儲物靈戒中拿出一盤繩索。絲毫沒有在意風岳的實力,粗暴的綁了起來。
  “掌柜,這么對風前輩,恐怕不太好吧?”花無月欲言又止道:“風前輩就算同意留下來,也不是真心,到時候……”
  林東知道花無月是擔心自己以后會逼他一直留在客棧,笑了笑,也沒點破,隨口道:“風前輩要是不愿意,放了就是。”
  “放了?”花無月訝異道:“如果放了風前輩,到時候來客棧尋仇怎么辦?”
  “放之前,給他足夠可以和解的好處就行了。”林東輕描淡寫道。
  花無月啞然,自己以為很糾結的問題,答案竟這么簡單。
  不多時,下方傳來喬天浩的聲音:“掌柜,已經綁好了。”
  “帶風前輩上來。”林東吩咐了一聲之后,扭頭看向程豹道:“忙了一晚上,肚子有些餓了,你的七道拿手好菜都上上來。”
  程豹點頭,轉身離開。
  風聲陡起,喬天浩帶著被繩索纏繞得如同粽子的風岳躍了上來。
  “風前輩,嘗嘗我們林記客棧的手藝,再來點小酒,我們邊吃邊聊怎么樣?”林東笑問道。
  風岳冷哼了一聲,將閉口、閉眼貫徹到底,并未多加理會。
  “風前輩如果不想吃的話,那可就等于讓我又多了個可以逼迫風前輩的機會。”林東笑著一揮手,大步邁向石桌方向。
  喬天浩帶著風岳,跟在江奎和花無月的后面,追向林東。
第398章 今朝有酒今朝醉
  在石凳上坐下,林東沒有理會跟過來的極品大廚們,自顧考慮著接下來的細節。
  從開口讓風岳留下來時,林東就已經決定豪賭一把,硬逼風岳妥協。成功了,林記客棧將在一年內再多一位巔峰強者,失敗了,只能借助鼎老頭的實力,跟風岳和解。代價,最低是付出各種靈丹靈材作為和解費,最高是風岳拿到和解費之后出爾反爾,成為林記客棧的一大強敵。
  事情已經再無回頭的可能,林東自然不會去多想,早已打定主意,對風岳一逼到底,直到他妥協或者自己泄氣了為止。
  需要考慮的事情,是如何一逼到底。以風岳的性格,和準巔峰強者的尊嚴,拳打腳踢之類的逼迫,自然是毫無用處。林東定下的方案是,隔三差五逗弄戲耍風岳一番。
  堂堂準巔峰強者被人逗弄戲耍,肯定是咽不下這口氣的。雖不至于光是這一點就會妥協,但為了恢復實力找回場子,對逼他妥協肯定能加上不少成功率。
  這種先爽后苦的差事,林東自然不會親自干,他的人選是喬天浩。一則,喬天浩會比自己干得更好。二則,自己沒那么多時間去逗弄風岳。最重要的一點是,風岳就算真心誠意的妥協了,這口氣肯定也得讓他找回去,任憑他狠狠揍幾頓甚至幾十頓把這口惡氣出了,是在所難免的事。
  做出氣筒這種事,無疑還是喬天浩更適合,也更習慣。
  眉頭微皺,目光飄忽散漫,林東這狀態,無疑是在想事情,花無月三人,都很聰明的選擇了沉默。只苦了風岳,丹田內沒有任何靈力,意味著無法外放心神。眼睛閉著,再加上眾人全部沉默不語,等于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聽不到。再加上秋風夜露的推波助瀾,這種未知詭異的感覺,饒是以風岳的心性,也有點脊背發涼。
  終于,一陣腳步聲由遠及近,令風岳發涼的脊背,稍稍暖和了少許。
  “掌柜!”程豹一手一個托盤,來到石桌旁喊了一聲以后,將托盤放下。
  “行了,喬天浩留下!”林東驀然睜開雙眼,揮手道:“你們都回去。”
  程豹三人點頭,轉身離開。
  等到他們消失在院門外,林東將碗筷擺好,從移動柜臺中拿出幾壇專供鼎老頭的頂級好酒放在石桌上。
  酒壇底部與桌面碰撞出清脆悅耳的響聲,令風岳的身體,收緊了少許。
  “風前輩,嘗嘗?”林東一把掀開酒壇,任由濃濃的酒香飄逸四散。
  風岳不言不語,如同入定的老僧。
  林東笑了笑,抓起酒壇,朝著風岳身前的大瓷碗倒了下去:“先來一碗試試,風前輩要是覺得不錯,咱們用酒壇來喝。”
  風岳依舊如故,倒是在他身旁站著的喬天浩,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目光直勾勾盯著晶瑩剔透的瓊漿,想說點什么,又怕無意中打擾了林東的計劃。
  好在,林東并沒有忘記一旁的喬天浩,招手讓他坐下之后,也給他滿上了一碗,而后才輪到自己。
  “風前輩,試試?”林東詢問道。
  風岳緊咬牙根,強忍著讓自己的神色看起來沒有一絲波瀾。
  酒香,其實對風岳沒有太大的誘惑力。而風岳此刻的心情,也并不像他表面的那般平靜。
  與酒香交織糾纏,不停在鼻孔下打轉的菜香,才是讓風岳心緒無法平靜的罪魁禍首。
  從嬰兒時期便在靈材類的辣椒水中浸泡,一泡就是近二十年的時間。以后雖然沒有再泡辣椒水了,但一日三餐,除了靈材類的辣椒之外,還是靈材類的辣椒。
  風岳這一生,已經離不開辣椒。這一輩子,他最親近和熟悉的,也是辣椒。
  陡一聞到菜香的瞬間,風岳就可以肯定,桌上共有七盤菜,主材他聞不出,卻可以聞出這七盤菜,里面都有大量的天鳳椒。左手第一盤,雖已經剁成了一小塊一小塊,但天鳳椒應該有十六根。第二盤有十四根,第三盤同樣剁成了一小塊一小塊,有十八根……
  七盤菜,風岳全部都可以聞出里面天鳳椒的數量。而嘴中,唾液也不由自主的大量分泌出來。
  已經,有一刻多鐘沒有吃辣椒了。
  除了剛被云蒼穹抓住的那幾天,只要是清醒的時候,風岳還沒間隔過這么長的時間不吃辣椒。
  嘴巴里,淡得讓他煩躁,淡得讓他想把舌頭咬下來。
  可偏偏,他不得不忍著。不但得盡量讓神色顯得沒有波瀾,甚至還得在吞咽占據整個口腔的口水時,小心翼翼,一點一點,唯恐露出什么端倪。
  其辛苦程度,可見一斑。
  “風前輩太客氣了。”林東扭頭看向喬天浩,笑道:“風前輩既然不好意思動手,你幫幫風前輩。”
  喬天浩嘿嘿站起,若是換一種情形,他絕對不敢跟風岳起什么沖突,甚至于,風岳一眼就能把他瞪趴下。
  被一個能輕易秒殺自己的準巔峰強者瞪趴下,喬天浩覺得是應該的。
  可現在,無毛的鳳凰不如雞,喬天浩的眼里,風岳只是一個非常好欺負的對象。
  至于風岳恢復實力以后會不會找自己麻煩,喬天浩絲毫不怵,今天能爽就行,哪管明天會不會受罪。
  今朝有酒今朝醉,虐待準巔峰強者的機會,可不是天天都能有的。
  來到風岳身旁,喬天浩一臉的陰笑,手掌抓住風岳的下巴。
  “風前輩,別太客氣了。”
  右掌微微一捏,風岳的下顎,在無法抗拒的力量中,徐徐張開。
  朝前一推,讓風岳身體后仰了少許之后,喬天浩拍了拍風岳的臉龐,而后又輕輕來回摸了幾下,嘖嘖稱奇道:“看不出,挺結實的,疙瘩也不多,不愧是最接近巔峰強者實力的人。這臉龐摸起來,就是和普通人不一樣。”
  這一刻,風岳真的有咬舌自盡的?br />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ijqsak.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黑龙江体彩六加一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