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超級客棧系統-第115部分

接回宗門。其它的東西,絕對不會亂拿。”
  對梁立仁,林東第一印象非常不錯。大宗門二長老,這身份,擺在任何地方,哪怕是皇宮,也有著傲對任何人的資格。能平聲靜氣跟個小輩說話,就算是假意,在確定之前,都沒有口出狂言的道理。
  略微一考量,林東點頭道:“二長老請便!”
  “打擾了!”梁立仁的目光,掃向不遠處的莫劍塵。
  莫劍塵連忙轉身,直奔馬春曾經帶著去過的房間。
  風岳咂了咂嘴,嘀咕了一聲:“多事!”
  梁立仁笑了笑,并未理會。倒是對面的封正揚,冷冷看了眼風岳之后,忽然右臂一揚,手中的靈劍如同一道無聲無息的閃電,悄然插入十幾米外的地面。
  下一刻,轟然巨響,地面猛的炸開出一個直徑四五米,最深達三米多的坑洞。
  右手一招,靈劍飛回手中,封正揚淡淡看著林東。
  “正揚!”梁立仁忍不住喊了一聲。
  “龍教龍,鼠教鼠,不夠惡心的師父,絕對教不出這么惡心人的徒弟。”風岳哼聲道。
  林東展顏一笑,忽然雙臂抬起,在封正揚隨之凝起的視線中,出人意料的拍起了巴掌。
  在眾人不解之時,林東拍了幾下巴掌之后,朝封正揚豎起了大拇指:“好,刺得好!不愧是天劍宗的弟子,晚點去賬房領二兩銀子。”
  噗……
  風岳忍不住笑噴出一口鮮紅的液體,若換成對面臉色急變的封正揚,足以讓人懷疑是被氣得吐血。
  “掌柜,人家這招,出手飄逸利落,劍速快如閃電,威力驚世駭俗,更重要的是,還無聲無息,根本就不易覺察。二兩銀子怎么夠?”喬天浩從儲物靈戒中掏出三天前發的、還沒來得及抽空花掉的十兩銀子工錢,隨手丟了出去。
  “我額外再賞十兩銀子。”
  “難得,你也有硬氣的時候。”程豹伸出蒲扇般的左掌,在喬天浩的腦袋上很不客氣的揉了幾下,右掌中,金刀斜向地面,渾身上下,頓有一股難言的霸氣在醞釀膨脹。
  “封正揚是吧?我程豹吃虧不找回來的時候只有一次,不想再有第二次。要是活著,總有上天劍宗找你的一天。”
  “你活不到那天!”
  封正揚冷睨了眼梁立仁身側些許的林東,驀然揮臂,掌中的靈劍,光芒大盛,竟急速將他整個人籠罩其中。而后,朝著程豹飛射而去,一人一劍,宛若合并在一起。
  梁立仁就欲攔截,林東在身后淡淡道:“二長老,你這位師侄不聽勸告自取其辱,你幫得了一次,幫不了二次。”
  梁立仁愣神之際,一聲巨響在后院中炸開,程豹倒飛出去。
  梁立仁搖頭苦笑道:“你這些大廚,就是被正揚打傷的。而今個個都身上有傷,就算是聯手,恐怕也招架不了幾個回合。”
  “技不如人,死了也活該!”林東忽然大喝道:“吃了多大的虧,就給我十倍百倍找回來。”
  似乎是為了響應林東,江奎在封正揚就要追往程豹之時,猛地的大喝了一聲:“好!”
  天雷滾滾,整個后院,因江奎這一聲大吼的余威而震顫起來。而江奎全力一喝的目標,封正揚則是腳步一頓,整個人如遭雷擊,踉蹌著難以站穩。
  下一秒,玉玲瓏龐大的身軀猶如颶風中的柳絮般急速飄在了封正揚的上方,右臂一揚,一條藍色、繡著詭異圖案的長鞭由上而下,朝著封正揚的身體卷去。宛若一條靈巧的小蛇,瞬息間,便從封正揚的頭部一直纏繞下去。
  喬天浩適時而動,手中的玄鐵菜刀,驀然以梁立仁等人也只能依稀看到些許殘影的速度,朝著封正揚的正面罩了出去。
  叮叮如同急促的打鐵聲不斷響起,火星,在封正揚正面如同燦爛的煙花,飛快的騰起,其頻繁的程度,甚至讓人誤以為是一面延綿不息的光墻。
  一旁花無月醒悟過來,腳步連閃,出現在封正揚的身后,靈劍帶著數十朵瑩白色的桃花,推向他背部的各處要害。
  “該死!”
  轟的一聲,喬天浩與花無月同時被震飛出去,上方,玉玲瓏右手一顫,靈鞭脫手之際,腳步連連在空氣中蹬踏了幾下,身體竟詭異的朝后著封正揚的后方斜飛而去。
  眼看纏繞全身的靈鞭沒有被掙開,清醒過來的封正揚勃然大怒,澎湃的靈力再度涌入氣罩當中。
  嗡的一聲鳴叫,靈鞭猛然朝外膨脹了一下,再度收縮回去。
  高階靈器?
  封正揚面色一沉,右手猛然抓住靈鞭的手柄。
  “雜種,去死吧!”
  程豹悄然出現,手中的金刀,驟然膨脹了數倍,帶著熊熊金炎,朝著封正揚腦袋上劈了出去。
  感受到那澎湃的靈力絕非氣罩可以抵擋,封正揚大驚失色,顧不上將靈鞭解開,左腳點向地面。
  “喝!”
  江奎猛然張開大嘴,丹田內,靈力狂涌喉嚨。隨著這一聲大喝,化作無形的聲波噴涌出來。而后,除了些許外溢之外,大部分噴涌而出的聲波急速凝聚為一張無形的大網,朝著封正揚罩了過去。
  點向地面的腳尖,驟然停頓下來。封正揚的雙眼,再度陷入迷茫當中,而身體,又一次踉蹌搖晃起來。
  程豹手中的金刀,帶著主人的暴戾與怒氣,急斬而下。
  轟……
  一條長達十幾米,深一米多的刀痕,以金刀刀尖為起點,瞬間形成。
  “師、師父,這刀,我能抵擋住,最多也只是受些許內傷。”
  封正揚急道。
  “閉嘴!”
  秦孟泰黑著臉喝了一聲,目光在程豹等人的身上掃過。
  “怎么?大長老看得意弟子打不過,加上我家大廚說過會親自上天劍宗要債……”林東悠悠道:“想食言,親自動手以絕后患嗎?”
  秦孟泰臉色一沉,風岳將巴掌拍得砰砰作響:“好一出徒弟打不過,師父不要臉上場。精彩,絕對精彩,誰給我二兩銀子,不得不賞!”
  風拳再起,秦孟泰的右拳,直直對向風岳。
  帶著無盡的快意,風岳大笑著噴出一口鮮血,倒飛出去。
  等到風岳笑著掙扎爬起,喬天浩拋弄著兩個銅板,腦袋移向風岳,目光卻斜睨往秦孟泰,不陰不陽道:“我身上只剩兩個銅板了,老前輩要不要?”
  “要,這么精彩,不能不給銀子!別人不要臉,我風岳可丟不起這個臉。”風岳豪放的大笑起來,在天劍宗關了十幾年,今天,算是他最暢快的一天了。
  “老前輩可要接好了,人家辛苦一場,兩個銅板雖然不多,但到茶鋪卻可以喝上兩大碗。”喬天浩將手中的銅板拋了出去,被風岳伸手給接住。
  秦孟泰的臉色,如同鍋底一般,黑得發亮。右拳,緊了又放,放了又緊。顯然正在糾結要不要放棄面子,一拳讓喬天浩這輩子再也無法開口。
  “大師兄!”梁立仁忍不住出聲提醒了一句。
  “走!”
  秦孟泰猛然轉身,對著林東等人的背部,微微顫動著。
  梁立仁松了口氣,閃到風岳的身前,抓住他的手臂。
  “等等!”林東的聲音,突然響起。
  “林兄弟!”
  梁立仁頭疼起來,若非拉不下臉面,他甚至愿意開口求林東,別再招惹已經處在爆發邊緣的秦孟泰了。
第367章 風岳的實力
  冷冷盯著林東,封正揚手中的靈劍,抬高了少許。
  “難不成,你還想留下我們?”
  喬天浩不屑一顧的插嘴道:“白癡,砸了我們客棧的桌凳不要賠?打傷我們客棧的人,不要賠?還是說,你覺得今天這趟賺的銀子不夠回去的路費,想賴賬?”
  “林兄弟!”梁立仁手掌一開,一張銀票悄然出現。
  林東徐徐搖頭,笑道:“林記客棧還不缺這點銀子。”
  “那你……”梁立仁面露不解,他發現,自己閱人無數,竟有些看不懂眼前這個年輕人。
  林東拿出三根儲存在移動柜臺的天鳳椒,隨手丟向風岳。
  風岳赤紅色的眼瞳驟然一亮,掌心一推,兩個銅板朝著秦孟泰的背面射了出去。
  “接好你的賞錢!”
  提醒了一聲,風岳雙手抬起,帶著一串清脆的鏈條碰撞聲,將林東丟過來的三根天鳳椒。
  嗆然聲響,兩個射向秦孟泰的銅板,在離他背部三米左右時,被震落下來。
  “辣不辣?”風岳顧不上諷刺幾聲秦孟泰,將手中的天鳳椒,朝著林東揚了起來。
  林東伸出右掌,笑道:“光是拿了一下,我手掌就火辣辣的刺痛,風前輩應該也有感覺才對。”
  “有有有,我就擔心不想外表那么辣,怕失望才問一句。”風岳如獲至寶,喜笑顏開。
  “風前輩最好先咬些許下來試試,這是大漢國最辣的天鳳椒,據說連當地人都不敢嘗試。”林東解釋道:“因為普通人吃了,極有可能辣死!”
  “天鳳椒?名字倒是不錯,至于辣死人……我風岳從一歲開始,就整天泡在萬靈椒里面,還不至于被幾根普通的辣椒給難倒,試試看。”
  風岳張開大嘴,手掌一推,掌中的三根天鳳椒,全部射入嘴中。不遠處,程豹阻攔不及,到嘴的話咽了回去。他本想解釋天鳳椒的辣味是僅有比靈材類辣椒更辣的辣椒,但看樣子,已經用不著解釋了。
  咔哧咔哧聲,隨著風岳不斷咀嚼,從嘴中溢出。
  二十幾下之后,風岳一口將嘴中所有的天鳳椒給咽了下去,赤紅的瞳孔中,一抹驚喜一閃而逝。
  “風前輩……”林東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光瞧著,他就有種胃部火辣辣的感覺。
  “還是萬靈椒吃起來過癮。”風岳右掌伸向一旁的梁立仁。
  秦孟泰驟然飛射,瞬間躍出院墻。
  “走吧!林掌柜,麻煩告訴劍塵一聲,我們在城門口等他。”
  梁立仁拿出一根辣椒,放在風岳的掌中之后,抓住他的肩膀,緊隨秦孟泰而去。
  “希望,你能絕了再見云嵐的念頭。”
  封正揚淡淡看著林東,神情冷漠如冰。
  林東雙眉擰起,突然記起上次莫劍塵提到的封師兄,心中,頓涌起股殺意。掌中,始終沒有拿出來的如意凳悄然閃現。他自信自己和云嵐的感情無人可以撼動,但眼前這人,實力確實不熟,而且又是天劍宗大長老的大弟子,難保不會借助身份弄出什么陰招。加上今天這仇已經結定,殺了,是最穩妥的。
  遲疑了一下,林東還是選擇了放棄。在這里殺了封正揚,僅憑他打傷程豹等人,在云嵐那里不太好交代。而且,鼎老頭不在,依靠客棧系統的踢人功能和運送門,他自信除非對方的速度快到鼎老頭那種程度,否則,在林記客棧還沒有能夠殺死自己的人。但秦孟泰得意弟子被人殺了,出手報復的話,危險倒是沒有,客棧的生意,卻別想做了。
  “希望,你能活著到天劍宗找我。”封正揚的目光,移向程豹。
  “白癡,好的不學,專學些狗叫。”喬天浩毫不客氣的替程豹反駁道:“希望、希望……你怎么不希望你直接變成條狗?”
  封正揚目光微凝,冷冷看著喬天浩。
  “別看我,你沒那機會。”喬天浩哼哼道:“以豹哥的脾氣,你回到天劍宗以后,最好提前買好一口紅木棺材。”
  封正揚不語,目光在眾人臉上再度掃了一遍之后,雙腿微曲,驟然射出院墻。
  “陰沉沉的,都被人罵成是狗了,還能忍得住,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好東西。”喬天浩朝著封正揚離去的方向,吐了口唾沫。
  “行了,除了程豹回房養傷之外,其他人都回廚房。對了……”林東疑惑道:“玉玲瓏,你怎么回來了?”
  “想趁著修煉的空閑學幾種靈技,所以過來找王六痣。”玉玲瓏解釋道。
  “程豹得修養幾天煉化丹藥,你暫時頂幾天。”林東當即決定道。
  玉玲瓏點頭。
  “林掌柜,我……”花無月欲言又止。
  林東笑道:“擔心惹上不該惹的人?”
  花無月點頭詢問道:“天劍宗,是個大宗門?”
  林東并未解釋,開口道:“確實是個大宗門,你在發現不對的時候,隨時可以離開客棧。就算是現在,想防范于未然的話,同樣也可以。”
  花無月遲疑了一下,小心問道:“留下來,那個凌云樹樹枝……”
  “管夠!”林東輕描淡寫道:“直到你吸收不了任何藥效為止。”
  “那……我回廚房了?”富貴險中求,花無月盡管仍有些猶豫,卻已經做出了決定。
  林東笑著點頭。
  等到眾人離開,林東來到石凳旁坐下,不多時,莫劍塵快步從云嵐專門用來研究將靈陣與靈器完美融合的房間里走了出來。
  “咦,人怎么都不見了?”四下掃了幾眼,莫劍塵不由驚訝的看往林東。
  “先離開了,二長老說在城門口等你。”林東回答道。
  莫劍塵哦了一聲,有些尷尬道:“云師姐的東西,我已經全部收起來了,那個……”
  “沒關系,記住好方位,放回去的時候別弄錯了就行。”林東淡然道。
  “放回去?”莫劍塵茫然不解。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林東沒有解釋,他能同意把云嵐的東西收走,梁立仁開口是一回事,最大的原因在于,他相信,東西還得送回來。
  在哪里研究靈陣與靈器完美融合,不是秦孟泰決定,而是由云嵐決定的。
  于公,這研究有林記客棧的一份功勞,沒有撇開林記客棧的道理。于私,林東自信,除了遇上如同在無憂洞,云嵐最大的愛好被調動起來的情況,再或者云蒼穹親自出馬之外,云嵐絕對更愿意留在林記客棧跟自己在一起。
  以云嵐在天劍宗的地位,還不至于需要聽令秦孟泰,這之前,就已經拒絕回天劍宗研究過一次,也不差第二次。就算秦孟泰想強行帶云嵐走,外有守在無憂洞外的幻雨宗,連鼎老頭這個巔峰強者在帶上玉玲瓏之后都有些風險,以秦孟泰等人的實力,又帶上莫劍塵和封正揚這兩個累贅,沒什么特別手段的話,別說沖進去,能不能全身而退都是個問題。
  就算進去了,中間還有通道里的一大堆高階幻陣,在沒有高階靈陣師與巔峰強者的前提下,足夠把秦孟泰等人困上一年半載。
  這之后,還有鼎老頭這道足以一個人把秦孟泰所有人給收拾掉的大鐵閘,秦孟泰想用強的,難入登天。
  云嵐一旦回來林記客棧,帶走的材料,無疑又得送回來。
  見林東沒有解釋的意思,莫劍塵唯恐他問起怎么把他和云嵐的關系給透露出去的,忙詢問道:“我先去追師父和二長老了?”
  “風前輩是怎么回事?”林東詢問道。
  “云師姐派人送到天劍宗的信上說需要找一兩個不低于五階的煉器師,風前輩是八階煉器師,大長老就把他帶過來了。”
  “我是問,他怎么成了天劍宗的囚犯。”林東搖頭道。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風前輩來我們天劍宗盜取靈丹,還出手打傷了前任宗主和幾位前長老。當時還只是宗主繼承人的云宗主正巧歷練回來,據說跟他大戰了三天才把他給抓住。”莫劍塵解釋道:“以后,為了套出風前輩的煉器方法,就一直把他關在我們天劍宗的九幽寒冰牢里。”
  林東心中一動,追問道:“這么說,風前輩也是巔峰強者?”
  莫劍塵搖頭:“應該是心逆期九重,當時云宗主也是心逆期九重,大戰之后才在兩個月后突破的。我記得,云宗主在突破心逆期之后,前任宗主才宣布退隱,由云宗主接任。”
  “那他現在是什么實力?”林東追問道。
  “還是心逆期九重!”莫劍塵搖頭道:“被抓后,云宗主以特殊的手法用靈力將風前輩幾條重要的經脈制住,風前輩雖可以使用靈力,卻無法正常修煉和利用靈力沖擊丹田從而突破心逆期九重,只能依靠奇特的靈技吸收萬靈椒中的靈氣才勉強保持實力不會下降。”
  “奇特的靈技?”林東詫異道:“直接把靈材當中的靈氣當成靈力來用?”
  莫劍塵點頭道:“應該是這樣的,不過僅限于帶有辣味的靈材。”
  林東并未多想,揮手道:“去追他們吧!到了無憂洞外小心點,可能會遇上一個嶺南郡最大宗門幻雨宗的埋伏。”
  “明白!”
  莫劍塵雙腿微曲,驟然飛射追出。
  后院,隨之冷清下來。林東回大堂交代馬春派人過來收拾一下殘局,再考慮了片刻秦孟泰等人再度回來的應對措施之后,回房修煉。
第368章 沖擊心逆期
  李大峰和王梁這對體育明星,以及賭賽所帶來的效應,開始展露出來。
  比賽結束的第二天,四場比賽,每場平均賣出去的門票,達到了一千三百多張。比起之前,高出了五百多張。
  第三天,所賣出去的門票再上一層樓,入座率過半,達到了一千五百多張。其后數天,都保持在這個水平,等到第二批體育明星出爐,火熱的宣傳才進行的第三天,每天賣出去的門票平均數量便再度開始攀升。
  第二批體育明星塵埃落定時,每天賣出去的門票平均已經達到一千八百多張,增幅雖不如第一次宣傳的效果,穩步增長的頻率卻沒有絲毫受阻的跡象。
  每天賣出去的門票越多,觀眾的人數自然也越高。同樣,對林記客棧生意的影響力不斷提升。
  自從林記客棧和楓林酒樓結盟與洪福酒樓大戰,林記客棧借助透支靈石扇、貴賓卡等特色,二樓三樓的大戶食客總和,天氣正常的情況下,每天平均有三百批左右,基本上等于五成的入座率。四樓的二十個包廂,每天也有五十來批。
  在林記體育館推出體育明星和賭賽之后,隨著觀眾數量開始增加,林記客棧的生意,超級大戶方面沒有太大的變化,大戶食客方面則是增幅明顯,幾乎稱得上一天比一天強,短短半個月的時間,一天下來便已經達到四百來批。
  和洪福酒樓的大戰仍在繼續,洪萬福在沒有郡衙方面的壓力之后,無論是賭坊還是酒樓,都爆發出極強的戰意。短時間內,兩面都隱約有反敗為勝的跡象。
  當然,這只是表象,洪福賭坊和天來賭坊誰勝誰負,林東懶得理會。他有足夠的信心,洪福酒樓撐不住楓林酒樓和林記客棧的聯手,勝負只是時間問題。
  夜深人靜,客棧后院的房間里,油燈的映照下,林東的臉龐上帶著淡淡的凝重。
  丹田內,澎湃的靈力一次一次的沖擊著內壁,而后回歸經脈,再重新蓄力進入丹田,再一次對內壁發起沖擊。
  丹田內壁,越來越薄,林東的腦中不斷閃出下一次必定會爆開的念頭。然而,下一次之后,還是下一次……
  日升月落,薄如蟬翼的內壁,倔強的堅持著。而連著數天都沒有停息過的林東,同樣也在咬牙堅持。
  當靈力再一次無力而返,進入經脈當中,而后沿著特定的路線開始蓄力之時,一股澎湃的靈力,驟然在背部出現,而后強行突破進經脈當中。
  林東大驚失色,就欲控制靈力將這股突然入侵的靈力給逼出經脈,一個沉穩的聲音在身后響起:“集中精神,要是停頓下來,留下陰影的話,后面再想突破心神期九重,除非有巔峰強者幫忙,否則難如登天。”
  狂跳的心臟,逐漸平穩,隨之而來的,是襲遍全身的喜悅。林東聽得出這聲音的主人,風岳。
  以風岳的實力,雖然靈力無法自行蘊育,但畢竟有著心逆期九重的經驗,有他出手幫忙,本就只差那么一點點的情況下,一口氣做出突破并不困難。當然,前提是風岳確實打算幫忙。
  林東的后背,不由冒出股冷汗,若在平常,他自信可以感應到風岳的存在,可卻忘記了,在突破時,因為太過于集中注意力,會忽略心神從外界感應到的異狀。若風岳真要有什么殺心的話,就算自己有連巔峰強者也能瞬間弄出去的客棧系統,卻也在劫難逃。
  以后,再遇上需要突破的時候,恐怕得先找幾個做護衛,再或者布置好幾個靈陣才行。
  遲疑了一下,林東穩住體內的靈力,任由風岳的靈力進入經脈當中。
  “帶著我的靈力再試一次。”風岳的聲音再度響起:“分些許靈力牽引我靈力打頭,你自己的靈力,大部分用作后備。”
  林東深了口氣,一股靈力分出,融入風岳的靈力少許之后,開始拉扯這股龐大的靈力朝丹田中涌去。
  尚不及一般,丹田便被靈力擠占,而后,隨著進入的靈力越來越多,從而不斷膨脹起來。
  等到風岳的靈力完全進入丹田當中,內視下,林東已然可以看到,薄薄的丹田外壁,已經出現一條條細微的裂縫。
  沒有任何猶豫,林東留守在外面的靈力狂涌而入,一口氣沖如丹田。
  裂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擴大起來,而后,砰的一聲,徹底爆開。
  林東身體一震,緊閉的雙眼猛然睜開。眼中,清澈猶如潭水。
  再看體內,丹田已經消失不見。其所在的位置,只剩一團朦朦朧朧的霧氣。意念所動,霧氣中,一股猶如實質的水流急速沖出,快速流入經脈當中。
  心念一轉,水流般的靈力在經脈中一閃而逝,眨眼間,便回歸丹田。比起以往修煉的速度,明顯快了數倍。而靈力,更是清澈純凈了數十倍。
  “行了,你現在,也算正式踏入心逆期了。等新的丹田形成,靈力被壓縮精純幾十倍以后,你就能發現實力膨脹了十幾倍。就心神期九重的實力,十幾個聯手也不一定能戰勝現在的你。”
  帶著一串銀鈴般的鏈條碰撞聲,風岳出現在林東的面前。
  “多謝風前輩出手相助。”林東連忙拱手。
  “哪里,只是正好過來,碰巧遇上你突破,隨手幫個小忙而已。”風岳搖頭:“就算沒有我,相信你三五天內,也一定可以突破。”
  “那可不一定,我已經連著突破三四天了,最多也只能再支持一兩天而已。如果還是不行,就如風前輩所說,停頓放棄之后,再想突破,恐怕難如登天了。”
  林東也是搖頭,其實,他并不擔心無法突破到心逆期。就算鼎老頭這個巔峰強者不在,他也同樣有別的方法,最簡單的一個,莫過于借助兩種尚未服用過的輔助修煉的靈丹,再或者大量使用凌云樹樹枝。雖然因此會損失一些藥效,但突破完全沒有問題。
  林東之所以故意抬高風岳的幫助,是他相信,風岳這次上門,肯定是有所求。要不然,也不會大半夜登門,而且自損靈力出手幫忙了。就算是巔峰強者,出手替一個心神期九重的武者突破至心逆期也需要花費一些代價,對本就無法自行修煉、且只有心逆期九重的風岳而言,這代價少說也得大半年才能彌補回來。
  當日在后院主動送風岳幾根天鳳椒,林東的本意,是在天劍宗安個釘子,有朝一日登上天劍宗,可以試著讓風岳成為助力。而今風岳主動上門,林東自然不會放過。故意抬高他的幫助,就是為了等風岳提出來意,然后視情況而定能不能把風岳給留下來。
  一個心逆期九重,而且性格雖然有些古怪,卻還算值得結交的人物,如果能說服他留在客棧養老,等于多出一個僅次于鼎老頭的殺手锏。讓風岳認為有恩于自己,而自己又能知恩圖報,對留下風岳可能性,絕對會增加不少。
  “舉手之勞而已。”風岳右掌一抓,林東身旁擺放的一截凌云樹樹枝飛入他的掌中。
  “這是……凌云樹?”
  “風前輩好眼力。”林東笑著詢問道:“風前輩不是和天劍宗兩位長老在一起嗎?怎么……”
  “秦老兒明知道有伏擊,自恃實力,還是要硬闖。結果,逃是逃出來了,一個個都帶著傷。”風岳解釋道:“我和他們不同,恢復靈力,只需要多吃點萬靈椒就行,所以比他們更早恢復。再加上秦老兒以為我就算逃出來,因為經脈受制,又只有天劍宗才能提供大量萬靈椒給我,因此沒怎么防范,我就出來透口氣了。”
  “原來如此!”林東詢問道:“那風前輩,以后有什么打算?”
  “還能有什么打算,逍遙一天是一天,逍遙不下去了,回頭再去找秦老兒束手就縛。”風岳笑道:“倒是你,恐怕要小心一點,去的途中,秦老兒以為必定可以找到云蒼穹的女兒,怕云蒼穹女兒不答應回天劍宗,特意給了封正揚幾顆能提升實力的高階丹藥和一本不知道從哪得到的高階靈技,讓他偷偷跟著眾人的身后修煉,得到暗號的話,就先回這里把你除掉。”
  頓了頓,風岳冷笑道:“說起來,這主意確實不錯,以秦老兒的威望,梁老兒和他另外那個徒弟,根本就不敢泄露半句封正揚也在嶺南郡的事。再加上殺你的靈技又聞所未聞,云蒼穹的女兒就算再聰明,也只能懷疑是不是他搞鬼,根本就不能當面翻臉。可惜,秦老兒漏算了,你已經突破到心逆期,他那徒弟要是真敢上門,你又有所準備的話,只有死路一條。”
  “多謝風前輩提醒,要不然,林東這回恐怕得遇上大麻煩了。”林東連忙拱手道謝,一臉的感激。
  “哪里,我看你還算順眼,不過是幾句話的事,算不得什么。”風岳扭了扭脖子,一臉隨意道:“沒什么事的話,我先走了,你盡快讓丹田成型吧!對了,你上次給我的天鳳椒,還有沒有?”
  林東不由怔住了,又是出手相助,又是提醒小心暗算,風岳來林記客棧的目的,只是連靈材都算不上的天鳳椒?
第369章 天鳳椒的用途
  上一次,風岳對天鳳椒不屑一顧,而這次,卻又半夜跑了過來,又是耗費靈力出手幫忙,又是好心提醒封正揚,毫無疑問,這天鳳椒對風岳有著特殊的用途,絕對不止是好吃那么簡單。
  否則的話,風岳上次絕對不會對天鳳椒不屑一顧。這么做,只是為了不至于讓秦孟泰等人看出端倪,只是圖好吃的話,用不著如此。
  心念急轉,林東當即笑道:“我還以為風前輩對天鳳椒不感興趣呢!”
  “后味不錯,加上逃出來了,沒有萬靈椒,也只能用天鳳椒頂頂。”風岳輕描淡寫道:“我這輩子,喜好不多,除了修煉和煉器之外,也就吃辣椒了。”
  “風前輩喜歡就好!”林東見套不出什么有用的東西,也不著急,意念進入移動柜臺中,從儲備的一箱子天鳳椒里,取出一小半,大概百來根左右。
  看著鋪滿一桌子的天鳳椒,風岳面色一喜,但很快,赤紅的瞳孔中又閃過一抹遲疑。
  “只有這些?”
  “我身上只有這些天鳳椒,主要也就放點在身邊,反正也不怎么占空間,以后說不定有用得著的時候。如果風前輩覺得不夠嚼的話,我去找大廚要點。”林東笑著解釋道:“這些天鳳椒,是我們客棧的招牌菜的食材之一,平常倒也收藏了不少。拿出十來斤,應該不成問題。”
  “十來斤?”風岳的思緒如電光火石般快速閃動,而后,一臉隨意道:“十來斤,倒是夠我嚼上三五天……”
  “想不到,風前輩對辣椒這么大的胃口。”這話,林東一聽就知道風岳是想套產地出來,當即一臉無奈道:“可惜,這天鳳椒的產地遠在萬里之外,雖然不是靈材,但生長環境同樣也極其特別,百十畝雜草叢中才能采摘到幾根,我派過去的伙計,發動附近的居民,一個月也才能采集到十幾斤。算算時間,風前輩如果還想要的話,下一批得等三個月才會送過來,有六十來斤。”
  “這么復雜?在什么地方?”風岳追問道。
  林東無奈,他原本以為,風岳為了掩飾對天鳳椒的渴求,在沒有得到準確地址之后,應該不會再問,最多也只是留在下次見面想辦法再用話來套,沒想到,風岳竟如此急迫。
  “天鳳椒,是我們客棧六道招牌菜的主要食材,產地……”林東欲言又止,產地,他是絕對不會說出來的。要不然,這以后,恐怕也別想再見到風岳了。
  風岳赤紅的雙瞳中,驟然劃過一抹厲色,但很快,又隱沒不見。隨后,很豪邁的揮了揮手道:“林兄弟不方便說,那就算了,我也只是隨口一問。”
  “多謝風前輩體諒。”林東當即拱手道謝,心中大安,盡管他料到風岳因為助自己突破到心逆期耗損靈力過巨,加上在沒有曝露出對天鳳椒的渴望之前,隨時都有機會把產地給套出來,應該不至于敢出手用強的,但這只是推斷,只能等確認下來,才能真正安心。
  風岳真要突然出手,林東可以在第一時間把人給踢出客棧。但隨后的麻煩,卻絕對不小,最起碼,風岳真要鬧騰起來,客棧得有一段時間得關門歇業。
  “行了,沒什么事的話,我就先走了。”風岳的目光,漫不經意的在桌上的天鳳椒上掃了眼,詢問道:“有沒有儲物靈戒?給我一個。”
  “瞧我這腦袋!”林東敲了下頭,從移動柜臺中拿出一個存放在里面的儲物靈戒,送到風岳的身前,問道:“風前輩等林東片刻,我去找廚子把十幾斤天鳳椒帶過來?”
  “用不著,反正十幾斤也不夠嚼,吃得正過癮的時候突然沒了,這才叫受罪。還不如先弄點解解饞,等那六十斤送過來,再吃個痛快。”風岳擺了擺手,結果儲物靈戒,認主之后,將桌上的天鳳椒一股腦掃進靈戒當中,忽然抬頭道:“對了,林兄弟能不能派幾個伙計去產地,叫人一次多收集點?”
  林東歉然搖頭:“恐怕不行,天鳳椒是半年成熟,只有產地所在的那個草原才能生長,一期下來,也就六十幾斤,都被我弄過來了。”
  “不能自己栽種?”風岳忍不住追問道。
  “按理是不能,我們林記客棧現?br />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ijqsak.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黑龙江体彩六加一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