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超級客棧系統-第111部分

只有短短幾個月,但名聲,卻奇差無比。”洪萬福笑道:“這種事,應該只能算小事而已,光是洪某聽說的,就不下六七件了。只不過證據并沒有被人拿到,是真是假尚未可知而已。”
  “洪老板多慮了,對于犬子,本官倒有些自信。那些憑空捏造的罪狀,只不過是本官連累了犬子而已。身為一方父母官,要想做到公正廉明,難免得罪一些心術不正的商人。”楊延康徐徐搖頭。
  “真要是這樣,洪某倒也可能是多慮了。不過,空岤來風未必無因……”
  一旁,林東悠然看著二人你來我往,一會兒是楊延康占據主動,不斷打壓洪萬福,一會兒是洪萬福抓住反擊,不斷壓制楊延康,一會兒又調轉過來……由始至終,林東都一言不發,仿佛什么都沒有看到,什么都沒有聽到的模樣,自顧研究手中的酒杯。
  不遠處的陳嚴天,同樣一言不發,不是他不想開口援助楊延康,而是他不敢。他相信,自己一旦開口,林東出手打壓毋庸置疑。
  陳嚴天怕一旦被林東給壓出了火氣,自己會忍不住暴起反擊。真要這樣,導致林東偏向洪萬福,讓花家三天兩頭派人到天來賭坊砸場子,事后又無法彌補的話,這事絕對會成為自己一輩子最大的悔事。
  二十幾天前,在陳府重重打壓了林東一回,已經是陳嚴天自認這輩子做過最后悔的事情了,他不想出現比這更后悔的事情。尤其是,這更后悔的事情同樣來自林東。
  上一次在不知道林東背后還有個花家的情況下還情有可原,這次,就不可原諒了。
  在洪萬福破罐子破摔,不再把楊延康當成什么不可得罪的人物后,二人旗鼓相當,誰也奈何不了誰。終于,楊延康與洪萬福的對決慢慢平息下來。無疑,針鋒相對這么久,今天拉攏的對象卻沒事人一般全然沒有打算偏向誰的跡象,讓二人感覺無趣,再你來我往下去,只是自降身份而已。
  此時,伙計前后已經來過五趟,桌上的菜,已然增加到了十幾道。
  林東因為修煉,平常都是做甩手掌柜,什么瑣事雜事都是丟給馬春去處理,但對于客棧的酒菜、伙計、競爭對手資料之類的信息,卻絕對可以用了如指掌來形容。
  這十幾道菜,林東可以侃侃而談,從它的由來一直說到各種材料調料的詳細分量。
  有這十幾道菜,完全不用擔心冷場,足夠等到另外十四道菜送上來。
  等到另外十四道菜送上來,又可以聊上大半個時辰,若是中間摻雜點其它話題,拖一兩個時辰毫無問題。要是洪萬福和楊延康又斗起來,兩三個時辰輕而易舉。
  至于和解費,林東不著急,著急的是楊延康、陳嚴天和洪萬福,拖得越久,雖然浪費些許修煉的時間,但越容易找到魚和熊掌兼得的機會。
  很快,滔滔不絕的對象,從楊延康和洪萬福變成了林東,這兩位,轉而成為了陪襯。至于陳嚴天,依舊緊閉嘴巴,不吃不喝不言不語,眼觀鼻、鼻觀心,若非眼皮偶爾跳動一下,如同一座人形雕像。
  二十四道菜在林東的介紹與楊延康、洪萬福的應和聲中依次上來,林記客棧里,除了幾個伙計守在包廂外,已然全部回去休息。客棧外,星空萬里,已經是深夜。
  二十四道菜談完,林東接著跟楊延康聊起了官場上的事情。眼看事情似乎沒完沒了,楊延康三人,都有些坐不住了。
  聊了一段,趁著林東找話題的時候,楊延康連忙搶先道:“林掌柜,天色也不早了,再不會去,明天恐怕就上不了堂。”
  “瞧我,居然忘了郡臺大人還要上堂。”林東一拍腦袋,笑著起身道:“既然如此,林東也不好強留,郡臺大人有空常來。”
  “一定一定!”楊延康站了起來,漫不經心道:“對了,林掌柜,差點把件小事給忘了。”
  “小事?什么小事?”林東一副不解的神情道。
  “是陳老板的天來賭坊,希望林掌柜能跟花家打個招呼,這事,就這么算了。”楊延康目光朝陳嚴天掃去。
  陳嚴天從儲物靈戒中拿出兩個精致的錦盒,上前放到林東的身前。
  “這是什么?”林東面露不解。
  “是天來賭坊大半個月從賭賽中得到的收益中的一部分,只有二百來萬兩銀子,還望林掌柜不會嫌少。”陳嚴天連忙解釋道。
  “咦?”林東一臉詫異道:“陳老板,不是吃飯的時候不談事的嗎?”
  陳嚴天臉色一沉,咬了咬牙,拱手道:“上次的事,是陳某的錯,還希望林掌柜能夠不計前嫌,原諒陳某有眼無珠。”
  “你配嗎?”林東冷笑著緊盯陳嚴天,一出手就是二百萬兩銀子,而且只字不提打壓洪福賭坊的事情,更加堅決了他將狂踩陳嚴天的計劃進行到底的決心。林東相信,陳嚴天來之前想好的第一次出價,應該是一個錦盒百萬兩銀子。浪費幾個時辰,讓陳嚴天把心理價位提高一倍,值得。
  “林東!”
  陳嚴天雙瞳中,猛地燃起熊熊烈焰。雙拳緊捏,一副一言不合,就將忍不住一拳把林東給砸得粉碎的神情。
  林東隨手拿起一個錦盒,敲了敲桌面以后,朝著陳嚴天的臉上丟了過去。
  砰!
  錦盒砸中陳嚴天的臉頰之后,翻滾著落地,盒蓋,竟只是松動了少許。
  用不著楊延康出聲提醒,陳嚴天頓如一個泄了氣的皮球,渾身軟了下來。
  之前的態度,他并沒有失去理智,只是想試探試探,一旦這位林掌柜心生懼意,根本用不著花多大的代價,請幾個打手暗地里把他給抓了,然后逼他妥協就成。陳嚴天沒想到的是,這位林掌柜的狠勁,居然可以跟山匪一比高下,全然不受影響,甚至還弄出更大的挑釁。
  其實,更令陳嚴天想不到的是,他真要一拳擊出去,林東會為了隱藏實力硬忍下這一拳,事后卻保管會讓下半輩子,只能用左手拿筷子。
  “林掌柜,你這是干什么?陳老板的一番好意,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楊延康笑著將錦盒撿起來,放到另一個錦盒的旁邊,出聲打著圓場。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
  林東笑著接過兩個錦盒,朝著衣袖內側的大口袋里塞了進去。兩個錦盒塞完,整條右臂,已然變粗了一大截。
  見林東將錦盒收下,楊延康松了口氣,天來賭坊的危機,算是擺平了,接下來,該是洪福賭坊。
  楊延康不動聲色瞅了眼泰然處之的洪萬福,眉頭微蹙,有些弄不清楚他為什么能如此鎮定。想不明,楊延康只得暫時先放一放,開口道:“林掌柜,有點私事想跟你談談,不知道林掌柜能不能借一步說話?”
  “當然可以。”林東笑著看往洪萬福:“我和郡臺大人先出去一下,洪老板等林東片刻?”
  “郡臺大人,能不能先等我片刻?”
  嘴上說得客氣,洪萬福的動作卻沒有客氣,不等楊延康點頭,便從儲物靈戒中拿出一個錦盒放在桌上。
  瞧了眼楊延康和陳嚴天,洪萬福笑了笑,右掌一開,又是一個錦盒拿了出來。
  兩個錦盒,比起陳嚴天拿出來的錦盒,明顯要大了一圈。
  “林掌柜,和陳老板一樣,里面是賭賽利潤中的一部分,只有四百萬兩而已,希望林掌柜不要嫌棄。”洪萬福拱手道。
  “哪里哪里!”林東很不客氣的將一手一個,將兩個錦盒給抓在手中。
  陳嚴天和楊延康互視一眼,皆從對方眼中看到了無奈。
  賭坊的利潤確實是所有行業中最高的,而天來賭坊,而今也的確壓過洪福賭坊一頭,成為嶺南城頭號大賭坊。但天來賭坊的根基,卻遠遠不如洪福賭坊。拼銀子,絕對是拼不過的。
  陳嚴天相信,洪萬福食指上的儲物靈戒里,這種錦盒,絕對不下十幾個。原因在于,他自己手上的儲物靈戒里,同樣也有十幾個錦盒。
  就算自己身上帶的銀票比洪萬福多,陳嚴天也不想做這種冤大頭。天來賭坊不是洪福賭坊,就算花家同樣放過洪福賭坊,天來賭坊照樣有十拿九穩的把握將洪福賭坊給擊垮。
  偏偏,洪福賭坊卻有不得不咬牙死撐的理由,現而今,這幾乎已經是洪福賭坊唯一力挽狂瀾的機會了。對洪福賭坊來說,只要能把天來賭坊給弄垮,二十多年的家底掏空或許不劃算,但掏出小半家當,一二千萬兩銀子,完全值得。
  賭坊的銀子不是天上掉下來的,可以說,賭坊的利潤雖然高,但風險同樣也是所有行業中最高的。真要花上千萬兩銀子只是拼出個平安,別說拿不出,拿得出,陳嚴天也絕對不會拿出來。他寧愿去別的郡城發展,只要找個最大賭坊和郡臺關系不算太密切,而郡臺又和楊延康相熟的郡城,雖說不如在嶺南城便利,卻總比一口氣先送出去三五年的利潤好。而且,這利潤還必須在嶺南城沒有太大競爭對手的前提下才能做到。
  這也就意味著,若林東真以銀子為先的話,天來賭坊必倒無疑。
  陳嚴天再一次為上次得罪林東,悔得腸子如被卷在一起不斷擰緊般難受。若早知道林東會有這種靠山,而且性格如此強硬,打死他也不會為了獨吞賭賽的所有利潤,而對林東拼命打壓。
  可這種事,誰有猜得到。無論是一個初來乍到的商人會和大家族拉上極強的關系,再或者是一個逐利的商人,會為了出一口氣不惜和所有賭坊結仇。
  “林掌柜,不知道有沒有時間,我有些私事想和林掌柜談談。”如楊延康二人所料,洪萬福趁機先發制人。
  “郡臺大人有私事找我聊,洪老板也有私事找我聊,我看……”林東忽然笑道:“不如索性就在這里聊怎么樣?”
  三人嘴角抽搐,這是明目張膽讓雙方死掐,然后坐收漁人之利,林掌柜,夠狠的。
  洪萬福一咬牙,四百萬兩銀子,雖然比預計中第一次拿出來的價碼要高出一倍,但比來時定下的底線卻要少許多,只要能達到目的,林掌柜既然想要,不如順他的愿。
  “行,林掌柜……”洪萬福儲物靈戒中再度拿出一個錦盒,目光在楊延康和陳嚴天的臉上掃了一下,將其放在桌上:“陳老板那份,我替他出了。”
  楊延康二人無計可施,只能緊緊盯著林東,心中忐忑不安,陳嚴天更是頃刻間汗如雨下,唯恐林東一口答應下來。
  “這個……”在三人屏住呼吸,目光緊張中,林東無奈一笑:“洪老板能不能讓我考慮考慮?”
  呼……
  楊延康二人如同虛脫般吐了口氣。
  洪萬福則是心中一緊,沒有任何猶豫,再度拿出一個錦盒,放在了桌子上。
  林東笑著搖頭,將兩個錦盒全部推了回去。
  “這兩個錦盒,洪老板先拿回去,另外兩個,以及陳老板送的兩個,我還沒想好是該退誰的回去。天色也不晚了,這樣,另外四個錦盒我暫時收下,明天再給二位一個答復,你們看怎么樣?”林東徐徐道。
  “林掌柜……”
  洪萬福的右掌上,再度多出一個錦盒,卻被林東直接給搖頭拒絕了。
  目光在似喜似憂的楊延康與陳嚴天臉上掃了幾遍,最終定格在了楊延康的臉上,林東開口道:“郡臺大人,您覺得我這提議怎么樣?”
  楊延康心中略一盤算,在陳嚴天就要說話時,毅然道:“就依林掌柜。”
  “洪老板,你呢?”林東將手上兩個洪萬福送的錦盒給放在了桌面上,看起來,有些像拿太久歇歇手,但以洪萬福三人的能力,自然可以看出其中有著威脅的意思。
  “依林掌柜!”洪萬福目中血絲縈繞,心中極度掙扎,想今天就拿銀票做個了斷,卻又不敢惹怒林東。
  林東拿起洪萬福后拿出來的兩個錦盒,將其塞回給洪萬福之后,做請勢道:“既然如此,郡臺大人、洪老板,請!”
  三人弄不清林東到底是什么意思,卻不得不擠出點笑容,在林東熱情洋溢的客氣話下,下樓來到大堂,等開門之后,再被送上停在門外隨時待命的馬車上。
  目送兩輛馬車朝著不同方向隱入夜色當中,林東臉上的笑容,比起之前自然了許多。
  在楊延康三人等著自己作決定時,林東總算想到了魚和熊掌兼得的辦法。
第358章 廣告牌
  想要魚和熊掌兼得,在林東看來,只有一個字,拖!
  拖到三人心緒不寧、擔驚受怕,唯恐結果是對方成功。屆時,再提個折中的方法,在被折磨了一天以后,相信哪一方都不會拒絕。
  “掌柜!”馬春從后面走了出來。
  “不管誰過來,明天全部找個理由給擋回去。”林東開口道。
  “還沒談攏?”馬春驚訝道。
  林東笑著將裝在衣袖內袋里面的兩個錦盒拿出,交給馬春。
  “這是……”馬春打開錦盒一看,瞅著上面紙片上碩大的十萬兩三個大字給嚇了一條。
  萬兩的銀票,已經極其少見了。眼前錦盒當中的銀票,卻是十萬兩一張。
  “總共是二百萬兩銀子。”林東輕描淡寫道:“是陳嚴天給的,包廂里面還有兩個洪萬福給的錦盒,里面沒意外的話是四百萬兩銀子。算是賭賽事情的和解費吧!”
  “那不等于,總共有六百萬兩銀子?”馬春咂舌,有些難以相信手上的錦盒里面,竟每個都裝了百萬兩銀票。在包廂里,竟還放著四百萬兩銀票。
  “對,還有……”林東招呼道:“一會兒,你處理完銀票以后,去一趟后院,除了明天一早的宣傳,還有點事交代你。”
  “行!”馬春小心翼翼將錦盒收好,喜滋滋點頭。六百萬兩銀子,夠支持林記客棧把分店開遍好幾個郡了。
  林東徑直回到后院,在石凳上坐下,腦中過濾了一遍宣傳的細節,確定沒有別的遺漏之后,開始考慮起讓天來賭坊和洪福賭坊都能接受,對林記客棧算得上兩全其美的辦法。
  不多時,馬春小跑了進來。
  宣傳方面,等到馬春詳細介紹了一遍,再核對了一下自己心中所想,確定沒有任何差錯,林東這才把宣傳方面給放到一邊,開口道:“再來就是天來賭坊和洪福賭坊,明天白天,無論他們找誰過來,都說我有重要的事情突然出了城。晚上,關門打烊之后,你依序去找下洪萬福和陳嚴天。記住,先是洪萬福,然后才是陳嚴天,別搞錯了。”
  “明白,找他們說點什么?”馬春詢問道。
  “見到洪萬福,你告訴他,我已經有了決定,打算同意天來賭坊幫洪福賭坊出賭賽利潤。”林東笑道:“兩個錦盒,四百萬兩銀子,全部還給他。”
  “還給他?”馬春大驚失色,林記客棧迄今為止,還沒得到過這么大的一筆外快,就這么還回去一大半,也太可惜了一點。
  “能不能讓洪萬福硬塞給你,就看你的本事了。我相信,就咱們馬大管事的能力,以洪萬福一整天擔驚受怕的心情,再加上突遭打擊,肯定能夠把他說得暈頭轉向。”林東笑呵呵道。
  呼……
  馬春長吐了口氣,不是真還就好。掌柜之前那話,夠嚇人的,還以為真就白丟了四百萬兩銀子。
  “掌柜,我該跟洪萬福說些什么?”馬春追問了一句,只要知道任務,就算洪萬福沒有擔驚受怕什么的,他也有絕對的信心把對方給說得暈頭轉向。
  當然,有洪萬福的心情打底,完成起來也更容易一些。
  “怎么說你需要自己考慮清楚,明天宣傳的事,交給劉安去辦。客棧方面,你也全部安排給伙計,除了天來賭坊和洪福賭坊來人的時候你出面應付一下,其它任何事都跟你沒關系。你的任務是,明天一定要把見到洪萬福和陳嚴天之后,該說什么話,該有什么動作,這些話和動作,會引起洪萬福和陳嚴天什么樣的反應,再或者在你們聊天時,出現有人上門打擾之類的突發事情,該怎么解決。”林東沉聲道:“也就是說,不管發生了什么事情,你都要能做到從容應對。”
  馬春雖不明白有什么事情會需要自己如此謹慎,卻也明智的耐著性子沒有多問,重重點頭。
  見馬春已經將注意力完全集中起來,林東將在包廂內發生的事情,以及自己的打算,巨細無遺的一點一點詳細介紹了一遍,而后才吩咐道:“見到洪萬福之后,你最大的任務,首先是在他心如死灰的時候看到一線希望,這希望是,你這個林記客棧管事,有能力影響到我的決定。”
  馬春略一沉吟,自信滿滿道:“這個好辦,四百萬兩銀子交到我手上,加上林記客棧所有事物都是我處理,這本身就能證明我在掌柜心中的地位。到時候,我只需要在見面初期,不經意提及幾件我影響過掌柜改變主意的事情就行了。”
  “你看著辦,只要別讓洪萬福看出你是故意的就行。還有,別拖得太久,最好在見面客套的時候就弄妥。要不然,聊了半天家常,明知道洪萬福急得團團轉,且帶給他的是壞消息,你還拉半天的家常。洪萬福就算腦袋糊里糊涂,也會感覺怪異。”見馬春點頭,林東繼續道:“再來,等到洪萬福完全相信你,開始拿銀票求你幫忙之后,你事情可而定,自己把握好什么時候答應他。答應他之后,先跟他商量一下有沒有折中的辦法,我要的結果,是洪萬福答應,花家可以放過天來賭坊,天來賭坊將不再利用楊延康的郡臺身份打壓洪福賭坊。”
  “那咱們呢?”馬春忽然笑道。
  林東忍不住朝馬春豎起了大拇指:“咱們,就要洪福酒樓經營不下去倒閉之后,如果洪萬福想賣,林記客棧可以優先買下洪福酒樓的招牌菜和大廚。當然,價錢保證讓洪萬福滿意,最少不會低于百萬兩銀子。這價錢,買倒閉后的洪福賭坊都夠了,只是招牌菜和大廚而已,相信洪萬福不會拒絕。”
  “這樣的話,等于也是給洪萬福留了條后路。加上沒有楊延康的打壓,洪福賭坊不至于必敗無疑。”馬春自信道:“掌柜放心,我有九成以上的把握可以說服洪萬福答應。”
  “這個折中的辦法該用什么借口說出來,你自己盤算,不外乎我更看重大廚和招牌菜之類的。再來就是陳嚴天了……”林東笑道:“詳細的過程,相信已經用不著我再說一遍。還是一樣,先告訴陳嚴天,我選擇了答應洪萬福的提議。目的只有兩個,讓楊延康答應不再出手管洪福賭坊的事情,并且,楊延康需要全權負責幫我某個從小認識的、做混混的好友收服各府縣混混。”
  “行!”馬春重重點頭,若非這事后面所蘊含的利益大得出奇,有林東安排的心理壓力,他自信光是臨場發揮就能完成任務。
  “沒其它什么事了,你先回去理理思路,林記體育館的事,明天早點跟劉安和伙計們打個招呼就行。”林東揮手道。
  馬春點頭,起身興沖沖趕往前院。
  等到馬春離開,林東也獨自回房修煉。
  十幾個大周天之后,林東將顏色淡了不少的凌云樹樹枝收起,下床開門。
  清新的空氣撲面而來,門外,旭日仍在天邊徘徊不前。
  朦朧朧的光亮下,前院里,劉安正在指揮伙計們整理一輛輛平板馬車。
  馬車共有十輛,其中大部分都是空著。只有兩輛馬車上,安放著兩個巨大的鐵架。
  院子的角落里,數百張長達三米的卷軸堆積在一起,被伙計們一個個小心翼翼的搬到了馬車上。不遠處,幾塊長寬都在三米的木板,靜靜躺在地上。
  “掌柜!”見林東從后院進來,劉安迎了上前。
  “沒出什么狀況吧?”林東詢問道。
  “我已經全部檢查了一遍畫卷,加上有不少備用,問題不大。”劉安解釋道:“木牌和宣傳單方面,有六哥他們在,應該也沒有問題。”
  林東點頭,揮手道:“你忙你的,今天由你一個人負責,我就四處轉轉看熱鬧。”
  “掌柜放心,保證出不了岔子。”劉安當即轉身離開,重新指揮伙計們搬卷軸。
  林東掃了眼院子里的情形之后,踱步來到前院的側門,開門走了出去。
  一路前進,到達街尾之時,林東停了下來。
  天邊,一絲魚肚白正在徐徐擴散,雖四周依舊有些黑蒙蒙的,但小販們已經在街道兩旁開始集結。對伙計比較苛刻一點的店鋪,也正在開門,打算迎接新的一天。
  林東的對面,是街尾的通向另一條街道的拐角。拐角處的大槐樹正面,則是一個高約五米的鐵架子。鐵架子上,一塊長寬三米的木板,筆直的掛在上面,清風下,紋絲不動。
  上前來到鐵架子下,林東抓起一根鐵條,微微用力,鐵架輕微顫動起來。
  “還算不錯!”
  鐵架子共由五十多根鐵條組成,處了埋在泥土下方,包括最上面的部分,林東也跳上去搖晃了幾下。整個鐵架的穩固程度,讓他非常滿意。除非遭受靈動期三重以上的武人拼命攻擊,否則,這鐵架誰也無法撼動分毫,包裹足以將整個房頂給掀飛的颶風。
  雙手抱肩,在鐵架下等了小半個時辰,朝陽已然露出半個腦袋,街道上也開始出現行人之時,滾滾車輪聲遠處響起。
  不多時,一輛兩匹馬拉的平板馬車率先出現在拐角處。
  馬車的平板上,放著一個和林東身旁鐵架構造相同,但明顯要小了一些的鐵架。
  鐵架上,同樣掛著一塊長寬三米的木板,這木板,幾乎將整個鐵架給遮擋住。
  和林東所處鐵架的木板不同,馬車鐵架上的木板,掛著一幅長寬三米的巨型畫卷。畫卷上,是一副色彩斑斕的大型畫像。
  畫像上共有兩人,一個高大魁梧,赤裸的上身,澎湃的肌肉中仿佛蘊含著莫大的能量,散發出黑黝黝的光澤。
  魁梧大漢雙拳緊握,側身朝向畫卷的另一邊,那亮晶晶的雙瞳中,一股熊熊烈焰正在其中燃燒。
  整個人,若把眼瞳中熊熊燃燒的烈焰,以及周身用火紅顏料寫出的六個分布全身的戰字給忽略不計,可謂惟妙惟肖,遠遠看去,絕對無法分辨出真偽。而加上這團烈焰和圍繞全身的火紅戰字,再配以剛毅臉上所展露出的怒氣,給整個畫像更添一分煞氣。
  魁梧大漢的身旁,數排小字龍飛鳳舞。林東將靈力灌注雙瞳,仔細一辨認,字體清晰起來。
  李大峰。
  三十一歲,城東李家村人氏。
  力大無窮,身手矯捷,耐力高。從小便有著不屬于同齡人的力量,十歲曾以一舉之力制服一頭發狂的公牛,二十二歲曾遇山匪襲村,獨帶十余壯漢堵在村尾,力阻山匪追擊一個時辰,直到官兵救援。
  林記體育館經歷:兩戰全勝,勝利平均耗時,一刻鐘以下。失敗平均耗時,無。
  李大峰的正對面,是一個面向畫卷外面的青年,比起李大峰,青年的身材要瘦弱許多。
  身著一身長袍,負手而立,嘴角微微勾起,論第一眼給人的氣勢,青年遠遠不如李大峰,但仔細一瞧,卻會發現,青年有著李大峰所不具備的從容與灑脫。
  整幅畫像連在一起,明顯可以看出來,李大峰對青年咬牙切齒,而青年卻絲毫沒有在意,二人高下,并不一定與體格成正比。
  青年的旁邊,同樣也有數排介紹。
  王梁。
  二十八歲,太紡府六回縣人氏。
  腿速驚人,腿力奇大。曾在三年前嶺南城大家族馮家對外招收護衛時,在數百位對手中脫穎而出,成為被錄用的二十名護衛之一,也是被錄用的三名沒有修煉過的護衛之一。
  林記體育館經歷:兩戰全勝,勝利平均耗時,一刻鐘以下。失敗平均耗時,無。
  “不錯!”林東徐徐點頭,雖然他看過這畫像,但時隔數天再看,依舊忍不住贊了聲張九方的畫技。目光,也不由自主的移向畫卷中,李大峰和王梁中央的正上方,那里,幾排更大的字,就算不用將靈力灌注于雙眼,林東也能看得清楚。
  林記體育館
  格斗賽第三輪:李大峰——王梁。
  時間:七月初十午時。
  戰前宣言:
  李大峰:不把你揍趴下,我就對不起我爺爺。
  王梁:我的對手,只在冬賽最后決出一二名比賽的擂臺上。
  點評:三年前,馮家招收護衛時,雙方曾有過一戰,李大峰敗北。按理,本該王梁實力更勝一籌,但時隔三年,李大峰因不服被個身材遠遠不及自己且同樣沒有修煉過的人擊敗,回去后每日勤加苦練。實力,遠高于三年前。而王梁,自從成為馮家護衛之后,每日跟隨三少爺身邊,除了晚上,鍛煉身體時間并不多,進步速度,遠不及李大峰。再加上李大峰是帶著復仇決心上場,而王梁言語中對李大峰這個曾經的手下敗極其輕視,勝負,李大峰贏面五成五,王梁贏面四成五。
  “他打不贏,跟他爺爺有什么關系?”
  林東的身后,一個納悶的聲音響起,扭頭一看,在馬車停下之際,身后已經停有不少駐足觀看的行人。
  “估計,是這個李大峰很孝順,贏了獎金,是給他爺爺送過去吧!”一個年過五旬的老人贊許道:“別看長得兇神惡煞的,人倒是挺孝順的,難得,這種好小伙,現在可不多了。那個叫王梁就不行了,瞧瞧這說話的口氣,狂妄自大,好像格斗比賽的第一第二,他已經十拿九穩了一樣。”
  “照我看,我看對不起他爺爺是因為打輸了,他爺爺會拿棍子追著他滿街大吧?”一個小青年嘖嘖道:“就跟我小時候一樣,做錯了點事,保管我爺爺第一個沖出來,手里面總抓著棍子。不過還好,打完之后,不許我爹再打我。”
  “我看是心虛,怕打不過人家,然后把爺爺抬出來博取同情。你看看他年紀,都三十一了,爺爺少說也得過六十。再看看那個叫王梁的,一看就知道是個外冷內熱的人。老人家年紀那么大,失望就太可憐了,王梁到時候肯定會讓著這個李大峰。”另一個小青年恨恨道:“這個李大峰,夠陰險的。瞧瞧人家,說話霸氣十足,聽著就讓人熱血沸騰,為人又善良,怎么看都跟我很像。”
  紛紛擾擾的議論聲,令林東的嘴角,始終掛著一抹笑意。議論的內容,最多的當屬李大峰那有些莫名其妙的戰前宣言,其次則是二人屆時的勝負。
  雖然主次和林東的預期有些出入,但效果卻是一樣。他當初的預期,議論最多的,應該是二人屆時的勝負,然后才是李大峰的戰前宣言。
  這場比賽,是劉安精心挑選出來的第一個宣傳比賽。而李大峰和王梁,也是第一批宣傳的體育明星。
  對劉安挑選出來的第一個宣傳,林東可以說是非常滿意,一則對決時間剛剛合適,正好是預計的五天總宣傳時間之后的第三天。二則是李大峰和王梁都是格斗比賽參賽人員中的佼佼者,不出意外,二人的名次都將在前十之內。三則李大峰和王梁以前有過對決,可以成為一大噱頭。四則李大峰高大魁梧,性格憨厚,而王梁長相頗為俊朗,性格冷淡高傲。兼且二人都有股子不服輸的精神,完全具備大紅大紫的特色與實力。
  林東相信,沒有意外的話,比賽結束之后,二人無論誰勝誰負,都將擁有一批忠實觀眾。敗的一方,憑借不服輸的精神,甚至能在這第一次宣傳中,就收獲一批堅定不移的支持者。
第359章 臨時大廚
  裝著鐵架木牌的馬車與四輛裝滿了畫卷的馬車停了沒多久,天空,兩個黑點呼嘯而下。
  隨著黑點越來越大,下方圍觀木牌的行人終于有人看見上面的情形,隨之驚呼起來。不多時,整個下方便馬蚤動起來,紛紛朝著兩側避去。
  黑點不斷放大,很快,兩只巨大的鷹獸鳥便帶著澎湃的壓力展露在所有人的視線當中。
  “快看,上面有人!”
  眼尖的隨后便發現,兩只巨大的鷹獸鳥背后,各坐著兩人。
  下方,林東掃了眼便心中了然。都是從天地洞調過來的護衛隊成員。
  眼看不足十米,鷹獸鳥忽然一拍羽翼,俯沖直下的身軀驟然一頓,竟朝著上方拉升起來。
  鷹獸鳥的背上,各有一名護衛隊成員跳了下來。
  兩個護衛隊成員在一片驚嘆聲中直奔馬車,各抱了一捆畫卷之后,一聲吆喝,上方的鷹獸鳥在留守的背上的兩名護衛隊成員控制下,再度俯沖而下。
  二人縱身一躍,不偏不倚,輕輕躍上六七米高的鷹獸鳥背上。
  一只鷹獸鳥急速離開,而另一只鷹獸鳥的鳥背上,護衛隊成員將手上的一捆畫卷交給身前的同伴之后,手拿一個再度跳了下來。
  腳尖一點,如同一只大雁,護衛隊成員朝著鐵架上的木牌飛了過去。
  距離三米左右之時,護衛隊成員雙掌一推,手中的畫卷呼啦而開,朝著木牌飛射而去。
  噗的一聲,在畫卷分毫不差,與整個木牌極其溫和的掛在上面之后,護衛隊成員右臂一揮。
  嗆嗆聲不絕于耳,十數根鐵釘穩穩扎如木板當中,正好將畫卷的卷軸給托住。
  掃了眼排布均勻的鐵釘,護衛隊成員縱身一躍,整個人急速彈起。上方,另一名護衛隊成員一拍鷹獸鳥的羽翼,控制著鷹獸鳥在護衛隊成員的下方將其接住。而后,飛射遠去,眨眼間便消失無影。
  從黑點出現,再到無跡可尋,前前后后不過片刻的時間,且大部分時間還只是個小黑點。下方人群,膽小點的,直到鷹獸鳥遠去,甚至尚未從心驚中恢復過來。
  再看那高達五米,猶如一個小型鐵塔聳立在街道拐角處的鐵架木牌上,已然多出一幅和馬車鐵架上一模一樣的宣傳畫。
  “看,快看!”
  驚呼聲再起,林東抬頭一看,上方,無數張小型傳單飄飄而下。看起擴散的區域與下落的時間,無?br />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ijqsak.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黑龙江体彩六加一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