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超級客棧系統-第1部分


【內容簡介】
  帶著客棧系統穿越到一個實力至上的世界,可以成倍增加修煉速度的客房、功能強大的飯桌、能治愈所有靈獸的馬廄,廚房、水井、小菜園,花瓶、板凳、小茶杯……
  客棧內,林東是唯一的王。客棧外,林東只缺時間……
第1章 客棧系統
  嗵!
  幽靜的房間里,一聲悶響過后,悶哼聲隨之響起。
  房梁上,斷裂的麻繩來回蕩漾。
  四腳朝天,看著那晃晃悠悠的麻繩,林東怔住了。這場景好熟啊!怎么感覺誰在上吊?
  脖子處傳來一陣火燒火燎的疼痛,林東下意識抬手,還沒摸到脖子,眼前的景象令他停了下來。自己,居然在一個古色古香的房間當中。
  精致的木床,小巧的梳妝臺,擺放有序的水壺茶杯……這一切,令林東宛若夢中。
  剛才還在玩游戲,正在客棧的挨個點住客交談看能不能接到隱藏任務,頭一暈,怎么就到這了?
  納悶著,腦海中,驀然涌入一股龐大的信息。這信息沖得他頭昏眼花,久久才停了下來。
  恢復神智的一剎那,林東的腦袋里閃過一個念頭——穿越。
  快速沖到梳妝臺前,朝著銅鏡一看,一張消瘦的臉龐映照出來。這臉龐,林東每次照鏡子都能看到,略微不同的只是脖子處有著一條紅紅的勒痕,身上不是襯衫,而是一件青色的粗布長衫。
  就那么瞅著銅鏡怔了大半天,林東總算緩過勁來。
  還不錯,不但同名同姓,連長相也一模一樣。
  既來之則安之,對于穿越,林東的承受能力還是很強的。雖然有些愧對父母,好在前世的自己還有個大哥,而且混得也不賴。無牽無掛說不上,既然穿了,也總得面對現實。
  房間不大,卻怎么看也像是古代閨房,林東在木床上坐下,慢慢整理起涌入腦中的記憶。
  林東,自幼被賣入秋風城楊家為奴,幼年跟隨楊家六少爺做書童,十四歲那年跟著六少爺一起被趕出家門。隨后帶著六少爺去凡塵宗拜師前送的銀兩在秋風城開了家小客棧,連著賠了三年,眼看就關門大吉,刁蠻任性的楊家四小姐因為不滿家族指婚,一氣之下隨便找個普通人,逼著對方娶了他。這普通人,就是林東。
  敢娶楊家四小姐,林東第二天便被楊家的家丁給打斷了腿,楊家四小姐眼看此計不行,又想到了逃婚。也算有點良心,順便把林東也給捎上了馬車。
  二人逃到百里之外的西蘭城,楊家四小姐出資開了家客棧,躲了一年,估摸著風聲過去之后就回了楊家。
  再然后,林東連著虧了五年,靠著楊家四小姐留下來的銀子,客棧好不容易熬到了開始盈利,結果又被街面上的小混混給盯住了。眼看又就要關門大吉,林東一時想不開,遺書一封,麻繩往房梁上一套,就這么尋了短見。
  簡簡單單中帶著點奇特的一生,搞清楚自己現在的身份和身處的世界,林東摸了摸火辣辣的脖子,從木床上站了起來。
  這是個實力為尊的世界,在這個世界,最強大的除了國家,還有一些實力強悍的武者與宗門。
  老天既然讓自己穿越一趟,不作出點成績實在說不過去。謀反叛亂這種事,林東自問沒有那個能力。因此,成為這個世界最強大的武者很快就被他定為在這個世界的奮斗目標。
  林東的前任雖然也跟著六少爺學過修煉,但天賦平平,別說成為這個世界最強大的武者,苦練個十年,最多也只有做個小家族護衛的資格。
  今日不同往時,天賦差有專門疏通經脈的丹藥,前任雖然買不起,但林東相信自己一定可以。
  當然,當務之急是先讓客棧重新開張,有了收入才能徐徐圖之。
  目光在房間內掃了幾眼,林東的目光定格在書桌上的花瓶上。若前任的記憶沒有出錯,這花瓶是楊家四小姐花了十兩銀子在古玩店買的。拿去當鋪,怎么也能值一二兩銀子。
  前任愛慕楊家四小姐,人都走了四五年,房間也一直沒動過,別說把里面值錢的東西拿去賣,每日里除了進來打掃,桌椅板凳連碰都不敢碰。
  林東自然沒這個顧慮,楊家四小姐在他眼里,不過是個自私自利的富家小姐而已。別說愛慕,倒貼做小妾也懶得要。
  一二兩銀子買點食材不成問題,客棧想重新開張,大堂那些被小混混們砸爛的桌椅也得再買一些,估摸著也要一二兩銀子才能搞定。
  前任在柜臺里留了二兩銀子,夠了!
  還有就是廚子、伙計……
  林東敲了敲腦袋,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寶貝女兒可是個錢罐子,想辦法榨點出來。
  前任跟楊家四小姐雖然只有夫妻之名卻無夫妻之實,但在前任眼里,楊家四小姐就是圣潔的女神,能跟她天天見面就已經心滿意足了。因此也沒什么非分之想,就指著一輩子這么過下去。所以,客棧開了半年不到,前任便收養了兩個年僅五六歲的小乞丐。
  這兩個小乞丐年歲相當,大的是個男孩,叫林天豪,三天兩頭跟富家子弟打架斗毆,前任幾乎隔兩三天就得給人賠禮道歉,有幾次甚至被事主逼得下跪。
  在前任眼里,這兒子就是個被自己寵壞的惹禍精。在林東眼里,這小子簡直就是自己小時候的翻版。
  從小學到大學,林東的拳頭,那是所向無敵的。后來踏進社會,兩年磨下來,發現拳頭不頂用這才安分下來。
  小的是個女孩,叫林霜,在前任的眼里,也是個不小的麻煩。這小姑娘或許是做乞丐窮怕了,打小就知道攢錢,本以為送到學院能有個女孩子的樣,沒想到變本加厲,整天就知道挖空心思賺銀子。前幾天還被學院的院長給拎回家告狀,原因是這丫頭到處賣風箏,搞得一到起風的天,學院上空到處都是風箏在飄呀飄。
  若非前任苦苦哀求,被學院開除的次數少說也有六七次,雖然沒林天豪的次數多,卻也令老實巴交的前任頭痛無比。
  在林東眼里,這丫頭就是個商業小天才,丟地球去,十年二十年,不說世界首富,億萬富婆里面少不了這丫頭。
  若非小丫頭吝嗇無比,錢罐子藏得J,林東現在就奔她房間去了。
  客棧是個兩層的小木樓,后面還有個院子,一層是客人吃飯的地方,二層則是客房。院子用來停放客人的馬車和貨物,幾間磚瓦房則是林東一家三口和伙計們的房間。
  拎著花瓶出了院子,林東從后門進到客棧。
  客棧已經關門歇業,大門緊閉,屋內有些昏暗。林東掃了眼被堆成一堆的破桌子爛凳,大步來到柜臺。
  柜臺上除了賬本和算盤之外,還有一封遺書。里面的內容不多,也就交代柜臺里面還有二兩銀子,讓林天豪帶著妹妹去凡塵宗投奔楊家六少爺,再來也就囑咐沒了父親,林天豪要好好照顧妹妹,以后少跟人打架。
  林東隨手便撕成了碎片。
  掏出鑰匙,進到柜臺里面,林東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手上的鑰匙還沒接觸到那把有著斑斑銹跡的銅鎖,耳畔叮的一聲響起:請選擇是否開啟客棧系統。
  林東怔住了,客棧系統?
  片刻,林東面露狂喜,這客棧系統,該不會是自己穿越前玩的游戲里面的客棧系統吧?
  不再遲疑,林東立馬開口確認:“開啟!”
  叮:恭喜您開啟客棧系統。
  林東當即心中默念客棧,腦海中,一份屬性閃現出來。
  林記客棧:1級0%
  日營業額:0
  靈石:0/100
  防御值:0/100
  客房:20
  飯桌:10
  伙計:0
  廚師:0
  林東重重咽了口唾沫,狠狠吸了口氣之后,心中默念客房。
  客房:
  入住率:0/20
  修煉加成:1倍
  舒適度加成:1倍
  陳設:30
  看著修煉加成這四個字,林東的笑容異常燦爛。在游戲中,玩家下線前可以在客棧掛機修煉,客房修煉加成是1倍的話,修煉的速度將和正常修煉一樣,修煉加成是10倍,修煉的速度則比正常修煉要快上十倍。
  至于客房的修煉倍數,則是隨著客棧的等級提升而提升。客棧的等級想提上去,只能靠入座率和入住率來增加經驗值。
  這也就是說,只要把客棧的等級升上去,天賦什么的,都是浮云。弄個修煉加成10倍的客房,天才也得膜拜。
  嗵嗵嗵……
  正樂著,門板一陣顫動,顯然有人在外面敲門,看這架勢,指不定是踢門。
  “林東,滾出來開門。”
  尖銳的聲音從門縫傳來,換做前任,立馬就簌簌發抖了,這聲音的主人,正是出自混混頭王六痣。林東卻只是冷笑了一聲,打架斗毆這種事,他從小學玩到大學,參加工作這兩年,知道拳頭不如票子后雖然有所收斂,但每日也經常練練沙包。一打五毫無問題,若對方膽子小點,十個八個也不是難事。
  雖說穿越了,前任的身體并不怎么樣,但畢竟跟著六少爺練過武,比起普通人還是要強上少許。
  拔開木栓,取下塊門板,五個兇神惡煞的青年魚貫而入。
  為首一個身穿藍色短褂,長相還算端正,唯一有些煞風景的是臉上長著六個黑色大痣,怎么看怎么不協調。
  后面,四個小弟抖著腳,斜睨著林東。
  “怎么樣?今天的保護費該交了吧?”
  王六痣摸著下巴上的黑痣,右掌伸了出來。
  林東懶得廢話,雖說不是這幫人把前任逼得上吊,自己也無法穿越到這個世界。但既然心安理得的收下了前任的客棧,自然也得收下他的怨恨和麻煩。
  右手一探,抓住王六痣的手腕之后,林東猛然一拽,膝蓋毫不客氣的朝著對方小腹下的要害處頂了過去。
  砰!
  殺豬般的嚎叫從王六痣的喉嚨中噴出,捂著小腹下的要害,在地上翻滾起來。
  這一腳,疼痛或許只是暫時的,但后遺癥,沒有半年是絕對消除不了。
  打了十幾年的架,林東只知道一個字,那就是——狠!
  撂倒王六痣,林東趁著另外四人發怔的當口,右拳猛然砸向一瘦高個的太陽岤。
  砰然聲響,瘦高個應聲倒地。
  就這反應能力也配做小混混?林東冷冷一笑,抓起地上的門板,猶如戰神般揮舞起來,另外三個頃刻間便被掀翻在地。
  都倒下了,勝負也就沒有什么懸念了!
  忍不住再感慨了一下這世界的小混混打架水平太爛,林東將門板重新裝上,隨后拽起一個腦袋在地上狠狠砸了幾下,見了紅,昏厥過去,這才換下一個。
  眨眼間,五人便滿頭鮮血躺在冰冷的地上,林東回后院的廚房拎了桶水,把五人搬到一起,再找了條板凳坐下。
  準備就緒,該把前任上繳的保護費給收回來了。
  還得加點利息才行……
  林東又找來算盤,撥弄了幾下之后,這才將一桶水朝著五人身上澆了過去。
第2章 收伙計
  三月天,說不上冷,但若被一桶冷水給澆個透,那絕對是透心涼。
  五人顫顫醒來,哎呦哎呦的叫喚了幾聲,瞧著林東有些發愣。片刻,齊齊打了個冷顫,總算想明白自己為什么在這里了。
  “他媽的,你連我王六痣也敢打?反了你……”
  王六痣揉著額頭,怒氣沖沖的站了起來,臉上雖然殺氣騰騰,兩腿卻仿佛吊了數百斤的鐵球,怎么也邁不動。
  林東不屑一笑,那輕蔑的笑容,猶如火上澆油,令王六痣五人心中怒氣熊熊燃起。可惜,仍舊沒人敢上前一步。
  一打五,而且打得這么輕松,這種人,街面上那是可以橫著走的人物。
  五人的神情看在林東眼里,笑容愈發輕蔑起來。
  “這家客棧是我五年零九個月前盤下來的,每月的保護費是一兩銀子,上個月開始,你們突然改成每三天收一次保護費,還是一兩銀子一次,加起來總共是八十二兩銀子。利息方面,真要按高利貸來算的話,你們肯定是還不清的,這樣,利息就算一倍,零頭也給你們抹掉,就一百六十兩銀子。”
  “以前的保護費是劉大膽收的。”
  三角眼忍不住反駁了一句,頓時惹來王六痣的瞪眼,說這話,豈不等于間接服軟,愿意賠以前收的保護費了?
  “劉大膽是被你們給趕走的,這條街被你們幾個接收了,他的債,自然也得算在你們頭上。”
  林東站了起來,看王六痣的神情,他知道這小子不想認賬。
  踱步上前,一把拽起王六痣,任憑他怎么掙扎,雙掌如鐵鉗般把他拖到板凳前。
  “這銀子,還不還?”林東的聲音出奇的客氣。
  “要命一條!”王六痣脖子一梗,老實巴交的林東突然改性令他納悶,但再改性,總不敢殺人。
  林東笑了笑,掰開他的一條手指,猛然提起凳腿,狠狠砸了下來。
  砰!
  撕心裂肺的嚎叫驟然響起,王六痣的手指,癟成薄薄的一層,不用檢查,骨頭必然碎了。
  任由王六痣在地上打滾哭嚎,林東的目光在另外四人臉上掃過,客氣的笑容浮上嘴角,卻駭得四人肝膽俱裂,恨不得就這么暈過去算了。
  嚎了半柱香的時間,王六痣總算緩過勁來,捂著手指,坐在地上簌簌發顫,也不知道是天氣冷還是心中害怕。
  在五人眼中,此刻的林東,儼然就是場惡夢。那掛在嘴角的笑容,邪得讓人心中發毛。
  “怎么樣,銀子還不還?”林東笑瞇瞇道。
  “你、你……”王六痣咽了口唾沫,雖然心有不服,卻也不敢再裝硬漢。
  林東的笑容變得邪惡起來:“是不是覺得奇怪,今天我怎么性格大變?”
  五人默然,但簌簌發顫的身體都直了少許,他們確實覺得奇怪,林東是誰?石貝街有名的懦夫。
  膽小怕事,人見可欺。
  收保護的時候,賣泥人的老太太都敢爭辯幾句或是發發牢馬蚤,只有這林東唯唯諾諾,初一收保護費,進門就給你準備好了。
  中午傍晚,在大堂一坐,好酒好菜吃完,一抹嘴,走時絕對聽不到半句牢馬蚤。
  要不然,王六痣也不敢在缺錢的時候隔三天找林東收一次保護費了。狗急跳墻,泥菩薩也有火,這道理他都知道。
  大店鋪每月一兩銀子,小店鋪每月五錢銀子,居民每月兩錢銀子,小攤販們則按天收,每天一文錢。細水長流,真要逼人太甚,讓人家活不下去拼命的話,誰也討不到好,犯了眾怒更是別想混下去。
  奇就奇在,老實可欺的林東怎么轉性了?而且下手這么狠,按王六痣原先的想法,這老實巴交的家伙,被逼得實在活不下去以后,應該會下跪求饒才對。
  林東指了指脖子上的勒痕,陰測測道:“看到沒,上吊沒死留下的。”
  五人愕然,王六痣更是悔斷腸子,千算萬算,居然沒算到林東會被逼得上吊。現在好了,上吊沒死,人家想通了,死都不怕,還怕幾個小混混?
  五人的心思,林東哪會看不出來,拍了拍手,聲音陰冷道:“給你們半柱香的時間考慮,要么還錢,要么……亂葬崗停尸。”
  這話猶如一股颼颼的冷風,令五人如墜冰窟,渾身上下冷得發紫。
  “我們沒銀子。”王六痣哭喪著臉道:“要不是欠著賭場一大筆銀子,我們也不會這么逼你。”
  林東早有預料,看到王六痣他們幾個時,就為這五人想好出入了。二郎腿一架,敲了敲凳面。
  “那就以工抵債吧!你們五個全部到我客棧做伙計,包吃包住,一兩銀子一個月,有意見可以提。”
  五人面面相覷,小混混做伙計?而且是在自己的地盤上,這傳出去,以后還怎么見人?
  王六痣偷眼看了下林東,迎來的是一記狠厲的目光。
  咽了口唾沫,到嘴的拒絕被咽了回去。王六痣重重點頭:“行!”
  林東目光凜冽,殺氣騰騰道:“都記住了,心里不服的話,想惹事或者算計我都可以試試,后果自負!”
  王六痣目光一滯,心中的小算盤霎時被駭到九霄云外,哪還敢心存異心,只想著盡管還了銀子重奪自由。報仇這事,等以后風平浪靜了再說。
  五人的傷都是皮外傷,就算是王六痣,包扎包扎,另外一只手也能動彈。林東大手一揮:“后院第二間是我房子,里面有繃帶,第四間是雜物房,箱子里有伙計的短衣,給你們一炷香的時間。”
  五人相互攙扶著直奔后院。
  等到五人回來,已經是一身短衣,額頭的傷痕也被小帽給遮住,看模樣,倒也有些伙計的架勢。林東一詢問,五人成天里吃東家喝西家,哪會炒菜。
  好在林東的前任十四歲就開始獨立,后來為了討好楊家四小姐,每日的飯菜也都是親自下廚,廚藝不說頂尖,比起以前請的大廚仍要好上一截。
  掌柜兼大廚,勉強也忙的過來。
  打開客棧系統,伙計一欄已經由0變成了5。
  林東立馬查看伙計的屬性。
  王六痣:1級0%,口才52,敏捷75,反應85,力量48,耐力56。
  瘦竹竿:1級0%,口才41,敏捷62,反應61,力量46,耐力41。
  ……
  五人的屬性都不怎么樣,尤其是口才方面,沒一個及格的。沒辦法,缺銀子的時候,也只能將就著用了。
  掏出二兩銀子和從楊家四小姐房間里順來的花瓶交給王六痣,林東吩咐道:“你們分頭行動,花瓶賣給當鋪,買十套桌凳,再來就是食材。記住,挑好的買。”
  對于林東能拿出二兩銀子,而且毫無戒心的交給自己,五人雖然有些驚訝,卻也不敢多說,忙不迭點頭。
  不到一個時辰,食材率先送到,負責這事的是瘦瘦高高的瘦竹竿和劉浩。二人也算有些小聰明,不知道在哪弄了個小推車,滿滿的一車。林東雖然沒有交代清楚買些什么食材,但車上蔬菜、魚肉也算齊全,甚至還有十幾個蘋果和青梨。
  “林……掌柜,老大給了二兩銀子,這是多的,總共是四百二十文錢。”瘦竹竿腆著笑臉,將一個錢袋遞給林東。
  林東點了點頭,目光掃了眼小推車,蔬菜雖然有些蔫蔫巴巴,但能看出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
  “從后面推到后院的廚房去,該洗的洗,該切的切。”
  二人如蒙大赦,趕忙拿著小推車繞過客棧直奔后院。
  不多時,王六痣帶著三角眼與劉浩也趕了回來,后面還跟著兩輛板車,上面堆放著嶄新的桌凳。
  卸完貨,把桌凳在大堂里擺好,再把上次砸爛的給拉到廚房當木柴,王六痣小心翼翼的將一個錢袋和一張當票拿出,偷偷觀察林東的臉色。
  “跑了六家當鋪,只有一家出二兩銀子。扣除買桌凳的錢,還剩六百七十三文錢。”
  林東樂了,前任的記憶力里,當鋪可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買來十兩銀子,能當個二兩,那可需要不小的本事。
  算算賬,重新開張花了三兩銀子,倒跟預期的差不多。
  日頭偏西,林東在柜臺一坐,王六痣五人有模有樣的擦著桌凳,小小的客棧,開始像回事了。
  也就半個時辰,三輛馬車在門外停了下來,王六痣面色一喜,學著日常見到的伙計,趕忙迎了上前:“客官,您是要住店還是吃飯?”
  一個身著錦衣的中年胖子從馬車上下來,笑呵呵地囔囔起來:“林掌柜,白大胖子又來找你討水喝了。”
  甚至用不著回憶,林東的腦中瞬時浮現出聲音的主人。頓時喜出望外,趕忙出柜臺迎了上前。
  門外,中年胖子率先踏進大堂,身后,一個年約十六七歲的女子跟了進來,白色長裙,面容雅致,身姿婀娜,在這西蘭城內,已屬難得一見的美女。
  再后方,六名身材魁梧的大漢跟了進來,腰間,無不別著佩劍或短刀,顯然都是練家子。
  “爹,我想換家客棧!”白衣女子在掃了眼大堂之后,黛眉微蹙。
  這話一出,林東的臉色波瀾不驚,中年胖子有些尷尬了。朝著林東歉意一笑,無奈道:“小女白琪,平常被寵壞了,林掌柜勿怪。”
  林東搖頭,這種眼高于頂的女孩多得是,犯不著生氣。更何況,這女孩還是白景泰的女兒,不看僧面看佛面,白景泰跟前任可是朋友關系。
  更重要的是,這白景泰還是靈石商人,西蘭城的學院、家族、古玩店,每年耗費的靈石都是來自此人。
  客棧隨著等級提升,每日消耗的靈石也成倍增長,少不了這位朋友的幫忙。
第3章 白景泰
  白景泰兩父女一桌,六名護衛開了兩桌,等到劉浩帶著車隊從側面進了后院,再回來,又加了兩名護衛。
  端茶倒水過后,林東詢問道:“白老板,吃點什么?”
  “無所謂,有什么好菜每桌都來一份。”白景泰拍了拍左側的長凳,笑呵呵道:“又不是外人,林掌柜也別忙活了,一起坐坐。”
  “那可不行,大廚被我解雇了,一時半會兒也找不到新廚子,得我親自下廚。”
  白景泰一愣,旋即樂了:“一年沒見,林掌柜也有魄力解雇廚子了?”
  “沒辦法,這廚子越來越過份,當著面都敢往家里順魚肉,再不解雇,我這客棧就得關門了。”林東無奈的回了一句。
  “早就勸你解雇他們了,還有……”白景泰掃了眼王六痣五人,愈發樂了起來:“伙計也換了?”
  “隔三岔五少碗碟,不換不行啊!”
  “換了好,以后,林記客棧還是大有可為的。”
  白景泰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在他看來,這位林掌柜總算開竅了。
  林東也是心有感慨,白景泰這話正中他的心坎,少了吃拿卡要的廚子和伙計,這林記客棧雖說不能財源滾滾,卻也能衣食無憂,要不然,在出現客棧系統之前,他也不會想辦法繼續經營下去了。
  說實話,對于前任,林東雖然瞧不起他軟弱的性格,但對于他的人品,卻還是心存敬意。
  說到好人,林東的前任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好人,開客棧,買菜一般都是挑爛的買,因為便宜,林東的前任卻永遠都是挑好的買,而且無論是住宿還是吃飯,價錢比都別家還要低上一籌。
  更重要的是,西蘭城的乞丐,誰不知道石貝街有家林記客棧?前兩年,來林記客棧的乞丐比客人還多,后幾年,只有寒冬臘月實在熬不下去了,乞丐才會上門,為什么?因為只要上門,不但管飽,而且還能送些銅板。乞丐更懂得感恩,人家畢竟是開客棧的,三天兩頭上門早晚把人家吃垮,更何況還影響其它客人吃飯住店。
  就這樣,林記客棧在虧了五年以后,今年也開始盈利了。林東相信,少了保護費,少了廚子和伙計的黑手,林記客棧想不賺錢實在很難。
  沒辦法,林記客棧苦熬了五年,底子打得太好了,對于入住率,林東半點擔心也沒有。
  就拿白景泰來說,西蘭城這種小地方,壟斷了這里的靈石生意之后,壓根就不需要每年親自過來一趟,讓手下人送貨就行了。之所以過來,而且還住林記客棧這種小地方,完全是因為五年前,白景泰帶著三車靈石來打開西蘭城的市場時,在城外被土匪給劫了。
  饑寒交迫流落到西蘭城,實在餓得沒辦法,路過林記客棧的時候進門討口水喝,林東的前任不但管吃管住,還送了二兩銀子的路費。
  白景泰每年跟貨來一趟西蘭城,純粹就是來訪友的。像他這種受過林記客棧恩惠的大商人或許只有一個,但普通商人卻比比皆是。
  來西蘭城,天一黑,這些商人首先想到的就是林記客棧,客滿才另找別家。
  噗……
  白琪端起茶杯,輕輕抿了一口,旋即全部噴了出來。
  “這什么茶?”
  “好茶!”林東本不想計較,可這茶葉,是前任為了省錢,千辛萬苦在山上采的。茶或許算不上好茶,但精挑細選的苦心卻不容玷污。
  白琪蹙了蹙眉,剛要開口,卻被白景泰一眼瞪了回去,心中愈發不悅起來。
  白家雖算不上家族,卻也正在朝這方面發展,一個小小的客棧掌柜,不過是給了父親二兩銀子而已,真把自己當成丨人物了?
  白琪的神情盡收眼底,但白景泰的面子不能不給,林東拍了拍巴掌,笑道:“行了,我去準備酒菜。”
  “你忙你忙……”白景泰起身相送。
  大堂有王六痣等人看著,林東量他們也不敢搗亂,讓劉浩跟在身邊打下手,進了后院的廚房,忙活起來。
  三桌子菜好不容易做完,林東洗了下手,正打算去大堂招呼白景泰,王六痣一路小跑進來。
  “掌柜,有客人點菜,一斤牛肉,一條草魚,還有一盤肉末茄子。”
  “行,馬上就到!”
  林東只得打消念頭,繼續忙活。看來,請廚子是現在的當務之急,本來他為了省錢還打算自己兼著,但這強度,實在沒必要。
  正是投宿吃飯的當口,一連上了五桌,林東這才消停下來。回大堂一看,十張桌子已然滿了八桌。
  “林掌柜,聽說你兼廚子了?”
  “手藝不錯,比以前那個可好多了。”
  林記客棧的客人,都是五年慢慢熬出來的回頭客,林東一路打著招呼來到白景泰的桌前,見桌上多出一盤紅燒鱸魚和清蒸大閘蟹,不用想也知道肯定白大小姐嫌自己的菜不好,讓伙計去福來酒樓點的。
  白景泰老臉一紅,干笑了幾聲。在人家的客棧點別家酒樓的菜,怎么說也有些過份。
  白琪冷不丁把筷子一放,站了起來:“不吃了,還最大酒樓的招牌菜,連家里的廚子都不如。”
  不虧是大戶人家的小姐,這話說得有水平,林東忍不住笑了起來。
  白景泰本就是個豁達的人,見林東絲毫沒有計較的意思,也懶得教訓女兒,掏出一錠五兩的銀子遞向林東。
  “林掌柜,能不能開出五間客房?實在不行,有三間也能將就。”
  “客房都空著,訂金就免了,白老板每年過來,什么時候收過訂金?”
  白景泰笑著搖頭:“這次可不止住三五天,少說也得住兩個月。”
  住兩個月?大好事一件啊!林東也不客氣了,接過銀子塞入衣襟,十個人,不收訂金根本就養不起。
  “我帶你們上樓!”林東在前引路,邊走邊詢問道:“白老板這次住這么久,是不是有什么生意要做?”
  “哪有什么生意啊!”白景泰搖頭,無奈道:“古桓宗五月二十招收弟子,這不,帶小女過來碰碰運氣。”
  林東不由奇道:“聽說靈石的產地都被宗門控制著,白老板既然是做靈石生意的,而且做得這么大,應該跟不少宗門熟悉吧?”
  白景泰苦笑:“倒是認識幾個宗門的外門管事,但這幾家宗門都是大宗,收徒要求極嚴,有熟人也不行。沒辦法,古桓宗只要十七歲前達到靈動期七重就可以收為弟子,還有兩個月的時間,這丫頭都停在靈動期六重一年半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趕上。”
  林東默然不語,古桓宗雖然不大,但畢竟是宗門,跳出國家之外的存在。對于白景泰這種富甲一方的大商人來說,想要長久,接下來應該建立起一個家族的雛形。只要后代不至于太敗家,兩代或者三四代之后,一個小家族便能形成。
  有個女兒在古桓宗做弟子,如果能混到高層,不亞于給這個雛形中的家族買了一份護身符。
  “唉……”白景泰重重嘆了口氣:“要是能把柳家珍藏的通經丹買到手,估摸著還有希望趕上,如果買不到,這事估計就有些懸了。”
  “你跟他說這些東西干嘛?他又不懂。”白琪忍不住嗔道。
  林東摸了摸鼻子,一個小客棧的掌柜,有這么不招人待見嗎?
  可惜了,白景泰有其它方法來提神白琪的實力,要不然,等到客棧升到2級,應該可以幫白琪達到古桓宗收徒標準。
  說實話,林東心中有些希望白景泰弄不到什么通經丹,倒不是對白琪有什么幸災樂禍的心思,讓白景泰欠自己一個人情是原因之一,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幫助客棧的客人,可以觸發隱藏任務。
  隱藏任務的獎勵,那可是無比豐厚的。
  上了樓,安排房間難免又招來白琪一番嘀咕,林東就當風兒在耳邊吹過,帶著五兩銀子回到大堂。
  大堂內,又有兩桌吃完,王六痣正帶著客人上樓。
  在柜臺處坐了沒多久,剩下的三桌人也先后上樓。
  林東心中默念客棧,屬性閃現出來。
  林記客棧:1級2%
  日營業額:八百六十二文
  靈石:0/100
  防御值:0/100
  客房:20
  飯桌:10
  伙計:5
  廚師:0
  林東一合計,按這速度,如果大堂和客房能夠爆滿,有二十天應該就能升級了。
  客棧升級,開啟修煉加成需要靈石,這可是花銀子的大頭。
  柜臺里,林東有些頭大了。就算不查看日營業額的屬性他也清楚,這八百六十二文錢里面,盈利才兩百來文,這還沒有把王六痣他們五個的工錢算在內,要是算在內,還得虧上一些。
  就算爆滿,王六痣等人的工錢也不用給,一天最多也就賺個五百來文,二十天才十兩銀子。算起來是不少,但用來買靈石,也就十來塊的模樣。
  船到橋頭自然直,沒辦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眼看天色漸黑,林東囑咐王六痣晚上給白景泰安排在后院守夜的護衛準備夜宵,有空多關注一下住客有沒有遇到什么辦不成的難事之后,大手一揮,關門打烊。
  林天豪兩兄妹在學院,每月十五才回來一趟,眼看沒什么事了,草草吃過晚飯,林東獨自回到房間。
  比起楊家四小姐的房間,林東的房間顯然要簡?br />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ijqsak.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黑龙江体彩六加一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