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家業-第32部分

,各自為佛骨冢添了一塊磚后,又到佛堂前捐了香油錢。最后吃了一頓齋飯,此次的祀福會算是圓滿結束。
徐二夫人也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
到是午后,曲終人散。
徐二夫人回到家里,便去見了徐家三兄弟,把韓李氏說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
“如此。說來朝家到是錯有錯著了。”韓大撫著胡子,一臉沉思的道。
“應該是這樣,一直以來了,韓李氏倒是巴結我的很的,而且她們商戶人家,哪里真敢讓我們虧本。如此行險也合商家之道。”徐二夫人道。
“既是如此,那就不管了,既然韓家是這想法。那明天,我們再低價賣一批田地出去,把地價再壓一壓,后天,就開始買進。不用留手了。”徐大拍板的道。
“明天再賣一批出去?那肯定會被韓以貴他們吸收掉,那豈不是便宜了他們。”徐三不甘心的道。
“沒事。便宜他們就是便宜我們自己,那么多的田地,田家拿著燙手的,到時還得我們來接手,那價格最后還不是我們說了算。”徐大道。
“嗯,大哥說的對。”一邊徐二支持道。
二對一,徐三自沒有話說了。再說大哥說的也有理,便同意了。
…………
晚間,黃氏正專心的看著貞娘白天在寺里畫的墨線圖,這丫頭的墨線圖真是讓她嘆為觀止啊,一邊又跟丑婆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丑婆雖好似家里的下人,但黃氏卻是知道,自家婆婆對丑婆是十分重視的,只是丑婆寧愿守門,也不愿住在大宅里也是沒的法子的。
所以,一直以來,黃氏就沒把丑婆當下人看。
沒事的時候,就常常拉著丑婆聊天,只是丑婆并不太熱心,聊天的時候大多是在打著盹,如今黃氏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丑婆只是嗯嗯嗯的在一邊打著盹兒。
貞娘攏著袖子進來:“二嬸兒,天晚了,明天再看吧,這油燈光線昏暗,傷眼呢。”
“嗯嗯,好的。”黃氏收了墨線圖,隨后卻饒有興趣的看著貞娘。
貞娘叫她看的有些莫名其妙。
“貞娘啊,你對你二表哥有什么看法呀?”這時,黃氏笑咪咪的問。
“二表哥韓柏?”貞娘眨著眼看著自家二嬸娘。
“嗯。”黃氏依然笑咪咪的。
“沒什么看法呀,二表哥挺上進的。”貞娘回道,她這幾天跟大姑母家走的近,二個表哥都見過,大表哥人和善一點,從面子上來說,也象姑父,二表哥卻是個挺嚴肅的人,平日笑容不多,見面了也就點個頭,要說看法,這本沒什么了解的人,這看法自是談不上的。
“怎么了?”貞娘又反問,自家二嬸娘總不會好好的說這個吧。
“嗯,你大姑姑看上你啦,想讓你做給她做二媳婦兒。”頭天,韓李氏就在黃氏跟前露出這樣的心思。雖然沒有明說,但黃氏懂的。
“啊,大姑姑不是想給二表哥找官家小姐嗎?”貞娘一陣驚訝,倒真沒想到,大姑姑怎么的突然的就有了這種想法。
“呵,此一時彼一時,你大姑姑可是看清了那些官家人了,再說了,官家小姐哪有那么容易能嫁進商人家的?”黃氏道。
“哦。”貞娘點點頭,也明白過來,不過……
“我眼二表哥不合適。”貞娘直言道。臉色有些微紅,再是兩世靈魂,但直言的說到這種事上面,臉紅總是免不了一點的。
“怎么講?”黃氏問。
“雖說二表哥不一定就會娶官家女,但二表哥是讀書人。我這般拋頭露面的做生意,他終歸也是容不了的。”貞娘回道。
倒不是說二表哥看不起她,這是這個時代文人的一種普世價值。
商人婦,可以納為妾,卻不能成為妻。二哥要想在這條道上闖,這一條普世價值就必須遵守。
貞娘雖跟韓柏見面不多,但韓柏的為人貞娘多多少少還是有一些了解的。如果說,面子上面,大表哥最象姑父的話,那么骨子里。最象姑父的是二表哥,一樣的努力不懈,一樣的認準一條道就闖下去。只不過當初,姑父選的是商道,而如今二表哥選的是官道。
而姑父當年娶自家大姑姑,亦是有著借勢之念的。只不過有些人,成功了之后過河折橋。而有些人卻堅守諾言。姑父便是堅守諾言的。
她相信,二表哥骨子里也是這樣。所以,她跟二表哥是決不合適,不過,對于二表哥走官道,貞娘倒也是樂見其成。畢竟,李家這些年出不了讀書人。若是二表哥能成功,那李家背后多多少少也以多一份助力。
“貞娘這話是不錯的。”一邊丑婆這時微瞇著眼道。
黃氏一想也是這樣。心情便不那么好了。
“對了。二嬸娘,你知道羅家跟王家什么關系嗎?”貞娘見著二嬸娘情緒不太佳,便岔開話題道。
“羅家和王家?怎么好好的問這個?”二嬸娘好奇的問。
貞娘便把今天在寺里碰到羅文謙的事情說了說。一邊二婆卻是猛的睜開眼,只是她人本就陷在油燈昏暗的光線之下,她這翻異動。黃氏和貞娘都沒看出來。
“沒想到羅文謙竟然有了這樣的成就,羅家總算還有支撐啊。”黃氏感嘆的道。羅家人當年失蹤的事情徽州傳的沸沸揚揚的,大多的傳言都是羅家人遇到了土匪叫土匪給殺了,再加上其他房受羅文龍牽連,死的死,發配的發配,總之是樹倒猢猻散呢。
沒想到這羅家少主倒是這么快又起來了。黃氏也頗有些感慨:“我只知道羅文謙的母親是王四方的妹妹,王家幾兄妹父母早亡的,是由王四方當家。不過,當初王四方并不同意王氏嫁給羅文謙的父親,后來,王氏是找了一個族人出面為她訂下的親,并且很快嫁進了羅家,此后王氏就跟王家斷了關系了。”黃氏道。
“那王四方為什么不同意王氏嫁進羅家呢,按當時王羅兩家的情形,羅家的門弟比王家高吧?”貞娘奇怪,羅家在徽州可是頂好的門弟了。
“王氏的一位叔叔曾跟羅家女訂過親,只可惜訂親后的第二天,王氏的這位叔叔跟人游畫舫,落入水中淹死了,王家人認為是羅家女克死的,要羅家女賠葬,而羅家認為王氏的這位叔叔不檢點,訂親第二天就在畫舫招妓,是死有余辜。如此,兩家爭執,當時發生了王羅兩族大械斗。直到有一天,羅家女自焚在墨坊里,王家才罷休,如此王羅兩家就成了世仇了。”羅氏道,這些事她原是不曉得的,直到王氏執意嫁進羅家,這些事才又被挖了出來,當時在徽州也是傳的紛紛揚揚的,黃氏才聽說這些。
“難怪了。”貞娘這才明白羅王兩家的恩怨。
而此時,一邊丑婆雖然閉著眼打盹,全身體卻好似在發抖。
“丑婆,冷嗎?我去讓人給你燒個火盆。”貞娘道,雖然已是仲春了,但這晚間,有風時,還是有些寒意的,丑婆畢竟上了歲數了。
第九十九章 海瑞下牢
一夜無話。
第二天,隨著田家又放了一批田地出去,韓家便是想吸收也沒這么快。立時的,之前才因為田家收地剛剛穩定的地價又下降了兩成。再加上徐家故意派人一宣傳,立時的又引起了一陣拋地風波。
方氏一早聽到消息,也是一臉氣惱。
“我說怎么著,我們辛苦守下的基業,就這么一眨眼的工夫就讓貞姑娘給玩完了。”方氏在李景明跟前也是沒好氣的道。
李景明皺著眉頭,背負著雙手回了屋,雖然表面看上這樣,但他對韓以貴還是比較了解,韓以貴不是輕率之人。
“哈哈,韓家這回血本無歸,咱們這幾間鋪面說不得就要易主啦。”鋪子門口,姚娘子又在哪里嘀咕著。
“到底是女娃子,哪里懂得經營啊,李景明他們守了十幾年沒事,這位貞姑娘才來不一過一個月,李家最后這些產業怕就要保不住了。”一邊的鄰里也嘆息著。
這樣的流言,貞娘自然沒少聽,不過,這些沒必要在意,事實會為她反擊的。
而貞娘依然該干什么干什么,收地的事情她不用出手,全交給了姑父去操作。
這幾天,貞娘就一門心思的撲在墨莊上。后院的墨坊,如今設備齊全了,只等徽州的工人一到,就能開工了。
“田家的墨價又降了。” 就在這時,鄭復禮臉色黑沉的進來。鄭復禮氣沖沖的道。
貞娘不由的皺了皺眉頭:“田家瘋了不成,原來的墨價已經是成本價了,難道他們還要倒貼?”
這時的墨是論斤賣的。最差的普通墨要一兩多一斤,而中等墨從二兩到七八兩一斤不等。至于上品的,就不論斤賣了。而是以每函,每部,來賣,比如每函四錠等。
而上品墨的價格就不好說了,從幾十兩到上百兩沒個定數。
而如今,田家的普通墨已經賣到八錢一斤,就算是最差的普通墨,這個價錢都已經很低了。更何況田家還有貢墨之稱,以田家賣出這價格。那別的墨莊墨軒等賣出的普通墨必然會更低,而墨品銷量最大的就是普通墨。
如今田家在八錢一斤的基礎上還降,那要倒貼的本錢可不少。
“倒貼倒是不會,因為田家又推出獨版墨,獨版墨的價格是同等品級墨的兩倍,如此一來,這方面賺的就能彌補上普通墨虧損的,還有盈余,田家這一手玩的不錯。”鄭復禮道。
貞娘倒沒想到田家居然又推出一個獨版墨。以他家貢墨的名頭。再推出獨版墨,自然會引得一些有收藏愛好的人追求。
如此,田家下可以以普通墨占領整個墨的市場,而高端市場上又能更近一步。要知道,一些墨品經過一些知名的收藏家收藏后,名氣會上升。這等于又是在為田家揚名了。
如此,高低檔的墨市場田家占了。至于中檔的,也就不需要再刻意經營了。而田家就能獨霸南京墨市。
這樣一來。李家再開業的話,哪里還能招來什么顧客。
別的且不說,這一段時間的價格戰,就幾乎把南市墨市的市場份額給喂飽了。到時,就算李家跟著降價,可墨這東西不是生活必須品,市場總要先消化一段時間再說。
“貞姑娘,咱們墨莊的開業,是不是考慮一下推遲一段時間?”這時鄭復禮道。
“推遲?推遲到什么時候?現在雖然田家降價,但大家只是考慮到價格問題,貪便宜才去買,可再推遲的話,一但大家都習慣了用田墨,到那時再想跟田家搶占南京的份額怕是更難了。”貞娘道,依她來看,李墨開業不但不能推遲,最好還是得提前。
習慣有時是個很可怕的東西。難以改變。
田家有著貢墨的名頭,跟他們搶高端市場那是搶不過的,所以,李家應該做的是守住原來的中端市場,而戰爭還得在這普通市場上打。
“這樣,你幫我去買點東西。”貞娘說著,拿過一張紙,便用身上的墨筆寫了一張采購單子,交給鄭復禮。
“蒸溜器?要這個干什么?這是練丹用的東西。”鄭復禮看了看單子有些驚訝的道。
“嗯,我要用來做一種新墨。”貞娘道,此時進入墨市,要想取勝,或者說占一席之地,就必須另辟蹊徑,高端和中端都沒得爭,如今爭的就是低端,而如果低端的墨市的話,最有竟爭力的是墨汁。
再加上府試再即,學士們考試本就爭分奪秒,若是能免去他們磨墨的時候,想來也是不錯的,如此,墨汁一勝在新奇,二勝在實用,三更是廉價,這低端市場貞娘不信爭不過來。
不過,制墨汁,需要酒精,所以,貞娘才讓鄭復禮去買蒸溜器,用來提純用。
聽貞娘這么說,又看貞娘的表情,想來貞姑娘對付田家心里有數,鄭復禮自不再多問,便拿著單子出門了。
“馬師傅,把咱們帶來的膠拿出來,點著爐子,架好鍋,明天就可以開爐熬膠了。”貞娘道。
“好。”馬師傅也不多問,便下去準備去了。
“貞姑娘,義厚生錢莊的言掌柜來了。”這時二狗跑進來道。
貞娘便想到了昨天,羅九的承諾,這位定然是來送韓熙載夜宴圖的,便迎了出去。
“言掌柜好。”到了前面的店鋪,貞娘打著招呼。又讓一邊的小丫倒茶。
“貞姑娘客氣,這就是韓熙載夜色宴圖,我們東家讓我送來給貞姑娘瞧瞧。”那言西來也不客套,直接將那副韓熙載夜宴圖遞給貞娘。
貞娘沒有馬上接過,而是領著言西來到一邊的鑒墨的雅坐邊坐下,讓言西來把畫攤開在茶幾上。然后又讓小丫取來紙,貞娘拿出身上的墨筆。沖著言西來的:“言掌柜的且先坐坐,稍等片刻就好。”
“貞姑娘隨意。”言西來道。
貞娘點點頭。讓二狗招呼著言西來,她專心致志的看著韓熙載夜宴圖,隨后便在紙上畫起墨線圖來,這等重要的畫,她自不能留下來,萬一出了事情,她可陪不起,因此只是觀摩一下,畫下墨線圖。還要讓言西來帶回去的。
而貞娘也明白,這等重要的畫,羅九能讓言西來帶出來,那顯然,兩人不僅僅是東家和掌柜的關系,應該有著過命的交情,否則,這種東西,誰會輕易的托給別人啊。
這些不過是一瞬間的念頭。隨后貞娘便沉浸在畫里,這一畫就用去了差不多半個時辰。
言西來在邊上,表面淡定,心里卻是八卦之火熊熊燒起。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這韓熙載夜宴圖對羅九的重要,北地大家都知道,這韓熙載夜宴圖是羅九的祖上留下來的唯一值錢東西了。據說羅九討飯的時候都沒有把這圖當掉,平日里更是誰碰一下就跟人拼命。
沒想到這會兒卻讓他巴巴的送來給這李姑娘觀摩。
心里決定著。有必要讓自家娘子多往這邊走動走動。
“好了,辛苦言掌柜。也替我謝謝羅東家。”好一會兒,貞娘畫好墨線圖,便站起來拱手道。
“李姑娘太客氣了。”言西來亦是拱拱手。便收好了畫,重新卷了起來。正要離開,沒想鄭復禮急沖沖的從外面沖了進來。
“貞姑娘,最新消息,海瑞下牢了,他來不了南京了。”鄭復禮是一臉的興奮的道,不過看著貞娘的眼神卻是有些感慨。
貞娘拿出南京的鋪面抵押貸銀子買地,鄭復禮打眼里是不太贊同的,可他卻沒有真正去阻止過李貞娘,一來這事情貞娘本就可以做主,他就算阻止也不過拖個幾天,如果貞姑娘一意孤行的話,他也是阻止不了的。
二來,他心里也有那么一根野草,自最初見過李貞娘熬再和墨的膠時,貞姑娘的影子就烙在了他的心上,可隨后,貞姑娘的步子卻是越來越大了,他竟有些跟不上,再加上八房入主墨坊,貞姑娘得了墨坊一份股份做嫁妝。
他心里的那根野草雖然越長越大,但卻似乎越來越不合適時宜了。
他倒寧愿貞姑娘是最初時,入主墨坊,需要別人支持幫襯時的情形,那樣,他會一直站在貞姑娘的身邊的。
也因著這份心思,他心下里倒有那么一點希望,希望這次行險失敗,如此,他又可以陪著貞姑娘共渡難關了。
而這幾天也證明,貞姑娘這次行險已經失敗,畢竟,地價又降到了一個新低。可世事難料啊,事情突然間又來了一個大翻轉。
《直言天下第一疏》,海大人真是熊心豹子膽啊,他因此而下牢了,如此,海瑞自然來不了南京,那因為海瑞要來的地價,將迅速的漲了起來。
如此一來,貞姑娘這次行險不但沒有失敗,反而成功了。大大的成功了。
鄭復禮細想著貞姑娘自接手墨坊以來,每一場局,收獲都不小啊。不由的又想起之前貞姑娘讓他買的蒸溜器,制新墨品?他倒是更有些期待了。
“恭喜貞姑娘。”言西來這時也拱起手笑咪咪的道。
當日,李韓兩人來貸銀子的時候可是由他經手的,這貸銀子是守先要說明用途的,更何況這些日子里,韓以貴的行動并沒有瞞著任何人,而今,海瑞下牢,李韓兩家就成了此次土地風波的最大受益者。
“謝謝。李韓兩家也不過是自保罷了。”貞娘也是一臉笑瞇瞇的道。雖然早就清楚,海瑞要下牢的,可那倒底只是歷史事情,事實如何,貞娘還真是有些沒底的,如今心中的大石也算是落地了。
隨后讓鄭復禮送著言西來出門。
而接下來短短的幾天,海瑞下牢的消息就如狂風一樣席卷了整個南京,立時的,土地的價格又狂飆了起來,只是這時,整個南京卻沒有可交易的土地了。先前出手的已經出手了,悔斷腸子也沒用,而沒有出手的這時哪還不知道,該緊緊的握在手里。
所以,如今,在南京土地是有價無市。
“咣當。”一聲,王四方鐵青著一張臉將茶杯砸在地上。韓以貴又翻身了,而隨著韓以貴翻身,胡宗林也同樣翻身了。
他之前一門心思的盤算全落空了:“氣死我了,都是那臭小子壞事。”
王四方把一切賬算到了羅九身上。
而此時,韓家揚眉吐氣不說,便是李家這邊也是歡喜萬分。
“貞娘,不錯。”黃氏拍著貞娘的手背。
“后生可畏呀。”這時李景明在感嘆。
方氏一臉似高興又似不高興的,說不出的感覺。
“走是狗屎運了。”這是葛氏不忿的話。
而最高興的是花兒,一見到貞娘回來,便樂顛顛的追上貞娘過來:“堂姐堂姐,我發財了吧?”
“嗯,三倍的贏利。”貞娘笑瞇瞇的回道。
花兒立刻掰著指頭,她當時只出了十多兩,三倍的贏利,那如今豈不是有三十多兩快四十兩了。立刻的兩眼便瞇成了一條線。
一聽到貞娘跟花兒的對話,方氏才想起之前貞娘讓她跟著一起投資的事情,心里突然的那個悔啊,腸子都青了。
第一百章 老夫人到
“真有三倍的利啊?那我們豈不賺大發了?”回到后進的小樓,黃氏叫著貞娘問道。
貞娘在黃氏的對面坐下,接過一邊馬嫂遞上來的汗巾,擦了一把臉才道:“哪里,這三倍的是利是針對花兒那投入來說了,她是最低價時進的,但對于姑父姑姑他們來說,也就中和了一下地價,再加上姑父手上的地最終還是要賣給徐家人的,那樣價格必然高不到哪里去,如此一中和,所以,我們這邊真正的贏利能有個兩成就算是不錯的了。
“嗯,不管如何,這次事情干的不錯。”黃氏沖著貞娘點點頭道。
貞娘這時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而果然的,接下來幾天,韓家的地就陸續的轉到了徐家和其他幾戶官家的頭上,而在價格上徐家倒也沒太虧著韓家,按著均價付的錢。
因此,最終韓李兩家這邊還得了近三成的利,真正算得上是咸魚翻身。
至此,韓家徹底的從土里這個漩渦里鉆了出來。
當然,南京的這位土地風波,從布局,到最后,得利的是徐家。
韓家那邊隨后還了義厚生錢莊的貸款,李家的幾個鋪面的抵押自也抽了回來。
而拉下來,就是第一季的生絲收購期了,韓家如今資金充足,自是要在生絲生意上大干一場。
清晨,貞娘就窩在后院的墨坊里,而每一個路過后院,或在墨坊里忙活的人都聞到了一股子濃烈的酒味。
一個個都好奇的不得了,不知道貞姑娘在干啥?
后院里,葛氏和方氏婆媳倆也在那里好奇的張望。
“我看過了,貞娘在那里擺弄著煉丹的那一套東西呢,難道。貞娘知道怎么煉酒丹?”葛氏沖著方氏問道。
而所謂的酒丹不過是異怪志里面的一種丹藥,據說,這把這種酒丹捻碎了灑在水里,那水就能變成酒。端是神仙丹藥,讓人神往。
“異怪志里的東西也能信啊?都是瞎胡扯的。”方氏沒好氣的道。
“也是。”葛氏想想,異怪志的東西確實不靠譜。
只是還是好奇啊,貞姑娘倒底在干什么呢,只是貞娘一早將自己關在熬膠房里,任誰都不讓進,這更是讓人心里跟有貓爪在撓似的。
當然。貞娘不讓大家看,一確實是因為這畢竟是有關墨汁的配方的,如今家里。內有葛氏虎視眈眈,而外面招來的工人,也多是不怎么熟悉的,自是要防著一點。
而最重要的呢,貞娘卻是要增加神秘感。越是神秘,別人就越是好奇,等到推出時,效果才會更好。
另外,其實墨汁里也可以不加酒精的,但跟田家同處徽州這些日子。貞娘自然明白,田家絕對不是那守規矩的人。
自己這墨汁一推出,到時。必然要受田家關注的,因此,貞娘故意弄的這么神神叨叨,也起著一個迷惑的作用。
于是接下來,貞娘整整把自己關在墨坊里忙活了一天。
到得第二天清辰。貞娘才把鄭復禮和馬師傅請進了熬膠房。
“馬師傅,鄭大哥。開爐熬膠。”貞娘沖著馬師傅和鄭復禮道。
“好咧。”馬師傅應了聲,便坐在灶頭,掌控著火侯,而鄭復禮,則掌握著熬膠,鄭復禮本就跟著秦師傅學了一手熬膠的本事的,而墨汁的膠液,比起墨錠來說,要求反而要低一點。
貞娘把步驟一說,自是難不倒鄭復禮的。
于是幾人就開爐了。
而貞娘則在邊上盯著火侯,偶爾的添一些純堿,精酒等。
如此整整熬了兩個時辰,膠液才熬好。
再下來就是放在攪拌的石臼中,再開始兌煙煤和熱水,攪勻后制成墨膏。再由馬師傅對墨膏進行杵搗,然后再加入熱水,冰片,樟腦油等,調成一定的濃度, 攪拌均爾勻后,再用細紗布過濾殘渣,這樣就制成了墨汁。
前段時間,貞娘特意去定制了一批裝墨汁的瓷瓶。
等一切弄好,墨汁裝入瓶中,已是傍晚。為了保密,裝瓶的事情都是貞娘帶著小丫等幾人親力親為的。如此下來,大家累的實著夠嗆。
“我來試試這墨汁。”鄭復禮已經忍不住了,拿出紙筆,就沾了墨汁書寫起來,墨色黑亮清透,還散發出淡淡的馨香,那效果竟然一點也不比中等墨差到哪里去。
“嗯,層次感還是缺上一點的。”貞娘看了看道,因為缺了磨墨一環,在墨彩和層次上,墨汁是無論如何也比不上研磨的墨的。
“這個實用,平日里讀書寫字,記個賬什么的方便多了,普通人,又不是先生什么的,哪會去計較墨彩和層次。這字寫起來又黑又亮,我挺好。”一邊馬師傅高興的道。
“不錯,貞姑娘,有這等墨汁,田家的價格戰就是一個笑話。”鄭復禮興奮的直捶著拳頭道。
這墨汁在材料上并不需要太好,再加上墨汁液體的特性,成本自然低下去一大截子,再什么價格戰,李家都拼的起。
而且墨汁用起來十分的方便,又新奇,更重要的是,墨汁消耗起來較墨錠可快多了,如此,周轉的速度也就快起來了。而商之道,就在這個周轉上面,周轉的越快,賺的就越多。
“嗯。”貞娘也笑瞇瞇的點頭,她先前還擔心,墨汁的效果,畢竟,有些材料在這時代是難找到的,貞娘都是用了一些替代品,那最后的效果心里就有些沒低。
如今效果還不錯,也長長的舒了口氣。
成功了!!
“貞姑娘,老夫人來了。”就在這時,二狗急沖沖的進了墨坊,沖著眾人道。
“七奶奶來了?怎么之前沒有一點消息啊?現在到哪里了?”聽到二狗的話,眾人都不由的驚訝的叫了起來,老夫人年歲可是不小了,沒想到就這么不聲不響的來了南京。
“已經到碼頭。二奶奶帶著景明管事去接了,我先回來報信。”二狗道。
“好好,快,各人都回去收拾一下,迎接老夫人。”貞娘立刻沖著眾人道,一天的制墨下來,大家都是灰頭土臉的。
于是,眾人作鳥獸散。
貞娘剛剛洗凈了臉,換了衣服出來,七祖母已經到了門口了。
“七奶奶。”貞娘見禮迎了上前。跟二嬸娘一起扶著七奶奶。
“好好。干的不錯。”一路上,黃氏已經貞娘到南京的所干的事情都跟老夫人說了,尤其是七老夫人一下船。聽的滿耳的都是韓家咸魚大翻身的事情,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七老夫人聽得也是激蕩不已。
對貞娘自是滿意的不得了。這丫頭,每走一步,都有讓她亮眼的地方。
自家親人之間。倒也不需要太謙虛,再加上這一次時機,貞娘也覺得自己把握的不錯,頗有一種后世股市操盤的成就感。
因此便嘻嘻一笑:“這還不是七奶奶教的好啊。”
“瞧瞧,這嘴巴可是越來越會說話了,我這才下船。你就給我臉上貼金子了。”七奶奶也打趣著道,一臉歡喜的很。
不過,畢竟歲數大了。貞娘還是看到七老夫人眼中的疲憊,因此,連忙扶了七祖母進屋。
之前貞娘已經將房間整理好了,還特意用手爐暖了暖榻上的被。
七奶奶進了屋,洗漱好后。便坐靠在榻上,擁著小被。眾人才聊了沒兩句,老夫人便沉沉的睡了過去了。
貞娘跟著黃氏小聲的出房間,就守在外間。
二婆馬嫂她們則在廚房里熬著燕窩粥,等老夫人醒了正好吃。
“嬸娘,七祖母怎么突然來南京了?”外間,貞娘悄悄的問黃氏。
“應該是為著你景明叔的事情,路上,你七奶奶跟我說了,你景明嬸子當年帶信回家時,正值景全和正暄父子兩個出事,家里亂成那樣,自然顧不上了,事后,你七祖母大病了一場,家里人又是只顧著你七祖母,倒是把你景明叔這邊的事情給忘了,總的來說,這一點上,是七房這邊虧欠了你景明叔他們。”黃氏道。
在一路的馬車上,婆婆已經把當年的事情跟她說過了。
“那七祖母這次來是來接景明叔他們回徽州的吧?”貞娘壓低著聲音道。
“鬼丫頭,在外面嘀咕什么,給我進來。”這時,里屋響起七老夫人的笑罵聲。
畢竟才換了個生地,七老夫人也是睡不實,瞇了一會兒就醒了,聽到外間貞娘的話便開口了。
“七奶奶醒了。”貞娘輕叫一聲,不由摸了摸鼻子,七祖母雖然歲數不小了,但耳朵還靈的很。連忙起身掀簾子進屋搬了張春凳坐在七祖母的床前,殷勤的給七祖母錘著腿兒。
老夫人睡了一覺,這會兒醒來精神了不少,仔仔細細的打量著貞娘:“瘦了,你娘親要見著了,心里指定要埋怨我。”
“沒有,我這是長高了,所以顯的瘦了。”貞娘比了比自己的個子笑嘻嘻的道。 她確實長高了一點。
“嗯,是高了點。”老夫人亦是咪咪笑著,隨后問:“你怎么知道我是來接你景明叔回去的?”
貞娘知道,老夫人考教人的毛病又犯,自是著力配合著:“雖說從賬目上看,景明叔他們這些年必然弄了小賬,但這些年,沒有了嫡宗那邊的支持,景明叔他們就這么孤單的一家人,守著南京這點產業,也很不容易的。所以,就算是有什么小賬,只要產業還在,那便算不得太大的錯,一家人計較不了那么太清楚的。”
“嗯,你這丫頭腦子還算得清明,沒有被勝利沖暈頭腦。”七老夫人欣慰的點點頭,然后道:“繼續。”
“但是如今,我來南京,所謂一山不容二虎,所以,景明叔必然要回徽州,只是就這么讓景明叔回徽州,難免有些不近人情,所以,七祖母親自來接他們了,想來徽州那邊必有好的安排。”貞娘笑嘻嘻的道。
景明叔是必然要回徽州,這一點,貞娘一來的時候就二嬸娘商定好的,只是后來聽說了景明叔那邊的一些內情,貞娘才沒有出手,畢竟,景明叔要是讓自己趕回去,那回徽州不免有些灰溜溜的,可如今,是被七祖母以功臣的身份接回去,另外那邊安排好差事的話,那算得是風風光光的回鄉了。
而做為景明叔,在外漂泊多年,七祖母這一手,說不得也是正中下懷的。到那時,過去的一些芥蒂也就煙消云散了。
總的來說,七祖母這次不顧自己的身體,親自來南京接李景明一家,也是為了彌補一下當年嫡宗對景明叔他們的疏忽。
雖說有些事情不一定真能彌補,但姿態和交待總是要有的。
“什么一山二虎的,亂七八糟。”七祖母沒好氣的拍了貞娘額頭一下,不過其實這個形容還是很貼切的。
南京這邊主事的只能有一人,要不然,以后的工人也不知聽誰的好,時間久了,免不了要弄一些扯后腿的事情,那豈是發展之道?所以,李景明必然要回徽州,這丫頭著實通透的很。
所以,這丫頭從來南京到現在,對景明這邊的事情一直是在放羊,卻是不務正業的反倒幫了她姑姑姑父一把。
想著,七老夫人又是親昵的拍了貞娘額頭一記,說了聲:“鬼丫頭。”
第一百零一章 問責
祖孫倆聊的歡暢,隨后貞娘又將制好的墨汁拿了出來。
老夫人在墨行里轉了一輩子,經貞娘一解說,自能很快的明白墨汁的市場,不由的一臉欣喜道:“好,好,這個墨品開發的不錯。”
“另外,可以加大墨汁的份額,今后的低端市場,我們就著重墨汁,墨錠就定位在中高檔市場上。”老夫人又道。
貞娘自是點頭,這也正是她的想法,墨汁一出,低端市場根本就沒的競爭,以后就是墨汁的天下。
“七奶奶,我爺爺奶奶和娘親他們還好吧?”貞娘又問道。
“嗯,還不錯,你爺爺如今在墨坊里,帶了幾個學徒,精神倒是比以前好多了,你娘親他們身體都好。對了,你嫂子又有身孕了,你娘親每日里就忙著給孩子做小衣呢,另外,你大哥和正身堂哥過段時間可能也要來南京。?br />好看的txt電子書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ijqsak.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黑龙江体彩六加一走势图